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宿主,事實上,龍道一就是一個古武者,她的奶奶,住你對門的姓江的小丫頭,也是!」

「江奶奶?也是?人字拖,人家都白髮蒼蒼了,你叫小丫頭?合適么?懂不懂尊重老人啊你?沒禮貌~」

「宿主,我來地球已經數萬年了~當年的皇帝軒轅也才不過是個寶寶~」

「好吧好吧~你6你6,惹不起惹不起~」

安慕西聽了人字拖的話,覺得到處都是道理~六七十歲的江奶奶和上萬歲的老不死拖比起來,的確算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丫頭……

「不過,人字拖,江奶奶都是是小丫頭了,那我可真真兒的,妥妥的還只是個寶寶了呢~

以後,凡事你得遷就本寶寶~」

「……!宿主,還是你更6一點,本拖惹不起!」

「客氣客氣,承讓承讓~」

「不過,人字拖,那地球上既然有元靈之氣,那為何木有修真者呢?」

位面三國爭霸 「其實,在軒轅的時代,是有修真者的,軒轅就是修為最高的兩個人之一~另一個,叫蚩尤~」

「嗯呢,聽說過~」

「當時軒轅為了世界和平,和蚩尤的勢力進行了一場大戰,本來,軒轅不是入魔的蚩尤的對手~

是本拖,無奈之下,幫他取出了地心的「零」,鑲嵌在了一把劍上,也就是你們傳說的軒轅劍。」

「然後,為了避免無辜的人被波及,他們兩人飛出了地球隔膜,在太空大戰了三天三夜。最後軒轅重傷,蚩尤殞命~零也被打碎,被太陽和月亮上的零吸引了過去~

從而增強了它們本身的零力,才得以將多出來的元靈之氣輸送到地球~維持著萬物的生命~」

「唔~照你這麼說,從軒轅那一代之後,地球就沒了修真者?」

「有的!準確的說,在夏朝之前還有~由於沒有了新的元靈之氣,所以軒轅時代的修真者,都會在生命完結之前,將自身的元靈之力傳給下一代。

但是由於每一代人的體質不同,再加上傳功的時候會溢散不少,所以,一代不如一代,到夏朝,修真者就已經滅絕了。

只剩下一些名義上修真,實則只能給人看風水,算卦為生的術士。」

「唔……好慘的說~」

「也不慘,真正有本事的人,他們有完整的修鍊功法,有紮實的理論功底,但是沒有元靈之力,發揮不出威力而已。

貼切點來說,就等於沒有子彈的槍,只能唬人或者當搬磚用~不過腦子靈光,嘴皮子厲害的人,也混得很好。

有當國師的,有做軍師的,有開宗立派的,還有雲遊四海的,隱居山林的,每個人的選擇和追求不一樣罷了~」

「噢~你說的好有道理~我可以碎覺了嘛?都凌晨三點了~明天再說好不好?」

安慕西打了個哈欠說道……

「好的宿主!」

「咦?不對啊,人字拖,你是什麼時候跳到茶几上來的?」

安慕西這才注意到,人字拖一直在茶几上,旁邊就是安慕西的果盤……

「……!颱風來了,地上涼~」

信你個鬼!你會怕涼……安慕西揉著脖子,扒光了自己,撲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你到底是誰?”

聽到這一席話,我渾身都覺得冰冷無比,這個人他居然知道我肚子裏面懷着陰胎。眼前這個男子,他到底是誰?

重生之小市民 他和那個千年古屍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有些驚恐的看着他,甚至已經把他當做是一具殭屍看待了。他臉上那種帶着些許妖媚的笑意,產生了和屍妖帶來的一樣的恐怖。

“我是誰?”他玩味的笑了笑,清俊的臉上帶着如同狐狸一般的狡詐莫測,“我是來幫你的人,避免你被某些鬼物利用,淪爲生養陰胎的鼎爐。”

我被鬼物利用?

我還成爲了什麼鼎爐……

這些可怕的字眼,讓我渾身不自覺的在戰慄,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我該怎麼辦?”我完全沒有了主意,心臟在心房當中亂跳,耳邊嗡嗡作響。我雖然不完全相信這個陌生男子說的離奇而又詭異的話,可是恐懼佔據了我的理智。

我就像海上那個即將溺水,卻看到水面上有一根漂浮着救命稻草的人,我想伸手抓住這根稻草!

他笑了笑,那種笑容太像是開得正紅的罌粟,“把他給你的玉佩交給我,我會爲你和你腹中陰胎負責的。”

他爲我負責?

