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生完氣,又擔心起來:“不然你怎麼能練出這麼大力氣呢?”

周霜霜得意洋洋:“因爲我要拯救世界!”

什麼鬼?!

周麓白她一眼,再看看她的臉色——不像是受苦了。他冷哼一聲,不說話了。

“對了,”周霜霜問他:“明天三十號了,你們是不是要放假?”

周麓瞅她,萬分哀怨:“你解放了,我還沒有呢!我們高三,要補課,一號放三天,四號就又開始上課了。”

“煩死了。”

他俊秀的臉上,全是不耐煩。

…………………………………………………………

周麓小少年中二叛逆的小心思,周霜霜作爲一個軟妹子進化來的謊話精,那是完全沒察覺出來。

此刻,她的心神都放在研究所這邊。

不知道陸鋒是怎麼跟研究所的人溝通的,反正他們日常該怎麼訓練就怎麼訓練,該怎麼睡就怎麼睡,半點沒受影響。

周霜霜看在眼裏,暗自拖了兩天,才終於找到機會把東西拿出來——

兩把豆子。

一把綠豆,一把黃豆。

在家裏呆了兩天,她沒去種子店,反而認真查了各種資料,百度各種種植技術。 百婚不如一賤 直到最後再拖下去,她自己都忍不了了,纔在店裏抓了兩把豆子,想先送過來試試水。

反正樓下飯館,夏天豆漿和綠豆湯,是必不可少的。

他們現在屬於重要人士,尤其是背靠神祕大樹周世文的周霜霜,更是被客客氣氣請進了實驗樓。

講真,她心裏有點忐忑的。

不過,等到看到工作人員認認真真把每一粒豆子都仔細編號時,她又有些後悔——這種用來打豆漿的豆子,和作爲種子的豆子,該不會有什麼區別吧!

她有些懊惱,早知道,自己就直接先買一點屯着的。

不過應該也不會,上學植物課觀察豆芽就是用的它們,應該……沒問題吧。

不急不急——

周霜霜安慰自己:循序漸進慢慢來,不能急,萬一急了出問題了,自己是絕對沒辦法的……

帝都的糧食據說還可以撐一年,她有足夠的時間,慢慢綢繆。

這個時候,能有這樣鮮活的豆類,簡直是珍寶一般的存在!

陳向東親自盯着,仔細安排好所有的培植場地,除了用來驗證之前推測而必須接觸黃沙的兩個容器裏的豆子,其餘每一顆,他都當寶藏一樣對待。

“太感謝你了,小姑娘。”

陳向東終於露出笑臉來:“那位先生真是了不起!居然,居然能提供這麼好的東西!與之相比,我,我真是……”

周霜霜連忙搖頭:“不不不,他也是機緣巧合,纔得到這樣的東西,能爲這麼多人的未來出一份力,他願意的。”

“我知道。”

陳向東看着她:“我知道。他不出來,一定是有着不能出來的原因,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干擾到他……我只是感激他。”

周霜霜搖搖頭,猶豫半餉,還是張口說道:“他說,他需要地裏的東西。”

那種東西,不知名,不可考,不可查。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無形無質,看不見摸不着,卻能在漫漫黃沙裏穿行,還能——

提升銅錢的能量。 周霜霜既然這麼說了,反正現在喪屍除的七七八八了,外頭也沒什麼要做的,自然就有了一隊士兵,專門在她暈倒的地方挖坑。

她一開始是拒絕的。

周霜霜覺得,那東西看不見摸不着,挖估計也挖不出什麼,不如她再把手伸進去試一試,也好認真感受一下,具體是來源於哪個方向……

但這話一說,所有人都不同意。

陳向東甚至因此提議要檢查一下她體內的芯片,和她的身體,被心驚膽戰的周霜霜拒絕了。

不過,陸鋒等人的話也有道理。

“霜霜,別怪我們說的功利……實在是沒有別的選擇了。”

“你現在是我們跟周世文溝通的唯一橋樑,你的安全,是凌駕於我們所有人之上的。目前還沒弄清楚地裏到底是什麼,對身體有沒有影響,我們是不會同意你輕易涉險的。”

最後的結果,就是他們在底下挖,她站在上頭看。

人多力量大,此刻坑已經很深了,足足三米有餘。若是末世以前,說不定就該有水滲進來了。

可如今,除了被鐵板攔住的密密黃沙,什麼都沒有。

蚯蚓都沒找到一隻。

可是……

周霜霜站在最上頭,看着底下那麼多人,到底嘆了口氣。

不伸手進去,就像平時在這裏生活一樣,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感覺。

她蹲下身,抓了一把黃沙在手心,看着半透明的晶體簌簌落下,她一咬牙,拍乾淨掌心,到底跳了下去!

