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齊銘疑惑的看着我說:“爲什麼?”

我撇了撇嘴說:“沒有爲什麼,就是女人的直覺。”

齊銘剛想開口嘲笑我,夏未淡淡的聲音就傳過來:“因爲死者沒有耳洞,戴不了耳釘。”

我得意的看向齊銘說:“我就說嘛!這個耳釘肯定不是死者的! 撩妻總裁365式獨寵霸愛 這下你該相信了吧?”

齊銘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說:“讓我相信的可不是你,那所謂的直覺,而是夏未的分析。你就別在這裏自誇了。”

我無視掉齊銘後來說的話,我只在乎結果,那就是,齊銘同意了我的觀點。

就在我們準備打道回府,再進一步的研究一下案情的時候,齊銘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一聲一聲的,就像是催魂鈴似得,我現在就能遇見下一秒,齊銘的那張黑得像鍋底一樣的臉了。

齊銘拿出手機,還沒有接電話,臉就已經黑了,我的那種不好的預感再一次上升,不會又有人死了吧。

齊銘黑着臉接起了電話,面無表情的說:“我是X市刑警大隊齊銘。”這一次齊銘掛斷電話的速度比上一次還快,掛斷電話之後,非常鄭重的對我們說:“在X大的學府家園裏面發生了一起殺人案,我們趕快過去處理一下。”

我們趕快跑到了車上,上車的時候,我還不忘喊了一聲,正在和片區民警交流的白玉,白玉也非常會看眼色,看到我們臉色有點不對,也沒有問什麼,就趕快到車上來了。

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白玉上車之後,齊銘一踩油門,車就飛出去了。從這一點上就可以看出,齊銘現在的火氣非常大。

在車上,不知所以的白玉一頭霧水,白玉轉過頭小聲的問我:“發生了什麼事了?”

我看着齊銘的臉色,小聲的告訴他:“在X大的學府家園裏面發生了一起殺人案,我們正在去那裏!”

這下子白玉也不淡定了,驚訝的說:“什麼?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我非常無語的看着白玉,齊銘冷冷的開口:“阿綾剛纔說的是正確的,確實又發生了一場殺人案。”

齊銘說完,車內又恢復了一片寂靜的狀態。

齊銘的車速非常快,這又是在鬧市區,有好幾次都差一點撞到人,我好幾次都想開口跟齊銘說,讓他開的慢一點,可是張了張嘴,沒有說出口,任由齊銘這麼下去。

由於齊銘的開車速,我們很快就到了犯罪現場,一共用時還不到五分鐘。這次的犯罪現場跟前兩場一樣,周圍都圍了好多的人,我們在外面根本就看不見裏面發生了什麼。

只是隱約的能看見,好像有幾輛警車停在那裏。我們趕快下車,圍觀的羣衆見我們穿着*,自動的給我們讓出一條道來。

進去之後,齊銘沒好氣的跟片區民警說:“這裏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你趕快讓他們離開,他們嚴重影響到我們辦案了。”

這都還沒有辦案呢,就已經影響到辦案了。當然,我現在可不敢直面齊銘的火氣,免得把我給燒着了。

那位片區民警也是比較敬業,並沒有問什麼,就趕快去清場了。 第3581章

「無論如何也要把韓蓓買回來,你我都很清楚,韓家這一代只有韓蓓的天賦和實力最強,如果韓蓓落到別人手裡,我們韓家怕是再難找到像韓蓓這樣的天才,何況這些年培養韓蓓的花費就全部都成空了……」韓祁峰眼神冰冷的說道。

「爹,我身上是韓家的部分流動資金,加在一起也就一千多萬仙靈石,可如果都用了……」韓濤無奈的說道。

現在價格已經喊到了六百萬仙靈石,如果真的花費一千萬仙靈石把韓蓓買回來,怕是對韓家也是一個重創啊!

「對方很可能是故意為之,或許對方就是想重創韓家啊!濤兒,你要明白,錢財沒有人才重要的道理,韓蓓那丫頭一直是我們暗中培養的,不僅花費了韓家大半精力和財物,同樣韓蓓也對韓家對你這個父親忠心啊!」

「今天如果讓韓蓓被人買走,寒了韓蓓的心,日後我們韓家能不能再出現一個韓蓓不說,就算再有一個,你想想又要花多少時間和財力去培養吧!」韓祁峰看著下面的韓蓓輕嘆說道。

對於韓蓓這個孫女,韓祁峰也是十分疼愛的!

