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說你見識短你還不信,這裏蜻蜓點水,一旦下雨,這裏必然水流成河,爲什麼會沒水呢?”李真建鄙夷的說道,他完全是在嘲諷劉致澤的無知,說的自己好像很懂似得。

“臥槽!!你真特麼賤,你是不是想打架?”劉致澤瞪着李真建怒喝道。

“草,小子,你特麼叫勞資什麼?”李真建聽見劉致澤的話,頓時脾氣也就跟着上來了,瞪着劉致澤就不肯罷休了。

“叫你真特麼的賤啊,難道澤哥有叫錯嗎?”劉致澤絲毫沒有在意這小子,就算鬥起來,自己也不怕他。

“臥槽!!小子,今天勞資弄死你。”李真建怒喝一聲,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來啊,草擬馬的,澤哥忍你很久了,長的這麼醜,這麼猥瑣,你也好意思出來晃悠,要澤哥是你早就自殺了,反正活在世上也是浪費空氣。”劉致澤罵道。

“草擬馬的。”李真建彷彿被說道痛處了似得,直接揚起了手就向着劉致澤打去。

一旁的景軒和秦海兩人相視一眼,差點沒有噴老血,特麼的,這兩人前世是冤家不成?怎麼一見面就吵。

景軒向着後面的幾個小弟使了一個眼神,那幾個小弟頓時走了過來,攔住了兩人,讓兩人不要在吵了。

被攔住了,劉致澤和那李真建紛紛伸着手指着對方大罵了起來,說着還揚着手,踹着腳,彷彿要打起來似得。

好不容易兩人才安寧了下來,景軒和秦海才鬆了一口氣。

“我說兩位大師,你們倒是趕緊想個辦法,不然待會天黑了,我們下山會很難走的。”景軒開口說道。

劉致澤狠狠的瞪了李真建一眼,纔再次看向了四周的風水,最後把眼睛定在了下面的幾座墳墓上。

就聽劉致澤開口說道“這塊地方的確是風水寶地,就像我之前說的,缺了水,這塊寶地就算是廢了,如果我看的沒錯,景幫主家的祖墳並不是那幾座,恐怕還有着地下陵墓吧。”

絝少愛妻上癮 劉致澤嘿嘿的笑着轉頭看向了景軒。

聞言,景軒的臉色頓時大變,他擡起了頭,看了一眼劉致澤秦海和李真建,當即苦笑一聲,道“是的,希望各位能夠幫我保密。”

臥槽!!聽到景軒的話,一旁的秦海和李真建頓時眉頭一挑,他們有些震驚的看着劉致澤,這小子連這個都看出來了。

“小劉,你怎麼看出來的?”秦海震驚的問道,當然,他更加震驚,劉致澤竟然對風水竟然也有研究。

劉致澤嘿嘿一笑,看了秦海一眼,慢悠悠的開口道“上面沒水,地底有水,只要開闢出一條小河,那就是真正的依山傍水永保富貴了。”

“還是小劉看的準確,是的,當年那位道士曾經囑咐過我,一定要在地底開闢出一個空間來,把我景家祖墳放置在其中,這樣才能真正的起到效果。”景軒點了點頭,承認了下來。

同時景軒對劉致澤又高看了一眼,看來這少年果然和秦海和安南說的一樣,神通廣大的。

“走吧,我們下去看看。”劉致澤開口淡淡的說道。

幾人同時向着山下走去,大概走了半個小時的山路,畢竟這地方只有一條小路,景軒並沒有把路修到在這裏來。

當幾人來到這幾座墳墓面前的時候,那青色的煙霧就看的更加顯眼了。

“主公,這裏有問題,你要小心點。”忽然,許久沒有開口的孫乾直接在劉致澤的腦海中驚呼了起來。

差點沒有嚇死劉致澤。

“孫乾,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說不上來,這裏被一股很強大的力量給籠罩着,就連風水都被改過了。”孫乾沉聲說道。

“強大的力量?”劉致澤一愣,擡頭看向了天空,從這裏擡頭看向天空,整片天空竟然都是黑壓壓的,彷彿天都要塌下來了似得。

“糟了,景幫主,你被坑了。”劉致澤驚呼道。

“什麼意思?”景軒秦海以及一旁的李真建疑惑的問道。

“這裏是風水寶地不假,而且前期也因爲你家祖墳的原因,讓景家快速的崛起,但是後來,這裏的風水卻是被人動過了手腳,現在,在你家祖墳的,不一定是你家的人了。”

劉致澤眉頭皺起,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這很明顯是鳩佔鵲巢,有人故意設下了一個局,讓景軒鑽進來,等到景軒入局之後,那人再動風水,鳩佔鵲巢,把這塊風水寶地給佔有了。

爲什麼要讓景軒住在山腳下?無非就是爲了給他看門而已。

“啊……”忽然,一聲慘叫聲響起,身後跟着的那些小弟之中,一個小弟的手直接飛了起來,那鮮血直噴,像是在噴水似得。

“走開。”忽然,劉致澤一把推開了景軒和秦海,而他自己也跟着撲了出去。

“砰!!”

