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是我來說吧。”就在雷歐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等着聽雷奇向他解釋的時候,門外傳來一個聽上去有些熟悉的聲音。

“誰這麼沒規矩?哎呀……軍師你怎麼也來了?”雷歐跳起來回頭一見來人,頓時聲音放緩,動作也變得規矩了許多的說道。

“好久不見了,雷歐。”來人微笑着看着雷歐說道。

“嘿嘿……沒想到軍師你也在這。這臭小子也跟我說一聲,否則我是一定要去拜見軍師的。”雷歐笑着對來人說道。

“呵呵……我馬仕爾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哪有面子讓你這頭獅子來拜見呀,應該是我來拜訪你纔是。”

“軍師客氣了,客氣了。臭小子,還不快去命令準備擺下宴席,我要跟軍師好好喝上一杯,敘敘舊。真是的,一點眼力界都沒有。”雷歐回頭瞪着雷奇說道。

等雷奇出去以後,馬仕爾坐在沙發上,望着站在他對面的雷歐輕聲說道:“雷歐,你也坐吧。大家久未見面,坐下來一起說說話。”

“哦,好。”雷歐答應一聲,正襟危坐的坐在馬仕爾的對面,全然沒有了剛纔面對雷奇的隨意。因爲坐在他面前的人是組織裏的二號人物,人稱絕代鬼狐的馬仕爾。雖然論實力雷歐可以很輕易的殺掉馬仕爾,但是雷歐不想也不敢這樣做。馬仕爾是那種談笑間讓敵人灰飛煙滅的人物。如果動了他,那雷歐所在的家族必將遭到組織的瘋狂報復,別看獅心王家族戰力強大,但是猛虎架不住羣狼,更何況對手也是虎,而且還不止一頭。

“我這次來是打算搭雷奇這孩子的順風車去放逐之地看看我的徒弟,雷歐你不用多想。”馬仕爾輕聲對雷歐說道。雷歐聞言微微點頭,靜聽馬仕爾的下文。就聽馬仕爾繼續說道:“本來這次的行程很簡單,不過在經過這裏的時候,出現了一點變故。雷奇說,他在這裏有幾個在比格昂結識的新朋友。所以我不得不改變了一下初衷,準備在這裏多逗留一點時間。”

“新朋友?”雷歐不由納悶的問道。

“韓宇、寧平、林珂……呵呵……都是讓人心動的朋友啊。”馬仕爾微笑着說道。

“是他們?……沒想到他們還真的跑到死亡星域裏來了?”雷歐聞言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也認識他們?”馬仕爾出聲問道。

雷歐聞言答道:“啊,認識一個叫韓宇的。當時他跟雷奇交過手,是個潛力不錯的小傢伙。我帶走雷奇之前曾經跟他有過一番交談,當時聽他說要來死亡星域冒險,我還只是當個笑話,沒想到他還真來了。”

“聽你的意思,你很欣賞那個叫韓宇的。”馬仕爾臉上始終帶着一絲微笑的問雷歐道。

“唔……算是吧。和那個韓宇比起來,當時的雷奇就是一坨屎。啊,抱歉軍師,我又說髒話了。”雷歐歉意的對馬仕爾說道。

馬仕爾微微搖頭,“不用在意,這裏不是總部,你說話可以隨意一點。我想問一下,那個韓宇有收服的可能嗎?”

“厄……”雷歐聞言愣住了。

馬仕爾看了看雷歐的神色,輕聲說道:“看來你也認爲對方是不能收服的,對嗎?”

