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除了眼睜睜的看着阿king抱着楊暖暖離開,顧栩似乎沒有變得選擇。

阿king抱着楊暖暖很快的就消失了。

當抱着楊暖暖的阿king從顧栩的眼睛中徹底消失,顧栩高舉着的手,重重地摔在地上。

平躺在地上的顧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他閉着眼神,沉思不語。

十分鐘之後,顧栩從地上坐起來,他捂着自己隱隱作痛的胸口不語。

顧栩勉強的從地上坐起來,他纔剛坐起來,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顧栩緩緩地擡眼,龍少決的身影在顧栩視線的注視下,緩緩地出現。

上一秒龍少決的着急的身影纔剛剛出現在顧栩的眼睛中,下一秒龍少決的就來到了顧栩面前。

只是顧栩眨眼的一瞬間而已,龍少決的身影就從十米外,來到了顧栩面前。

龍少決看到顧栩,他單手一把揪起顧栩着急地問:“楊暖暖呢?”

顧栩虛弱的擡起眼睛,他眼神死寂。

顧栩盯着神色着急的龍少決,他視線緩慢的在龍少決身上移動。

顧栩上下打量了一番龍少決,打量完畢,顧栩不屑的嗤笑。

顧栩笑着說:“龍少爺竟然能從楊修所設的法陣中全身而出,你可真厲害啊。”

顧栩說話時的語氣靜靜地,言語的嘲諷不言而喻。

如果剛剛顧栩沒有看錯的話,抱走楊暖暖的阿king,一身是傷。

更重要的是顧栩看出來阿king並不是只受了那些外傷而已,他還有很嚴重的內傷。

傑森一方面是楊修的徒弟,另一方面他的家人曾經受恩於顧家,傑森的父母立有家規必須聽命顧家人,不許傷害顧家人……

所以,傑森這個人也可以說是顧栩安插在楊修身邊的間諜。

當這世界所有人都在設法尋找楊修的時候,楊修的所有行蹤便都在顧栩的掌握之中了。

在楊修還沒出手之前,就連傑森都不敢確定楊修下一步打算做什麼。

在顧栩這邊通過傑森所傳達來的信息,大多都是斷斷續續。

顧栩只能在那散碎的信息中去推測楊修想要做什麼。

龍少決再問壓低嗓音問:“我問你,楊暖暖現在,去哪了?”

顧栩臉上的笑容立馬收斂,他面無表情的說:“被阿king帶走了。”

龍少決再次問:“什麼時候?”

顧栩回答:“不知道。”

龍少決一把把顧栩丟在地上,他立馬轉身就去追趕阿king。

清水鎮外的廣場上,一架轟鳴着的直升飛機漸漸地飛遠。

開了好幾天車的龍少軒終於看到了路牌,藍底白字的巨大路牌上寫着三個字——清水鎮。

看到清水鎮,龍少軒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

太好了,我終於到了,暖暖你要等着我。

龍少軒放慢了車速,他直勾勾的盯着遠處古香古色的古鎮。

陸地上一輛尋常的SUV朝清水鎮駛過去,天上一架直升飛機快速的飛離清水鎮。

龍少軒聽到直升飛機的轟鳴聲,他眉頭微皺,這個如此偏僻的村落怎麼會有直升飛機。

龍少軒心裏想着,他就停車,打開車門走下車。

龍少軒站在的車邊,他仰頭望着那架飛行在藍天白雲間的直升飛機。

這會是誰的直升飛機呢?龍少軒看到了刻在機身上的巨大英文字母K。

K?

“龍少爺,是你嗎?”

