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霍辛一直坐在椅子上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這一切,彷彿跟他沒什麼關係似的。

我爸懶洋洋的:“當你走進來的那一刻我就已經覺得不對勁了,這個房間裏有兩股力量馬上在空氣中糾纏起來。”

“是嗎?那你爲什麼不阻止?”小付就跟沒有聽到我媽和我的話一樣,帶着一絲譏諷對我爸說。

“爲什麼要阻止,我很好奇你想做什麼。”我爸終於站了起來,走到小付面前。

我看看小付,又看看霍辛:“你今天很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雲如雪控制了你?”

“誰能控制得了我?雲如雪,哼!”誰知道霍辛對我的話簡直不屑一顧,冷冷的笑着說

“那你怎麼一反常態,又是給我媽送花,又是”我突然想到這個房間裏可不止我們兩個人,所以趕緊閉上了嘴。

但是已經被我爸聽到了,他的眼神飄到了旁邊花瓶上:“原來如此!”

“爸爸,那個,額,不是,他,他被雲如雪給洗腦了!”我還想解釋,一是不想讓我爸生氣,二是給霍辛解圍。

但是這兩人都沒有給我面子,我爸說:“行了小茵,我知道他什麼意思!”

“洗腦?試問誰有這個資格!”霍辛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媽看着小付:“你隱藏得不錯,我竟然一點都沒有看出來!不過,你挑的日子可不怎麼好!”

“爲什麼?”小付笑得非常開心,他的臉上充滿了笑容,跟陰沉着臉的霍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除了我們家的人,你只讓霍辛一個人清醒,那麼他一定是你的同夥或者是關係人,對不對?”這個問題顯而易見,可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爸抱着我的肩膀:“傻丫頭,他們可以說是同夥也可以說不是同夥,因爲他們根本就是一個人!”

“啊?”我傻眼了。

“之前你沒有聽我說嗎,自從這個人一進來,這房間裏就有兩股氣流開始交匯,另一個就是你的這位同學。”我爸指了指霍辛。

我現在真的是完全傻眼了,到底這是霍辛在操作,還是小付在作怪?

其實我媽他們讓小付在這裏工作的時候,還沒有恢復記憶,所以他們看不出來也是有道理的。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小付的功力還在我父母之上,所以他們沒有識破,到底是不是這樣?

我心裏一下就變得忐忑起來。

“哈哈哈,果然是不化骨,竟然被你看出來了!可是,你知道爲什麼我要等到他到來之後才現出我的真身嗎?”小付好像心情很好,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

我媽拉着我,離霍辛遠遠的,低聲說:“小茵,你要是害怕的話就站在媽媽身後。”

“不,我不怕!”我搖着頭。

今天我十八歲了,也是個成年人了,我爲什麼要害怕?而且我已經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也具有了對抗的力量,我倒要看看霍辛和小付究竟要搞什麼鬼!

“那好,你跟着我,要是有什麼情況我和你爸爸一定會保護好你的,放心!”我媽聽了我的話,還是擋在我前面。

我笑着說:“媽,我今天生日,可是他們竟然來搗亂,你讓我也試試身手嘛!”

“不自量力,劉茵,你就要死了知不知道?”可是我的話卻被小付聽到了,而且還冷笑着對我說。

這句話實在是太耳熟了,在我夢裏出現過多次,只是我一直不知道是誰說的,原來繞了那麼多的圈子之後,這個預言家竟然就在我家的農場裏!

“放肆,你敢對我女兒說這樣的話!”我爸一聽就怒了,擡手就要招呼到小付身上去。

不過小付既然敢來攪局,當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偏身躲過之後對我爸說:“你不相信?問問你老婆,看看我說得對不對!”

我和我爸同時看着我媽,我媽的臉色變了,一瞬間白得有些刺眼,她搖晃了兩下,我扶住了她。

“媽,怎麼回事?”

霍辛站起來,看着我說:“你以爲,我真是被雲如雪控制了?你真的很笨很天真,難道看不出來,一直以來都是我在控制雲如雪嗎?她那種資質,能夠被我控制已經很幸運了!”

“你控制雲如雪?”

我被一個又一個的驚人話題弄得腦子都疼了。

這樣一說我倒是想起來,曾經在霍辛的辦公室裏聽到了他用很嚴厲的口氣呵斥雲如雪,但是當時他們都跟我說是在演戲!

“小冰,快告訴我!”我爸懶得管霍辛和雲如雪的關係,他在乎的是我要不要死的問題。

我媽白着臉慢慢的坐了下去。

這邊,霍辛還在對我說話:“雲如雪太愚蠢,竟然還敢揹着我來找沈冰和劉尊,結果白白送了性命!她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只可惜了我的金色之雨和黑陵刀!”

我一愣:“金色之雨?黑陵刀?”

霍辛搖着頭說:“早知道她如此無用,我真不應該讓她復活,還把雲如冰的力量都給了她!現在想想,全是浪費!”

“可是那金色之雨是伏羲之雨啊,黑陵刀也是伏羲贈與雲如雪的,你究竟是什麼人?”我回憶起之前雲如雪的話,還有我爸和我媽的種種反應,十分震驚的看着霍辛。

霍辛的嘴角輕輕上揚:“這還需要我明明白白告訴你嗎? 見習考古生 真不知道你這學霸之名是怎麼得到的!”

我看着他:“你,你,難道是伏羲?”

