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奇怪了,這是怎麼回事?”尹琿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又不敢貿然出來,只是繼續炯炯有神的盯着操場上的同學,想從他們之中看出任何的不對勁。

一個穿着紅色衣服的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認識她,她就是黑衣人今天的目標。

她和其餘的同學不一樣,臉上紅光滿面,這就是從傳說中黑暗前的黎明,生存最後的迴光返照。看上去活潑的很,嘰嘰喳喳說話好像一個麻雀,充滿了青春活力。

只是她的身邊無人,看上去就好像是她在自言自語,在黃昏的映襯下顯得詭異十足。

“不好,姑娘肯定是被髒東西給盯上了。”這是尹琿當時唯一的想法,他早就準備好了,隨時都能發動攻擊,右手在釋放出熾熱的光芒,隨時都能攻擊出去。

儘管他見多識廣,但是聯想到他的敵手可能是一代大師,他還是有些心悸,手心都冒出了一層汗水。

看着同學們一步一步穩穩的走出校門的畫面,他聯想起了看過林正英主演的電影殭屍先生。這場面簡直和電影裏面道士趕屍的情景相差無幾。他做好了完全準備,隨時準備拯救女孩。 隨着學生們慢慢的走出了校門,心頭的石頭總算是落地了,他嘆了一口氣,學生們都走光了,待會兒動手的話也不至於有太多的顧忌。

他感覺到周圍不遠有一陣輕微的呼吸聲,細想之下,肯定是不可思議小組的成員埋伏在了自己周圍。

目光繼續盯着女孩,他想看看,對手到底要用何種方式出場。

女孩跟在學生隊伍的最後面,所有學生們都走出去了,女孩仍舊在校園內。

此刻女孩卻忽然停住了腳步,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神祕的微笑,身體僵硬一般緩緩轉身,將目光落在了對面的水泥管之上。

從尹琿的方向望過去,女孩子的眼睛正好是盯着他的。

他愣了一下,揮動了一下手臂,她沒有任何的反應。確認對方並沒有發現自己,他才舒了一口氣,原本加持在手上的攻擊也不自覺的消退了。

不過她的奇怪舉動還是引起了尹琿的懷疑,放學了女孩子不回家,卻要獨自一人呆在這裏,其中的蹊蹺不是他所能瞭解。他敢肯定小組的其他成員也已經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她身上,而且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都要攻上來,將女孩制服。

這也是他擔心的一點,女孩不過是黑衣人的傀儡而已,真正的幕後黑手並沒有伸出來。

而此刻,女孩竟然微微笑了笑,那笑容十分的詭異,在校門口那盞昏黃的白熾燈的照耀下更是顯得恐怖之極。

一陣怪異的邪風吹來,將女孩的馬尾辮給吹散了,在腦袋上漂浮着,偶爾擋住她的面容,她雙手自然下垂,腳步生硬的一步步走來。

尹琿有些驚訝,他現在不確定對方到底有沒有發現自己,只得是虛空畫符,在身邊重新打上了結界,確保不會被發現。

鍟紝鍟紝鍟︹

她腳下發出的響聲吸引着衆人的目光,卻發現腳下根本就是一雙紅色的鞋託。

“奇怪,這種天氣穿着鞋託?這人是不是有毛病?”尹琿心中嘀咕了一句,慢慢的從水泥管子裏面退出來,這樣才能保證周身有足夠的空間施展他的攻擊。

女孩子的腳步越來越快,直奔水泥管子的方向。

藏在尹琿不遠處的柯南道爾,心怦怦直跳,好像要控制不住了一樣,她就眼睜睜的看着女孩走過來,目光毒辣的盯着她,任何一舉一動都可能激怒對方。那孤獨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正好延伸進水泥管子裏面,她的腦袋,正好落在柯南道爾的脖子上,好像要咬下去。

