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說是牛將軍手下的黑魚精帶着人類偷偷過山被馬將軍手下的猿猴精給告發了。”

螃蟹精突然激動的揪住來報信的小妖問道:“你說什麼?誰倒黴了?黑魚精?就是那個吃裏扒外的傢伙?”

吃裏扒外這是針對黑魚精跟螃蟹精說的。在螃蟹精看來,同爲水族卻不知道來自己手下效力,那就是吃裏扒外的表現。這是鵬天王禁止私鬥,所以螃蟹精一直容忍着黑魚精在牛將軍的手下做事。只是現在聽說黑魚精要倒黴了,螃蟹精心裏那個叫高興呀。

“你來找我做什麼?誰派你來的?”螃蟹精高興了一陣,這纔想起問來報信的小妖問題。小妖連忙答道:“小的是奉牛將軍的命令來請蟹將軍前去幫忙調解一下。”

“唔?難道馬將軍的手下出現了傷亡?”螃蟹精眼珠一轉,問道。

就聽小妖答道:“是的,猿猴精手下的那一隊小妖一個都沒有活下來,就連猿猴精都受了傷,這才讓馬將軍這回不依不饒。”

“是誰傷了猿猴精?”

“聽說是被黑魚精帶來的那個人類所傷。”

“唔?那個人類的下落呢?”

“這個,目前暫時下落不明。”

“……這兩個糊塗蛋,連事情的主次都不知道分清了嗎?你立刻回去告訴那頭牛跟那匹馬,就說有敵人入侵,讓他們暫時放下彼此的矛盾,準備作戰。”

“厄……”

“就說是我說的,去吧。”螃蟹精兩眼一瞪,打發小妖道。

打發走了小妖,螃蟹精站在岸邊沉默了一會,突然開口說道:“你還要在樹林裏躲多久?不要以爲我是在詐你,你是人類,而我是妖怪,我可以聞到那你身上那股人類纔有的味道。”

韓宇慢悠悠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不管是不是螃蟹精耍詐,韓宇都沒有繼續隱藏下去的打算,從螃蟹精讓來報信的小妖回去報信韓宇就明白,接下來自己就需要用本事去打通找到鵬天王的路了。

看到韓宇從樹林中走出來,螃蟹精輕蔑的說道:“就憑你一個小小的人類,也敢來這裏搗亂?”

“呵呵……”韓宇聞言一笑,答道:“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我既然敢來,自然就已經做好了應付一切不利情況的心理準備。反倒是你,我說河蟹,你又憑什麼自信可以解決我?”

“哼!”蟹將軍輕哼一聲,冷笑着說道:“就憑我是妖,而你是人。人只是妖的糧食,像你這種有幾分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相信吃起來味道會更可口。”

“是嗎?其實我也很好奇你這隻大閘蟹的味道會如何?”韓宇微笑着說道。

“放肆!”蟹將軍大喝一聲,舉着一對大鉗子就奔韓宇衝了過來。韓宇見狀不慌不忙的迎了上去。

“嘿、哈、喝……”蟹將軍的大鉗子很厲害,幾乎就是無堅不摧,不管是大樹還是石頭,在大鉗子的面前都抗不住那一夾。只是不管蟹將軍如何努力,可就是碰不到韓宇的邊。 嬌寵六宮:乾小四的寵后 空有強大的力量卻碰不到對手,那再大的力量也要抓瞎。

“有本事你別動!”蟹將軍憤怒的衝韓宇吼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好,我不動。”說着韓宇就真的沒有再動。蟹將軍見狀大喜,一鉗子就奔韓宇的腰部夾了過來。可讓蟹將軍不解的是,自己明明夾到了韓宇的腰,可感覺上怎麼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碰到似的?定睛再一瞧,蟹將軍發現韓宇的腰竟然並不是實體,而是呈現出一種氣體狀態,自己的大鉗根本就沒用。

“你,你是妖怪?”蟹將軍吃驚的瞪着韓宇叫道。

韓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說錯了吧你,你纔是妖怪。”