我沒聽錯吧!

這話說得真是莫名其妙,我跟他根本就不熟,就算他肯,我也不會答應的。況且玉佩已經被我扔了,現在估計都被壓成了碎渣,送去郊外填埋了。

突然,窗外面傳來了一陣陣騷動聲,我條件反射的看過去。

有艘遊船翻在湖面上,只剩下藍色的船底突兀的出現在水面上,船上的人好像都落水了。如果我沒記錯,剛纔這艘穿上的一個孩子就被水鬼拉下去了。

結果,沒過一會兒工夫,整艘船都翻了個兒。

是……

是水鬼在搗鬼嗎?

只見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鮮紅的血水由翻船爲中心,向四周蔓延開去。只是普通的溺水事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血水?

恍然間,有半張慘白的人臉從水底鑽出來。

那是張女人的臉,水光瀲灩中,還能看見它漂浮在水下的白色的衣裳。

它正張目從那邊看過來,嘴角帶着詭異的笑意。

可是周圍的遊客好像都沒看見它,該放救生圈的放救生圈,已經有救援人員一頭扎進了湖水當中,進行搜救工作。

我心裏面有種強烈的直覺,就是那個女人還要害死下水的人了,念頭剛剛到了這裏。女人就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長長的小蛇,猛然間如同從弓裏面射出的箭一樣,一下就竄進了剛剛下水的搜救人員的心房。

大家似乎看不見那條小蛇,搜救人員身子只是狠狠的一抽搐,並沒有產生太大的異樣。他還是繼續展開搜救工作,身子在水中游了一會兒,也沒有發生任何變故,一切都很正常。

我都以爲自己多慮了,可就在那一瞬間,那個搜救人員將潛下去的頭擡起來,滿是水花的臉上七孔流血,嘴裏還在呼救:“救命……救我……”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他又沉底兒了,水面上全是帶血的水泡。

水裏面還在咕咚咕咚的冒着紅色的水泡,岸上的人全都看呆了,眼看又要有幾個人要下水。

我心裏突然發了毛,側眸去看那個男人臉上的表情,他臉上依舊帶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一樣。

“我去提醒他們,別再讓人下水,枉送了性命。”我可沒有他那麼冷漠,也許我的一句話,就能救更多還不知情的人。

男子的笑意更濃烈了,伸手攔住了我的去路,“別呀,芒芒,我家的小寶貝還沒吃飽呢……”

他居然叫我芒芒,這個世界上。

除了我的父母,就只有簡燁叫我芒芒,我感覺冰冷的身體上,雞皮疙瘩又跟着掉了一地。

“你……你家的小寶貝?”我看着這個男人臉上的表情,感覺自己腦子有些暈眩,難道水裏的水鬼和這個男人有關?

難怪他知道我懷了陰胎,這個男人也許也是個鬼物!

我胸口就跟堵了一團被冰水浸透的棉花一樣,又冷又沉。我想立刻逃跑,卻發現他用一種彷彿能刺透我靈魂的目光,凝視着我。

我有些不敢輕舉妄動,這裏可是他的地盤。

想到這裏,就見到一條黑色的長蛇從湖水裏鑽出來,順着湖畔蜿蜒的靠近咖啡廳。它行進的速度非常快,就像一道黑色的閃電。

很快就順着咖啡廳外面的牆根,爬上了窗櫺,最後上了那個男子的肩頭,緩緩的吐着信子。

那條蛇近距離看着,還能看見它的鱗片在緩緩的收縮着,嘴裏吐着信子,卻發出了女人一樣妖嬈的聲音:“主子,這個小丫頭怎麼自己找上門來了?真是自投羅網,都省的我們費功夫了。”

蛇說話了!

一條黑蛇,它在說人話。 剛吃過早飯,安慕西搬了把椅子坐在陽台上,等待著颱風山豬的到來。雖然有些緊張,害怕,但她還是想親眼看看最強颱風的威力有多麼恐怖。

看著家家戶戶門窗禁閉,街上冷冷清清,天空烏雲密布,鬱郁沉沉,她的思想飄出很遠,很遠~

剛才照鏡子的時候,突然覺得,如今的自己,無論是身材,身高,還是顏值,都是萬里挑一的。

特別是顏值,儘管每個人的審美觀不大一樣,可在她以往的記憶中,不管是現下正當紅的女明星,還是人氣超高的網紅。亦或是網上流傳的各大高校校花排行榜,還真找不出一個能美的過自己的。

