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噗~”何齊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的暴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剛剛還在嘲諷這小子是自尋死路,結果別人就硬生生的打了自己的臉。

“我曰,這是幹嘛?我收個鬼關你毛事啊,你噴個鬼的血啊。”劉致澤罵道。

何齊再次崩潰,直接陷入了昏迷中。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前輩,你小心點,據我們得到的資料,鬼道人最厲害的不是他所煉製的鬼僕鬼煞,而是他本身,因爲他爲了追求強大,甚至把自己都煉成了鬼煞。”

寧開躺在地上艱難的說道,說起話來都是有氣無力的,彷彿隨時會嘎嘣死去似得。

“什麼?”劉致澤一驚,看向二樓的鬼道人,這死老頭把自己煉成了鬼煞?這尼瑪的也太扯淡了吧,這樣子也行。

“看來第七科的本事的確夠大,竟然連我以身煉鬼煞都知道。”鬼道人冷冷的盯着地上的寧開說道。

“草,廢話那麼多幹嘛,就算是你把自己給煉成了鬼煞又如何?死老頭,上次罵我,本王爺就已經給你定下了死罪,老頭,說吧,你想怎麼死?”

劉致澤揹着手,風輕雲淡的說道,絲毫沒有把鬼道人放在眼中。

“小子,別以爲你是武侯派的就囂張,今日你必死。”鬼道人冷冷的說道。

說完之後,雙手開始掐起了指訣,嘴裏唸唸有詞的,隨着他的操作,四周的颳起了強勁的陰風,而他的臉色也開始變了,變得鐵青,變得猙獰。

“吼~”鬼道人怒吼一聲,身上的衣服直接炸開,原本是一個矮小的老頭,卻是硬生生的變成了三米高,而且臉上盡是血絲,身上盡是鱗片,看起來倒是恐怖極了。

“臥槽!!好……好大啊。”劉致澤震驚的說道。

“砰~”鬼道人從二樓跳了下來,整個地面都跟着顫抖了起來,因爲他此刻的重量實在是非比尋常。

“小子,想好怎麼死了嗎?”鬼道人冷冷的聲音傳了出來,劉致澤不知道他是怎麼開的口,因爲他已經看不到鬼道人的臉了。

“MMP,死老頭,你別囂張,本王爺今天就要弄死你。”劉致澤抓着平底鍋怒喝道。

“前輩,你小心點。”寧開臉色難看至極,他想要幫忙,奈何他此刻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躺在地上。

“這就是鬼煞?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怪獸。”劉致澤沒有管寧開,反而是直接向着鬼道人撲去了。

他一腳踩在了旁邊的機器上,身體一躍直接飛了起來,看着鬼道人的腦袋,他一把就拍了下去。

“砰~”鬼道人擡起了手,與劉致澤的平底鍋相互碰撞,劉致澤被強大的力量給震飛了出去,落在了地面上。

“主公,此刻他很強。”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像是在提醒劉致澤似得。

“我知道,不過這樣的辣雞想殺我,還不夠格。”劉致澤迴應着孫乾。

就看他一把拋出了手中的平底鍋,那平底鍋直接化爲了一個卷軸,散發着金光漂浮在了高空之中。

劉致澤捏起了指訣,地面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八卦,隨着他嘴脣的晃動,而快速的旋轉了起來。

“斗轉星移,八陣圖現……”劉致澤伸出食指和中指,指向了地面的八卦之內,一時間,整個天空中的星星都跟着轉動了起來,快速形成了一條蛇的形狀。

“這是蛇蟠陣出世了嗎?難道是武侯派?”這一刻,天空出現了異象,引起了不少的轟動,因爲他們都看到了天空中出現的蛇形星辰。

“八陣圖,這是老祖宗的八陣圖,南方,諸葛元,現命你立刻去調查蛇蟠陣來源,務必要奪回八陣圖。”CD某處一個老頭激動的說道。

“是。”一個青年說完,直接走出了大門。

“八陣圖,諸葛亮,難道你還在人世嗎?”又一處,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說道。

而此刻在望城區廢棄的工廠內。

“奇門遁甲?”鬼道人看着地面出現的巨大八卦冷笑一聲,繼續道“小子,你的奇門遁甲固然厲害,可要是想對付我,恐怕你的道行還不夠吧。”