蟹將軍:“……”

面對韓宇這種來歷不明的對手,蟹將軍選擇了退讓,扔下韓宇不管,蟹將軍用最快的速度,橫着鑽進了湖中。韓宇見狀也沒有阻攔,默默的站在湖邊平展雙手,兩道火焰射出,將蟹將軍所藏身的湖泊給包圍…… “螃蟹一呀,爪八個呀,兩頭尖尖,這麼大的個呀……”站在湖邊的韓宇嘴裏哼着小曲,手上的火焰放個不停。作爲縱火犯,韓宇絲毫沒有環境保護的意識,只爲了將躲進湖裏的螃蟹精給逼出來,韓宇不惜放火燒山。

效果是顯着的……

不光是湖裏的螃蟹精渾身通紅的跑了出來,就是得到螃蟹精的提醒,各自回山的牛精跟馬精這個時候也是自身難保,被四處蔓延的山火給燒得抱頭鼠竄。被這場突如其來的山火給燒死的小妖更是不計其數,許多小妖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瞧見就葬身火海之中。唯有猿猴精猜到這場來歷不明的山火十有八九是打傷自己的那個人類所爲。不過猿猴精此時已經與自家老大失去聯絡,就是想要將自己的猜測告訴馬精,眼下也沒有機會。

山火隨風而走,蔓延速度極快。一旦火勢大成,除非是天降大雨,否則光靠人力,是很難奏效。而且這個天降大雨還不能是隻降一場,必須要連下多場,否則山火極容易死灰復燃。

像發生了這樣重要的事情,穩坐家中的鵬天王自然不可能再繼續安穩的坐下去。當然主要原因還是因爲山火已經燒到了鵬天王的山頭,燒到了鵬天王的屁股。

……

“難道我今天會死在這裏?”在一處被山火包圍,正在燃燒中的山林中,猿猴精望着離越來越近的火焰,絕望的叫道。

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從天而降,不由猿猴精叫嚷,來者一把抓住猿猴精就飛離了火海。猿猴精被帶到了安全地帶,被扔在地上的猿猴精顧不上渾身的疼痛,剛要開口向救了自己的傢伙道謝,卻發現救自己的竟然是鵬天王。

“小的參見天王。”猿猴精當即神情激動的行禮道。

“免禮。你是誰的部下?”

“迴天王的話,小的是馬將軍的部下。山火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小的跟馬將軍走失了。”

聽到猿猴精說自己跟馬精失散,鵬天王當即就沒了繼續問話的興致,揮手打發猿猴精道:“唔,原來是馬精的部下。你先去逃命吧,逃得越遠越好,在山火熄滅之前,不要回來。”

見鵬天王要走,猿猴精急忙叫道:“天王請慢走,小的有情報要說。”

“唔?說。”鵬天王有些意外的止住身形,看了看猿猴精後說道。

“是,事情是這樣的……”猿猴精不敢怠慢,將之前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全部跟鵬天王說了一遍,最後猿猴精還不忘給生死不知的黑魚精上點眼藥,說想要知道那個人類的具體情況,最好是找到黑魚精當面問清楚。

一聽這把山火十有八九是人類所放,鵬天王當即就被氣得七竅生煙。小小人類,本尊不去找你們麻煩你們就該燒香禱告,竟然還敢主動來招惹是非?

“你很好,我記住你說得了,去吧,躲遠點,山火熄滅以後我等着你回來。”鵬天王打發猿猴精道。猿猴精聞言心中一喜,知道只要等這次的事情處理完以後,自己的好處絕對不會少。當下也沒有什麼想要多說的了,彎腰恭送鵬天王離開。