她有些惶恐的挪動了一下脖子,但是對方竟然也挪了一下脖子,這樣她的影子再次的落在柯南道爾的脖子上。

特種兵在柯南道爾身邊,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舉起手中的槍就要射上去,可熱道南卻阻止了他,稍安勿躁,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好。黑衣人不會這麼輕易的出場或許女孩子只是試探一下有沒有人。

“呼。”女孩彷彿並沒有發現他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轉身離開。看着她的身影從燈下徹底的消失,柯南道爾才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剛纔過於緊張,攥槍的手心都冒出了一層汗了。

並不是因爲害怕女孩,而是害怕打草驚蛇,破壞了全盤的計劃。她心中明白,小組的成員爲了這次的計劃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不能將他們的心血付諸一炬。

腳步聲越來越遠,直到最後從昏黃的路燈下消失了身影,尹琿加持在手上的攻擊才緩緩的釋放掉。不過緊繃的神經並沒有鬆弛半分,注意力依舊集中在對面的房屋內,他確定黑衣人肯定會出現的。

果真,不出半柱香時間,啪啪的腳步聲越來越快,到最後竟然比他們的心跳還要頻繁,不知爲何腳步聲竟然加快了。

昏黃的學校只有一陣孤燈照耀着,暗影很多,女孩走入暗影的時候就好像憑空消失,尹琿心頭也是一陣緊張,直到她再次的出現,才舒口氣。

不過這次女孩子的手上竟然抓着一把東西,因爲距離較遠,加上燈光昏暗,所以他們並不知道女孩子手上到底拿着什麼。

慢慢的走進了,似乎看到那好像人手臂粗細的繩子三圈兩圈的繞在她的胳膊上,滴答滴答的在流着鮮血一類的東西。

所有人的腦袋都裝滿了問號。而尹琿的心則怦怦直跳,因爲他想起了一個可能的場景來:女孩子手上抱着人的腸子,在緩緩散步,偶爾用嘴咬一口,滿嘴的糞便和鮮血滋滋滋滋的流出來,就好像是在吃一個多汁的柿子一樣。

他閉着眼睛,感悟着四周的陰陽動盪。

啪啪,啪啪……

女孩腳步聲越來越快,影子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竟然越來越長,最後再次的鑽入了水泥管子,咬住了柯南道爾的脖子。

這次和其餘的幾次不一樣,她竟然感覺到脖子上有種冰涼,好像真的被什麼東西給咬住了一樣。

啪啪,啪!

女孩卻忽然止住了腳步,手中白花花鮮血淋淋的東西在手上擺弄着,翻來覆去的,一層層的汁水從上面滾落下來,落到地上,發出輕微的嗒嗒的響聲。

腸子,竟然真的是人的場子,好像嬰兒手臂粗細的場子,足足有四五米之長,鮮血淋漓,好多處都有破洞,裏面的糞便什麼的都流出來了,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

柯南道爾的眼睛都紅腫了起來,他才明白之前見過的血腥場面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現在見到的纔是真正的人體大解剖。

她動作熟練的將腸子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玩弄,被昏黃的路燈投射下來的影子正好照射在柯南道爾的身上,在她的脖子處繞來繞去。

而那影子竟然也開始充滿了力量,一下子就將柯南道爾的脖子給勒住,用力的一拽,她就不能呼吸了。身體用力的掙扎着。

她明白,自己是真的暴漏了行蹤,雙手在脖子上掐來掐去想把那影子挪開。但是奈何每次抓下去只能抓到脖子處的皮膚,捉不到血淋淋的腸子,窒息的感覺開始升入腦海。

她的掙扎很快引起了特種兵和尹琿的注意力。憑藉柯南道爾掙扎的方向他找了上去,果真在他不遠位置的水泥管子堆裏面找到了她。她臉都憋得通紅,身體掙扎卻並不發出半點聲響。

尹琿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是不願意拖累大傢伙,不想看大家辛苦了半天的成果工愧於虧。