“是嗎?死老頭,不過我倒是感覺你這有問題,所以本王爺打算不跟你玩了。”劉致澤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道。

“轟隆隆~”整個廢棄的工廠震動了起來,就像是地震似得,甚至都讓鬼道人站不穩了,但是劉致澤卻依然揹負着手,站在原地,不爲所動。

“等等……小子,你做了什麼?”鬼道人臉色一變,怒喝了起來,這感覺有點不對勁啊,這明顯是要放大招的樣子啊。

也就在鬼道人話語剛落,漂浮在高空的八陣圖與地面的八卦相互呼應,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圈,這光圈足足有數百公里之大,在其內的鬼道人甚至都感覺到了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正在向着他而來。

“嘶嘶~”一道恐怖而又熟悉的聲音響在了鬼道人和寧開的耳中。

“這是……這是諸葛孔明的蛇蟠陣?”鬼道人臉色更加難看了,直接怒吼了起來,他想要逃跑,卻是看到那光圈內竟然閃爍着巨大的蛇身,不停的旋轉在光圈內,鬼道人更加的驚恐了。

神鬼八陣圖,相傳是諸葛亮的畢生心血,驚天地泣鬼神,傳聞更是有着毀天滅地,逆亂陰陽的力量。

“死老頭,沒想到你還挺有見識的。”劉致澤輕笑道。

“轟隆隆~”忽然,整個地面更加震動的厲害了,擡頭望去,天空中的星辰都跟着變換了起來,像是一條蛇似得,移來移去的。

“吼~”一道吼聲從地面的八卦中傳出,就看到那巨大的八卦旋轉的更加厲害了,忽然,八卦中心的地面開始裂開。

一個巨大的腦袋從中升起,一眼望去,那巨大的腦袋竟然是蛇腦袋,足足有一棟房子那麼大,張開了黑漆漆的嘴就向着鬼道人咬了過去。

“啊……我是桂來婆婆的人,你殺了我要死的。”鬼道人慘叫一聲,還沒等他反抗,就直接被吞沒了。

隨着那巨大的腦袋消失,整個廢棄的工廠內也就恢復了平靜,劉致澤伸出了手,在漂浮在高空的八陣圖直接落在了他的手中。

劉致澤笑了笑,道“桂來婆婆?我還桂來奶奶呢,孫乾,這個被八陣圖收了的,應該也算是我的吧?”

“是的,主公,恭喜你十五個了。”孫乾回答道。

MMP,終於十五個了,又離目標近了一步,看來得到貂蟬是指日可待了,想想都讓人激動。

“收。”劉致澤喝了一聲,地面的八卦以及天空中的星辰直接消失不見了。

做完這一切,劉致澤轉過頭去,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寧開,只見寧開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驚之色,也不知道這小子在想什麼。 “唉,高手都是寂寞的,像這等死辣雞,就算再來一百個,本王爺也能分分鐘收拾了他,真是沒勁。”劉致澤揹負着手,一臉的淡然,像是還沒有打爽似得,還嘆息了起來。

我曰!!你特麼要不要這麼吊啊?同樣是人,這差距也太大了點吧!

“噗~”寧開彷彿是受到了一萬點暴擊似得,噴出了一口鮮血,雙眼一翻直接昏迷了過去。

臥槽!!劉致澤一驚,他趕忙走過去,一把抓住了青年的衣領,道“喂,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誰看我裝逼啊,喂,喂……你特麼的去死吧。”

劉致澤一把甩掉了手中的青年,他知道這小子沒死,只是受傷太重昏迷了過去而已,當即站了起來,再次背起了手,嘆息道“我只是想靜靜的裝個逼而已,爲何就這麼難?”

