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等着!我們馬上就去!”李東喊了一聲,便匆匆掛斷了電話。

聽李東這意思,貌似他和張儒他們在一起呢?

沒關係,反正河省離燕京不遠,而且,我懷疑,這幾個傢伙現在就在燕京,畢竟錦繡楚了這麼大的事,他們不可能不來燕京,融資也好,找關係也罷,反正,對於不久之前,處於危局之中的錦繡來說,他們待在燕京,肯定要比留在河省更加有幫助一些!

掛斷了和李東的通話之後,我便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燈紅酒綠的燕京,沒多久,房門外,便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我本以爲是李東等人來了,可是,當我打開房門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才錯了,來的人,是我的母親,陸晴!

“媽!怎麼樣了?沒受傷吧?”我一見母親,便連忙側過身,把母親讓進了房間之內。

“我都沒動手,鬼叔就把葉月明給掛了!”母親笑吟吟的走進了房間,看起來,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自顧自的坐到了外廳的羅漢塌上,便似笑非笑的盯着我,道:“你這小子,還挺有眼光,我看羅家的丫頭不錯,這事我同意了!”

“那個……”我有些難爲情的撓了撓頭,很快,我便岔開了話題,道:“鬼爺爺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母親把話題扯到了羅藝的身上,但我卻並不想接話,因爲,我還不知道羅藝到底願不願意嫁給我呢,最起碼,我還沒有親耳聽到她的答案!

母親心領神會的朝着我露出了一抹迷之微笑,隨後,便順着我的話題聊了下去,“鬼叔是你外公的師弟,也是你曾外公唯一的弟子,鬼叔天賦異稟,道法深厚,而且,鬼叔的那雙眼睛,便是你曾外公在臨時之前,特意留給他的……也就是說,鬼叔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位沒有陸家血統,而且還擁有化瞳天機眼的人,對付一個葉月明,自然不在話下,別說是葉月明瞭,就是巔峯時期的你外公,都未必是鬼叔的對手!”

老鬼的雙眼,竟然是我曾外公,陸家上一任家主的眼睛?

我不由的愣住了,想不到,靈異世界中,竟然真的有這種特殊的傳承存在!

“媽……”一提到陸家和天機眼,我便不由的嘆了口氣,頗爲不滿的對母親說道:“你瞞的我好辛苦!”

“媽也是迫不得已!”母親同樣輕嘆一聲,那雙美目之中,盡是慈祥與溺愛,“媽不想讓你過早的知道太多事情,這樣,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心理負擔,也會影響你的修行,不過,兒子,兩年的時間,你已經變成了頂天立地的楚大師,媽很欣慰,你外公也很欣慰……”

“所以,你們決定,讓我成爲陸家的下一任家主?”我有些不甘願的說道:“其實,你比我,更適合擔任陸家的家主……” “兒子,陸家有祖訓,家主之位,傳男不傳女,我的修爲雖然要比你的三個舅舅都厲害,但是,迫於祖訓,媽不能接任陸家家主之位,所以,你外公纔想在你們這一代之中,挑選出一個繼承人……”

“其實,茗軒是陸家四個孩子之中,最適合擔任家主的人,她要比你大舅家的陸天成,二舅家的陸鋒,都要完美,可惜,迫於祖訓,茗軒也不能接任家主之位!”

“於是,你外公決定,暗中考覈你,畢竟,你姓楚而不姓陸,雖然你是我的兒子,你擁有化瞳天機眼,但姓氏,卻是誰都改變不了的事情,進而,陸家內部,纔會分出保與棄這兩大派系!”

“你大舅和二舅的那一脈,是主張放棄,因爲,你的存在,威脅到了陸天成唾手可得的家主之位,但你三舅和我,是主張保護你的,包括你外公,也是傾向於我們保護派,爲了公平起見,陸家衆人決定,對你進行考覈!”

“從你外公決定考覈你開始,茗軒便被派到了你的身邊,祖乙大墓的那一戰,也是你外公刻意將消息,對外公佈的,目的,就是爲了給你造勢!”

