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個不是,不是傳說中龍的第五個兒子,饕餮嗎!

竟然在這裏發現饕餮,我掐指算了一下,在其他的角落發現了其他八個東西。真的和我算到的一樣,這些就是趙凌雲佈置發展的東西。這九個東西,就是龍的九個兒子。這個法陣,叫做九子轉魂陣。

九子轉魂陣,顧名思義就是利用另一個靈魂把我的靈魂換掉。趙凌雲沒有打算殺我,而是打算把我弄成一個聽他話的傀儡。

我驚恐的坐在沙發上,看着面前的九個東西。今天幸虧於媚兒及時出現,要不然我現在就是一個被趙凌雲控制的傀儡了。

江湖險惡,我今天算是見識了。我還沒有做什麼,身邊的蔡大力就被人支開,而且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也差一點被人控制,變成一個沒有意識的傀儡。

我真的是太嫩了,不要說面對鬼州七子了,就連莊子濤我都對付不了。我的實力太弱了。雖然有道血八卦圖,但是它根本就不受控制。

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喚醒青龍,只要我得到青龍的力量,我應該就有實力和趙凌雲一戰了。

喚醒青龍就必須要去找莊欣然的母親,現在連莊欣然都無法接近她的母親,我要怎麼辦啊!難道真的要去找那個女道士?我鬱悶的抓着腦袋,好像現在只有這麼一個辦法了。

我一直盯着桌子上的這九個東西,眼皮慢慢的垂下,最後睡了過去。

啊……

迷迷糊糊中聽到一聲慘叫,我擡頭一看,是房間裏面發出來的。難道於媚兒又出事情了,我連衣服都沒有穿,飛快的就衝了過去。

“怎麼了?”我衝進房間,就看到於媚兒拉着被單遮擋住身體。眼圈紅紅的,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道軒你這個混蛋,你竟然對我……”於媚兒見我衝進來,眼淚瞬間流着下來。她身體捲縮着,水汪汪的眼睛怨恨的看着我。

看到她的樣子,我一下子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媚兒身上沒有穿衣服,她一定以爲我對她做了什麼。

“你誤會了,昨天你在浴室裏昏倒了,我就用浴巾圍着你,把你抱到了牀上。其他的我什麼都沒有做,你放心吧。”我笑着把昨天的情況說了一邊。

“你什麼都沒有做?”於媚兒哭着看向我問道。

“放心吧,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我連忙的解釋道。

“你混蛋!”於媚兒大聲的怒罵道。

啊,什麼都沒有做還是混蛋?難道她希望我做什麼!想到昨天於媚兒的行爲,還真的是這樣。

“咔!”

我的房間門突然開了,一個身影快速的跑了進來。我轉過頭一看,一下子懵了,是莊欣然。

這下慘了,被莊欣然發現我牀上躺着一個女兒,我還不死翹翹啊!

莊欣然衝進來想問什麼情況,可是當她看到牀上的於媚兒的時候,臉色瞬間變得鐵青。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莊欣然你不要走,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我一把拉住了莊欣然,急忙的喊道。

“你們都這樣了,你還和我解釋幹嘛!”莊欣然用力的甩開我的手說道。

我看着自己一眼,光着上身,穿着大褲頭。牀上的於媚兒包裹着被單,滿眼的淚花。誰看了,誰都會認爲是我欺負了於媚兒。可是事情不是這樣的,我必須要說清楚。

“我和她沒有什麼的,我昨天一直睡在客廳。剛纔她大喊,我才衝進來的,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十分真誠的對着莊欣然說道。

“真的!”莊欣然看着我焦急,和真誠的樣子,她有些信了。

“絕對是真的,比真金白銀還真!”我用力的點了點頭。

“道軒你個混蛋,你敢做不敢承認。如果你昨晚是睡在沙發上的,那這個是什麼!”於媚兒聽到我的話,氣憤的拿着枕頭猛地丟了過來,還指着白色的牀單說道。

“沒有想到你是這種人,騙子,禽獸!”莊欣然擡起手,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

莊欣然打了我一巴掌,就跑開了。我也沒有去追,因爲此時我已經傻了。我看到白色的被單上竟然出現一朵鮮豔的玫瑰花,於媚兒竟然落紅了!