等到鵬天王離開以後,猿猴精轉身就跑,按照鵬天王的指示,先躲過眼下這場山火再考慮以後。只是猿猴精沿着山火還沒有蔓延到的地方跑了沒多久,就撞見了一個熟人。

是黑魚精,這傢伙一看就是從火場中跑出來了。應該和猿猴精一樣,在山火燒起來沒多久,它就跟自己的老大牛精走散了。不過這傢伙的運氣沒有猿猴精好,沒有遇到路過的鵬天王搭救,是憑着自己的本事衝出了火海,結果黑魚精都快要被烤熟了。作爲水生妖怪,長時間的缺水讓黑魚精元氣大傷,被猿猴精發現的時候,黑魚精已經奄奄一息。

“喲,這不是黑魚精嗎?怎麼在這躲着呢?趕緊起來接着跑,要不然山火就要燒過來了。”猿猴精戲謔的衝黑魚精說道。黑魚精勉強睜開了自己的死魚眼,看清楚跟自己說話的是猿猴精以後,黑魚精心裏不由暗暗叫苦,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怎麼會在這種時候遇上猿猴精呢?自家人知自家事,黑魚精很清楚眼前的猿猴精是絕對不會搭救自己的。爲了避免浪費身上已經不多的水分,黑魚精沒有搭理猿猴精,強掙扎的超前走去。黑魚精記得在自己前方應該有個小水潭,也不知道那裏有沒有被山火烤乾。

猿猴精一見黑魚精不搭理自己,當即就有點不樂意了。三步並作兩步的竄到黑魚精的前面,攔住黑魚精說道:“別急着走啊?我說黑魚精,咱們之間還有一筆帳沒有算呢。”

“……猿猴精,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賠罪。爲了表示我的誠意,我送你一件寶貝。這件寶貝是我從蛟的洞府中偷出來的,還沒來得及交給牛將軍。你這次算是走運了。”

一聽這話,猿猴精的心裏頓時一喜。寶貝這種東西對作爲小妖的猿猴精來說並不常見,當即也不懷疑,湊過來問道:“什麼寶貝?”

黑魚精將左手伸進懷裏,腦袋四下看了看,一副擔心被別人看到的架勢。猿猴精見狀對黑魚精所說的寶貝也變得愈發的好奇,又湊近了一點。

“你自己看吧。”黑魚精說着掀開衣服的一角,對湊近的猿猴精說道。猿猴精隨即伸頭往黑魚精拉開的衣服一角朝裏看去,只是裏面黑了吧唧,什麼也看不清。猿猴精忍不住伸手想要將黑魚精的衣服扒下來。就在這時,黑魚精一直沒有動作的右手悄悄的摸到身後撥出了匕首,趁着猿猴精低頭的工夫,舉起匕首狠狠的紮在了猿猴精的後頸上。

猿猴精連慘叫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一命嗚呼,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猿猴精,黑魚精收起匕首,快步向着自己所知的那個小水潭移動,不一會的工夫,猿猴精就被蔓延過來的山火吞噬。

黑魚精到最後也沒有落到好,它所知的那個小水潭雖然還在,但卻已經被四周圍的山火給燒開,黑魚精下去不用多久就會變成一道味道鮮美的黑魚湯。不想變成那樣的黑魚精只能強打精神的朝山火還沒有蔓延過來的地方移動。可能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因爲身體缺水而頭暈眼花的黑魚精選錯了方向,直接一頭扎進了山火燃燒的深處,等黑魚精反應過來的時候,黑魚精已經再也沒有力氣跑路了。

※※※

跟猿猴精分開的鵬天王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地面。望着自己的家園被山火摧毀,鵬天王心裏不難過絕對是假的。如果這只是一次天災,鵬天王也只能咬牙認下來,但聽了猿猴精的報告以後,鵬天王已經意識到這次的山火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此刻的鵬天王十分迫切的想要結識一下那個膽大包天的人類,順便跟他討論一下相關賠償的問題。

有句老話說得好,站得高,看得遠。只是此刻濃煙滾滾,鵬天王就算是站得高,想要在火海中找到那個人類,還是有一定難度的。而且找個人遠沒有渡過眼下這場危機要重要,鵬天王雖然對那個放火的人類恨之入骨,但卻只能將這股仇恨暫時壓下,先將這場山火應付過去再說。