“其實,從茗軒來到你身邊的那一刻開始,你外公,就已經打算將家主之位,傳給你了!”

母親一口氣說完了這麼多話,便不由的緩了幾口氣。

“媽……”我盯着母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我那沒見過面的外公,這麼着急找繼承人,該不會……”

“你猜的不錯!”母親的臉色,不由涌上一抹悲涼,“你外公之所以不斷的閉關,那是想做最後的努力,他想盡全力去延續他的壽命,否則的話,一旦你外公去了,那陸家,也會像今天的葉家一般,土崩瓦解!”

“果然!”我嘆了一口氣,旋即,便冷靜的分析了起來,“媽,你之所以對我隱瞞了陸家,並且隱瞞了你的身份,就是想讓我脫離你們的羽翼,自己歷練,這樣,會對我的成長,產生巨大的幫助,對吧?”

“還有,你們想讓我快速成長,在外公去世之後,撐起陸家,避免讓陸家,遭到和葉家同樣的境況,對吧?”

“包括給我送信,暗中保護我的神祕人,其實就是你,因爲,你害怕我在歷練的過程中,出現意外,對吧?”

“包括那天晚上,拿走單猛留下的白玉牌的人,也是你,之所以,你選擇從我手中將白玉牌那種,應該早就料到,大虞王朝的寶藏,早晚會曝光,爲了不讓我成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那個人,所以你選擇,將白玉牌拿走,直到世界靈戰之際,我的成長和實力,已經達到了你的認可,所以,你纔將白玉牌歸還給我,對吧?”

說完這些話之後,我便靜靜的望着母親,等待着她來說出最後的答案……

“你說的,都沒錯!”母親釋然一笑,“兒子,你真的長大了,陸家的未來,真的要靠你來支撐了,只是可笑我那兩個哥哥,竟然還妄想着,想要將陸家的未來,交給陸天成……”

“陸天成,我聽陸茗軒說過他,似乎,他很強?”我出聲問道。

“強?在靈異世界中的年輕人之列,他很強,但與你相比,他就太弱了!”母親一邊說着,嘴角上,一邊浮上了一抹蔑視的微笑,“你知道嗎?兒子,其實,早在你前往港島,與八岐羅迦一戰之前,陸天成就打算找你一決高下了,可惜,陸天成還沒出發,港島那邊,就傳回了你劍斬八岐羅迦,打破龍虎山大陣的消息,從那之後,陸天成再也沒有提過,要和你決戰的事情,他被你嚇到了!”

“這種度量,這種氣魄,如果陸家真的交到了他的手裏,那麼,陸家的未來,將會一片黑暗!”我冷冷的說道。

“所以,我現在要返回尚海市,去幫你擺平陸家內部的矛盾,和鬼叔一起,爲你接任陸家,鋪平道路……”母親一邊說着,一邊站了起來,淡笑一聲道。

見母親站了起來,我便出言說道:“媽,這事,我現在可幫不了你,因爲,我準備前往疆省,去追尋最後的謎底了!” 母親沒有說話,只是站在原地,上下仔細的打量着我……

忽的,母親微微的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無比欣慰的笑容,旋即,母親擡起了手,溺愛的摸了摸我的頭,柔聲對我說道:“兒子,楚家的祕密,你好像已經全都知道了,這樣也好,放手去做吧,爲了你自己,爲了你二叔,爲了楚家的後輩,去把最後的謎底,解開吧!”

“那我們各自加油!”我朝着母親自信一笑。

“好!”母親沒有再和我多說什麼,只是捏了捏我的臉,就像小時候一樣,旋即,她便決然的走出了我的房間……

當母親打開房門的那一刻,我才發現,卡羅爾和胡墨,不知道什麼時候,卡羅爾和胡墨,竟然已經站在了房門之外,似乎,二人在等着我和母親的談話結束……

“楚風身邊能有你們在,我很放心!”母親朝着胡墨和卡羅爾微微點頭,隨後,便飄然離去了。

母親的離去,並沒有帶給我太大的傷感,也許,因爲我在這兩年之中,已經習慣了母親不在身邊的日子了吧?