韓濤聞言皺眉想了想:「爹,我明白了,我會儘力的!」

「七百萬仙靈石!」韓濤出聲喊道。

「八百萬仙靈石……」五樓包間的人繼續跟道。

「九百萬仙靈石!」韓濤咬牙瞪著五樓對面的包間道。

「九百九十萬仙靈石!」五樓的人微微一頓繼續喊道。

「一千萬仙靈石……」韓濤大聲喊道。

「呵呵,既然韓家這麼想買,就成全你們好了!」五樓沉默了許久,然後開口說道。

韓濤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更加確定五樓的人,絕對是故意的,看起來父親說的是對的,對方就是想讓韓家難堪,才讓故意跟他抬價!

分明兩百萬能買到回韓蓓,卻因為對方生生花費了一千萬仙靈石,這一千萬仙靈石,對韓家來說並不是小數目,沒了這一千萬仙靈石,接下來一段時間,韓家的處境都會有些困難,起碼要緩和三個月才能恢復的!

最後韓蓓被韓家以一千萬仙靈石的價格拍回去了!

這個結局對於韓蓓和韓家,還有雲城拍賣會來說,都是好的,至少韓蓓被韓家買回去,不會有什麼不好的遭遇就是了!

「諸位,下面要拍賣的是我們今晚拍賣會的壓軸奴隸了!首先,我要先說一下壓軸奴隸的拍賣規則,今晚我們壓軸的奴隸,來頭也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因此,我們今晚壓軸奴隸拍賣的方式跟以往也有不同,今晚壓軸奴隸的拍賣,我們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拍賣!」

「等會兒壓軸奴隸出場后,所有有意競拍的貴客,將你們想得手的價格寫下來,然後會有我們拍賣會的工作人員,把所有競拍價格收上來,有我們的壓軸奴隸自行抽取!」

「壓軸奴隸抽取到哪位貴賓的價格,那麼壓軸奴隸就歸誰所有!大家聽明白了嗎?」 齊銘陰沉着臉,向我們交代接下來的事情。“咱們快點行動,這次的案子不少,我們還要逐一破案呢!”

死者被兇手扔到花園裏面,用葉子蓋住屍體,現在正是夏天最炎熱的時候,離着很遠就能聞見死者身上的腐臭之氣。死者的屍體上面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而且面目也被劃得看不出原來的面貌。

夏未只是簡單的看了一眼,死者就離開了,轉身走向花園小區的樓房,因爲我不想待在這裏聞着屍體腐臭的味道,就跟着夏未走過去了。

走出去不到十米,我就發現地上有一大灘血跡,血液是成放射狀噴涌而出的。

齊銘看了一會兒正在忙碌的警察,收回視線說:“這次的受害者名叫白小林,初步判定,兇手是搶劫殺人,殺人之後,兇手把白小林拖到了花園裏面隱藏起來。”

齊銘接着說:“死者白小林,她的妹妹也是因爲她的幫助纔可以在X大當老師,目前白靜就住在白小林的家裏。”

夏未整理了衣服,然後把雙手插到褲兜裏面。“她的親愛的姐姐一晚上沒有回家,她這個當妹妹的一點也不擔心嗎?連一個電話也不打嗎?”

齊銘沉吟了。“白玉,一會兒你通知片區民警,我們要審訊死者白小林的妹妹白靜,讓他門儘快把人帶到警局。”

又看看我們說:“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如果沒有,我們現在就去X大找蔣平和周靈靈!”

我們來到學校的時候,學校方面的領導並沒有出面,而是系裏面的輔導員領着我們來到蔣平和周靈靈所在的教室裏面。

輔導員在大樓的門口停下來,對我們說:“就是這棟樓了,他們就在二樓,你們跟我來。”

最後,那位輔導員什麼也沒有說,轉身離開了。在她離開了之後,我長舒了一口氣,

齊銘看了一眼,相距甚遠的蔣平和周靈靈,對白玉說:“白玉,你去把蔣平先帶到樓道里面,我們先審訊周靈靈。”

經過一下午的時間,才把這兩個人的講話記錄給整理好了,看着和兩個人的記錄,蔣平有不在場的證據,而周靈靈沒有。

只是我們不會把周靈靈座位我們的懷疑對象,現場發現的是一名男性的腳印。

眼看着窗外的天就黑了,齊銘從一堆稿紙裏面擡起頭,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我們,停下手中的工作。“今天就先到這裏吧,明天再弄,今天也弄不完了。”

我們今天也都是很累了,就沒有過多的堅持,稍微整理了一下稿紙,就帶着文件離開了。

我坐在車裏面,望着窗外點點的燈光,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你對今天發生的事件,有什麼看法嗎?”

我現在很嚴重的懷疑夏未,他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他以前說話的時候,自帶一種令人信服的語氣,現在也不知道怎麼了,怎麼這麼的心不在焉?

夏未平靜的說:“爲什麼要問我這些事,現在已經下班了!”