費了老大的勁,鵬天王總算是找到了一些被困在火海中的生還者,但卻始終沒有發現自己麾下三大將軍的蹤影。爲了躲避山火,鵬天王讓被自己救了的妖怪往蟹將軍的湖泊方向靠攏,有水的地方在,至少不用擔心會被火給烤死。

可出乎鵬天王預料的,引起這場山火的火源竟然就在湖泊的附近,而且在湖邊,鵬天王發現了一直沒有找到的三位將軍,以及一個陌生的人類。不用問,這個人類就是造成眼下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鵬天王將手下小妖安置到安全地帶,自己則飛到了山崖上,俯視着正在被牛、馬、蟹三位將軍圍攻的人類。說是人類,其實從這個人類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來看,這個人類已經和妖怪沒有多少區別。反正鵬天王從來沒有見過渾身着火的人類一點事都沒有,還可以控制着火焰攻擊別人。

三名妖將呈品字形站位,將韓宇給包圍在中間。可韓宇卻沒有絲毫緊張的樣子。或許是見識得多了,三妖將在普通人類眼裏幾乎不可思議的神技落在韓宇的眼裏,也就跟街邊的雜耍沒有太大的區別。

滅神大戰過後,依靠外力獲勝的人類通過研究神魔,進一步的開發出了屬於人類自身的能力,從而爲人類揭開了以前神魔神祕的面紗,火焰、寒冰、颶風、厚土、光明、黑暗……種種屬性的能量被人類逐步瞭解並掌握。可以說在滅神大戰結束的百多年間,人類自身的進化可以說達到了一個巔峯期。但人類的劣根性也在人類取得重大成就之後爆發了出來。

人類自己作死!當沒有外力可以威脅到人類存在的時候,人類就開始自己給自己添堵,給自己製造出了一個又一個難以對付的敵人。直到最後,人類玩脫線了,收不了場了,差點把整個人類世界給搭了進去。

而生活在經歷過人禍浩劫的人類世界中韓宇,那見識自然不是還生活在封建社會的鵬天王這類消息閉塞的妖怪可以比擬的。換個通俗點的講法就是韓宇已經坐着星船在外太空自由翱翔了,而鵬天王還窩在一顆星球上唯我獨尊。雙方的起點不同,對待一件事物表現出的態度自然也就不同。

三妖將的配合不能說不默契,攻擊不能說不到位,但無論三妖將多努力,可就是拿不下韓宇,反而總在韓宇的反擊中吃虧,一吃一個準。

鵬天王有些着急的看着圍着韓宇轉圈圈的三妖將,有心想要下去幫忙,可又擔心自己的貿然加入會打亂三妖將的節奏。要知道三妖將直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對韓宇使出自己的本命法寶。

本命法寶,顧名思義,那就是跟自己的性命息息相關的,最後的攻擊手段,一旦不慎,很有可能把自己給搭進去。當然本命法寶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視的,就跟拼死一搏一樣,一旦妖怪使出本命法寶,那就代表着妖怪要拼命了。眼下還不到那個時候,至少在三妖將開來,還不到拼命的時候。

韓宇不慌不忙的跟着三妖將拖時間,想要見識一下三妖將的本命法寶到底是些什麼東西?可這種話韓宇是不會主動去說的,韓宇只會用行動來逼着三妖將主動就範。

“好小子,如果你不說,我想沒有人會相信你是人類。”牛精開口對韓宇說道。韓宇瞧了牛精一眼,等待這傢伙的下文。就聽牛精繼續說道:“以你的實力,繼續做人類實在是太可惜了,你要是願意,你可以來我這裏幫我做事,我保證,一定會想對待兄弟一樣的對待你。”

一旁的馬精接口說道:“是啊,以你的能力,那些愚蠢的人類一定也是把你當成怪物一樣看待。來我這裏吧,只有我這裏,纔是你的安身之處。”

牛精很不滿馬精橫插一手的行爲,沒好氣的哼道:“馬屁精,你不覺得你這種行爲很不道德嗎?”