底下位置挺寬的,不然也容納不了那幾個幫忙鏟沙子的人。因爲不清楚底下到底有什麼,這次挖掘放棄了末世初期對土地的大範圍掃蕩,反而靠的人工。

就是害怕那東西對未來太過重要,被沒有智慧的機械體弄壞。

這是陳向東提議的,周霜霜想了想,也點頭同意了。

畢竟,她自己也不是特別清楚。只知道那股力量的來源在東北方,多深,是什麼,具體在哪裏……她是一概不知的。

她跳下去之後,領頭的人擦了擦汗,看着半空中那巨大的人造太陽,小心的抿了口水:“周小姐,如今已經3.5米了,可底下看着,好像還是黃沙……還要繼續嗎?”

末世初期,爲了查出土地鉅變的原因,周圍所有能查到的地方,都用臨時改造的探測儀在地下探測了遍。

探測儀的極限是12米深,但是一直到極限深度,底下仍舊還是黃沙……

如今時隔大半年,這黃沙,也並沒有什麼變化。

周霜霜搖了搖頭:“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

她屈膝蹲下身,用手掌仔細拂過黃沙,指下粗糲的半透明晶體就像普通的黃沙,根本沒有帶來任何異常。

她眉頭一蹙:難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是錯誤的?

“周小姐,”眼見着她將要把手掌伸到沙子底下,領頭的人連忙阻止:“教授吩咐過,目前情況未明,他們並沒有百分百驗證出之前的猜測,建議您不要輕易涉險。”

永生仙墓 他說的含含糊糊,周霜霜卻明白——之前的綠豆黃豆用各種方法培植,其中有兩份樣本特意把培養皿都放在土裏,就是用來對比實驗,看看究竟是不是土地的原因,才導致之前吊蘭死去。

這些幫忙幹活的人不清楚,只原話轉達,她心裏確實明白的。

但是……

周霜霜跺跺腳,感受着腳下凝實的觸感,搖頭拒絕道:“還是我來試試吧。當時我把手掌伸進去就有感覺了,可這會兒,你們辛苦那麼久挖了這麼深,我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她咬咬牙:“我來吧。”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這大坑裏站着的所有人,其實都是爲她服務的,周霜霜認真起來,他們也沒辦法拒絕。

領頭的中年男人也是研究所安排的人,此刻咬咬牙,還是退後了一步。

周霜霜緩緩單膝跪了下來,將白嫩的手掌壓在粒粒黃沙上面,閉上了眼睛。

什麼都沒有。

她睜開眼睛,看了看自己手掌上硌出來的淺淺凹坑,忍住撫摸銅錢的想法,又一次重新把手放上去。

她想起之前那次難以言喻的痛苦,如今餘味彷彿還在骨髓裏蔓延,此刻手指摳挖着黃沙,緊張的青筋都有些突起了。

“周小姐……”

身後時刻關注着她的中年人擔憂的問道。

“沒事吧?”

周霜霜從痛苦的回憶中回過神來,接着搖了搖頭:“我沒事。待會兒如果有什麼事發生的話,不要管我,叫陸鋒他們過來帶我回去就行。”

她吩咐的很放心,一點也不擔心這些人陰奉陽違。

——沒有她的允許,研究所的人也不敢對她做什麼。畢竟,還有一個暗處的周世文呢。

中年人猶豫一下,最後還是應下了。

周霜霜看着眼前的粒粒黃沙,它們較之末世前的黃沙,更加均勻,也更加剔透,同樣也非常乾淨。

倘若不是放眼看去盡皆如此,這些奇怪又酷似黃沙的晶體,幾乎可以用來做裝飾品了。

但周霜霜看着它們,卻想到了掙扎在末世的他們的淚水。

她一咬牙,將右手手掌插向了這黃沙地!