“啊……”又是一聲慘叫響起,李真建腳底下忽然升起了一股濃濃的黑氣,直接衝在了他的身上,李真建整個人都被炸飛了,在空中的時候,整個人四分五裂的,就這麼死了。

臥槽!!劉致澤秦海景軒看到這一幕之後頓時臉色一變,這特麼的可就有些殘忍了,李真建整個人都被分了屍,並且連屍體都沒有留下一點,血肉在空中的時候就已經化成飛灰了。

“這是鬼氣,這裏有人在進化鬼王,景幫主,趕緊帶我下陵墓,我必須要阻止它。”劉致澤震驚的說道。

沒錯,那是鬼氣,鬼王獨有的氣息,對於鬼王的氣息,劉致澤並不陌生,當初,那個人妖鬼王,他可是感受過鬼王那強大的鬼氣的,不過現在那股氣息並沒有穩定,反而是忽強忽弱的,這也就解釋,剛剛那個小弟爲什麼只是斷了一隻手的原因了。 這一刻,不僅那些小弟被嚇的心驚肉跳的,就連秦海和景軒都是如此,哪怕他們都是見過世面的,但是在這一刻,他們都開始全身發抖的害怕了起來。

那些個小弟跑到了景軒秦海身後,現在他們也就希望這兩位大哥能夠救救他們了。

“喂,被嚇傻了?”劉致澤大叫道,把景軒和秦海拉回了現實。

“小……小劉,剛剛那是什麼?”秦海就像是沒有聽見之前劉致澤說的話一樣,震驚的問了起來。

畢竟剛剛他們還有着一個大師在這裏的,可是就那麼一眨眼間,那位大師直接血崩了,連身體都沒有留下一點,很明顯,已經徹底的嚇傻他們了。

“那是鬼氣,有鬼物在這裏進化鬼王,景幫主,趕緊的啊,再不進去,等那鬼屋進化成鬼王,那我也沒辦法了。”

看着呆呆的景軒,劉致澤真想給他一巴掌,特麼的,你什麼時候不發呆,偏偏在這個時候發呆,那不是完全找死嗎?

要不是自己不知道入口在哪,劉致澤早就不等他了。

“哦,好好。”說着,景軒趕忙走動了起來,來到那幾座墳面前,最後來到中間的一座墳前,他推動起了面前的石碑。

“轟隆隆……”頓時,一道響聲響起,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黑洞,在那黑洞上還有着樓梯,這估計就是地下入口了。

劉致澤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轉身就走了下去。

“小劉,那我們怎麼辦?”秦海看着劉致澤的背影,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四周叫道。

也不知道是因爲這鬼氣的出現還是怎麼樣,現在的天空都開始變得灰濛濛的,彷彿隨時進入晚上似得。

“如果你們不想死那就跟着進來。”劉致澤在入口內大叫道。

臥槽!!那特麼還等什麼,秦海景軒以及那些小弟趕忙跟了上去,他們可不想死在這裏,劉致澤離開了,他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隨着劉致澤進入入口,頓時趕忙裏面的陰氣越來越強大了,就像是毒氣彈一樣,讓劉致澤都有些難以支撐。

畢竟這地下陵墓已經太久沒開了,裏面又有接近鬼王的存在,那陰氣自然是很強,在那入口打開之後,不少的陰氣都飛出去了,還沒一會就好受多了。

來到最底下,劉致澤看着四周,這陵墓沒有多大,差不多也就五百多個平方的樣子,在外面是很空曠的平地,還有着一堵牆,那堵牆的中間還安裝了一扇鐵門,也不知道這景軒想幹嘛。