“我呸!牛黃解毒丸,你忘了天王以前是怎麼教導我們的嗎?看到好東西不能放過。像這個人類,誰能招攬到就靠自己的本事。”馬精不屑一顧的答道。

“好,這是你說的,咱們各憑本事。”牛精怒極反笑,冷冷的對馬精說道。

一直冷眼旁觀的螃蟹精這時開口說道:“二位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美了?你們哪隻眼睛看到那個人類有投靠我們的意思了?不要到最後白忙一場,徒惹人笑。”

“螃蟹,我們知道你是因爲家被抄了所以氣憤,但你也不能因爲這個就阻止我們爲天王招攬人才不是。”牛精開口對螃蟹精說道。還沒等螃蟹精開口辯解,就聽一旁的馬精也跟着說道:“別解釋,解釋就是掩飾。”

一句話頓時就把螃蟹精已經到嘴邊的話給噎了回去,氣得螃蟹精瞪着兩隻眼睛,恨不得用自己的大鉗子夾死這兩個頭腦簡單卻從來都認爲自己不笨的蠢貨。

見螃蟹精被自己說得啞口無言,牛精跟馬精不由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渾然不知螃蟹精並不是被自己給說服,而是純粹被氣得說不出話來。韓宇也沒有說話,他已經被牛精跟馬精那種自以爲是給驚呆了。原以爲只有人類纔會出現這種自大到沒邊的蠢貨,現在看來,不管什麼物種,都是有二貨存在的。

見韓宇只是看着自己這邊,牛精還以爲韓宇是被自己方纔的話給說動了心,連忙趁機說道:“人類,只要你願意加入我們,條件隨你開,即便是你想要一國的公主,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沒錯,別說一國公主,你就算是看上了那個女妖怪,只要你說得出來,我立馬就跟你找來。”馬精緊跟着說道。

……

“馬屁精,不要學我說話。”牛精不樂意的瞪着馬精喝道。而馬精卻不甘示弱的答道:“誰學你說話了,你提你的條件,我提我的條件,咱們誰也不干擾誰。”

“哼!”牛精冷哼一聲,對韓宇說道:“人類,不要再考慮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想想自己在人類社會受到那些同類的迫害,你甘心嗎?想想那些明明弱小的人類卻不顧一切的傷害你,你憤怒嗎?……你住口!我還沒說完呢!”牛精在馬精準備插嘴之前,衝着馬精吼道。

馬精被吼得一愣,就聽牛精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可能不會去責怪那些傷害過你的人類,但現在一個可以讓你不會再被傷害的機會就擺在你的面前,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伸手抓住這個機會。……閉嘴!我還沒說完!”牛精再次衝張嘴準備說話的馬精吼道。

“不要懷疑我的誠意,雖然我是妖怪,而你是人類,但在追求力量這條道路上,是不分物種的。讓我們攜手並進,共同提高。”說完最後一句話,牛精閉上了嘴,示意馬精可以開口了。而馬精張了張嘴,卻不知道這時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尼瑪,牛精太無恥了,把自己要說的都說了。不過馬精就是比牛精要機靈,就在牛精認爲自己將馬精給堵得嚴嚴實實的時候,馬精開口對韓宇說道:“牛精對你說的,其實就是我想要告訴你的。而且我還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跟你結拜爲異性兄弟……”

“無恥!”牛精憤怒的罵道,而馬精則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等到牛精跟馬精都不再說話了,韓宇這才收回看着兩個二百五的眼神,看着站在一旁羞於見人的螃蟹精說道:“跟這兩個二百五做搭檔,還真是難爲你了。”

螃蟹精聞言嘆了口氣,答道:“唉~理解,萬歲。”

牛精馬精雖然腦子不怎麼好使,但好賴話還是能聽出來的,尤其是看到螃蟹精那副欠抽的模樣,牛精馬精頓時就不樂意了。

“螃蟹,你丫到底是哪頭的?”牛精不滿的質問螃蟹精道。一旁的馬精也跟着附和道:“沒錯,哪頭的?”

