品茅台看小說

無非是一些現代生物醫學運用於細胞再生,對於人類生命的探索,應用於臨場實驗。

所謂的細胞再生,在修真界看來,無非就是本元二字。

本元不滅,可不死不滅。

本元一散,人體氣息消亡,精氣神潰散,肉體等同消亡!

這也是爲什麼修真之人,在沒有渡劫修成不死不滅長生體時,都算不得真正的踏入長生之道。

當然陳自在提出的一些細胞再生法,如胎皿靜養法,提倡以母體胎氣提取,蘊養細胞之法,秦羿還是比較認可的。

胎氣相當於先天之氣,亦是真氣的一種,乃是本元生成之氣。

陳自在能夠通過現代科技,提取到先天之氣,應用於生物醫學,已是奇蹟。

這等人才,若能爲已用,對大秦醫藥廠的發展是極爲有利的。

“不聽,我看你是沒邀請函,沒有資格去聽吧?”常逍然鄙夷笑道。

“隨你怎麼想!”

秦羿哂笑了一聲,就要往屋裏走。

“秦羿,你連陳教授這種埃貝爾醫學獎大師都不放在眼裏,未免太狂了吧。”

狄風雲伸手攔住秦羿,冷森問道。

他不僅僅是學霸,更是陳自在的狂熱粉絲。

他甚至認爲陳自在的胎皿培育法,是可以比肩江東秦侯回春丹一樣的奇蹟存在。

如今秦羿如此小覷自己心目中的大師,不禁讓他惱火不已。

“狂?”

“不,是你們太無知了。”

秦羿搖頭一笑,撥開狄風雲,衝虎子吹了聲口哨,徑自進了別墅。

對他來說,見陳自在有的是時間,他今兒跟夏子川約好了去看祖墳,去老夏家,纔是當務之急。

……

濟大,醫學研究室,門外由武裝保安站崗,嚴格檢查着每一位受邀學生的學生證。

能夠聽課的學生,都是醫學分院校領導,精挑細選的尖子生以及夕陽小區的特招生“大爺們”。

一百個座位一百個人,那是可丁可卯的豎數着人頭來的。

這也是爲了陳自在的安全着想。

以他的名氣,一開課不僅僅本校學生,很多其他學校,甚至外省的學生、醫生、教授全都一窩蜂跑來了,教室都給給擠爆了。

到時候別說講課,光是看着那堆密密麻麻的人頭,就有得吐了。

叮鈴鈴!

校園的鐘聲清脆激昂。

學子們按照編號,一一落了座,沒有人喧譁,全都拿出筆記本與筆,做好了記錄的準備,生怕待會聽講時,落下了任何一個字。

伴隨着鐘聲,已入花甲的陳自在一身橘黃色絲綢馬褂,戴着嵌金鍊兒的圓框老花鏡,頭髮整齊三七分,梳的一絲不苟的老教授,健步走進了教室。

一進入教室,陳自在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目光落在了點名表上,一言不發,神色極其嚴肅。

他自從成名以來,無論走到哪,都是萬人空巷,學子爭相膜拜、崇敬。

然而,今日,他居然破天荒的發現,有人曠課。

曠他陳自在的課。

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他相信,只要是醫學院的學生,絕對不會有人會缺席他的課。

也許這個叫秦羿的孩子臨時有事?

那就再等等吧!

又過了一陣,陳自在臉色愈發凝重了,拿出胸口的老懷錶看了一眼,已經過了十五分鐘,這個學生居然還沒到。

由於遲遲不開課,底下學生們都有些急了,議論之餘,也有急性子開始催了。

“有誰知道這位秦羿同學,現在在哪?”

陳自在啪的合上懷錶,冷冷問道。

衆人同時望向正衝着講臺,能夠最清楚聆聽陳教授講課的黃金位置!

陳教授眼皮子底下的寶座,此刻空蕩蕩的,正主遲遲未來!

過分,太過分了!

要知道那個位置私底下,在濟大學子之間,每次私下都被炒到了七位數,就是爲了最近距離一睹陳教授的風采。

這個叫秦羿的傢伙,佔了如此好的座,還曠課,這不典型的佔着茅坑不拉屎嗎? “秦羿?黃金座!”

“我說這一期的黃金座怎麼買不着了,原來是砸在這傢伙身上了。”

狄風雲眉頭緊鎖,不悅嘀咕道。

“媽的,怎麼什麼好事都讓他趕上了。”

戀上你的劫 “可不是,這小子真過分,擺明了是不給陳教授面子啊。”

常逍然與魏威附和道。

“我再問一遍,你們中間有誰認識秦羿同學。”

陳自在臉色鐵青,拍着多媒體桌面,朗聲問道。

“陳教授,我知道!”

“秦羿是我的室友,你別等了,他不會來的。”

常逍然意識到這是一個趕走秦羿的大好機會,趕緊舉起手回答道。

“什麼意思?什麼叫他不會來的,你給我說清楚點。”

陳自在隱約感覺這話有弦外之音,臉色鐵青,問道。

“咳咳,這個嘛!”

常逍然看了一眼狄風雲,見後者並沒有阻止他,頓時心裏有了底氣。

“陳教授,秦羿說你那套理論膚淺無趣,簡直就是狗屁不通,還有……”

常逍然故意裝出一副爲難的樣子,刻意賣了個關子。

“什麼!”

