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昀之爲了不給我再添麻煩,一直想要遠離這裏。然而,凰傲晴羽化的星塵耀眼,還是讓他看到了。

“傲晴——”原本退去的洪荒一瞬間捲土重來,將昀之狠狠的壓了下去。

那副破敗的身子吐出一口暗紅色的血來,帶着排山倒海般的氣勢,裹挾着滾滾天罰雷朝我們衝來,要爲凰傲晴報仇。

“慕兒退後!”墨寒提劍立刻上前,勢如破竹的攔下昀之,兩人纏鬥在一起。

之前一直是昀之輸,此刻,被凰傲晴身體羽化刺激了,昀之居然和墨寒打了個平手。

一道道比水缸還粗的天罰雷,更是對着我的腦門就要落下。

齊天怒罵一聲,跟白焰說了一聲後,迴歸了天道。白焰將他的肉身放入自己的隨身空間,也回到我身邊跟着我一起對抗天雷。

同時,齊天也幫着我們將洪荒在天空之上的勢力逼退。

昀之的五官不斷流出血來,洪荒卻絲毫不顧他的身體承受不住,繼續將力量注入昀之體內,瘋狂的攻擊着我們。

大鵬收拾好心情,趁着洪荒與墨寒交戰,無暇顧他,對着他的後背就是重重的一掌拍下。

洪荒被打落退出好長一段距離,擡頭見是大鵬,愕然,隨即橫眉怒斥:“逆子!”

大鵬揮袖,望着他,冷冷道:“我與你無關!當年,是母親竭盡全力才勉強保的我與孔宣能夠存活!爲了讓我們躲過你的追殺,她甚至截斷了我們身爲盤鳳的氣運……”

大鵬的聲音因爲激動而微微有些顫抖,更多的則是憤怒:“我們從前是仇人,往後也是!母親的屍身是因你而毀,我絕不會放過你!”

話音未落,大鵬金色的身軀朝着洪荒衝去,愣是將他撞落在地,凹下去了好大一個坑。

孔宣也踏風來到了大鵬身邊,望着不甘心從地面之上重新站起來的洪荒,孔宣再次朝他攻擊,卻被早有防備的洪荒打退了回來。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墨寒懶得管他們父子相鬥,飛到我身邊,爲我抗住了那些天雷。

“我們走吧。”我趁機道。

雖然還是不怎麼放心昀之,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若是昀之死了,洪荒除非全部吞噬掉齊天,否則也只能被困在不周山了。

而齊天有了不周山得到的法力結晶加持,對洪荒來說,已經是塊難啃的硬骨頭了。

所以,昀之暫時還不會有事。

墨寒頷首,我抱住白焰,他挽着我的腰就要帶我離開,卻沒想到洪荒居然丟下了大鵬和孔宣,直接朝我們攻來。

墨寒再次對上他,昀之的身子已經是傷痕累累。洪荒無法離開不周山太久,此刻已經是力竭,更是被墨寒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站——住!”昀之咬牙切齒的喊出這兩個字來,白焰膽怯的往我懷裏躲了躲,撇了撇嘴:“舅舅好凶……”

“不怕,那是洪荒,不是舅舅。”我捂住了小傢伙的眼睛,不再讓他看到這樣的昀之。

“唔……嗯……我不怕……”白焰懂事的點點頭,摟着我的脖子回抱住了我。

前夫太囂張 “傲晴不活着,你們也休想活着!”洪荒怒道。

“那你先去死。”墨寒冷冷道,遞給我一個保護好自己的眼神,提劍迎上前去,然而,卻被漫天落下的天罰雷擋住了。

“你滾開!”昀之那裏驀然大罵了一聲,卻不是衝着我和墨寒的,而是對他自己的。

是昀之在罵洪荒!

他的面容扭曲了一下,再次恢復了洪荒的淡漠。

“不想被抹殺就給我安分些!”洪荒怒斥道。

昀之不甘心,拼了命的想要搶奪回自己的身子。他的身上,兩道氣息此消彼長,閃現出兩道光芒來,我居然也看到了兩道人影重合在那裏。

看來,吸收了凰傲晴的法力之後,我的修爲也提升了。

兩道人影在他的體內掙扎咆哮着,都紛紛想要突破出來,卻總是被另一道壓制住。

我問墨寒:“能不能幫昀之再弄一個身體,用來存放他的魂魄?”

“慕兒,你忘了麼?他們是一體的,無法單獨剝離出來任何一個。即使是有了新的身體,也沒辦法。”墨寒提醒我道。

我失望的嘆了口氣,看着昀之艱難的掙扎着,倍感難受。

“能幫幫昀之嗎?”我問。

墨寒搖了搖頭,打散了頭頂不斷朝我們落下驚雷的烏雲。

九個月前生白焰時,這些天雷彷彿一把利刃懸在我的頭頂。如今,雖然天罰雷仍能對我造成威脅,卻已經遠不如當時讓我那般提心吊膽了。

果然,強大才是一切。

然而,我卻發現墨寒的動作微微慢了幾拍……

他的傷勢一定加重了!