“小劉。”這時,景軒和秦海還有那一羣小弟跟了下來,幾人趕忙靠近劉致澤,他們現在也就只有把全部活下去的希望寄託在劉致澤身上了。

他們幾人剛剛下來,感受到那股強大的陰氣,差點沒有直接被憋死。

這下面倒是燈火通明的,好像還特麼安裝了電燈,臥槽!!劉致澤驚訝的看向四周,這景軒是怎麼把電燈裝下來的。

看了看四周,卻是都沒有看到哪裏有什麼電線。

劉致澤撇過頭去看了這幾人一眼,這些人估計被陰氣衝的不好受,劉致澤一揮手,一個卷軸飛了出去,慢慢散開在半空中。

頓時金光一閃,差點沒有亮瞎他們的眼睛,衆人急忙捂住了眼睛,過了一會之後,他們感覺沒有那麼刺眼了,這才緩緩的看去。

就看到那捲軸散發着金光,不停的有大量的黑氣向着那捲軸內飛去。

沒錯,劉致澤是在吸陰氣,這些玩意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也至少有點用,劉致澤可不想放過。

等到那捲軸吸完了那些陰氣,身後一羣人的臉色纔好看了一點。

劉致澤一招手,那捲軸直接落入了他的手中,他抓着卷軸,忽然,眉頭一挑,看向了一個角落裏,他驚訝的叫了一聲走了過去。

在一旁的角落裏有着三四堆骨骸,那些骨骸都已經四分五裂了。

劉致澤對着景軒招了招手,景軒趕忙走了過來,疑惑的看着劉致澤,忽然,他看到地上的骨骸頓時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顯然是有些害怕。

“臥槽!!我說你怕什麼,不是有澤哥在這嗎?”看到那身體正在顫抖的景軒,劉致澤直接無語了,有這麼怕嗎?怎麼感覺跟南宮劍一個德行。

其實這也不怪景軒啊,雖然說他是在血山血海走過來的,但那也只限於人,而這個很明顯就已經是人的骨頭了,殺人也就那麼一回事,他不是沒殺過人。

但他就怕那些骨骸會忽然跳起來然後弄死自己。

聽見劉致澤的話,景軒的臉色一紅,有些害怕的走了過去,來到劉致澤身旁,小心翼翼的抓住了劉致澤的手。

這時就聽劉致澤道“景幫主,這些是你爺爺奶奶和父親的骨骸吧?”

之前他就聽景軒說過,他爺爺奶奶父親來他夢中找他,說是要永墮十八層地獄了,估計說的就是墳墓被霸佔了,骨骸都被扔出來了,自然不可能再去投胎了。

“什麼?”聽見劉致澤的話,景軒臉色大變,這是自己親戚的骨骸?

一時間,景軒的眼中溢出了淚水,他剛打算跪下去,然而這時,就看劉致澤直接向着那鐵門走去了。

這鐵門做的很好,很精細,甚至連一絲縫隙都沒有,恐怕連蒼蠅都飛不進去吧。

“景幫主,趕緊打開這扇門,那玩意就在裏面。”劉致澤驚呼的說道,他已經感受到裏面傳出的狂暴氣息了,那個快要進化的鬼王估計就在裏面了。

景軒二話沒說,趕忙跑了過來,在四周的牆壁上點了起來,不一會,就聽見“卡咚~”的聲音響起,那兩扇鐵門慢慢的打開了。

還是自動貨,高科技。

劉致澤眉頭一挑,忍不住高看了景軒兩眼。

當即走了進去,然而當他進去之後,立馬被嚇了出來,就看劉致澤臉色一陣蒼白,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劉大師?”景軒疑惑的問道,怎麼劉致澤會做出這個樣子來。

帶着好奇,景軒秦海以及那些小弟紛紛向着裏面看去,頓時就看見裏面站了三四十隻鬼魂正盯着他們。

臥槽!!景軒秦海以及那些小弟大罵一聲,趕忙跳了出來。

要是一般的時候,他們是根本就看不見鬼魂的,但是現在不同,那些鬼魂在爲那個快要進化的鬼王護法,他們也就能看的見了。 “小……小劉,裏面好多鬼啊,臥槽!!一個個的,恐怖至極。”秦海震驚的說道,不過他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很明顯是很害怕。

也對,當初,他老婆的事情,他差點就沒被嚇死,現在看到三四十隻恐怖的鬼魂,自然會很害怕了。

“恐怖什麼?這不是有澤哥在嗎?”劉致澤轉過頭去,看着秦海說道。

秦海景軒一愣,突然發現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來了,特麼的,剛剛你不是還被嚇的跳了出來嗎?

“小劉……你剛剛不也是被嚇到了嗎?”秦海臉色一紅的開口說道。

劉致澤一怔,過了一會才微微一笑,道“我被嚇到?海叔,不存在的。”

“那你剛剛怎麼……”景軒指着劉致澤學着剛剛劉致澤的樣子,但是卻又不好意思直接說出口。

“不是,我只是剛剛被一隻蜘蛛嚇到了而已。”劉致澤拍了拍胸部無奈的說道。

臥槽!!秦海景軒和那些小弟頓時感覺心頭飛過一萬頭草擬馬,你特麼的可是大師啊,竟然能夠被一隻蜘蛛嚇的臉色蒼白,你敢不敢再假一點?