我撇了撇嘴,看向夏未說:“你不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夏未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說:“我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非常的正常,只是發生的時間有點不湊巧罷了,都擠在一起了,弄得我們也是焦頭爛額的。”

我提高聲調說:“夏未,你這就是明顯的彎曲事實,避重就輕,你明知道,我說的不是剛纔,你說的那個意思。”

夏未微笑的說:“在我理解,你說的就是剛纔的那個意思。”

“你……”氣的我把頭轉向另一邊,不再看夏未,夏未就故意跟我作對,我哪裏得罪他了,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以勤勤懇懇的態度,沒有記得他什麼時候有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一路上,我都再也沒有跟夏未說話,夏未也如果有所思的想着事情,我們兩個就是這樣何懷心事的回到家裏。

回到家裏,我一頭扎進了臥室,就再也沒有出來,現在還是少跟夏未接觸比較好,省的我總是有一種將他手刃的衝動。

昨天晚上我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所以早上的時候,我們就非常光榮的遲到了,在破案的關鍵時刻。

我們到達警局的時候,齊銘已經抓捕了周靈靈還有一個十七八歲的男生,我悄悄的問白玉:“這是怎麼回事?”

白玉手插着褲兜,神色意味不明,不似以前的那種吊兒郎當的樣子。“想跟你說這個周靈靈吧,就是這個周靈靈把楊朝來還有王丹給殺害的,原因尚不清楚,齊銘正在和小王在裏面審訊。”

白玉朝那邊被警察嚴密看守的男生說:“至於說剛剛的那個孩子,其實是殺害邊詩瑤的兇手,邊詩瑤就是在小巷子裏面被殺害的那個年輕女學生,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爲上網沒有錢了,好像還有什麼幫戰,反正就是急着用錢,一時鬼迷心竅,起了搶劫的念頭,沒想到死者性子烈,他一失手,一個年輕的生命就結束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我感嘆道。

白玉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充滿了恨鐵不成鋼的無奈感。“你們來的晚沒有看見,剛纔他還哭着喊着說,再也不敢了呢,讓我們給他一次悔過的機會。”

“哼!孩子就是孩子!”夏未丟下一句,轉身就離開了。

我望着夏未的背影很不是滋味,又看向那個目光空洞的大男孩,頓時千百種滋味都涌上心頭。

我故意岔開話題:“那麼X大學府家園的那個案子現在怎麼樣了,有什麼眉目了嗎?”

白玉謝謝的靠在桌子上,慵懶的說:“這個案子還多虧了學府家園的居民呢,有個人匿名向我們舉報,曾經看見白靜非常親密的跟湯燦華在一起,懷疑他倆有私情。我們也覺得這一條線索可以利用,今天去抓白靜和湯燦華的時候,已經是人去樓空了,兩個人雙雙跑了,現在正在抓捕他們。”

我扶額喟嘆道:“動機各不相同啊。”

白玉眯着眼睛,神情有些恍惚。“無論是什麼動機,都是動了不該動的念頭。”

我看着白玉,我再一次的看不懂他了,就像我看不懂夏未一樣,都是因爲太過於情深,纔會戴上一張薄情的面具。

沒過多長時間,就有個警察匆匆忙忙的跑進來。“我們在南湖那邊抓到白靜了,但是沒有看見唐燦華。”

我頓時一驚,這個速度真夠快的,在這麼多的時間就把人給抓住了。

夏未立刻從座位上站起來,拿着自己的東西就往外走,我和白玉交換了一個眼神,也匆匆的跟了上去。

夏未一邊在前面飛快的走着,一邊詢問那位警察一些關於抓捕白靜的一些細節。

而我,因爲身高的原因,在他們的後面小跑的跟着他們。

我還是照舊上了夏未的小車,白玉就跟那位警察坐一輛。夏未開始了飆車模式,把白玉的那輛車狠狠的甩在了後面。

我看着越來越小的車子,有點無奈的說:“你把他們甩在後面幹什麼?沒有他們,久光我們倆,我們也不知道地點啊!”

夏未雙手很是緊緊地握住方向盤,魅惑的開口:“那是因爲他們太慢了,還有就是,不要把我的智商跟你的智商放在同一個水平線上比較,那樣會弄得我非常尷尬。”

得到這個答覆之後,我就乖乖的閉上了嘴,免得從夏未的嘴裏,聽到什麼更勁爆的句子。

南湖是一個著名的旅遊景點,每天都有非常多的人來這裏遊玩。雖說它叫南湖風景區,但是確是靠着聞名全國的原始落葉林,吸引到很多的遊客。

就在我擔心進去之後組織的時候,我們的車開進南湖的時候,就看見一個身穿*的人的路旁等着,看樣子是在等我們。

夏未把車停在了路邊,優雅的下了車,我也非常識相的跟着夏未下了車,兩個人握了握手之後,那位警察就開始跟我們說關於白靜的事情。

今天抓到白靜之後,白靜對自己所犯下的罪,供認不諱,只是一直沒有說出唐燦華去了哪裏。無論怎麼問,白靜都說不知道。

我們剛要邁進關押白靜的屋子,就聽到外面一陣急促的跑步聲,我們同時止住了身形,齊刷刷的看向門口。

一個滿臉是汗的警察跑進來,看見我們都在這。“在南湖有一具屍體,那個人正是唐燦華。”