“白焰,去給爸爸療傷。”我囑咐了白焰一聲,飛到墨寒身邊接替他抗下了最近的一道天罰雷。

白焰的治療術落在墨寒的懷中,他微微楞了一下,想要阻止我,被我先一步按住了。

“我來,你先療傷!”我道。

見我神色鄭重,墨寒只得同意。他單手抱過白焰護好了兒子,另一隻手仍舊緊握着劍,時刻注意着我這裏的動向,生怕我出了意外。

然而,凰傲晴的法力在我體內卻凝滯了一下。坍圮的祭壇之中,飛起一隻巴掌大小的盤鳳,沒入了雲層之中。

我一愣,墨寒及時上前爲我擋住了那道天雷。同時,昀之和洪荒的氣息同時釋放在了空中。

他的身子驟然消失,墨寒臉色大變:“不好,他們迴歸天道了!”

漫天的天罰雷朝我們落下,墨寒怕我們有危險,急忙將白焰往我懷裏一塞,提劍迎住了那些雷電。

我只感覺兩道氣息都飛快的朝西方飛去,懷中忽然一空,白焰居然踢開我,被帶着一起過去了!

“白焰回來!”我急忙追上去,墨寒也一樣,可是白焰的速度奇快,我們一時半會兒竟然還追不上。

大鵬與孔宣化作原形追上來,問道:“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墨寒怒道。

孔宣瞧着那裏,疑惑道:“那是去不周山的方向,他回不周山想要幹什麼?”

我總感覺是和那隻突然出現的小盤鳳有關係的。

問了墨寒,他卻茫然問道:“什麼盤鳳?”

那盤鳳是從我們倆面前飛過的,他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除非他看不見!

那白焰又是怎麼回事?

他一向乖巧聽話,怎麼會突然踢開我融入了天道之中,跟着他們一起去不周山?

還有不周山是洪荒的老巢,雖然說昀之與洪荒本就是一體,可我還是擔心他就此被洪荒吞噬了。

我越想越擔心他們,一行人速度奇怪的飛過去,一直追到了不周山。

洪荒的氣息撲面而來,一道道天雷迎面落下,威力只增不減。

“媽媽!”遠遠的,我聽到白焰的聲音傳來,卻找不到他的身影。

墨寒放出鬼氣去探查,神色驟然變得更加凝重:“在那裏!”

他立刻帶着我飛身上前,打退了洪荒落下的層層天雷,穿透了那雷雲層,我看到白焰就被關在一邊雷電組成的牢籠之中。

“爸爸!媽媽!”小傢伙見到我們可興奮了,激動的想要衝過來,碰觸到那閃電,又因爲疼痛而忍着眼淚後退了幾步。

“媽媽……痛……”

他痛,我心裏更痛。

“乖,不要去碰那些閃電,爸爸媽媽就帶你出來!”我寬慰着小傢伙,儘量讓他從傷痛之中轉移注意力。

墨寒仔細打量過那陣法,怕傷着白焰,沒有強行破陣。他用鬼氣尋找着縫隙,侵入雷牢之中,先將白焰包圍起來護住了他。

“媽媽……”小傢伙突然咬着手指頭開口喊了我,有點怕怕的道:“我不是故意踢你的……”

“媽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不會做那樣的事的。當時到底怎麼了?告訴媽媽,媽媽不會怪你的。”

白焰很苦惱的噘着嘴,非常挫敗的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有隻小鳳凰飛過,我想去抓住鳳凰。可是一動手,就變成在踢媽媽了……媽媽,疼不疼?我錯了……”

“不疼。”我對白焰微微一笑,他估計是中了那隻鳳凰的幻境。又問:“是一隻銀白色的小盤鳳嗎?”

白焰點點頭,興奮又苦惱的道:“上面有媽媽的氣息,但是不是媽媽……”

是凰傲晴的氣息!

一路趕來,我已經認出來了那道氣息。所以,洪荒纔會不顧一切的追了過來。

只是,這樣一來,我倒是分不清凰傲晴到底是死是活了。

墨寒的鬼氣足夠後,破開了那雷牢。雷電們想要攻擊白焰,都被墨寒的鬼氣擋在了外面。

小傢伙開開心心撲進了我的懷裏:“媽媽!”又開心的喊了墨寒,“爸爸!”

“以後小心些,別輕易中了別人的幻術。”墨寒囑咐道,白焰懂事點了點頭。

正在這時,昀之的身子從雲海之上凸顯出來,擡手朝我們一揮,便是雷電組成的刀刃刮來。

墨寒第一時間爲我們擋住了,白焰摟着我的脖子對我道:“媽媽,過來的時候,我聽見舅舅在質問小鳳凰到底要幹什麼?”

“那小鳳凰說什麼?”我忙問。

白焰噘着嘴,很苦惱:“我聽不懂,但是舅舅聽見了,好生氣好生氣的!還說什麼絕對不行!可是我再想去聽的時候,就聽不見他們說話了……”

凰傲晴難道還在密謀着爲什麼?

