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做了,報告在蘇隊那裡……」韓妮妮看了一眼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

三個人來到了解剖室,韓妮妮取出了於洪亮的屍體!

「屍體幾乎沒有任何外傷,死因根據屍檢的結果……是心肌梗塞造成的心臟病突發!」韓妮妮指著屍體說道。

樂天仔細地看了看,於洪亮的屍體上的確沒有外傷,不過他雙目圓瞪,看起來面目有些猙獰。

「不過我問過於洪亮的家屬了,他的父母都說自己的兒子沒有心臟病……」蘇紫萱介面說道。

「有沒有心臟病……屍檢檢查不出來嗎?」樂天問。

韓妮妮搖搖頭。

「其他的有沒有問題?」樂天問。

「沒有!如果這個於洪亮是一個七十歲的老人,他的死法都是符合常理,畢竟年紀大了心悸什麼的還是時有發生,除了心臟病這個疑點之外,屍體沒有其他的任何異常!」韓妮妮搖搖頭。

樂天示意自己看完了,韓妮妮又將屍體放了回去。

胖妞妞的艱難愛情:不嫁,可以麼 「那我就先下班啦……今晚有個約會!我就不陪二位了。」韓妮妮笑著說道。

樂天有些意外的看著韓妮妮。

「約會?男的女的?你不是說……只給我生孩子嗎?」

韓妮妮笑呵呵的沖著樂天飄了個媚眼,轉身就離開了。

「我發現你這個人特別喜歡自取其辱啊……」蘇紫萱若有所指的說道。

「謝謝你說的這麼含蓄……」樂天哼了一聲。

他快速的離開了解剖室。

蘇紫萱跟在他身後。

「你要做什麼?」她問。

「既然來都來了,你就帶我去現場看看吧。」樂天說道。

蘇紫萱求之不得,現在才晚上八點多,時間有的是。

「家裡的兩個孩子安頓好了?」她問了一句。

「應該問題不大!」樂天點點頭。

海邊別墅……

樂包正在看著時間,別墅裡面有鍾,他也不用豎樹枝了。

「好熱啊,哪有大夏天蓋被子的?還是棉被……」顧小冷大叫。

她煩躁的不行。

「樂天哥說了,你要出汗……」樂包說道。

顧小冷看了看樂包。

「那些所謂的巫術什麼的都是真的?」她問。

樂包給顧小冷遞了杯水,顧小冷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夏天喝熱水蓋棉被,估計她也是頭一份了。

一杯熱水下了肚,顧小冷瞬間就是一身大汗。

「別人的我不知道,樂天哥教給我的都是真的。」樂包回答。

顧小冷看了看樂包,這小子現在還在很聽話的階段,而且會一些很神奇的手段,自己好好地培育培育,將來給自己做個保鏢啥的估計會很不錯!

「你給我表演一個!」她說道。

「你要看什麼?我會的東西不是太多……」樂包看起來還有點緊張。

「你給我變個蘋果出來。」顧小冷說道。

樂包傻眼了。

「變不出來……」

「香蕉?」

「也不行……」

「西紅柿總可以了吧?」

樂包的小腦袋搖的像是個卜楞鼓。

「我學的東西是巫術……是用來對付鬼的!你要的東西反正我變不出來……」他嘟囔著說道。

五分鐘又到了,他又給了顧小冷一杯水。

顧小冷又喝了,有點灌得慌的感覺,好在汗出的也快。

樂天說要喝一個小時的熱水,在棉被裡呆足兩個小時才能出來……

「鬼?那你變個鬼出來我看看……」顧小冷說道。

樂包點了點頭。

「我得準備一下。」

顧小冷催促他快一點,樂包跑到樂天的工作室,在裡面拿了幾炷香出來,又跑了回去。

顧小冷看著這個小孩將香點燃,然後往地板上一插。

「你是不是傻?這可是實木地板,怎麼可能插的進去……」

顧小冷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她瞪著眼睛看著地板上亭亭玉立的三支香,這是什麼原理?這徹底違反了物理定律了吧?

「啊?你剛剛說什麼?」樂包看著顧小冷。

「沒說什麼……你繼續!」顧小冷眨了眨眼。

樂包還真的開始繼續了,他念念叨叨的圍著三炷香轉圈。

「嗚……嗚……」

一陣奇怪的風聲突兀的出現,顧小冷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她怎麼覺得這個屋子冷了許多?

樂包突然停下了手,他看了看時間。

「喝熱水時間到……」

他喊了一聲,急急忙忙的去接熱水了。

顧小冷看著那三炷香,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地上突兀的出現了一個濕濕的腳印,顧小冷的眼睛瞪得溜圓,這平白無故的為什麼會出現一個濕腳印?