他再也顧不上多想,咬破手指,唸叨着血咒,最後在柯南道爾的脖子上點了一下。

一個血紅的手指印在他的額頭上出現,清晰而且醒目,剛纔還在地面翻來覆去掙扎的柯南道爾一下子站了起來,緊張的望了望四周,確認那女孩並沒攻上來,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氣。

“你沒事吧?”尹琿關心的問道。

柯南道爾點了點頭,並沒有過多的理會尹琿的問候,而是轉身鑽回了水泥管,透過管道看了看外面,確定女孩子並沒有因爲她的消失而走上來,這才重新從水泥管裏面回來。

“怎麼樣尹琿,你怎麼看這件事?”她的眉頭緊鎖,看來被這件事折磨的不輕。

“靜觀其變。”他簡單的概略了幾個字:“女孩子只是起到一個試探作用,確保四周無人,黑衣人才敢出來行動……”

特種兵似乎贊同他的說法,連連點頭,恩恩的說了兩句。

“走吧,咱們繼續看,看看她到底要搞什麼。”柯南道爾吩咐說,同時她第一個鑽回水泥管,聚精會神的看着外面。

有尹琿的血咒附加在身上,她就不用害怕被女孩勾引魂魄而產生各種幻覺了。

但是當他鑽入水泥管子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怔了一下,因爲她發現一個昏暗的身影,在水泥管子堆的一角徘徊,原地打轉,似乎隨時都可能從陰影裏面鑽出來。

她緊緊的皺了皺眉頭,想看看那人影到底是什麼人。不過當她終於勉強看清楚的時候竟然被鎮住了,那人竟是另一個自己。

“擦。”一向以德服人的高素質人才柯南道爾此刻也忍不住爆粗口了。她能忍受假幣假心,但是不能容忍假自己。

尹琿似乎也注意到了那人影,而且估計也猜出柯南道爾下一步的行動,忙追上去捉住了柯南道爾的手臂,伏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不要着急,這是對方的計謀,我們千萬不可中計。”

剛纔還衝動無比的柯南道爾,聽到尹琿的勸慰後竟然冷靜了很多,連她自己也感覺奇怪,因爲她一向都是我行我素,從不聽別人的意見,哪怕明知道別人的意見是正確的。

幸虧特種兵沒有看到這個場面,否則非得衝出去把那個假老大給痛扁一頓。柯南道爾也知道特種兵的脾氣,叮囑尹琿不要讓特種兵發現那個假老大。

但是當他一回頭,卻發現身後空蕩蕩的,哪還有特種兵的身影。他一陣手忙腳亂的從水泥管子裏面爬出來,舉目四望。接着路燈昏黃的燈光,卻根本沒有發現他的蹤影。

“奇怪……”他暗自嘀咕一句,正準備輕輕呼喚一聲,卻聽到柯南道爾急促的呼喚聲音:“尹琿,快過來,快點過來啊。”

尹琿心一緊,身體敏捷的從地面跳上了水泥管子,看到柯南道爾正衝自己招手。

看她急促的表情就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忙跟了上去。

wWW ●тт kǎn ●¢ ○ “怎麼了?”他一面忍受着水泥管子傳來的冰涼刺骨一邊開口問道。

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水泥管子竟然散發出一股腐臭的味道,就好像這裏不是水泥管子的堆砌地,反倒好像是腐屍的聚集地。

真不知道那些學生怎麼受得了這種味道。他暗自低估了一句。

“你快看。那邊。”柯南道爾右手一指。

順着手指方向望過去,尹琿看到剛纔的暗影之下竟然多了幾個影子,來回徘徊呼朋引伴的,似乎想要攻擊上去。

細細看,才發現竟然是笑着的其他成員,手術刀,黃鶴樓,鳥鳥大師,道姑以及特種兵。

“一定是那個假柯南道爾招呼他們過去的。”她竟然再也忍受不住了,拍案而起,猛然從水泥管子的另一端鑽出去。

天空依舊淅淅瀝瀝的下着一些小雨,落到他們身上就好像結成了冰一樣的涼,他的皮膚有些緊縮。看準了對面,他怒喝了一聲:“黃鶴樓,我在這裏啊,快點過來。”