“咳咳~主公,那個啥,你裝夠了沒有?遠處有五六個人來了。”孫乾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小子裝起逼來還沒完沒了了。

“有人來了?估計是他們的小夥伴,那我就先走了。”劉致澤看了地上兩個奄奄一息的青年一眼,大步向着外面走去,沒一會就消失不見了。

重生之渣受策反 “孫乾,本王爺剛剛施展的蛇蟠陣如何?吊不弔?帥不帥?”路上,劉致澤不停的問着孫乾。

其實這也是劉致澤第一次施展八陣圖,他知道八陣圖很強大,孫乾也說過,八陣圖沒有到必要的時候最好是不要施展。

“主公,吊炸天了,也帥炸天了,都能炸天了,只是八陣圖出世可能瞞不了某些人,主公,恐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找你麻煩了。”孫乾擔憂的說道。

“找我麻煩?本王爺特麼打不死他們,讓他們來,來一個打一個,來一雙殺一雙。”劉致澤笑道,絲毫沒有因此而擔心。

就在劉致澤離開了廢棄的工廠之後,五六個人衝進了廢棄的工廠內,四男兩女,帶頭的是一個正是那個叫袁隊長的中年男子。

幾人輕手輕腳的進入了廠區內,手中拿着盡是熱武器,甚至再身後還揹着更誇張的,幾人進入廠區後,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當他們看到地上的寧開和何齊後,臉色大變,趕忙跑了過去,扶起了兩人。

“嗯?”寧開可能是被疼醒了,看到袁隊長之後,還想行禮,剛動就感覺身體傳來了一陣疼痛感,反觀何齊倒是昏迷的死死的。

“小寧,你怎麼樣了?鬼道人呢?”袁隊長皺着眉頭,陰沉着臉問道,他時不時的看向四周,生怕鬼道人會跳出來似得。

“被……被殺了。”寧開艱難的說道。

“什麼?被殺了?被誰殺了?”衆人震驚的問道,要知道鬼道人在他們檔案裏都是屬於A級危險人物了,這次知道要面對鬼道人,他們甚至還帶了重武器。

再說他們也不是傻子,寧開和何齊都被打成這樣了,是不可能幹掉鬼道人的,所以他們纔會問是誰殺的鬼道人。

“是……是抓鬼小王爺。”寧開艱難的說完,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陷入了昏迷。

“抓鬼小王爺?他到底是誰?”衆人面面相覷,同時也是震驚不已,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寧開說到這個抓鬼小王爺了,但是他們沒見過所以完全不知道寧開說的抓鬼小王爺到底是什麼人。

