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阿桑眼角的餘光飛快的瞥了蕙蘭郡主一眼,點頭道:“是。”

他心裏飛快的旋轉着,只擔心一會兒郡主未及少主如何會在那時候趕至牛頭山時,他究竟該如何回答?

所幸他擔心的問題沒有發生,垂眸的當口,便聽蕙蘭郡主問道:“可還留有活口?”

“當時少主中箭,老奴嚇了一大跳,氣憤之下,便讓暗衛將之一併解決了,一時竟忘了留下活**由州府衙門後續調查!”阿桑脫口應道。

蕙蘭郡主似笑非笑的看着阿桑,幽幽道:“這次雪哥兒兄妹和瓔珞能保全性命,多虧了王爺相救,回去勞煩公公替我向王爺致謝,改日我再上逍遙苑探視!”

“老奴定將郡主的問候帶到,多謝郡主關心!”阿桑躬身拱手道。

誘妃再嫁 辰語瞳領着春曉從廊上下來,努着嘴招呼阿桑:“快走吧!”

阿桑忙向蕙蘭郡主拜別,顛顛地跑向內門道處的馬車,挑起車簾,伺候辰語瞳上車。

待辰語瞳和春曉主僕上馬車後,阿桑便迫不及待的跳上車轅。駛出辰府二門,一路奔往逍遙苑。

逍遙苑內亦如辰府那般,燈火輝煌,亮如白晝。

辰語瞳在苑門口下車的時候,便看到了門邊停着一輛小巧的油壁香車。

這馬車看着有些熟悉,難道是涵涵的?

辰語瞳回頭,皺着眉頭問阿桑:“柳娘子過來了?”

阿桑:“是。是老奴遣人去通知柳娘子的。 重生我是元帥夫人 畢竟少主的傷情不輕,柳娘子又是準妃,少主身邊有她照料更放心些。”

辰語瞳冷冷一笑。

別以爲他們打的什麼算盤她不知道。竟然這麼無恥,利用涵涵來對自己施加壓力。

若是這趟她沒有跟阿桑過來,興許涵涵就要親自上門求自己過來了。

辰語瞳清幽如畫的目光掠過阿桑的面容,隨後快步邁上門前石階。徑直往龍廷軒起居的院子走去。

阿桑和春曉緊跟其後,辰語瞳一面快步往前走。一面吩咐阿桑快去準備熱鹽水,一定比例調和好的糖鹽水、還有大量的燈

阿桑一一記下後,忙下去準備。

辰語瞳進入龍廷軒房間的時候,正看到柳若涵守在榻邊。用帕子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龍廷軒額頭上冒出的汗水,美麗的鳳眸中噙着淚光,在搖曳的燈光下。顯得楚楚動人。

龍廷軒已經失血昏迷,臉色蒼白若紙。新換上的白色中衣。又被傷口處滲出的血浸溼,羽箭的尾巴已經被截斷,只留下一小截突兀的紮在背部。

“涵涵”辰語瞳低聲喚了一句。

柳若涵猛地回過頭來,眼中溢滿驚喜之色,忙起身快步過來,一把抓住辰語瞳的手,哽聲道:“語姐姐,快救救王爺”

辰語瞳凝着柳若涵眼睛,低聲問道:“你愛他是麼?”

“語姐姐我,我”柳若涵躲開辰語瞳的視線,眉目低垂,微白的臉頰飛過一抹嫣紅。

辰語瞳嘆了口氣,她已經很明白了,涵涵愛上了他。

“放心,我會盡力救他的!”辰語瞳說完,從柳若涵身邊擦身走了過去。

這一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逍遙苑內,辰語瞳的手術進行得異常艱難。

龍廷軒中的那一箭,遠沒有金子那麼幸運,雖然辰語瞳有很豐富的外科手術經驗,但畢竟這裏是古代,沒有監察儀,沒有透視設備的情況下,進行胸腹探查,修補靜脈血管破裂的手術,談何容易?