不管怎麼說,母親這次離去,是爲了下次我們更好的重逢,包括我,與母親分開,也是爲了以後,我們能全家團聚……

我微微的暗歎一聲,旋即,笑容,便再次出現在了我的臉上,輕笑一聲,對胡墨和卡羅爾笑道:“別在外面傻站着了,進來吧!”

胡墨和卡羅爾自然不會跟我客氣,待到二人相繼走進了房間之後,便將房門關上了。

卡羅爾很好奇的躺到了羅漢塌上,而我和胡墨則是分別坐到了太師椅上。

“親愛的楚,你的夥伴們太厲害了,尤其是那個矮小的傢伙,就是那個叫做老鬼的傢伙!”卡羅爾對老鬼的實力,似乎很震撼,見我坐定,便迫不及待的叫嚷了起來,“如果他能跟我回歐羅巴大陸,那我們血族對狼人的勝算,就又高了幾分!”

“你省省吧!”我不由的笑罵了一句,“那可是前輩,別說是我了,就連我母親,都沒有權力命令他!”

“那太可惜了!”卡羅爾唉聲嘆氣的搖了搖頭,不過,這傢伙的注意力,很快便轉移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對了,那個葉氏,還需要我們德庫拉家族出手對付嗎?”

“葉氏,已經倒了!”我揚起了頭,若有所思的望向了窗外,隨後,我便對卡羅爾說道:“不過,卡羅爾,我需要你幫我另外一個忙……”

“親愛的楚,你儘管開口,我的命,是你救的,我在德庫拉家族所獲得的榮譽,也是因爲你的幫忙,我才擁有的,所以,不論德庫拉家族的態度如何,我卡羅爾這輩子,絕不負你!”

“這話從你嘴裏說出來,我聽着怎麼那麼彆扭呢?”我不滿的嘀咕了一聲,隨後,便對卡羅爾言歸正傳道:“港島的幾大財團,在我離開神州的那段時間,蹦達的很厲害,我要你動用德庫拉家族的力量,給他們點教訓!”

“港島四大家族?我知道!”卡羅爾冷冷的壞笑一聲,“我這次來亞太地區,除了和葉家談合作之外,也會去港島,代表我們德庫拉家族,和港島的四大家族,聊一些合作項目,不過,既然你開口了,那我就不和他們合作了,而且,還要在商場中狙擊他們!”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你有合作項目,可以和我合作!”我就像是奸商一般,露出了神祕的微笑,“我,胡墨,我們都有自己的生意,怎麼樣,要不要談一談合作?” “我們之間的合作,當然不需要談,你和親愛的胡,只要開口,我卡羅爾一定會照辦,反正我這次來亞太地區,是休假,所謂的休假,就是來現實世界中放鬆的!”卡羅爾哈哈大笑一聲,“我們德庫拉家族沉澱了幾千年的財富,如果投資給別人,我還真不太甘心,恰好,我在休假的過程中,也有一項任務,那就是幫助德庫拉家族,將生意拓展到神州來,你知道的,漫長而無聊的生命,讓我們血族,特別享受這種在現實世界中爭霸的快樂!”

“那好……”我的話還沒說完,房門外,便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噠噠噠……

聲音還未落地,門外,李東的喊聲,便從門外響了起來,“小風爺!開門!”

我聞言,不由的一笑,道:“我的夥伴們來了,卡羅爾,合作的項目,你可以和他們談一談!”

說完這句話,我便已經走到了門前,隨後,我打開了房門……

當即,一道堪比熊瞎子似的肥胖身軀,便直接衝了進來,並且給我來了一個窒息般的熊抱……

“小風爺!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輕易死掉的!”李東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嚷了起來,“我可想死你了!”

“強壯的胖子……你最好趕快放手,不然,我會忍不住想要幹掉你!”我的臉,被李東的肥臉給緊緊貼住了,就連說話,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李東聞言,立刻鬆開了手,我極其不爽的瞪了一眼李東,可是,我卻發現,這傢伙的眼中,隱有淚花泛起……

堂堂七尺男兒,差點哭出來,看來,李東這傢伙,是真的怕我死了的傳言,變成事實!