“哼!”螃蟹精輕哼一聲,一副懶得搭理你們的樣子。牛精跟馬精頓時大怒,叫嚷着就要跟螃蟹精一決雌雄,觀戰的鵬天王都看不下去了,有心出面阻止,可又覺得有這麼兩個蠢貨手下,實在是件丟人的事情。好在韓宇無意中幫了鵬天王一把,韓宇來這可不是看鬧劇的,見牛精跟馬精有帶偏話題的可能,連忙開口說道:“喂,還打不打了呀?”

被提醒的牛精跟馬精這纔想起它們的對手是韓宇,而不是螃蟹精。扔給螃蟹精一個回頭叫你好看的眼神,牛精跟馬精對韓宇說道:“既然你主動的發問了,那我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只要你投降爲我們效力,我們就不計較你這次的放火行爲,你若是執迷不悟,那我們只好讓你知道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你們識字嗎?”韓宇鄙視的看了牛精跟馬精一眼問道。

一句話頓時問到了兩妖的短處,牛精跟馬精對望一眼,同時點了點頭,默契的分左右向韓宇撲了過來,韓宇見狀便知道牛精跟馬精兩個都是文盲。

“牛氣哄哄!”牛精大吼一聲,口中吐出了一陣白氣,韓宇見狀不敢大意,連忙準備閃避。不料這時從另一側發起攻擊的馬精也加入了進來,衝着韓宇大吼一聲,“馬屁沖天!”一陣黑煙從馬精的身體中後偏下部飄了出來。

韓宇見狀只能飛到了空中。一黑一白兩股氣體碰面了,緊跟着就見牛精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手捂着胸口蹲在地上開始大吐特吐。而馬精也趕緊收起了自己放出的黑氣,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牛精。

“馬屁精,我今天記住你了。”牛精差點連苦膽都吐出來,指着馬精悲憤的叫道。而馬精則是露出了一個尷尬的表情,訕訕的說道:“我也沒想到那個人類會飛不是,誰知道他竟然敢躲呢。”

“你就不會等我的白氣讓他暈迷以後你再使用你的本命法寶?”牛精憤怒的瞪着馬精抱怨道。馬精兩手一攤,答道:“我也不知道你那個時候會用上本命法寶呀。”

“兩個笨蛋,滾一邊去,一點用處都沒有。” 重生八零:帶著空間回油田 一旁的螃蟹精似乎不想再聽牛精跟馬精的相互指責,輕哼一聲說道。結果引來了牛精跟馬精的同仇敵愾。

“螃蟹,你有本事你來,我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收拾那個人類的。忘了先前是哪個差點被活煮了吧?”牛精瞪着那對牛眼對螃蟹精叫道。

螃蟹精冷哼一聲,沒有再搭理牛精跟馬精,轉而對空中的韓宇說道:“下來,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你上來啊。”韓宇沒有落回地面,反而待在天上衝着螃蟹精勾了勾手指。聽到韓宇的回答,牛精跟馬精哈哈大笑起來,看着螃蟹精的目光充滿了幸災樂禍。而螃蟹精似乎沒有想到韓宇會這麼說,一時間也拿韓宇沒了轍。

韓宇笑眯眯的看着地面的三個妖怪,如果這三個傢伙沒有吃人這個毛病,留在身邊還是挺搞笑的,可惜了。想到這裏,韓宇雙手比作手槍狀,以火焰爲子彈,從天上攻擊三妖將。三妖將雖然有心反抗,可韓宇是在天上,三妖將的攻擊根本就夠不到韓宇,除了捱揍,只能抱頭亂竄。

“有本事你下來!”螃蟹精憤怒的衝着空中的韓宇吼道,結果得到的回答是比牛精跟馬精更多的火焰彈。

三妖將被虐了好一會,牛精跟馬精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繼續由着性子來了。想要渡過眼前的難關,那就要學會跟螃蟹精一起齊心協力。因爲吃了苦頭,本來誰也不服誰的三妖將這回倒是心齊了。這讓躲在暗處觀戰的鵬天王哭笑不得,以往自己想盡辦法都辦不到的事情,竟然被一個人類在無意中辦到了。