辰語瞳身上承載着柳若涵的希望,也承載着龍廷軒是否能活下去的希望。

她真的倍受壓力,這對於她來說,是一場絕無僅有的挑戰,四分靠她的實力、沉着和冷靜,還有六分,只能靠龍廷軒的運氣。

逍遙苑內這邊的手術緊張卻又驚心動魄,而飄雪閣那邊,辰逸雪也絲毫不敢大意,一直親自守在榻邊。

房間內燈火又滅了兩盞,樁媽媽從外廂進來,一雙失神的眸子熬得通紅,卻強自打起精神上前,小聲對辰逸雪道:“郎君,您先去外廂的木榻上歇一會兒吧,讓老奴守着吧!”

辰逸雪擡頭看了一臉疲累滄桑的樁媽媽,搖頭道:“我不累,倒是媽媽你眼睛都熬紅了,得下去好好休息纔是。”

“郎君”

“莫要再勸我了,我就在這兒守着瓔珞!”辰逸雪面容淡淡道。

樁媽媽知道辰逸雪的性格,向來說一不二,跟自家娘子一樣的倔強,再多說亦是無益。

她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榻上安然沉睡的金子,應道:“笑笑那丫頭不肯回去,老奴便讓安排她在外面守着,郎君有什麼吩咐,只管交代她去辦!”

辰逸雪嗯了一聲,雙手攏着金子放在被子外面的小手,輕輕摩挲着,低頭吻上她的手背。

樁媽媽微微欠了欠身,轉身出了房間。()

ps:感謝k哥~karlking兩票寶貴的米分紅票和一塊和氏璧禮物!

感謝龍溫娜、雪花飄飄寶貴的米分紅票!

感謝唐深深的評價票! (ps:原先打算8號完本,小語打算提前,這幾天加更發上來,爭取4號將結局發上來!親們記得四號或者五號過來投完本滿意票,手機客戶端可能投不了,請親們花幾分鐘時間上電腦,打開網頁後在右上角有個選項可以點擊的,很簡單的!完本滿意票對小語來說,也是極重要的,拜謝各位!)

天將明。

金子被一陣刺痛激醒。

胸腔裏彷彿被灌入了什麼東西,驚得她倒吸了好幾口冷氣。

緩過氣之後,她幽幽睜開眼睛,朦朧中她似看到了一張俊美如同塑像般的臉。

金子定睛一看,這纔看清楚眼前之人。

他靠在榻邊,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撐着頭,墨發隨意的披灑在肩上,零落的幾縷髮絲搭在額頭和麪頰,面色蒼白而憔悴,下顎有一層淺淺的青須。

金子眼睛有些酸。

豪門婚外運 現在的他,跟平素那個清雋幹練的形象相差甚遠,消瘦凌亂的模樣,讓她心頭微微生疼。金子想伸手輕輕撫觸他的容顏,可一擡手,牽扯到背上的傷口,頓時又是一陣刺痛。

她咬住下脣,強忍着疼痛不敢發出聲音,生怕會吵醒了他。

辰逸雪眠淺,且靈覺一貫敏感,那細碎的吸氣聲傳入耳中時,他便倏地睜開了雙眼。

那雙漆黑明亮的眼睛帶着一股與生俱來的清冷淡漠,只在對上金子的視線時,瞬間變得柔和寵溺,他脣角勾起淺淺笑意,啞聲道:“醒了?”

金子蒼白的容顏露出嫣然一笑。問道:“我睡了多久?”

“好久,好久!”辰逸雪笑容灼灼,俯身在金子額頭吻了一記,在看到妻子醒來的那一刻,他宛如瞬間恢復了所有的精力。

“對不起……”金子看着辰逸雪,抱歉的說道。

“傻瓜……”辰逸雪輕輕點了點金子的挺翹小巧的鼻頭,“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金子搖了搖頭。手下意識的滑向自己的小腹。

“咱們有一個堅強勇敢的孩子!”辰逸雪的手覆蓋在金子的小手上,低低道:“語兒說孩子的情況很好,不要擔心!”

金子嗯了一聲。心頭卻是後怕不已。

她那晚上的所作所爲,的確是任意妄爲,不過那時候情況緊急,她根本沒有猶豫的時間。所幸的是,腹中孩子無虞。

“肚子餓了吧?先喝口水潤潤嗓子。我讓笑笑去給你煮一碗燕窩粥送過來!”辰逸雪從榻邊的矮几上倒了一杯溫水,挪坐到榻上。

金子抿嘴一笑,在辰逸雪的攙扶下支起身子,就着他的手喝下幾口溫水。應道:“還真的餓了,不過一碗不夠啊!”