人的慾望,似乎生來就有之,並且還有事永無止境的。

很多所謂的專家學者,時常會以人類的慾望為基準,以此來抨擊人性的黑暗,醜惡,和缺陷,抨擊慾望是世間一切罪惡的源頭。

可更為諷刺的是,那些帶著正義光環的批判者,他們本身,也是慾望的載體,每個人都是。

人字本身,一撇一捺。

撇是出生,捺是死亡。

撇是生存,捺是慾望。

撇是善,捺是惡~

撇和捺的交匯處,那是反覆的掙扎~

所以,人,就好好當好一個人,說人話,做人事,對得起自己「人」這個稱號,也就足夠了。

世界上,是沒有神的。

只不過他們做了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才被稱為神~

所以,男神是人,女神也是人。

在這同一個世界里,誰,又不是獨一無二的呢?

所以,你羨慕別人的時候,或許不知道,你羨慕的那個人,也同樣在羨慕你~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現在所謂的男神,女神,只存在於屌絲的世界里~

抬高別人的同時,不一定就等於貶低自己,可貶低自己的同時,一定抬高了別人。

無論男女,當你在心中把你心儀的人奉為神明的一剎那,你最後註定得不到,留不住。

即便得到,也必定,難以長久。

安慕西幾天前還是個胸無大志,油膩邋遢,一身網癮的肥宅。如今卻是數十萬,上百萬人心中的女神了。

儘管這幾天她遇到很多啼笑皆非的事,也嘗到了萬眾矚目的成就感,可說到底,多多少少,還是表裡不一。

她的思維,邏輯,一大半還屬於死肥宅,儘管這幅身體,每天都有著一些適應性的改變,每一天安幕東就會少一點,安慕西就會多一點。但還是需要要足夠的時間。

安慕西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第一次當女人,如何把她當好,第一次做女神,又該怎麼做,才能相稱女神的形象。

身體和生理,容易適應,難得是心裡,是內在。

就比如,這幾年網上有句話比較火「主要看氣質。」

可氣質這種東西,就不是說有就能有的。

人畢竟不是人民幣,有人喜歡,就一定有人討厭。

對於廣大男性來說,沒人不喜歡安慕西,可女人就不一樣了。

安慕西太美,有人嫉妒,有人羨慕,有人煩。

至少,安慕西就在抖森上看到了,有女性評論自己狐狸精,沒氣質,等等,就連樓上那倆女人,就把安慕西定性為小三了。

嘴上說著不在意,可內心還是有些在意的,她不是聖人,她只是個擁有女神身體的肥宅。

「人字拖~我美么?」

半天沒有和人字拖說話的安慕西,突然在心中說道。

「宿主!系統還未檢測到,這個世界有比你顏值更高的存在~」

人字拖回答的很誠實,安慕西頗為滿意。

「只是顏值么?就沒有其他的了?就比如……氣質?」

安慕西小心翼翼的問道,事實上,她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人字拖木有說話,它覺得這個問題簡直弱爆了,你一個死肥宅,哪來的氣質~自己心裡就沒點兒13數么?

「人字拖,氣質~究竟是什麼?」

「宿主,氣質,是很複雜的東西。它由一個人的年齡,經歷,學識,修養,成長環境,心理素質,職業以及心靈組成。

說一個人有氣質,其實就是說的這個人在以上這些方面綜合起來之後的外在表現。」

「好複雜,人字拖~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快速的提升一個人的氣質?」

安慕西一臉的期盼~

「很簡單,多讀書,讀好書!」

人字拖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額……你給推薦幾本嘛,我一去書店就頭疼~」

「宿主!系統檢測到,最快速提升氣質的書籍有兩本,一本叫《我的拖鞋成精了》,一本叫《厲害了,大官人》,這兩本書,是同一個人寫的,筆名叫麟軒。打開閱文集團旗下網站,就可以搜索到了。」

「哦豁~太棒了簡直!我現在就看~」

安慕西歡呼雀躍的打開手機。

人字拖一臉的鄙夷,不管怎麼看,此時此刻的安慕西,都木有半點女神的樣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不過,它也相信,再看完那兩本書後,安慕西整個人的氣質,將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特別是那本《我的拖鞋成精了》~

「宿主!颱風來了~」

人字拖話音剛落,安慕西就聽見窗外狂風大作,還伴隨著數聲巨響,樓下的小區和外面的街道,到處傳來汽車的警報聲,此起彼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