我揚起嘴角,朝着李東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兄弟之間,不需要多說什麼,我和他,都懂!

李東悄悄的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便又變回了曾經那個囂張的胖子,便聽這傢伙大聲叫嚷道:“小風爺,我們很久之前,就已經來燕京了,本來我們還想着如何破壞葉氏與羅藝的聯姻,沒想到,你竟然率先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啊!”

“你們知道了?”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什麼叫我們知道了?”李東無比興奮的叫嚷了起來,“現在,整個燕京的大家族,或者說,整個神州的大家族,就沒有不知道你楚風單槍匹馬去搶親的這件事,小風爺,你可真是牛比到爆炸,葉家,那可是神州第一家族,你竟然在一夜之間,就把他們給弄垮了?而且提出的三個條件,他們還都答應了,你現在,可是全民偶像,不論是混江湖的,玩商戰的,在政界摸爬滾打的,誰不知道你楚大師的名號?”

“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就不和你們多說了!”我朝着李東擺了擺手,隨後,我便將目光轉移到了房門的位置。

只見,除了李東之外,張儒和盧員外也來了,而且,還有一位我意想不到的人,羽超,掌管黑市的羽超! “你怎麼也來了?”我頗爲好奇的問了羽超一句。

“小風爺,自從你上次離開黑市之後,我便找到了張儒和李東,並且,在這段時間,將黑市融入了錦繡之中,這才讓錦繡有了充足的資金進行上市,現在,我是錦繡市場營銷部的總裁,不是黑市的管理者!”羽超笑了一聲,對我說道。

“不錯!”我倒是沒多說什麼,只是將四人讓進了房間,這才關上了房門。

總裁婚不可測 黑市和錦繡合併,我倒真沒想過這件事,不過,既然已經合併了,那就繼續合併吧,二叔不在,黑市羣龍無首,倒不如與錦繡捆綁在一起,大家相互之間也有個照應。

隨後,我便將張儒幾人,一一介紹給了卡羅爾,因爲胡墨大家都認識,自然也就沒了介紹的必要了。

只不過,當張儒和盧員外得知了卡羅爾的身份之後,立刻雙眼冒光的盯上了卡羅爾,看那模樣,恨不得要馬上把卡羅爾給綁走似的!

張儒和盧員外想什麼,我心裏自然清楚,當即,我便開口對二人說道:“我已經和卡羅爾說過了,錦繡想從哪方面與德庫拉家族合作,你們可以儘管提,細節方面,你們做主就好,如果卡羅爾敢讓錦繡虧損,我就殺了他!”

“親愛的楚,放心吧,我們合作,只會雙贏!”卡羅爾哈哈大笑了一聲,便被張儒等人拉到了一邊,開始深入探討合作問題了,當然,我對那些商業上的事情,根本不感興趣!

“小風爺!”羽超坐到了我的身邊,試探性的問道:“我們錦繡,在這次商界風暴之中,不僅全身而退,更是接收了葉家半數的產業,使得我們錦繡,一躍成爲神州最頂級的幾大財團之一,可是,接下來的路,我們該怎麼走?”

我微微皺眉,沉吟了片刻,這纔對羽超說道:“我不懂商業,對商業,也沒太大的興趣,但是,羽超,我只知道,葉家的錢,不是那麼容易拿的,你懂我的意思嗎?”

羽超眯起了雙眼,盯着我看了好半天,這才用一種不確定的口吻對我說道:“小風爺,你的意思是,我們神州的那位,會暗中干預葉家的半數產業?”

“我不太確定,但我猜,事情,應該差不多會按照我心中所想的劇本進行,所以,錦繡接收了葉家的半數產業,但這些產業,其實,並不屬於我們錦繡,而是屬於神州……”我一邊說着,一邊擡起了手,揉起了鼻子,沉吟片刻之後,便對羽超說道:“這樣,三天之後,你們接收完葉家的半數產業,便立刻舉行拍賣,將那些東西,全部變成現金,然後,用這些錢,在神州各處的偏遠山區,以錦繡集團的名義,去建設學校,醫院等基礎民衆設施,記住,在這方面,不要吝嗇花錢,有多少,花多少,懂了嗎?”