就在龍少軒站在車邊望着天上的直升機,一輛超級騷包的豪車緩慢地停下。

一胖乎乎的小臉從車窗中伸出來,蘇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吶,龍少爺,龍少軒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蘇月所乘坐的豪車與龍少軒所開的SUV停在一起,兩輛並排的車把一條水泥馬路堵的嚴嚴實實。

“……”龍少軒沉默,他好像沒聽到蘇月的聲音。

蘇月見龍少軒沒有說話,她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聲:“龍少爺,是你嗎?她的音量略微加大了一點。

龍少軒這才聽到蘇月的聲音,他淡然的轉頭,神情淡漠,氣質超然出塵。

“天吶,龍少爺原來真的是你,我還以爲我看錯了呢。”蘇月看到龍少軒的正臉,她燦然一笑,驚喜的開口道。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一路自駕的龍少軒終於駕車來到了清水鎮,他來了,碰巧遇到阿king的直升機快速的飛離清水鎮。

龍少軒下車擡頭望着直升機,他疑惑這架直升機是誰的。

不管龍少軒如何絞盡腦汁的思考,他也絕對想不到,他現在正在目送着楊暖暖越走越遠。

開車豪車的蘇月蘇憬在清水鎮外的水泥馬路上遇到了下車的龍少軒,蘇月原本還以爲自己看錯了。

但是當看到了龍少軒的正臉之後,蘇月驚喜的微笑。

原來真的是龍少軒,他怎麼會來這裏?

龍少軒看着蘇月,他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中出現一絲疑惑。

龍少軒安靜地說:“你好,請問你是誰,我們見過嗎?”

見龍少軒說話了,蘇月立馬推開車門跑到龍少軒身邊。

今天不見,蘇月的體型似乎瘦了很多,她胖乎乎,肉呼呼的臉蛋上已經能看到下巴了。

“天吶,龍少爺真的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蘇月語氣驚歎的說。

“……”龍少軒看着蘇月,眼神中流露出不解。

邪王毒妃:強寵廢材嫡女 龍少軒的眼神表達的意思很明確:你好,請問你是誰,我們見過嗎?

蘇月看着龍少軒立馬興沖沖地自我介紹:“龍少爺你好,我是蘇月,我和暖暖是同事,我和暖暖住在一起。

龍少爺,我們曾經見過的,你貴人多忘事,可能不記得我了。”

蘇月這麼一介紹,龍少軒想起了一些關於楊暖暖的事情。

龍少軒沉默了大約一分鐘,他道:“不,我知道你,你是暖暖的房東,在帝都你一直都很照顧暖暖。”

“哈哈哈,龍少爺能記得我,我真的是太榮幸了。”蘇月爽朗的一笑。

蘇月一笑,她身上的肉都亂顫。

一直坐在車中的蘇憬默默的注視着蘇月,聽到蘇月如此妄自菲薄,蘇憬心中的不滿騰一下的燃燒起來。

蘇憬氣沖沖地推開車門,他盯着蘇月怒氣衝衝地吼道:“姐!你是這位先生家的傭人嗎,你幹嗎這樣低三下四的?”

蘇月根本就沒理會蘇憬,她對龍少軒說:“龍少爺你怎麼會來清水鎮?”

龍少軒反問蘇月:“蘇月,楊暖暖在清水鎮對嗎?”

到現在爲止,龍少軒都不敢篤定楊暖暖到底在不在清水鎮。

十分鐘之前楊暖暖還在清水鎮,可是現在楊暖暖已經被阿king帶離了清水鎮。

蘇月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的消息準不準確,暖暖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在清水鎮。”

“……”龍少軒對着蘇月微微點頭示意。

龍少軒說:“謝謝,我可能已經清楚了。”

蘇月道:“龍少爺你是爲了我家暖暖纔來清水鎮的嗎?”

雖然蘇月是個女生,但是從她嘴裏聽到“我家暖暖”這四個字,龍少軒的心裏還是不自覺的涌上一種薄怒。

楊暖暖是他龍少軒的,除了他龍少軒,誰都不能獨佔楊暖暖!

龍少軒點了點頭:“是,我來這裏就是爲了尋找暖暖。”

蘇月哈哈哈一笑,她喜氣洋洋地道:“暖暖能有龍少爺你這樣的未婚夫真的太好,太幸福了。”

龍少軒的心間猛然一顫,未婚夫?

這個胖乎乎的女生說我是楊暖暖的未婚夫?