“什麼?”領我們進來的那位警察滿臉的震驚。

“在哪裏?快帶我去看看!”夏未第一個衝出去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夏未這麼激動呢,莫非這個案子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我撓了撓頭髮,跟了上去。

唐燦華的屍體靜靜的躺在碧綠的湖水裏,屍體已經泡的都有點發白了,顯然不是今天才死的,已經死了很多天了。

我看着唐燦華泡的發白的屍體說:“這個唐燦華肯定是在白小林之前死的。” 第3582章

「我們今晚的壓軸奴隸拍賣,憑藉的是各位的運氣哦,只要你運氣好,那麼就能獲得我們今晚的壓軸奴隸!」雲落楓的聲音清晰的響起。

眾人聞言瞬間沸騰了起來,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每次壓軸的奴隸都是天價,今天竟然還能這樣,大家都很激動!

不過,很快雲落楓的話再次響起,原本激動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果然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啊!

「諸位,下面先請出我們今晚的壓軸奴隸登場!」雲落楓道。

接著空中再次落在一個玻璃箱子,只是這一次四周被紅布包裹著,看不到裡面的奴隸模樣!

墨九狸等人也好奇的看向下面!

「諸位不要著急哈,畢竟這次我們壓軸的奴隸,很特別,也是我們三年來好不容易找到的極品,下面請我們的工作人員先就位,免得等一會兒浪費時間哈!」雲落楓看向眾人笑著道。

這時,不少身穿拍賣會場服飾的工作人員,陸續進入大廳,和各個樓層的包間門外候著,每一層都有十多個工作人員站在附近等候著,每個工作人員的手裡,都拿著一個類似盆的器皿!

「下面請大家上眼,看看我們今晚的壓軸奴隸!」隨著雲落楓的話落下,玻璃箱子周圍的紅布,也瞬間落地!

露出了玻璃箱子裡面的奴隸模樣,眾人看清楚玻璃箱子內的奴隸時,都震驚不已,全場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雲落楓滿意的看著眾人的反應,也沒出聲打斷!

墨九狸等人也看到了玻璃箱子內的奴隸,竟然是一個俊美無濤的男子,只是墨九狸並不認識對方,但是看下面大廳內眾人的反應,墨九狸想對方的身份應該不簡單才是!

這個被當做奴隸拍賣的男子,除了妖孽的容顏外,氣質也十分邪魅,而且跟之前出場被拍賣的奴隸不同,對方隨意的靠坐在玻璃箱子內,姿態肆意瀟洒,一點也不像是被賣的奴隸,倒像是在玩遊戲一般!

身上穿著一襲紫色寬鬆的華服,看著有些放蕩不拘的隨行,加上妖孽的容顏,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一點也不像是奴隸,倒像是邪魅的王子!

此刻對方坐在玻璃箱子裡面,看著外面發獃的眾人,嘴角噙著一抹弧度,冷笑的看著眾人,彷彿他才是哪個看戲的人似的!

墨九狸的眼神閃了閃,看到身邊的銀色和軒轅名都一臉驚訝的看著下面的男子,墨九狸有些好奇了!

「哇啊,師父,哪個男人好帥啊!」宮本千夏回神驚艷的說道。

「還行!」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主子,他是陸家少主陸明翰!」銀色回神看著墨九狸說道。

「然後呢?」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陸家是雲中界僅次於雲族的家族,可以說是雲中界第二大家族……」銀色解釋道。

「只是這陸家少主是鬧哪樣?竟然自願被當做奴隸拍賣?據我所知這雲城拍賣場的幕後東家,似乎就跟陸家有關係!」軒轅名也驚訝的說道。 夏未聽了我的話輕輕的點點頭。“這件事不簡單啊!”轉過頭對着剛纔的那個警察說:“把白靜帶回警局。”

隨後,夏未就一聲招呼也不打的離開了,我衝着那幾位警察露出歉意的笑容,趕緊跟上夏未的腳步。

回到警局之後,夏未什麼話都沒說,一臉冷漠的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也是一臉懵懂的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去了一趟南湖什麼問題都沒有弄清楚,而且還奇蹟般的把事情越弄越複雜了。

快中午的時候,白玉從外面回來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夏未,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