羽超被我這麼一說,立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隨後,這傢伙還朝着我豎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讚歎道:“小風爺不愧是二爺和佟老選中的人,果然有過人之處,光是這份舍與得的氣魄,便無人能及,更別說小風爺心中的大仁大義了!”

“行了,別和我廢話了!”我笑着揮手,打斷了羽超的話,“記住,錦繡,還是那個錦繡,想崛起,要靠自己,或者,靠一下德庫拉家族這棵大樹,也行,但就是不能靠巧取豪奪,懂嗎?”

“受教了!”羽超朝着我重重的拱了拱手,隨後,這傢伙便加入到了張儒,盧員外和卡羅爾的交談之中了。 羽超走後,李東便賤兮兮的湊了過來,就像幾年前一樣,親密的摟住了我的肩膀,一臉賤笑道:“小風爺,準備什麼時候請我們大家喝喜酒啊?”

“八字還沒一撇呢!”我輕言說道:“雖然羅藝不用嫁給葉清風了,但這並不代表,她一定會嫁給我!”

“也是……”李東這傢伙竟然煞有其事的揉起了下巴,“愛慕你的林纖,如今已經成爲大紅大紫的明星了,她對你,可始終都沒有放下……還有貌似被踢出局的寧思思,如今也開始專心研究學術了……至於那位暴躁的李大小姐……對了,李大小姐哪去了?”

李東一邊說着,一邊左顧右看的尋找起了李靈兒的倩影。

“別看了,李靈兒在歐羅巴大陸,還沒回來了!”我說道。

可是,我的話音剛落,胡墨卻突然插了一句話,說道:“楚風,很不巧,教廷那邊剛剛傳回了消息,靈兒幾人,已經離開了教廷,登上了飛回燕京的飛機,估計,明天就會到達燕京,你,打算怎麼辦?

“回來了?”我瞪起了雙眼,不敢相信的望着胡墨,下意識的補充了一句,“胡大美女,你確定,靈兒她們完成了各自的修行,開始返回神州了?”

說實話,我有點慌!

李靈兒對我,那可是奮不顧身過無數次,可我卻來燕京搶親,關鍵是,我搶的人還不是她,不管怎麼說,我的心中,都有那麼一點點的彆扭……

“我確定!”胡墨鄭重的朝着我點了點頭。

“回來了……”我將身體完全靠在了太師椅上。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在這一刻,確定了李靈兒等人,已經在返回神州的路上這件事之後,平靜下來的我,卻突然有一種釋然的感覺……

在感情方面,我的確有些弱智,但弱智也有弱智的好處,既然我認準了羅藝,那麼,就不要再去想一些沒用的事情了……至於李靈兒,我想,我也只能以平常心去面對她了!

“什麼時候到?要不要我們去接機?”我扭頭,對胡墨問了一句。

“具體什麼時候到,我還不知道。”胡墨聳了聳肩,戲謔的朝着我展顏一笑,旋即,胡墨便站起了身,略微活動了一下身體,“你們繼續談,我要回九仙準備一下,開始對羅家展開商業狙擊戰的事情了!”

“你不說,我都忘記了!” 七零小影后 我一拍腦袋,這纔想起我不久之後,對羅家衆人許過的承諾,至於胡墨是如何得知這件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胡墨肯定有自己的手段,她不說,我便不問,就這麼簡單。

“我們從宇宙國帶回來的那些機密,還沒派上用場,便直接去了教廷,這次,陸茗軒和石乾坤回來,我可要好好和他們商量一下,你們也派個代表吧,這可是大事,一旦成功,我們四家的財團,可就真正的憑藉自己的實力,躋身神州超一流財團的行列了!”胡墨微微一笑,道。

“胖子!你負責!”我直接點將,把事情交給了李東。

雖然李東並不知道我和胡墨究竟在說什麼,但他知道,錦繡,將要迎來一個井噴式的爆發期了!