辰逸雪挑眉嗯了一聲,再看金子。卻見她凝着自己,柔聲道:“一碗不夠咱們兩個人吃!”

辰逸雪被她逗笑了。扶着她躺好,回道:“好,一會兒讓笑笑多煮幾碗,我陪着你一塊兒吃!”

金子嗯了一聲,看着他起身,走出內廂,精神一下跨了下來,傷口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冷汗淋漓。

天色大亮的時候,辰語瞳纔將將回來。

女兒徹夜未歸,蕙蘭郡主這一宿都睡不好,聽芝蘭說娘子回來了,她忙起榻,穿戴整齊後便趕往煙雨閣。

辰語瞳的神色很憔悴,手術進行到清晨才結束,她此刻疲憊得快要倒下,連衣裳都來不及更換,人懨懨的癱倒在軟榻上。

春曉拿着乾淨的衣袍從內廂出來,勸着娘子換洗後再歇息,辰語瞳半晌沒有應答,倒是把春曉唬了一跳。

“娘子,娘子,你別嚇奴婢啊……”

蕙蘭郡主趕到房門口,便聽到春曉那丫頭戰戰兢兢的喊了這句話,臉色頓時一變,忙推門進房,快步走到榻旁,問道:“語兒怎麼了?”

“見過郡主!”春曉忙跪下行禮。

“起來說話!”蕙蘭郡主在榻邊坐下,手撫摸着辰語瞳的臉頰,心疼道:“怎麼折騰成這樣?”

辰語瞳努了努嘴,有氣無力的應道:“母親,女兒累死了,想好好睡一覺,我沒事,你出去吧!”

“都這樣了還沒事?”蕙蘭郡主揉了揉辰語瞳的腦袋,心兒肝兒的唏噓了一陣,這才哄道:“好孩子,你這身上的衣袍還沾着血呢,不洗漱整潔,怎能睡得舒服?”

說完,也不等閨女表達意見,便指着芝蘭道:“去打水進來伺候娘子更衣沐浴!”

芝蘭應了聲是,便快速退下去安排。

辰語瞳多一個字都不想說,閉着眼睛任由自己母親和婢子們折騰。

舒服的泡了一個澡之後,又被擡到牀榻上,更換裏衣,絞乾頭髮……

至於吃飯什麼的,她委實提不起興趣,只讓她們都出去,讓她好好補補眠再說。

蕙蘭郡主知道女兒這是累極了,只安排婢子們好生伺候着,讓春曉跟着她出外廂,她要了解一下龍廷軒的情況。

春曉在龍廷軒的手術中給辰語瞳擔任了副手,雖然這丫頭不大精靈,但到底跟着辰語瞳身邊有些年頭了,耳濡目染也略懂一些東西,遞個手術刀什麼的,完全沒有問題。

見郡主問起,她一股腦兒把手術遇到的棘手難題一併說了。

“……娘子說王爺的那一箭算是不幸中的萬幸,雖然失血有些多,但沒有傷及心脈,只是冠……額,冠狀靜脈受損,需要在胸口的這個位置,打開一個小口,進行修補。”春曉在自己的心口處比劃了一下,眼珠子轉了轉,似乎還有些興奮。

蕙蘭郡主頭皮一陣發麻,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腳底竄了上來,渾身一陣惡寒。

春曉卻未曾發現郡主的異樣。只接着續道:“後來娘子說,說什麼要預防破傷風感染,要提取什麼抗毒血清。這個就比較麻煩呢,逍遙苑裏的好些婢子奴才都被阿桑公公召集了過來,因爲娘子說要對比什麼血……哦,血型!”

春曉想起自家娘子之前的發明在這手術上派上了用場,又是一陣興奮。笑道:“郡主。您不知道,對比那血、血型的那個紙,是娘子以前閒暇時琢磨出來的呢。說也奇怪,那麼多人的血,王爺都用不了,倒是柳娘子的血將將符合。最後娘子就取了柳娘子的血,費了很多精力培養了抗毒血清。用針筒將血清打進了王爺體內,娘子說這樣保險一些!”

這番話說得蕙蘭郡主倒吸了幾口氣。

女兒昨晚竟又獨自完成了開、開胸手術?