“……是的。那個小傢伙雖然年輕,但是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可以成爲一個領袖的潛質。雖然那傢伙自己好像並沒有察覺,不過……”

“……是嗎?”馬仕爾淡淡的回答了一聲,陷入了沉思。

雷歐不敢打擾馬仕爾此時的沉思,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裏看着馬仕爾。半晌之後,就見馬仕爾擡頭看着雷歐說道:“雷歐,我需要你的協助。”

“請軍師吩咐。”

“在一個恰當的時候,隱藏身份的救出陷入絕境的韓宇那些人。”馬仕爾沉聲說道。

“……我能問問理由嗎?”雷歐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這次來的目的除了看看我的徒弟蓮蓬以外,還帶着會長吩咐的一個任務。本來我打算用韓宇那些人作爲吸引放逐之地目光的棋子,不過聽了你剛纔的話以後,我又改主意了。我想要讓韓宇那些人活着離開放逐之地。”

雷歐沒有去問馬仕爾是帶着會長下達的什麼命令,只是點頭接受了馬仕爾的命令,準備在韓宇以後可能會遇到危險的時候出手幫上一把。

正事說完,馬仕爾和雷歐敘了會舊,雷奇輕輕敲了敲門後推門進來說道:“舅舅,軍師,宴席已經準備好了,請入席吧。”

“走吧,我們邊吃邊聊。”馬仕爾起身對雷歐說道。

“好,軍師先請。”雷歐恭敬的答道。

對於自己舅舅如此的做派,雷奇感到很驚訝,不過他還沒有傻到在馬仕爾的面前問雷歐爲什麼會這樣。不過等馬仕爾去休息以後,雷奇把自己的疑問告訴了雷歐。

面對雷奇的疑問,雷歐摸了摸自己的大鬍子,意味深長的看着雷奇說道:“雷奇,不要跟讀書人靠的太近。那幫人都是一肚子壞水,正面戰鬥的本事不行,但是背後陰人的手段卻是一流。你這小子傻乎乎的,別到時候被人家賣了還給人家數錢。”

“舅舅,我有那麼差勁嗎?”雷奇有些不服氣的問道。

總裁約婚:枕上嫩妻 “小子,不要不服氣。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遇到了韓宇那些人,那這回被送到放逐之地擔任棋子任務的就是你。你還真當他馬仕爾是個忠厚長者了?絕代鬼狐,你以爲那只是一個好聽的稱號嗎?”

“那看馬仕爾先生挺和善的呀。”雷奇小聲的說道。

雷歐聞言冷哼一聲,“哼,外表看上去越老實的人,發起壞來就越厲害。雷奇,你不僅是我的外甥,更是未來獅心王族的族長,我不希望你因爲你個人的原因而讓獅心王族衰敗。”

“……我記下了,舅舅。”雷奇沉默了片刻,沉聲對雷歐說道。 兩天以後,韓宇等人駕駛着勇氣號尾隨着雷奇的星船離開了坦丁鎮。經過半天的航行,雷奇向韓宇的星船發來了通訊,想要讓韓宇到他的星船上一敘。對於雷奇突然發出的邀請,寧平持反對意見,認爲雷奇這是不懷好意。而韓宇卻認爲雷奇不是傻瓜,應該不會在這種時候對自己發難。所以力排衆議,決定單身前往雷奇的獅子吼號。

“寧平,如果雷奇真的想你說的那樣突然發難,記得動手不要留情,照死裏打。”臨離開前,韓宇回頭對寧平叮囑道。

“知道,照死裏打。”寧平瞪着韓宇說道。

韓宇:“……”

登上了獅子吼號,韓宇隨着船員來到接待室。沒有見到雷奇,反而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正坐在房間的角落下着一盤殘棋,對於韓宇的到來連頭也沒擡一下。韓宇沒有貿然上前打招呼,見老人全神貫注的樣子,便坐到了另一邊靜靜的等待雷奇的到來。

只是雷奇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韓宇不由等得有點不耐煩了。無事可做的韓宇起身轉到了那名老人的身邊看他一個人琢磨一盤殘棋,一言不發。

良久之後,看了半天棋盤也沒看出一個所以然的韓宇忍不住打了個哈欠,邁步準備走到門口詢問雷奇什麼時候到,纔剛一邁步,那名始終一言不發的老人突然開口了,“年輕人,有興趣跟我老頭子下盤棋嗎?”

“……”韓宇聞言看了看老人,出聲問道:“高人?”