“好!交給我吧!”李東一邊拍着胸膛保證,一邊把胡墨送出了房間。

張儒等人,還在和卡羅爾討論着什麼,並沒有要散場的意思,而我,則是扭頭看了一眼窗外,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腹白……

“我先小睡一會!”我伸了伸腰,對李東說了一聲,便徑直走進了內室,一頭栽倒在了柔軟的大牀上,沒多久,我便進入了淺眠狀態,依稀還能聽見外廳中,張儒等人的探討之聲……

恍恍惚惚之間,內室中的電話,響起了急促的鈴聲,而我,自然被這陣急促的電話鈴音吵醒了…… 我迷迷糊糊的按照記憶中的方向,伸出手,抓起了電話,輕道了一聲,“喂……”

“還在睡?”很冰冷的聲音,透過聽筒,傳入了我的耳中。

可是,當我聽到這冰冷的聲音之後,我的大腦,立刻清醒了過來,因爲,這道冷冰冰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羅藝!

羅藝會知道我房間的電話,實在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因爲,羅龍返回羅家之後,肯定會把我住在燕京大酒店的事情,告訴羅藝,而且,憑藉羅藝的手段,想要打聽到一九零九房間的電話號碼,簡直比吃飯還容易!

“已經睡醒了!”我下意識的從牀上跳了下來,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跳,竟然加快了起來……

外廳中,隱約傳來了一陣鼾聲,應該是李東等人昨天晚上沒走,直接在外廳睡下了的緣故……而內室之中,我沒有說話,電話另一邊的羅藝,同樣沒有說話,就這樣,我和羅藝,通過電話,將這種詭異的沉默,一直保持了接近一分鐘的時間!

一分鐘之後,還是羅藝,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去找你,半個小時後見!”

“好!”我應了羅藝一聲,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的心,竟然開始擔憂了起來……羅藝來找我,肯定是爲了昨天她說的那件事而來,可是,羅藝說,要我幫她一個忙,幫的到底是什麼忙,我就不知道了,而我的擔憂,也正是因爲這件事!

我害怕,萬一,我幫不上羅藝,那不就丟臉了嗎?

算了!

盡力而爲吧!

我甩了甩頭,讓自己再清醒一些,隨後,我便邁出步子,走出了內室。

外廳,張儒和李東這兩個傢伙,好像死豬一樣的誰在了羅漢塌上,而羽超,盧員外和卡羅爾,則已經不見了。

當即,我便每人賞了一腳,把張儒和李東給踢醒了。

“小風爺,你幹什麼?還不讓人睡覺了?”李東揉着睡意朦朧的雙眼,不滿的嘀咕了一聲。

反觀張儒,就要比李東聰明的多,便見張儒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臉,略微清醒了幾分之後,纔對我開口說道:“小風爺,有事?”

“羅藝快要到了!”我斬釘截鐵的對二人說道。

二人一聽,羅藝要來了,便立刻精神了起來,輪流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便好像小學生等着老師似的,規規矩矩的坐到了羅漢塌上,似乎,他們在等着羅藝的到來那般……

我倒是沒理二人,洗過臉,刷了牙,剛好,這時候,門外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

我連忙整理了一下略微凌亂的衣服,便走到了房門口,將房門打了開,當即,一條俏麗的倩影,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來人,自然是羅藝,而且,今天的羅藝,格外的漂亮,甚至,要比昨天的新娘妝,還要漂亮……

她穿着一身酒紅色的連衣裙,將高挑的身材襯托的更加妖嬈,一襲長髮,猶如瀑布一般自然垂下,兩縷青絲垂在眼角眉梢之間,更爲她那冰山一般的氣質,平添了幾分嫵媚……

不自覺的,我竟然看呆了……憑心而論,我還是第一次見羅藝打扮成這樣,以往的她,不是警服就是運動裝,像這種時裝類型的打扮,的確不多見!

“看夠了嗎?”被我緊盯着看的羅藝,俏臉不由一紅,雖然她的聲音依舊冰冷,但其中,卻隱藏着一股只有我能聽出來的嬌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