那可是連鬼王都能滅掉的存在,爲什麼寧開每次都能這麼好運碰上貴人相助。

“袁隊長,我覺得我們現在不應該要糾結這位抓鬼小王爺到底是誰,而是應該要看一下這兩位都快玩完了。”一個青年指着兩個奄奄一息的青年說道。

“對,對,趕緊送醫院。”被這麼一提,衆人立刻想起了這裏還有兩個半生不死的人在,緊接着,衆人快速把兩人送入了醫院。

此刻在秦家別墅內,秦海坐在沙發上一句話也沒說,而付晶晶和她前夫則是坐在兩旁的沙發上。

“咦,還沒弄好啊?”劉致澤走進了別墅內,就看到了三人。

“小劉。”看到劉致澤回來,秦海立馬站了起來,之前不知道劉致澤的本事所以也沒在乎這麼多,可是現在知道劉致澤的本事之後,秦海也就沒有那麼淡定了。

“海叔,怎麼處理的?”劉致澤看了一眼委屈的付晶晶說道。

“明天就去辦理手續吧。”秦海嘆息一聲,甚至看都不想看付晶晶了,所有的事情也都弄清楚了,付晶晶貪圖富貴,拋棄了她的兒子和男人,傍上了秦海這個有錢人。

“不要,秦海,看在我們夫妻的份上就饒了我吧,我已經和他離婚了,求求你,不要和我離婚。”付晶晶聽到秦海的話,一把撲倒在了秦海的面前,直接摟住了秦海的一隻腿。

她這是當有錢人習慣了,如果讓她再回去過那種苦日子,還不如殺了她的好,這個感受劉致澤還是知道的。

秦海嘆息一聲,看向了劉致澤,可是還沒等他說好,付晶晶就撲到了劉致澤的面前,再次抓住了劉致澤的腿,就聽她道“小劉,哦,不,大師,大爺,你幫我勸勸秦海,不要和我離婚。”

臥槽!!劉致澤直接蹦了起來,一把抽出了自己的腿,特麼的,這就是傳說中的拜金女嗎?之前還罵自己來着,原本還打算找她算賬的,可是看到她這個樣子,自己也沒必要了。

劉致澤看了一眼那骨瘦如柴的男人,卻是看到那個男人一臉的淡然,靠在沙發上,毫無表情,忽然,劉致澤的瞳孔一縮,來到那男人面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卻是發現他已經死了。

劉致澤臉色一冷,看向付晶晶,沉聲道“真是心狠手辣,好歹也是你前夫,你竟然能夠下此毒手。”

“都是他,要不是他的話,我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他該死,他自找的。”付晶晶惡毒的看着那男人,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了一把染血的小刀。

秦海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震驚的看着付晶晶,道“瘋了,你是真的瘋了,來人,報警,立刻報警。”

“主公小心。”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大喝,劉致澤臉色一變,下意識的掐起了指訣向着自己身後戳去。

“砰~”那個原本死去的男人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衆人的面前,不過此刻被劉致澤戳到了,就看劉致澤一用力。

“砰~”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洞穿了那男人的身體,那男人直挺挺的向地上倒去,這次算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臥槽!!嚇死寶寶了。

不過作爲我輩裝逼王,哪怕是被嚇到了,劉致澤也要裝裝逼壯膽,就看他揹負着手,一臉的淡然,道“小小控屍術就想要了本王爺的命?哪怕再來一百個也照殺不誤。” 臥槽!!說真的,你真有這麼吊嗎?你這麼吊你爸媽知道嗎?

衆人震驚的看着劉致澤,都很想問出這句話,這個劉致澤裝逼實在是裝的太過分了點,要是其他人的話,早就被那屍體給弄死了。

當然了,劉致澤裝逼併不是重點,衆人轉身看去,就看到周復生提着桃木劍從大門口走了進來,他直接攔在了劉致澤的面前,生怕劉致澤會受到傷害。

“喂,我說,老頭,你幹嘛?你擋住我裝逼了。”劉致澤推開了周復生說道。

那周復生被推開了,再次來到了劉致澤面前,他死死的盯着付晶晶,道“主公,這個女人不簡單。”

“這話又要從何說起?”衆人疑惑的看向了周復生,不明白他說的這個是什麼意思。

“剛剛得到的消息,原來她的男人是趕屍一脈的,他們的孩子並非被什麼老頭所煉製成鬼煞的,而是這個男人自己煉製的。”周復生指着地面的男人說道。

臥槽!!劉致澤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看着自己的雙手,一愣一愣的,這麼說,自己是殺錯人了?而且最主要的是陰差陽錯的竟然還真的碰上了那鬼道人。

特麼的,要不要這麼扯淡啊,這麼巧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碰上了。

“大師,你說的趕屍一脈是什麼意思?”秦海的後背有些發涼,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趕屍一脈,也就是說他們都是和死屍打交道的,難道你沒看過湘西趕屍嗎?”周復生反問道。

秦海明白了,他有些驚恐的轉過頭去,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付晶晶,自己竟然和一個專門與屍體打交道的女人過了這麼多年,想到這裏,他都覺得反胃噁心。