老人明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

“隱士?”韓宇又問道。

老人繼續搖頭。

“……謝謝。”韓宇坐到了老人的對面,開始擺弄起棋盤。老人目光詫異的看了看韓宇,隨即也開始擺弄棋盤。

紅字先行,韓宇也不客氣,開始和老人下起棋來。老人很感興趣的看了看韓宇,一老一少就這樣沉默不語的你來我往的在棋盤上殺了起來。一炷香過後,韓宇扔棋認輸。老人笑呵呵的對韓宇說道:“小夥子,銳氣過盛,不知進退。”

韓宇聞言翻了翻白眼,輕聲說道:“老人家,我的年紀可沒有您大。還做不到忍者無敵的境界。”

老人手中一頓,擡頭看了韓宇一眼,臉帶笑容的說道:“好,好,好。”

連說了三個好以後,老人沒有再說話,起身離開了房間。

“生氣了?”韓宇見老人離開,不由心中暗道。不過看那老人滿面笑容的樣子,看上去並不像是生氣的樣子。更何況韓宇一直在注意老人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並沒有出現很大的波動。這就說明,要麼這個老人是真沒有生氣,要麼就是這個老人已經練就了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而且,這個老人是誰啊?

就在韓宇收拾好棋盤的時候,雷奇總算是來了。

“哎呀,不好意思,我剛纔處理事情去了,讓你久等了。”雷奇笑着對韓宇說道。

“不用在意,說正事吧。你找我有什麼事?”韓宇開門見山的問道。

雷奇聞言也不廢話,聞言答道:“馬上就要到達接頭地點了,請你們去這個地點等候,等到放逐之地的星船經過的時候,務必跟上他們。”

“那你呢?”

“我需要擔任吸引對方的靶子,把放逐之地的注意力集中過來。”

“你不跟我們一起行動?”

“我這次除了給放逐之地運送補給,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要去放逐之地。”

“……你事先爲什麼不說?”韓宇狐疑的看着雷奇問道。

雷奇聞言尷尬的笑了笑,答道:“我擔心說了以後你們會不跟我來,不好意思。”

“算了,我不想管你的事情。告訴我蓮蓬被關在放逐之地什麼地方?”韓宇擺擺手對雷奇說道。

雷奇見狀也不惱火,點頭答道:“好的,請跟我來,我把放逐之地的地形圖複製一份給你。”

“有勞。”韓宇不動聲色的謝道。

等到韓宇離開了獅子吼號,看着勇氣號轉向離去,雷奇忍不住問馬仕爾道:“馬仕爾先生,爲什麼要把放逐之地的分佈圖交給他們?”

馬仕爾聞言看了雷奇一眼,心中暗道:“果然是人比人要死啊。”不過嘴上還是耐心的解釋道:“我們希望韓宇那些人可以吸引放逐之地那些人的注意力,那就必須給韓宇那些人一點甜頭,讓他們有個計劃,有個目標,而不是像個沒頭蒼蠅一樣亂轉。他們給放逐之地的那些人制造的混亂時間越長,那我們行事的時間也就越長。”

“那爲什麼要給他們真的地形圖,給他們假的也不是不可以呀。”

“我想看看那些人到底可以達成什麼程度,有沒有讓組織去招攬的價值。”馬仕爾輕聲答道。

“招攬他們?可能嗎?”雷奇不相信的說道。

馬仕爾聞言看了看雷奇,輕聲說道:“雷奇你記住,這世上沒有什麼人是不能收買的,你收買不了他,只能說明你用的方法不對,或者是出的價錢還無法讓你想收買的人心動而已。”

雷奇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馬仕爾見狀心裏再次搖頭。獅心王族這一代的繼承人顯然還是不夠成熟,腦子裏還存在着天真的幻想。要知道權力就是一個渾身沾滿精液的婊子,雖然明知道她骯髒不堪,但是所有人還是想要去將她據爲己有。爲了權力,什麼樣的事情都可能發生,如果雷奇在以後的某一天接任獅心王族族長之位以後還是和現在一樣抱有這種想法,那獅心王族必將在未來的某個日子吃上一個大虧,甚至因此一蹶不振。

不過這些事情馬仕爾不會跟雷奇說,畢竟雷奇是獅心王族的少族長,不是他馬仕爾的弟子,教導族中子弟這種事情還是交給獅心王族裏的人去辦的好。

見馬仕爾沉默不語,雷奇不由有些忐忑的看着馬仕爾,輕聲問道:“馬仕爾先生,是不是我剛纔說錯話了?”