(本章完) 我看着牀單上的那紅色的血漬,腦子嗡嗡作響。昨晚房間裏面只有我和於媚兒兩個人,她落紅了。這不是我做的,還會是誰。

可是我昨晚明明是睡在沙發上的啊,我怎麼會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這不可能,不可能啊!

於媚兒見我愣在哪裏,她哭的更加厲害。她身體抽搐着說:“我還是黃花大閨女,竟然被你給……我以後還怎麼見人,我不活了!”

說着於媚兒就向着陽臺跑去,打開窗戶就要往下跳。

“你傻啊!”我猛地撲上去,死死的抱住於媚兒說:“從這裏跳下去會死人的!”

“你就讓我死好了,我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竟然被你給……你讓我怎麼活,我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於媚兒掙扎着說道。

我死死的抱着於媚兒,她說的對。女孩子最在意自己的身體了,她如今這樣,還怎麼活。我不可以讓她死,事情是我做的,我必須要負責。

可是我要怎麼負責,家裏已經有一個老婆了,難到要我去和小穎離婚?這個我真的做不到。

“放開我,讓我去死!”於媚兒還在不停的掙扎着。

“我負責,我負責行了吧!”看着於媚兒一心求死,我只好心一狠大喊一聲。

於媚兒見我說要負責,她一下子停止了掙扎,緊緊的抱着我痛哭起來。

我握緊拳頭對着地面上狠狠的砸去,我的心裏充滿了愧疚,對小穎的愧疚。

安慰好於媚兒之後,我換了一身衣服去找莊欣然。她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千萬不要出事啊!

我用力的敲着她的門,裏面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擔心她真的會出事,就更加用力的踹門,裏面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道先生,你需要幫助嗎?”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說道。

“快點,快點把門打開,我的朋友要想不開!”我對着服務生喊道。

“莊小姐剛纔跑了出去,好像去四樓的酒吧了。”服務生禮貌的說道。

酒吧?我說聲謝謝,就向着酒吧跑去。大早上的就去酒吧,這次莊欣真的是生氣了。

我跑到酒吧的大廳,這裏沒有幾個人,沒有開燈,裏面有些灰暗。

我轉了一圈沒有看到莊欣然的身影,就跑到吧檯問服務生。這個酒店是莊欣然家開的,所以這裏的人都認識她。

服務生聽說我找莊欣然,十分客氣的帶着我來到莊欣然的包間。來到包間門口,服務生很有禮貌的退了回去。

我推開了包間門,這裏的光線更加的暗,就像是夜晚一樣。裏面放着《一萬個

捨不得》,莊欣然傷心的時候,就喜歡聽這首歌。

上空的幻影燈不斷的變換着,讓黑暗的包間裏面有一點光亮。我輕聲的關上門,開始尋找莊欣然的身影。

在沙發的一頭坐着一個人,灰暗裏也無法看清楚這個人是誰。這個包間是莊欣然要的,裏面一定就是莊欣然了吧。

我走向莊欣然,心裏十分的忐忑。我不知道要怎麼和莊欣然解釋,這件事情我自己都沒有弄明白。

來到莊欣然身邊,我不好意思看她,低着頭說:“是不是想喝酒,我陪你喝!”

我拿過桌子上的啤酒,頭一揚,猛地喝了起來。啤酒流的太快,多餘的從我的嘴角不斷流向我的胸口。我沒有停止,任由冰冷啤酒流向我的身體,漆溼我的衣服。

我的心很不是滋味,小穎對我那麼的好。我竟然還做出這樣的事情,我真的是混蛋,畜生。

喝完一瓶,我又拿起一瓶。這一次我沒有喝,而是直接拿着啤酒往頭上倒。我心裏不是滋味,我想要發泄,想要懲罰自己!

當我倒完一瓶,又要拿起一瓶的時候,一隻冰冷的手抓住了我說:“有你這樣浪費的嗎?這可都是錢!”

這聲音不是莊欣然,手也如此的冰冷,這個人是誰?我連忙擡起頭看向身邊的女子,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了。

“呵呵,小帥哥,還認識我嗎?”女子嫵媚的眼睛對我眨了一下,笑着說道。

我怎麼可能不認識她是誰,就算她化成灰,我都會認識。她就是害死我爺爺和三爺爺的人,黑暗嫵媚!