“螃蟹,衝過來,我跟馬精送你上天。”牛精衝着距離自己跟馬精不遠的螃蟹精叫道。螃蟹精不疑有他,當即就不顧韓宇扔下的火焰彈,筆直的向着牛精跟馬精衝了過去。牛精跟馬精雙手相扣,身體微微下蹲,等螃蟹精衝到近前,一腳踩在牛精跟馬精合在一起的手上時,牛精跟馬精一起發力往天空一揚,螃蟹精藉助這股力道,飛到了空中,與空中的韓宇平齊。

“橫行!”螃蟹精大喊一聲,身體向着韓宇猛地撞了過來。韓宇沒有料到三妖將竟然還會這一手,一時間沒有防備,等到韓宇想要躲避的時候,卻發現爲時已晚。螃蟹精的身體狠狠的撞在了韓宇的身上,將韓宇從天上硬生生的撞了下來。

“砰”的一聲悶響,地面直接被撞出了一個坑。牛精跟馬精對望一眼,連忙衝到坑邊往坑裏張望,就見螃蟹精安然無恙,韓宇則成了螃蟹精的墊背。

“好樣的!”牛精見狀衝着螃蟹精豎起了大拇指。可讓牛精跟馬精不解的是,螃蟹精不僅沒有迴應,反而一副火燒屁股似的連滾帶爬的往坑外爬。再一看坑底的韓宇那裏,牛精跟馬精頓時也有轉身逃跑的衝動。

就見身處坑底的韓宇此刻渾身冒火不說,四周圍的泥土似乎都被融化了,正在形成一個小小的岩漿池。難怪螃蟹精要跑,不跑螃蟹精就要被烤熟了。

坑是圓形的,螃蟹精想要爬出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不容易爬到了坑邊,眼看着只要牛精或者馬精一伸手就可以將螃蟹精跟拉出坑,可就在這時,牛精跟馬精辜負了螃蟹精的期望,二妖十分沒義氣的扭頭就跑,而螃蟹精也已經感覺到背後傳來的那股熱氣。

回頭一看,難怪牛精跟馬精要跑,渾身浴火的韓宇此時懸停在了螃蟹精的背後,二妖要是不跑,十有八九要做螃蟹精的陪葬。

緩緩的落在坑邊,韓宇衝着螃蟹精咧嘴一笑,飛起一腳將兩手搭在坑邊的螃蟹精跟踹回了坑底。此時的坑底有一些炙熱的岩漿,螃蟹精掉進去立刻就聽到“哧”的一聲,緊跟着就見螃蟹精就跟屁股按了火箭一樣,整個妖從坑底直接飛到了天上,緊跟着“砰”的一聲,螃蟹精頭朝下的紮在了地上,保持着雙手捂着屁股的姿勢。

韓宇扭頭看了看跑出去沒多遠的牛精跟馬精,突然咧嘴一笑,這一笑頓時就嚇得牛精跟馬精一跳,二妖也沒有廢話,當即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寶。之前的白氣跟黑煙再次出現,目標同樣還是韓宇。而這回韓宇卻沒有躲避,看着涌過來的白氣黑煙,韓宇雙手一張,一道火牆憑地而起,向着牛精跟馬精就平推了過去。不管是白氣還是黑煙,一旦撞上火焰,立馬就不見了威力。牛精跟馬精就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渾身一震後連忙收起本命法寶,拿起隨身的武器準備拼命。

欺負弱小這種事,韓宇真的不習慣幹。見三妖將實在是不堪一擊,韓宇還真是再難對它們下手。雖然這三妖將以往吃過不少人,害過不少命,但韓宇本來就不是一個正義感過盛的人。如果是寧平,那到可能對付三妖將,但韓宇不是寧平。韓宇是個喜歡隨心所欲的人,喜歡做自己想做的事,幫自己想幫的人。簡單點說,韓宇是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不想做的事,別人強迫不來,而想做的事,別人阻止也阻止不了。