全場震驚,陳教授的醫學理論,可是被當今醫學界奉爲寶典般的存在,居然有人認爲是狗屁不通,這簡直就是當今世界醫學的公敵啊。

“還有什麼?你……你給我一一說來。”

陳自在渾身發抖,咬着壓根,顫聲問道。

“秦羿說你引以爲傲的胎皿培育法,在他看來,就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他根本就不屑聽你的課,還說你就是欺世盜名的水貨,並沒有什麼真本事,全是炒作出來的罷了。”

“頒獎的評委,都是一羣瞎了眼的玩意!”

常逍然心中一狠,落井下石,撒起了狗血。

這話一出,連狄風雲、魏威也是一陣毛骨悚然。

這話簡直就是殺人!

陳老在全世界有無數的死忠粉,此後秦羿在醫學界只怕要被封殺了,甚至會遭到一些狂熱粉絲的人身攻擊。

更可怕的是,陳老可是濟大、華夏的國寶,秦羿公然如此辱罵陳老,這不僅是打他老人家的臉。

更是打濟大、醫學界的臉啊。

像陳老這種世界名人,這無疑是國際性的影響,秦羿最次也得是個開除了。

“無禮豎子,無禮豎子!”

陳自在氣的兩眼瞪的滾圓,一股無名火在胸腔裏頓時爆炸,直衝腦門。

怒吼兩聲後,這位老教授一口氣沒提上來,噗通一聲,栽倒在地,當場暈倒了過去。

……

埃貝爾大師被一個大二轉校生罵成了狗屎的消息,當場氣暈,住進了重症監護室的消息,像是雪片一般,在濟大傳遍了開來。

“秦羿,我去你八倍兒祖宗,你算個什麼鳥,敢罵陳教授。”

“鳳姐,求快出現,趕緊帶走這個叫秦羿的牲口吧,別在讓他禍害濟大了!”

……

各種辱罵帖子層出不窮,直接刷爆了校論壇。

學校論壇更是改成了黑白版面,定爲濟大恥辱日。

“醫藥學二班的秦羿,狂徒無禮,辱我大師,是可忍孰不可忍,建議濟大開除秦羿,並令狂賊公開向陳老道歉!”

星際之註定縱橫 濟大學生會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在網上發佈了簽名請願書。

僅僅幾個小時,簽名就已經近萬人!

濟大辱埃貝爾大師的消息,更是在雲海其他高校傳開了,整個雲海大學界一片沸騰!

秦羿這個名字,一下成爲了雲海學子與科研界、醫學界的公敵!

“逍然,你瘋了,你會玩死他的!”

回到別墅,狄風雲狠狠把書本砸在桌上,指着常逍然的鼻子叫罵。

“是啊,逍然,這次玩的有點大了吧,秦羿好歹也是咱們的室友,你這不是把他往死路上逼嗎?”

“聽說體育系那邊已經下了追殺令!”

魏威皺眉道。

“哼,怕什麼,那鳥不是很狂嗎?他牛逼,有種就跟陳老去槓唄。”

“最好是把他轟滾蛋了,被在咱們2號別墅待下去,大家都清淨。”

常逍然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小聲道。

狄風雲長長的嘆了口氣,心中暗歎可惜了。

秦羿雖然背後只是小小的石京宋家,但這個人本身人脈極其廣泛,還是有點本事的。

至少夏子川和楊老太爺對他還不錯!

完全是一枚可用的棋子。

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得罪了陳老,濟大再無他的容身之地了。

……

秦羿並不知道就是一個上午的時間,濟大因爲他已經鬧的天翻地覆。

他此刻正站在夏家門外。

夏家屬於雲海本地名門,夏氏一門,滿朝富貴,夏子川的母親陳家在軍界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要論背景,論實力,雖然比不上燕京四大家族與尹家,但在華夏也是榜上有名了。

眼前這棟三層小洋樓,深藏於雲海西郊的深山人工湖旁,環境極爲優美。

在山下設有要卡,尋常人根本難以進入。

秦羿手還沒觸到門鈴,夏子川就迎了出來,大喜道:“羿哥,快,快,請進。”

秦羿進了大廳,沙發上已經坐了幾個人。

最上首一人,穿着襯衣,身材微胖,大背頭梳的整整齊齊,濃眉虎目,國字臉,一臉的肅氣,不苟言笑,極具上位者的威嚴!

但見他天靈黑氣環繞,不用想,秦羿也知道,他就是夏子川的父親夏榮清。

緊挨着他的,是一個風韻猶存,溫婉動人的美婦,這應該就是夏子川的母親,陳紅玉了。

另外一箇中年人,也是西裝革履,雖然端着個架子,有些富貴氣,但那雙狹長的鼠目,顯示了這是一個心胸狹小之人。

坐在他旁邊的山羊鬍須老頭,滿臉黑色枯皮,一臉苦相,枯瘦如柴,抽着大煙鍋子,時不時露出一嘴發黑的殘牙!

“夏先生,您上次不是說最近失眠多夢,身體不舒服嗎?這是我專程給你從鳳凰山請來的高人,鄔有術法師!”

鼠目中年人站起身,恭敬道。

“咳咳!”

話音剛落,那老頭不滿的用煙鍋子敲了敲桌子,乾咳了兩聲。

“不,是鄔天師,天師!”中年人連忙改口,歉然陪笑。

“顯貴,你倒是有心了!”

夏榮清點了點頭,頗是欣賞道。

“那,那我就多謝夏先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