這是地下三米的黃沙,手掌伸進去,也彷彿更加費力。而每一寸前進,都加劇了周霜霜對那未知疼痛的恐懼。

雖然,現在還並未來臨。

就在這時,她的整個手掌已經沒入沙地。

五指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下。

下一秒,一股熟悉的力量傳來,彷彿帶着巨大的拉扯感,讓她維持着單膝跪地的姿勢,身體的柔韌度卻打開到極致,整個上半身都恨不得牢牢貼在地面。

地底,那股力量仍在拼命的將她的指頭向東北方拉拽。

而在這時,周霜霜胸口的銅錢突然迅速的灼燙起來,讓她只覺皮肉都要烙出印記,下一刻,那股熟悉的疼痛傳來——

不知名的力量蔓延在她的手指,不斷纏繞拉扯。與此同時,她胸前的銅錢也不斷晃動着,溫度急劇升高,用更強的力量拖拽着那指間的東西,一寸寸的,又將它們慢慢收回到胸口中。

周霜霜伏身貼在地面,腿卻仍是單膝跪地的姿態,彷彿瑜伽修煉到極致。

她滿頭大汗,鼻間是止不住的粗重喘息——

“呼哧……呼哧……”

但神情,卻又萬分開懷。

經歷過一次疼痛,這次的劇痛,彷彿她又能忍受些許了。剛纔的一番交鋒,她甚至清晰的感受到它們的軌跡!!

然而念頭剛轉,那股力量在她頭部一轉,她便連哼都哼一聲,直接趴在了地上。 末世的周霜霜又一次陷入了昏睡。

連番的昏迷不醒,她甚至都懷疑是不是末世的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強壯,反而是個黛玉身子。又或者,是個睡美人?

虧她還跟周麓說自己是救世主,也沒見哪個救世主是靠昏迷過日子的。

不過,既然已經有了許多次昏迷的經驗,她如今也是徹底的不慌了。

而周圍不斷晃動着的光暈波紋,也代表着開元通寶的又一次進步。

……………………

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末世需要人造太陽才能得到光源,而在現世的帝都,周霜霜看着窗外的大太陽,恨不得再來一次射日。

外面的世界如同火爐,只有依靠着空調,周霜霜才能自由的動彈。

此刻,她就窩在電腦椅上,又一次查詢着末世所需的資料。

房門被敲了敲,咔嗒一聲,周麓進來了。

“姐,有錢沒?給我一點。”

周霜霜一愣,隨即就拿出手機:“要多少?”

周麓向來零花錢沒有她的多,此刻弟弟偷偷要支援,她自然不會捨不得。

周麓卻連連擺手:“我跟同學一起出去玩,不要轉賬,給我現金吧。”

周霜霜也沒在意,她包裏還有金項鍊的三千多塊錢,於是伸手把錢包掏出了:“行啊,跟同學在一起不要小氣,不過也不要當冤大頭啊……要多少?”

周麓面色不太自然。

“啊…哦……那,五百…不,兩百吧。”

周霜霜失笑:“我又不會吃了你,怕什麼,跟同學出去玩的話,兩百塊錢萬一不夠就尷尬了,給你五百。”

說着,利落的數出五百塊錢遞了出去。

周麓卻咬咬牙,堅定道:“就要兩百,我有錢!”

Wωω ¸т tκa n ¸℃ O

說着,拿出兩張紅鈔就出去了。

聽到房門“咔嗒”一聲重新關上,周霜霜不由納悶——男孩子喜歡熱鬧,聚在一起總少不了花錢的。以前周爸害怕周麓學壞,一直不肯給多零花錢,所以周麓從周霜霜這裏要錢,從來也沒有嫌多的……

當然,在周麓高三以前,周霜霜也沒給他太多就是了。

所以,這回給五百,他卻只要兩百……是怎麼了?

周霜霜皺緊眉頭:莫不是店裏生意不景氣?

可回來時一看,客人還是挺多的啊!

不過,到底是男孩子,沒必要天天護着,周霜霜甩甩頭,不再管了。

樓下生意正火,但到底種類限制,晚上生意比早上差很多,到了九點,周爸就把錢一收拾,關了門。

——在帝都,這麼早關門的飯館,他是獨一份。

不過周爸相當容易滿足,錢很重要,兒女一樣重要,兒子今年高三,功課重,他得早點回去給他準備宵夜,也得早點洗漱,省得太晚了打攪他學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