尹琿見柯南道爾已經暴漏了行蹤,也知道沒有必要隱瞞了,從水泥管子裏面鑽出來,緊走兩步追趕上了柯南道爾。

因爲生氣的緣故,他能聽到柯南道爾粗重的喘息聲。

隨着柯南道爾的聲音炸起,黃鶴樓等人也渾身顫抖了一下,當他們將目光集中到柯南道爾身上的時候,一個個的目瞪口呆。

任憑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變成柯南道爾的模樣。

同時這也意味着幾人的行動失敗了,而且十分徹底,對方不動一兵一卒,他們七個國安局不可思議小組的成員就徹徹底底的敗給了對方。

既然這個是柯南道爾,那麼剛纔召喚他們的人是什麼人呢?

帶着這股疑惑,衆人警惕性的轉身,同時紛紛使出了各自的殺手鐗,準備做最後的一擊。

鐮幫紒

回頭的瞬間,假的柯南道爾站立的地方竟然爆炸了,冒出了一陣濃煙。因爲不清楚爆炸的威力,他們下意識的向四周撲到而去。幸運的是爆炸並沒有傷害到他們,只是白色的煙霧將四周給徹底的瀰漫了。他們睜開眼睛也看不清楚四周的狀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堆廢物,還想要捉住我?真是罪該萬死。”聲音充滿了中年男子的渾厚氣魄,並且尹琿確定聲音是出自黑衣人之口。

“砰砰砰”在大家還沒有看到那聲音主人面貌的時候,空氣竟然被一陣激烈的速度給打破了,最後那聲音打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緊接着,一具佝僂的身子被打的飛起來,最後重重的撞在了後面的牆壁上,牆壁竟然裂開了一道裂縫。

鍟婏紒

慘叫聲接踵而來,不過他聽得明白,這聲音根本不是黑衣人的聲音。

砰。屍體順着碎裂的牆壁滑落下來,最後砰然落地,鮮血四濺,範圍足足有五六米,那情景就好像是一個碩大的西紅柿碎裂了。

“哈哈,哈哈,怎麼樣,我狙擊手厲害吧。”這時候狙擊手從他的掩護場所鑽出來。剛纔的那一槍原來是他放的。

這傢伙果真是專業的狙擊手,剛纔那一槍的威力不亞於小型的火箭筒。

“嗨,晦氣啊。”爆破手孫東也從隱蔽的地方鑽出來:“可惜了我精心佈置下來的天女散花大陣,看來今天是派不上用場了。

“走,咱們去看看那屍體。”尹琿並沒有像其餘人一樣臉上掛着勝利的喜悅,反倒是有些擔憂:“我總感覺事情有些蹊蹺,事情不會像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堂堂的大師級高手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被除去。”

“嘿嘿,難道,你們認爲這樣就能拿下我嗎?”冰冷刺骨的聲音從站立在操場正中央的女孩子口中隱隱說出,女孩子好像染上了鮮血的嘴脣緩緩蠕動,露出了裏面同樣是紅色的牙齒,烏黑濃密的長髮將她的面孔給徹底的遮擋住,看不到她的臉。

“果真不出我所料。”尹琿喊了一聲,同時加快腳步的走到了那個被狙擊手一槍打死的死者面前。

當他終於看清楚那被殺死人的時候,有些呆住了,因爲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學校的校長。

看來連校長都沒有逃出被當做其中的厄運。

此刻他癱軟在地,胸前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傷口,鮮血好像噴泉一樣從裏面汩汩流出來,染紅了衣服。因爲力量太大,他佝僂的身子撞擊到牆壁上竟然渾身骨折,到處都是瘀傷痕跡。