“……回頭你把我們的談話內容告訴雷歐,他會告訴你的。現在我有點累了,想要休息一會。”馬仕爾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指點了雷奇一下。雷奇點了點頭,行禮以後轉身離開了房間。看着雷奇的背影,馬仕爾不自覺的又想起了剛纔跟自己下棋的那個韓宇。

※※※

“這個地形圖是真的嗎?”寧平拿着韓宇帶回來的地形圖看了看問韓宇道。

“應該不會是假的。我現在就在懷疑,那個雷奇到底是想要讓我們擔任誘餌?還是像他說的那樣,爲我們擔任誘餌?”韓宇點頭說道。

“這還用懷疑嗎?當然是前者。”菲爾德出聲說道。

“有什麼依據?”

“沒事笑眯眯,非奸即盜!”菲爾德一臉肯定的說道。

“嗯,話粗理不粗,菲爾德說得也有道理。”寧平點頭贊同道。

韓宇有些無奈的說道:“不過就算如此,我們同樣也要照着他所說的那樣做。至少在到達放逐之地前,我們還需要和他配合一段時間。”

“再忍忍吧,等到達了放逐之地以後,我們就可以甩開雷奇那傢伙自己開始單幹了。”寧平聞言安慰了韓宇一句,展開地圖開始計劃到達放逐之地以後的行動。

通過地形圖,韓宇等人才意識到這個放逐之地到達有多麼巨大。整個放逐之地一共分成二十二層,除了露出地表的三層之外,還有十九層深埋於地下。每一層的面積都十分巨大,而雷奇所標註的蓮蓬的所在就在放逐之地的最底一層。韓宇等人不明白蓮蓬爲什麼會被放在最後一層,不過既然知道了蓮蓬在哪裏,韓宇等人也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哪怕前進的道路上困難重重。

“等到了放逐之地外圍以後,林珂、嫣兒、夢馨你們三個留在船上。”韓宇看着地形圖,突然冒出一句道。

“爲什麼?”韓夢馨聞言不滿的問道。

“放逐之地上的人都是窮兇極惡的罪犯,我不希望你們出事。”韓宇看着韓夢馨一臉認真的說道。

“說白了你就是嫌我們是累贅。”韓夢馨瞪大眼睛看着韓宇說道,被說中心思的韓宇眼睛開始往上飄。韓夢馨上前雙手抓住韓宇的腦袋,盯着韓宇的眼睛說道:“看着我!”

“厄……夢馨,你的手勁比以前更大了。”韓宇乾笑着說道。

“少廢話,我告訴你,我要一起去。蓮蓬是我的朋友,我要去救她。”韓夢馨一副不容商量的表情看着韓宇認真的說道。

“可是……”

“沒有可是!你要是不帶我去,那我就自己去。”韓夢馨聞言答道。

韓宇微微皺眉,“夢馨,不要胡鬧。”

“我沒有胡鬧。”

“我自己都對進入放逐之地救出蓮蓬感到沒信心,到時候萬一……”

“哥,我們是不是兄妹?”

“是,但是……”

“沒有什麼但是。既然是兄妹,那你讓我如何看着自己的哥哥去拼命,而自己卻躲在暗處逍遙自在?讓我去吧,我和珂姐的防禦可以讓我們很安全的。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如果兩個小時都不能讓你們獲勝,那我們即便現在活了下來,你讓我們以後又怎麼活下去?”