三妖將吃過多少人,害過多少命,在韓宇眼裏,這跟他沒有多大的關係。除非三妖將害得人裏有韓宇認識的,那韓宇絕對會要管一管。但問題是三妖將所害的人裏,並沒有跟韓宇有關係的人,那韓宇自然不會想要三妖將的性命。除非三妖將不識時務,一定要跟韓宇對抗到底,那韓宇爲了避免麻煩,動手除妖也是有可能的。

“鵬天王在哪裏?”韓宇開口問道。

似乎沒有想到韓宇會突然這麼問,已經準備拼命的牛精跟馬精不由一愣,而看到二妖發愣,韓宇隨即有點不耐煩的重複了一遍自己剛纔的問題。牛精跟馬精確定自己剛纔沒有聽錯,不過隨即就明白了韓宇想要幹什麼。對於這個非人類的人類,牛精此時也不由有點佩服,忍不住說道:“就憑你這點本事也想要去挑戰鵬天王?人類,你實在是有點不知天高地厚。”

“不要以爲贏了我們你就有資格跟鵬天王叫板,鵬天王的實力,不是你這個人類可以想象得到的。”馬精也在一旁附和道。

韓宇聽後不以爲意的說道:“廢話哪來那麼多?問你們的就趕緊老實回答,要不然我就把你們扔進那個坑裏讓你們體驗一把螃蟹精的待遇。”

一提起螃蟹精,牛精跟馬精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大頭朝下,腦袋插在地裏的螃蟹精。看着那個紅彤彤的屁股,怎麼看怎麼刺眼。爲了避免自己跟螃蟹精同樣的命運,牛精跟馬精屈服了,決定老實回答韓宇的問題。

“要說起鵬天王的住處,那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座大山,只是你引起了這場山火,現在也不知道鵬天王躲到什麼地方去了。”牛精指了指旁邊的高山對韓宇說道。而馬精也接口說道:“這場山火燒得這麼大,鵬天王就算原來在山上待着,現在也該出來看看動靜了。咦,鵬天王?”

見馬精突然指着自己的身後叫了一聲,韓宇下意識的回頭看去,結果背後什麼也沒看到。韓宇頓時暗叫一聲不好,馬精這一手不就是自己以前經常用來騙人上當的招數嗎?

來不及回頭,韓宇就感到有一股陰風朝着自己襲來,下意識的一側身,右肩捱了一下。韓宇的眉頭微微一皺,中招的右肩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側頭一看,右肩的傷口處流出了黑血。

“有毒!”韓宇立刻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當即不敢遲疑,韓宇拿出了常備的治療瓶,打開瓶蓋將瓶口直接蓋在了傷口上。

偷襲得手的馬精原本一臉得意的看着牛精,但在看到韓宇不慌不忙的處理傷口的過程後,立刻也意識到事情可能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簡單,當即悄悄後退想要溜走。只是還沒等它後退多遠,它跟牛精的身後就升起了一道火牆,阻住了它們的退路。

“怎麼辦?”牛精焦急的問道。

這時馬精也豁出去了,馬臉一板,咬牙切齒的說道:“還能怎麼辦?眼下這種情況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抄傢伙,併肩子上!”說着馬精抄起了手裏的鋼叉,直奔韓宇衝了過去,而牛精見狀也不含糊,舉着鬼頭刀就跟了上來。

韓宇冷眼看着衝過來的牛精跟馬精,先前還有點不想要對這二妖下狠手,現在好了,馬精把自個把自個的後路給斷了,隨便還斷了牛精的。

眼瞅着馬精跟牛精越離越近,距離韓宇不到五步之遙,可就在馬精準備高高躍起給韓宇來一記凌空一叉的時候,腳下卻突然一滑,馬精頓時一個馬趴,“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緊隨其後的牛精見狀急忙止步,只是卻止得晚了一點,整個妖的蓋在了馬精的身上,將剛要爬起來的馬精再次壓在了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