“你怎麼會在這裏,莊欣然呢?你把莊欣然給怎麼了!”我用力的甩開黑暗嫵媚的手,氣憤的說道。

黑暗嫵媚絕對有問題,從那天晚上她和爺爺的對話,我就可以斷定她是一個怪物。就算不是鬼,也是一定不是人。她竟然出現在莊欣然的包間裏面,而且莊欣然還不見了,這一定和她脫不了關係。

“我進來的時候,這裏就沒有人啊。我看到桌子上有酒,就坐下來喝點酒,然後你就進來了。”黑暗嫵媚扭動着身體,向我身邊靠了靠說:“我們還真的很有緣啊,不如今天就把那天沒有做完的遊戲繼續做完好不好。”

“你他媽的以爲我是白癡啊,莊欣然是生氣來這裏發泄的。她點了這麼多酒,還一瓶沒有喝,怎麼會離開。一定是你把莊欣然怎麼着了,你識相的就給我把莊欣然交出來,要不然……”我指着黑暗嫵媚大聲的罵道。

“要不然怎麼樣啊!”黑暗嫵媚猛地一拍桌子,大聲的說:“就連你爺爺都沒有把我怎麼樣,你一個小毛孩子

你想要幹嘛!”

我真不是什么渣男 被黑暗嫵媚這樣一震,我的怒氣一下子全部沒有了。的確如此,就連爺爺和三爺爺都沒有辦法制服她,甚至都搭上了性命,我又怎麼會是她的對手呢。

我現在的實力在她的面前,就像一隻螞蟻,她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我進來的時候,桌子上有一封信。說不一定是你朋友留下的,你看看吧!”黑暗嫵媚平靜的坐了下來,指着不遠處的桌子說道。

果然有一封信,我連忙移了過去,快速的打開信封。

我打開信封一看,裏面有一行字。

‘莊欣然在我的手裏,想要救她的話,就來萬鬼臺!’

我反覆的看了好幾遍這張紙,紙上只有這麼一行字,其他的什麼都沒有。沒有告訴我時間,也沒有說萬鬼臺在哪裏,甚至連落款人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你他媽的在耍我!”我把信丟給黑暗嫵媚,連落款人都沒有,這樣的信讓我怎麼相信。

“你感覺這信是我寫的?你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我人都在這裏了,我他孃的還寫一封信在這裏!”黑暗嫵媚怒視着我,眼神如果可以殺人的話,我現在已經死了無數回了。

“萬鬼臺,大手筆啊,看來你遇到的對手還蠻強大的嗎?” 全民武道時代 黑暗嫵媚看了一眼紙上的字,冷笑一下說道。

既然不是黑暗嫵媚所爲,那一定就是鬼州七子的老三趙凌雲了。莊欣然落在他的手裏還會有好,說不準也會被他製作成一個傀儡。

想到這裏我快速的向着外面衝去,我要救出莊欣然,不可以讓她變成傀儡。

“你要幹嘛?”見我要跑,黑暗嫵媚身體一動,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

“給我讓開,不要耽誤我去救人!”我對着黑暗嫵媚大聲的吼道。

“你去救人?你知道萬鬼臺在哪裏嗎!就你現在的實力,不要說找到綁架莊欣然的人了,估計剛走進萬鬼臺,就被鬼給吃了!”黑暗嫵媚冷冷的說道。

對,我知道萬鬼臺在哪裏嗎?我的實力可以救出莊欣然嗎!我不知道萬鬼臺有多麼的恐怖,光是趙凌雲我都打不過。我這樣怎麼去救人,我真的沒有用。

我痛苦的蹲在地上,眼淚不斷的流出。我竟然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真的是太沒有用了,我就是一個廢物。

“想要從萬鬼臺救出莊欣然,你必須提升你的實力!”黑暗嫵媚蹲下來,笑着說:“我有辦法讓你提升實力,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提升實力,我要提升實力。聽到黑暗嫵媚的話,我眼前一亮,快速的衝出包間。

(本章完) 我跑到房間之後,於媚兒已經不知道去哪裏了。她白天就會莫名其妙的消失,我也沒有太過在意。

想到提升實力,我第一時間想到了女道士。只有和女道士合作,我纔可以接近莊欣然的母親,纔可以喚醒青龍。

當時女道士走的急,我忘記要她的連繫方式。現在想要找到她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這裏等,等她主動來找我。

等待是痛苦的,心裏是事情的等待更加的痛苦。我現在恨不得立刻衝進莊欣然母親的房間,讓青龍快點喚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可還是沒有看女道士來敲門。這個女道士是怎麼了,難道她不想和我合作了?