“可是……”

“啊~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去。你要是不讓我去,我就把你小時候的糗事全都告訴珂姐,讓你在她面前永遠擡不起頭。”

聽到韓夢馨的威脅,韓宇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無奈的妥協說道:“好吧好吧,你非要跟着去那就去好了。不過我可事先說好,到時候要是沒命了,可不許回來找我。”

“哼,我纔不找你呢。”韓夢馨輕哼一聲說道。

等韓夢馨去跟林珂、喬嫣兒報喜,寧平一臉擔憂的說道:“帶她們去行嗎?”

韓宇聞言無奈的反問道:“不帶行嗎?把她們帶在身邊,萬一出現危險我們還能出手救救,可萬一她們獨自行動,就算有危險出現,我們也不知道啊。”

“兩害相較取其輕?”

“嗯。”

就在韓宇和寧平感到頭疼的時候,雷奇的獅子吼號已經和放逐之地的人接上了頭,因爲這次獅子吼號還有別的任務存在,所以這次並沒有急着交接補給,在放逐之地所派出的星船引領下,獅子吼號緩緩的跟在後面,前往放逐之地。

“馬仕爾先生。”控制室的雷奇見馬仕爾出現,連忙起身問好道。

“嗯,現在就要去放逐之地了嗎?”

“是的,等到達放逐之地以後,馬仕爾先生不如和我舅舅雷歐一起行動,我已經說服了舅舅,請他化裝成您的護衛之一,陪你進入放逐之地。”

“嗯,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馬仕爾沒有拒絕,點頭同意了雷奇的安排。之後馬仕爾提醒雷奇道:“雷奇,你是第一次來放逐之地,所以在到達以後,無論你看到了什麼,都不要表現的驚訝,不要去輕信任何一個人,記住了嗎?”

“馬仕爾先生,爲什麼這麼說?”雷奇不解的問道。

“這你不要問。記住,到了放逐之地以後,按照接待的人說的做,不要亂走,不要亂看,不要亂說。”

“……馬仕爾先生,難道放逐之地已經不是聯盟的了嗎?”雷奇不解的問道。

“……天高皇帝遠,在放逐之地,聯盟這兩個字最好不要提,否則會被孤立的。”馬仕爾意味深長的看了雷奇一眼後說道。

雷奇醒悟過來,放逐之地只是名義上歸屬聯盟,但是實際上,聯盟的影響力在放逐之地幾乎等於零,相反的,因爲放逐之地上的人大多數都是被聯盟送到那裏去的,所以對於聯盟,放逐之地的大多數都沒有好感。

“我記住了,謝謝馬仕爾先生的提醒。”雷奇點頭向馬仕爾道謝道。

“嗯。不用客氣,等到了放逐之地以後你不要再跟我接觸,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還有暫時忘記你獅心王族少族長的身份,你記住,你現在的唯一身份就是聯盟的一名運輸官,別的什麼都不是。”

“這又是爲什麼?”雷奇不解的問道。不讓自己說自己是聯盟派來的人雷奇還能理解,但是連自己屬於哪個家族都不能說,這就讓雷奇感到疑惑了。

“想想你的家族在聯盟幹得最多的事情是什麼?”馬仕爾扔下一句以後轉身離開。雷奇見狀撓了撓頭,獅心王族已經戰力強大,所以如果聯盟遇到難以應付的對手的時候,往往會向獅心王族尋求幫助,而獅心王族對於聯盟的請求,可以說是有求必應。想到這裏,雷奇明白了。想想也對,任誰看到把自己抓到這來的那個家族的子弟,心裏都會不太舒服。

“少主,再過半個小時就會到達放逐之地,前面負責領航的星船發來讓我們提前準備降落的提醒。”獅子吼號的通訊員對雷奇報告道。

雷奇聞言下令道:“向他們表示感謝,命令獅子吼號做好降落準備,同時通知所有人,降落以後,任何人不得離開獅子吼號,等我完成交接任務以後就準備離開這裏。”

“明白。”

※※※

放逐之地 罪罰之塔

作爲放逐之地的最高領導者,帝摩斯神色平靜的聽着手下的報告。對於絕代鬼狐馬仕爾的到訪,帝摩斯感到很意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