而且不止一個,自己的右面還有一個,同樣是濕的…… 「啊!有鬼啊!」

顧小冷驚恐地大叫,整棟別墅無死角聲波傳遞!

樂包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他看到地上的濕腳印,第一時間就掐斷了地上的香,然後又馬上打開了窗戶。

「走吧走吧……都把家裡的地板踩髒了!快點……該回哪去回哪去!等我有時間了給你們燒點紙錢……」他大聲的喊著。

顧小冷躲在被子里,她看著神經兮兮的樂包。

地上的濕腳印消失了,別墅裡面那一點奇怪的微風也消失了。

樂包關上了窗戶。

「你還要看什麼嗎?」他看了看顧小冷問道。

顧小冷連連搖頭,可嚇死人了……

「喏,喝水的時間到了。」

樂包又給顧小冷倒了杯熱水……

樂天和蘇紫萱來到了於洪亮死的那家酒店,兩個人來到了那間已經臨時封閉的包間。

蘇紫萱讓服務生打開門,兩個人走了進去。

「怎麼這麼涼?空調沒關?」蘇紫萱走進來就奇怪地問。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脖子,微微一愣。

脖子上的五環鎮死符微微的變色了。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蘇紫萱急忙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樂天點點頭。

「啪!」服務生打開了燈。

「謝謝你了,你先出去吧……」蘇紫萱說道。

服務生點點頭離開。

關上了包房的門,樂天和蘇紫萱在裡面轉了一圈。

「這裡就是死者當時躺著的地方,照片在這裡!」蘇紫萱拿出手機,翻出了一張當時的現場照片。

樂天看了看,他居然直接往床上躺了下去。

「哎……」

蘇紫萱沒來得及攔住樂天,樂天已經直接倒在了床上。

「和照片里的像不像?」樂天問。

蘇紫萱比對了一下,點點頭。

「很像!當時死者就是這個姿勢。」她說道。

「你能看出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樂天問。

蘇紫萱站在床頭,她仔細地看著樂天,足足看了三分鐘,她無奈地搖搖頭。

樂天沒說話,他的目光直直的向前看去,看到的位置就是蘇紫萱站著的位置!

「你說……心悸這種心臟病被誘發需要什麼條件?」他問。

蘇紫萱想了想。

「不知道,不過驚恐應該可以引起心悸!」她說道。

「死者當時雙目圓瞪!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臉上的表情猙獰……你說會不會是他當時看到了什麼讓他非常恐懼的東西?」樂天問。

蘇紫萱一愣。

「你看看我的姿勢,我的視線可以看到的地方就是你現在站的地方,也就是說……如果有什麼東西嚇到了於洪亮,那麼這個東西當時就是站在這裡的。」樂天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自己的腳下。

地下就是木製地板,在自己的周圍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痕迹啊。

樂天坐起身,蘇紫萱挪開了她剛剛站立的位置。

「這個痕迹也不是足跡啊!」她看著樂天。

因為樂天正在仔細地看著地上一個淺淺半月形的痕迹。

「你說這是不是高跟鞋的鞋跟?」樂天問。

蘇紫萱搖搖頭。

「我雖然不是很喜歡穿高跟鞋,但是高跟鞋的鞋跟無非就是粗細高矮之分,形狀基本就是圓柱形,不可能有這種半月形的鞋跟,因為這樣的話,受力會不均勻……走起路是會扭腳踝的。」她專業的說道。

「你查過了?」樂天驚訝的問。

蘇紫萱點點頭。

「這個痕迹技術部的人研究過,當時也懷疑是腳印,後來排除了。」她說道。

樂天眨了眨眼,他又看了看那個痕迹。

「怎麼了?有問題嗎?」蘇紫萱問。

「當然有問題啦!這種鞋子其實是有的……」樂天說道。

蘇紫萱一愣,有這種鞋跟?不可能!如果有……技術部不可能查不到!

「我記得……有一種給死人穿的鞋!這種鞋好像叫鴛鴦鞋……我不太記得它的式樣了,不過好像鞋跟就是這一種的。」樂天仔細的回憶著什麼。

「鴛鴦鞋?」蘇紫萱瞪著眼睛。

樂天點點頭。

「有一句古話你聽過沒有?人留鞋印,是給你送行,鬼留鞋印,是要替你送終!」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搖搖頭。

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有鬼在替於洪亮送終?」樂天嘟囔。

他也有點想不明白了。

「那……為什麼鞋印有兩種?」蘇紫萱奇怪的問

「兩種?」樂天看了看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