龍少軒那雙比琉璃還要好看的眼眸中陡然閃過一陣熠熠璀璨的光輝,一種狂喜在他的心間瘋狂的橫衝直撞。

龍少軒一把抓住蘇月的胳膊,他盯着蘇月,強忍住心中的狂喜。

龍少軒盯着蘇月問:“蘇月,請你再重複一遍,你說我是暖暖的什麼人?”

蘇月疑惑地說:“未婚夫啊,怎麼了有問題嗎?”

龍少軒看着蘇月,他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不休。

現在讓龍少軒心跳加速的原因是因爲喜悅,發狂一般的喜悅。

若非昨晚的那一晚屬於楊修的心頭血根治了龍少軒的心臟病,現在龍少軒的心臟病一定會因爲這一份狂喜而發作。

龍少軒神情發怔,他是楊暖暖未婚夫的話不斷的在他的眼前繞圈。

我是楊暖暖的未婚夫,哈哈哈,我是楊暖暖的未婚夫。

她說我是楊暖暖的未婚夫,楊暖暖最好的朋友,蘇月說我是楊暖暖的未婚夫。

龍少軒遲遲沒有說話,蘇月眼睛一眨一眨的。

蘇月看着表情發怔的龍少軒,她突然一跳。

蘇月一驚一乍時的樣子和楊暖暖有三分相似。

蘇月往後退了半步,她指着龍少軒道:“你你你,龍少爺,你該不是打算不認賬吧?

我告訴你,關於你和我家暖暖訂婚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全世界。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有未婚妻了,而且你的未婚妻姓楊。

這個時候你要是不認賬,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要是敢讓我家暖暖受委屈,你就等着瞧吧。

龍少爺你最好不要以爲自己是龍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就可以無法無天,爲所欲爲了。”

龍少軒看着蘇月,蘇月胖乎乎的臉上出現了楊暖暖一閃而過的炸毛樣。

龍少軒認真虔誠地說道:“蘇月,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娶暖暖,我一定用生命去愛她。”

蘇月眼神懷疑的打量着龍少軒,蘇憬站在一邊盯着他姐姐蘇月。

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蘇月和楊暖暖在一起生活久了,她們的身上都互相染上了對方的影子。

龍少軒道:“是的,沒錯,我現在有未婚妻了,全世界都知道我的未婚妻姓楊了。

沒錯,楊暖暖是我的未婚妻,我是她未來的丈夫。”

龍少軒喃喃自語的不斷的重複着同一句話,說着說着,他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

龍少軒突然看向了蘇月,他道:“蘇月感謝你過去對我家暖暖的照顧,等回到帝都,我一定會親自登門道謝。

現在,我要去找我的未婚妻暖暖了,再見。”

蘇月道:“龍少爺,據說暖暖現在在鎮子西邊的那棟廢棄的別墅中,你先開車走,我和弟弟立馬就去和你會合。”

“好。”龍少軒答應。

兩輛堵住路的車子一前一後的駛離了,龍少軒春風得意的開着車。

與此同時,左白帆趕到了大別墅中。

“老大,我來了。”左白帆朝龍少決揮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等龍少決趕到那間楊暖暖曾經帶過的臥室之後,有你早已經被阿king帶走了。

龍龍少決快速的去追趕阿king,從帝都趕來的左白帆在別墅**部找到了龍少決。

狂傲老公太霸道:非你不可 左白帆本來是在帝都,他和金俊在一處常年鬧鬼,從來沒有人居住的地方找到了真正的顧悠悠。

找到顧悠悠之後左白帆立馬就把顧悠悠送到了帝都郊外那一片屬於龍少決的別墅區,

在簡單的交代人好好的照顧顧悠悠之後,左白帆幾乎是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清水鎮。

不知道爲什麼,最近的左白帆從龍少決所做出的一切事情,都保持着一種激-情一百分的動力。

左白帆態度積極的讓認識他的人都心生疑惑。

左白帆才走進清水鎮西邊的大別墅中,他就看到了龍少決。

左白帆熱情的朝龍少決打招呼:“嗨,老大,我來了!”

龍少決走山前他,他看了一眼左白帆道:“現在你去幫我查阿king在世界上所有的容身之處,要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