我焦急的看了一下房門,突然想到女道士說她不喜歡光,她喜歡黑暗!

我快速的起身把房間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了,高檔酒店就是不一樣,拉上窗簾之後就像是黑夜一樣,伸手不見五指。

我摸索着走到了沙發旁邊,再次耐心的等待。

“咔!”

果然,房間裏面變的黑暗之後,房門被打開了。門剛纔只是虛掩着,所以門這個時候被打開,一定就是女道士來了。

聽到有人走進來,我心裏心裏既緊張又激動。激動是因爲女道士真的來了,只要她願意和我合作,我就可以提升實力。

緊張的是,女道士來了我要怎麼說。表現的很熱情她一定會拿架子,甚至有可能提出很無理的要求。如果不熱情的話,我又怕女道士拖延。

想了一下,我故作鎮定的說:“不知道這次你來是爲了何事呢?”

女道士沒有回答我的話,只聽到腳步聲慢慢的向我接近。她走到我的身邊,坐了下來,身體靠在沙發上,沒有說話的意思。

女道士的沉默讓我的心裏瞬間緊張起來,她這樣是什麼意思,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吧,你說說合作的細節,我的條件我可以接受!”我無奈的低下了頭說道。

我已經妥協了,誰知道女道士她還不發出聲音,依舊靜靜的躺在沙發上。

她不會已經知道我的心理了吧,我看了一眼拉上的窗簾,的確十分的明顯。如果我不是特別想和她合作,又怎麼會在大白天拉上窗簾呢。

既然你和我玩陰的,那就不要怪我了。我站起來笑着說:“你還不說話的話,我們就打開窗戶說亮話了!”

現在可不能讓她把我給吃住了,如果被她吃住,天知道她會提出什麼樣過分的要求。

我話都

說成了這樣,她竟然還不爲所動,好像吃定了我似的。

不就是玩心理戰嗎?老子就和你玩玩。我快速的站起來,向着窗戶走去。我就要看看你是堅持不住,還是我堅持不住。

我一把拉開窗簾,笑着回頭說:“你……”

我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就見到一個身影極速的衝了出來。然後我的脖子一痛,一股熱流涌了出來。

“於眉兒,你爲什麼要殺我?爲什麼!”我驚恐的看着衝上來的人,然後感覺身體發軟,無力的躺在了地上。

鮮紅的血液不停的從我的脖子涌出,我感覺身體開始變涼,意識開始模糊。我一隻手緊緊的抱住於眉兒的腳,竟然是她殺了我,這樣的結果我怎麼也想不到。

“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太傻了!”在我意識快要失去的時候,於眉兒蹲在我的面前。用力的掰開我的手說道。

“嘭!”

一聲巨響,門被一個黑影踢開了。

“看來我還是來晚了一步啊!”一個女子快速的衝了進來,從她的聲音可以知道她是黑暗嫵媚。

“他已經死了!”於眉兒掰開我的手,嘴角露出一抹壞笑說道。

黑暗嫵媚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我,她快步跑了過來。她輕輕的把手放在我的鼻子前,已經無法感受到呼吸了。她依舊不死心的試了試我的心跳,才徹底絕望的坐在了地上。

“於眉兒?如果我說的沒有錯的話,你也是和……”黑暗嫵媚輕輕的放下我,眼睛充滿殺意的說道。

“有些事情心裏知道就好,說出來就沒有意思了!”於眉兒身體一動,一道寒光向着黑暗嫵媚衝來。

黑色嫵媚,身體一動,於眉兒的匕首刺到虛影之上。見虛影消失,於眉兒突然感覺不妙,她猛地一轉頭,就看到黑暗嫵媚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後。

“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