不知道這校長本身就是黑衣人的傀儡,還是暫時被黑衣人所控制,但是現在的結果對他們很不利。

只是黑衣人的一個小嘍囉,便差點將他們全軍覆滅,若是黑衣人出手,怕是他們毫無還手之力了。

“嘎嘎,嘎嘎,嘎嘎。”就在衆人發愣,不知所措之際,女孩卻忽然爆發出了一陣尖銳的笑聲,他忙回頭看,驚奇的看到女孩子的嘴上竟然有一個仍舊跳動的紅色東西,隨時都可能將它咬破。順着那紅色的東西上面連接的一些肉絲延伸下去,竟然看到了心臟位置一個汩汩流血的大血口子。

那個紅色的東西,竟然是她的心臟。

意識到這一點,連尹琿這個資深大神棍也忍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

噗通,噗通。

那心臟因爲血管仍舊和她的身體相連接,所以仍舊在撲通撲通的跳動,隨着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鮮血都從心臟的一些破舊傷口迸濺而出,飛出去足有四五米遠。

柯南道爾等人都驚呆了,他們不知該怎麼辦?

將他當做鬼來對待?會不會顯得他們太殘忍了?

當人?但是對方很明顯已經沒有存活下去的概率了。

“你們……吃不吃?”那女孩子微微笑了笑,那笑容看起來很純潔,嘴上的鮮血好像番茄醬一樣,在她鮮紅欲滴的紅脣上打轉。

若不是他手上的心臟仍熱氣騰騰的蹦跳着,怕是衆人就會被他迷惑中,還以爲那只是一個貪吃的小女孩呢。

“你們……吃不吃?”女孩子再次禮貌性的讓了讓,但是小組的人中,除了狙擊手嚥了一口吐沫外,再也沒有半點響聲,他們都將頭扭過去,不忍心看這幅悽慘的場景。

他們見過的死屍,比她還要殘忍的那海了去了,可是活生生在他們面前死掉的,還真沒幾個。

所以都有些受不了。尤其是這種花季少女。他們沒什麼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女孩子死後留個全屍。

若是他們出手,女孩早就已經粉身碎骨了。

只要女孩沒有攻破他們最後的防線,他們是不會攻擊上去的。

萬籟俱寂,大地沒有一點聲響。

昏黃的路燈依舊在黑夜中掙扎着,而且隨時都有可能被黑暗吞噬。尹琿緊走幾步,重新進入到隊伍裏面,提防着四周,害怕黑衣人會突然偷襲。

女孩張開櫻桃小嘴,在心臟上輕輕的咬了一口。

滋滋滋滋。那血液瞬間飛濺起來,噴了足足有四米多高,女孩貪婪的用嘴堵住缺口,咕咚咕咚的喝起血來。

那景象看上去就好像是女孩正在喝一個椰子汁一般。

很快,女孩原本便慘白的臉更加的慘白了。

咔嚓,咔嚓,女孩子撕咬生肉的聲音充斥着不大的學校,恐怖之極。

尹琿將早就準備好的大蒜分發給衆人,讓他們將大蒜剝開,然後塞到嘴裏。這樣能起到一點辟邪的作用,而且也能讓他們頭腦清醒,更好地提防着四周,不讓黑衣人趁虛而入。

他也沒有更好地方法,只能看着女孩自殘。他明白這其實也是黑衣人的奸計,若是上前去解救女孩子,或許會遭到女孩毒手。

鍟紒

這時候,學校那唯一一間能住人的房間竟然亮起了燈,昏黃的燈光從窄小的窗戶上掙扎着跑出來,很淡,淡到讓人誤以爲那只是月光而已。

“咳咳,咳咳。大晚上的是誰啊。”蒼老的聲音從房間內傳出來,聲音渾厚,好像一個老年人的聲音。

“大爺,沒事兒,您不要出來,我們是建築隊的。將這裏清理一下。”柯南道爾知道老者出來的話肯定會遇到什麼麻煩,爲了不引起這種不必要的傷亡,她選擇了息事寧人。

“建築工隊怎麼還有女孩?你們不是小偷吧”那大爺的嗓子堵了痰,說話嘰裏咕嚕,在黑夜的襯托下竟然散發出幾絲詭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