還取了人血,做什麼血清?

這麼說,她這短短几年時間。竟得了老神醫的全部真傳啊?

不,說不定,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蕙蘭郡主說不清楚自己此刻內心是怎樣一種感覺。嘴巴吧唧了幾聲,春曉也聽不清楚。只傻傻笑着應和道:“王爺這條命,算是娘子給撿回來的呢,柳娘子最後都感動得哭了……”

蕙蘭郡主回頭看了內廂榻上已經熟睡過去的女兒,擺手對春曉道:“去大廚房那邊,給娘子煨上一盞燕窩羹備着!”

“是!”春曉恭恭敬敬的應道。

出了煙雨閣,蕙蘭郡主便改道往飄雪閣的方向而去。

院內,小丫頭們一早就忙開了,有的灑掃,有的擦窗戶長廊,有的澆灌花木,各司其職。

笑笑則一早便在小廚房裏盯着,兩個爐子同時開着火,一個正煎着藥,一個正煨着燕窩粥。

青青和小瑜倆丫頭則在內廂伺候着,聽外面丫頭稟報說郡主來了,她們才趕緊迎了出來。

“瓔珞醒了吧?”蕙蘭郡主問道。

“回郡主,娘子已經醒了。”青青回道。

蕙蘭郡主微微一笑,應道:“那就好,我進去看看她…..”

適才辰逸雪被金子打發去更衣洗漱,從淨房出來的時候,蕙蘭郡主已經在榻邊與金子聊了一會兒了。

蕙蘭郡主自己不喜歡被婆婆立規矩,也不曾端着架子對金子來這一套,因而婆媳倆的關係,倒是像母女多一些。雖然這一次金子的行爲蕙蘭郡主有些嗔怪,但說到底,這孩子都是個至情至性之人,若非她捨身爲雪哥兒那孩子擋了一箭,那說不定昨晚情況最爲兇險之人,便是她兒子了。

郡主憐惜地看着金子勸道:“以後就是要當母親的人了,切不可如此任性,不分輕重!”

金子一副小媳婦的模樣,只低低的應了聲是。

“母親。”辰逸雪喚了一句,邁長腿走進來。

“雪哥兒看着精神還好!”蕙蘭郡主拉着兒子的手,左看看右看看。

辰逸雪斂眸,淡淡道:“讓母親擔心了。語兒可回來了?”

“剛回來,那丫頭累得連話都說不了了,聽說昨晚的手術,很是兇險,適才聽春曉說起過程,聽得人心驚肉跳!”蕙蘭郡主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辰逸雪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

金子心裏卻生出難言的感慨,龍廷軒那一箭,是爲她而擋的……

她細微的神色變動,辰逸雪卻看在了眼底。

陪着蕙蘭郡主說了一會兒話之後,郡主便催促他二人快些用早膳,自個兒則起身,準備去嫦曦院那邊看看婆母,昨個兒晚上,她答應一早就過去跟她說清楚情況的。

待郡主走後,樁媽媽便在牀榻上支了一個矮几,將剛剛熬得綿軟的燕窩粥送了上來。

辰逸雪扶起金子,在她身後墊了柔軟的引枕,小夫妻二人對坐着用了早膳。

過了一會兒,笑笑將煎好的藥汁送了進來,辰逸雪哄着妻子將藥喝了下去,這才屏退左右,摟着金子低聲道:“珞珞,你欠他的人情,讓我替你還他。”

“逸雪……”金子仰頭看着溫柔凝視自己的丈夫,心道自己真是半點兒祕密也沒有了。連心底想什麼,他都知道。

辰逸雪用鼻子蹭了蹭金子的,啞聲道:“既然他那麼喜歡那個位置,我成全他!”

金子愣怔了片刻,陡然睜大眼睛望着他,心頭激流澎湃。

午後,辰語瞳過來給金子的傷口換藥。

換下來的繃帶上沾滿了乾涸的血漬。樁媽媽別過眼。不敢看娘子背上的傷,只偷偷的拿手抹着眼淚。

辰語瞳小心翼翼的給傷口上了藥,又重新包紮好。

小瑜端着水盆上前伺候辰語瞳淨手。青青則幫金子將衣袍穿上,春曉整理藥箱,一時間,室內頗爲忙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