“我剛剛看了下,裏面大概有四十來之鬼,想不到,衆裏尋他千百度,沒想到它們都在這躲着,這回澤哥怕是要發財了。”

劉致澤搓了搓手,好像是很激動的樣子。

不過也不能怪他,畢竟之前他一直找不到鬼魂,但是卻沒想到這裏竟然有着四十隻鬼魂,對於他來說就算是說發財了也不爲過。

我靠!!什麼情況?秦海景軒還有那些小弟一個個面面相覷的,完全搞不懂劉致澤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發財了?你特麼看到鬼魂能發財?就算你是抓鬼師也沒必要這麼吊吧?

說完,就看劉致澤右手一甩,那捲軸再次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他嘿嘿一笑的就衝進了鐵門,衆人震驚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幹嘛。

然而就在這時,就聽劉致澤一聲哈哈大笑,說道“哈哈……你們這些死鬼,你們的末日到了。”

我曰!!秦海景軒的眉頭一挑,臉部抽搐了起來。

鐵門內很簡單,只有正中央有着三副棺材,而四周都是空蕩蕩的,那四十隻鬼魂,則是圍着那三副棺材一直都沒有動。

當他們聽到劉致澤的話之後,這才一個個的擡起了頭。

他們有被淹死的,全身浮腫,臉色慘白如白紙,有點上吊死的,那脖子伸的老長了,舌頭都快掉到脖子了。

還有着是被刀殺或者是槍殺的,那身上都是空或者是傷痕,鮮血流個不停,看的讓人噁心至極。

外面的秦海景軒還有那羣小弟已經有些受不了了,當即轉過頭去,差點沒有突出來。

“小子,今日是我王進化鬼王之際,你不要搗亂,趕緊滾。”

這時,那些鬼魂中站起了一隻,直接對着劉致澤怒喝了起來。

順着聲音看去,就看見一隻全身腐爛的老鬼正對着自己大喝,他身上盡是蛆蟲,一動一動,在他身上蠕動着,甚至還有些都往他嘴裏爬去了。

那老鬼就當作沒有感覺似得,說完之後,他直接嚼了起來,那蛆蟲直接被他給咬中。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眯起了眼睛,特麼的,這可就是真的忒特麼的噁心了點。

劉致澤頓時感覺胃裏一陣難受,之前吃的東西就差沒有吐出來了。

“死鬼,草擬馬的,你特麼的能不能別這麼噁心。”劉致澤大叫道,說完,直接轉過身去狂吐了起來,但是卻又吐不出什麼,只是感覺胃裏太難受了。

“小子,我不想與你廢話,你趕緊離去,否則,等大王進化成鬼王,你就死定了。”那老鬼繼續說道,說道他這個大王的時候,臉上還一臉的自豪之色,彷彿說的就是他自己一樣。

“鬼王?就是一個辣雞而已。”劉致澤轉過頭來,抹了一把嘴巴,淡淡的說道。

說完,他又想點菸,但是一想到這裏的空氣,他還是收起了煙,萬一把這裏給點爆了,那自己可就完蛋了,跑都跑不掉。

“臥槽!!這小子,找死啊,竟然敢說鬼王是辣雞。”

“就是,等大王進化完就讓他嘗試一下鬼王之怒的厲害。”

“看他那樣子,就知道是在裝逼,我們不要管他,守護好大王就好。”

那些鬼魂聽到劉致澤的話之後,頓時一個個的大叫了起來,很明顯是很不爽劉致澤說的話,竟然敢說鬼王是辣雞。

神脈至尊 “吵你妹啊。”劉致澤大叫道,讓那些鬼魂一個個的都愣住了,紛紛看向了他,這時就聽劉致澤繼續道“本王爺說鬼王是辣雞又怎麼樣?不僅鬼王是辣雞,你們大王更是辣雞中的戰鬥機,有誰不服氣的,可以出來,和本王爺單挑。”

劉致澤環手抱胸,一臉傲嬌的擡起了頭,用鼻孔的看着這幾十只鬼魂,其實他已經感受到那鬼王的氣息了,就在那棺材內,他也想直接出手收了這些鬼魂,但他就怕那正在進化的鬼王反撲自己,那自己可受不了。

臥槽!!外面的秦海景軒和景軒的那些小弟們,一個個的早就已經目瞪狗呆了。

特麼的,你抓鬼還要跟鬼講道理的嗎?還想要別人來跟你單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