我還沒想出來個結果,雙腳突然往下一陷,整個人都掉入了腳下的雷雲之中,嚇得我趕忙把白焰丟了出去。

(本章完) “媽媽抓住我!”白焰沒有順着我丟他的力量飛出去,反而是緊緊抓住了我的手,想要將我往上拉上去。

他的力氣與同齡人相比自然是大的多,可是我腳下那股吸引着我下沉的力量更大。白焰的拖拽非但沒有半點效果,反而還一起跟着我下墜。

“白焰鬆手!”我忙道。

小傢伙卻出奇的倔強:“不要!我要抓緊媽媽!媽媽,你抓緊我!你不要鬆手呀!”真是個跟他爹一樣倔強的孩子。

“爸爸!”正想着墨寒,白焰見我下墜的速度不斷變快,他拉不住我,忙朝墨寒求救。

墨寒見勢不妙,蓄力將昀之遠遠的打退,飛身回到我們身邊,挽住了我的腰,用力將我往上一提,帶我離開了那裏。

然而,才落到一邊的雲層上,我的腳下卻再次陷了下去,墨寒急忙帶着我飛起,與雲層保持了距離。

“雲吃人了……”白焰愕然道。

墨寒盯着那雷雲層打量了會兒,神色凝重道:“是凰傲晴。”他手中的長劍剜了個劍花,將一波法力打入了泛着雷光的雲層之中。

霎時,一隻銀白色的小鳳凰在不遠處逃逸,正好是我之前看到的那隻小盤鳳!

凰傲晴想幹什麼?

我剛剛陷下去的時候,感覺有什麼東西在體內流逝。既不是之前洪荒要的生命力,也不是心頭血中的法力,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

“媽媽,”白焰忽然拽了拽我的衣袖,“你以後要跟緊我哦!”

“爲什麼?怕媽媽有危險嗎?”我們家的白焰就是這麼懂事。

白焰撅嘴點了點頭,又道:“媽媽以後肯定會很倒黴的!只有跟在我這麼幸運的孩子身邊,纔可以讓媽媽丟失的氣運補充回來!”

我與墨寒皆是一愣。

我的氣運,怎麼說呢,我覺得這輩子能遇上墨寒、能有白焰這麼懂事乖巧的孩子,已經可以算得上是極好了。

怎麼白焰會說我運氣不好?而且,怎麼現在才說?

我想起他以前能看到陸靈舞被姬紫瞳截走的氣運,忙問道:“媽媽的氣運是從什麼時候有了變化?”

“就剛剛。”白焰說着撲進了墨寒懷裏,“爸爸,咱們去給媽媽報仇好不好?那隻小鳳凰偷走了媽媽的氣運!”

“好!”墨寒沉着怒氣答應了。

白焰看向小盤鳳離開的方向,已經找不到盤鳳的氣息了,有些失落。

墨寒的鬼氣朝着小盤鳳消失的地方追去,昀之趕回來,再一次攔住了那些鬼氣。

“白焰,照顧媽媽。”墨寒將白焰放回我懷中,自己提劍對上了衝上來的昀之。

我則放出法力去尋找那隻小盤鳳。

那應該只是凰傲晴生前用法力或是什麼法寶凝聚而成的一道實體,我能找到一點點鳳凰在附近的蹤跡,卻找不到具體位置,估計是可以隱藏起了自己的氣息。

白焰也一樣,但是他能看到的東西和我不一樣。沒一會兒,便指着一處對我道:“媽媽在那裏!那裏有媽媽的氣運!”

他生怕小鳳凰跑了,忙飛過去了。我也急忙追上,卻沒想到才邁出第一步,腳下憑空就摔了一跤,撞在了下方的雷電上。

白焰趕回來,扶起了我,一副小大人的模樣教育着我:“媽媽,小心點嘛,你現在可倒黴了!”

看出來了……

白焰怕我再倒黴下去,趴在了我的背上,彌補我的氣運不足。我則按着他說的方向追去,感受到那鳳凰的氣息濃郁了起來。

層層烏雲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幻出長劍,蓄足了劍勢對着那鳳凰所在的地方揮去。

雲層被打散,露出了裏面的小鳳凰。然而,這一回它卻沒有逃,反而是朝我們飛來了。

我急忙揮劍應對它的攻擊,白焰氣不過這鳳凰偷了我的氣運還來攻擊我,舉着鬼火從我背上一躍而起,將鬼火迎面砸在了那隻鳳凰臉上。

同時,我高舉着劍正要攻向那鳳凰,老腰卻嘎嘣扭了一下,愣是讓我好半天沒能緩過來。

“媽媽……”白焰忙回到我身邊,“你要不要緊?”

“不要緊……就是不小心閃到了腰……”我咬牙忍着那痠痛,慢慢挺直身子來。

平時和墨寒那麼高密度的滾牀單,老腰都挺住了。這回在陰溝裏翻了船,真是人倒黴起來喝涼水都塞牙縫!

“媽媽,我不在的時候,你就不要亂動了嘛……”白焰撇撇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