“哈哈……沒想到,還是被你們知道了。”地上的付晶晶哈哈一笑,從地上爬了起來。

剛剛還在哭泣求饒的付晶晶,此刻卻是氣場一變,感覺是無比的強大,無比的神祕。

“臥槽,你讓開,我要去裝逼。”劉致澤推開了周復生,快速的把秦海拉到了自己的身後,隨後就看劉致澤手中出現了一個平底鍋,一把直接拍在了付晶晶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響起,付晶晶直接被拍倒在地。

衆人一驚,我曰,你要不要這麼狠啊,眼看着付晶晶腦袋上的鮮血流了出來,秦海更加的害怕了。

“小王八蛋,打的好,你是真的非常好。”付晶晶也不管頭上的鮮血,反而是再次站了起來,她帶着冷笑,語氣很冷的瞪着劉致澤。

“你特麼的再罵信不信本王爺分分鐘弄死你。”劉致澤揚起了平底鍋說道。

“不用了。”付晶晶咧着嘴笑了起來,她撿起了地上的小刀,放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就聽她冷笑道“小王八蛋,是你,都是你害的,害的我一無所有,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你,秦海,沒想到我們數十年的夫妻感情都抵不過一個小屁孩所說的話,你們,我都記住了,我會報仇的,我會回來的。”

說話間,付晶晶已經開始割起了自己的手腕,那鮮血頓時直流,緊接着,就看他割掉了手腕之後,直接揚起了小刀捅進了自己的心臟。

“噗~”鮮血直噴,滿地都是鮮血。

“不會放過我?我好怕怕喲,老妖婆,別說我欺負你,你儘管來,本王爺要是皺一下眉頭,就算輸。”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絲毫沒有在意付晶晶的話。

怕她?那自己就不要做人了,反而自己正愁不知道該去哪裏抓鬼,現在有個現成的送過來,那豈不是更好?

“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劉致澤給氣到了,付晶晶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瞪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就玩完了。

“這……這就死了?”秦海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神奇了,甚至都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

“等會,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吶?”劉致澤疑惑的說道。

別墅內不知道什麼時候颳起了一陣陣寒冷的陰風,那股寒冷的感覺甚至非常的冷,比起一般的鬼魂出現都要冷。

劉致澤忍不住掐起了手指,忽然,他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着周復生,道“今天是破日?”

周復生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臥槽!!今天是破日你特麼的不早說?這樣一來,這就是個厲鬼啊,還有一個男的也會屍變啊。”劉致澤怒吼一聲說道。

破日或許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三破日相信不少人都知道,三破日是百鬼夜行的日子,但那玩意六十年才能碰的上一次,而這破日就不同了,基本上一年一次。

凡是在這一天死去的人都會吸收無盡的陰氣成爲厲鬼,有甚者,因爲怨念死去的,更會成爲怨魂,這玩意可就比鬼魂要強大多了。

“額,主公,是你說要去裝逼的。”周復生低下了頭無語的說道。

“小劉,什麼是破日?”秦海疑惑的問道。

劉致澤剛打算說話,卻是發現整個別墅內的陰風更加的狂暴了,在上面掛着的燈甚至都變得一閃一閃的,十分恐怖。

“吼~”一道吼聲響起,衆人臉色一變,那個骨瘦如柴的男人說屍變就屍變,一把站了起來,向着最近的周復生抓去。

周復生剛剛打算躲避,卻是已經被那男人抓住了腦袋,他抓起桃木劍拍了下去,那男人直接被拍倒在地。

“海叔,跟在我身邊,不要亂跑。”劉致澤說道,看着周復生和那屍變的男子糾纏了起來,他則是死死的盯着趴在地上的付晶晶。

付晶晶臉色鐵青,四周都是鮮血,不一會的功夫,原本漂亮的臉龐,卻是一下子乾癟了下去,就算是被吸乾了似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