“錯了,我只是他的一個影子,並不是全部!”霍辛一邊說一邊開始靠近小付。

這時候我媽還在抽泣着,肩膀輕輕的發着抖,我爸撫摸着她的頭頂,愛憐的說:“小冰,你若不想說也就算了,不要難過,不管有什麼事情我都會保護好我們的女兒。”

“你想要保護你的女兒,最好是跟我們合作!”小付已經和霍辛站在了一起,他們肩並着肩,個子一半高,而且兩人非常神似。

我這才發現,之前覺得小付好像在哪裏見到過似的,原來他竟然和霍辛那麼像!

“跟你們合作?”我爸冷笑着。

小付微笑着,霍辛板着臉,我看到他們兩個慢慢的靠近,然後相連接的皮膚竟然粘合在了一起,逐漸逐漸的融合。

這情形看起來讓人很不舒服,我的雞皮疙瘩都爬出來了,因爲兩個人好像水銀一樣合二爲一。

“霍辛是伏羲的影子,那麼小付又是什麼人?”我好不容易張開了嘴,問我爸爸。

“他們是一個人,那麼小付自然也是伏羲的一部分!”我爸比我冷靜多了。

“他們都是伏羲的話,怎麼會跟我們合作?而且,我身上到底有什麼魔咒?”我看着我媽,可是她還在哭。 慢慢的,小付和霍辛成爲了一個人,這個人看起來非常特別。

首先他的臉異常英俊,我覺得我爸都夠帥的了,可是這個人還有着另外一種異域風情,看起來就跟漫畫裏走出來的一樣。

他的五官很分明,皮膚有着一種華麗的灰色,好像緞子一樣,而且眼睛是灰綠色的,眉毛和頭髮全部都是銀色,散發着悠悠的光澤,尤其是頭髮長長的垂在肩胛骨之下,身材高瘦,但是屬於很有肌肉的那種。

“你,你不是伏羲!”我媽擡起頭,驚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爸對我媽說;“他當然不是伏羲,他只是伏羲的另一個不爲人知的分身。”

“分身?”我只覺得這個人太好看了。

“對,黑暗伏羲。”我爸說得很輕鬆,可是我卻看到我媽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我不解的問我爸:“什麼是黑暗伏羲?”

“也就是說,伏羲代表着光明和正義,我卻不然,我跟他的思想和行爲都是相反的,黑化是對我的讚譽!我討厭他那種僞君子,要不是他,當初女蝸哪裏需要逃走!要我說,跟我一起毀滅天帝之宮纔是最好的!”黑暗伏羲狂笑着。

我怔怔的看着他:“相反?”

“別這麼吃驚,小茵,每個神都有黑暗的一面,這是他們作爲人類範本所必須的,就連你媽媽,也曾經有過那樣一段歷史,只不過她自己剋制住了那一層隱藏的殺戮之意。”我爸微微一笑,似乎覺得這也不算什麼。

我媽低聲啜泣着:“可是,就是因爲那樣一段歷史,我給小茵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所以請你快點告訴我嘛,到底這個黑暗伏羲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我爲什麼會死?”我覺得,可能就是我媽那黑暗的一面讓我的命運發生了轉折。

我倒是不怕死,因爲我看到了唐寧和趙藝他們在初月的管轄下好像過得也並不壞。

可是我想要知道原因。

“說吧小冰,這事兒連我都不知道。”本來我爸不想逼我媽,可是看到我心情迫切,也問了起來。

黑暗伏羲拉開一把椅子坐下,雙手抱在一起,嘴角是一個陰冷的笑容。

我突然有點懷戀霍辛,他就這樣永遠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嗎?而且,我還能活多久?

“小茵,她,她確實就快要失去生命了,這是我跟伏羲的一個約定,作爲換回劉尊你的條件。”

“我?”這一次驚訝的可是我爸了。

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看着我媽心裏百感交集,我怎麼成了一塊籌碼?

但是,當時我爸又是出了什麼事,爲什麼要用我來換回他?

“恩,我作爲黑暗女蝸,至陰神危害到整個天下的時候,你犧牲了自己,讓我變回光明女蝸,能夠不被天帝所懲罰,這些事情你還記得嗎?”我媽也沒有再哭了,看着我爸說。

“是。”這一次我爸的神色變了,變得非常凝重,他可能已經猜到了後面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說,我爸換回了我媽,後來我媽又用我換回我爸?那麼,我是最後真正受到懲罰的人?”我瞪大眼睛,覺得自己還挺可悲的,但是這是我的命運啊!

我爸摸了摸我的頭髮,又拍拍我媽的肩膀:“我明白了,怪不得我都已經墮入虛無之後又能夠回來,當我醒來的時候也只能想到跟伏羲之間的交易。”

“是,我已經放棄了女蝸之神的所有權利,同時喪失了記憶,只有這個孩子可以撫養到十八歲”我媽說着說着又有眼淚不停的涌出來。

“十八歲?”我和我爸又一次異口同聲的說。

這一次我媽哽咽着說不出話來了。

“十八歲啊。”我呆呆的重複了一句。

我沒想到我的死期竟然真的就這樣近在咫尺,可笑我還確實是不知道,還在想着以後要怎樣怎樣!

爸爸給我的真氣,能量,全部都還沒有好好的消化掉,我還想着來日方長,但是這個來日已經沒有了。

今天就是我的十八歲生日,也是我的生命完結之時,我連明天的太陽都看不到了。

“別怕,小茵,爸爸是不會讓任何人奪走你的生命的!”我爸的臉色恢復了之前的那種霸氣平和。

我還有些回不過神來,大概沒有人在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有死了還能淡定自如吧?

除非那些英雄,可是英雄也會有膽怯的時候。

“媽媽用你換爸爸也是情非得已,你不要怪她。”爸爸以爲我在怨恨我媽,安慰我說。

我搖着頭:“不,我能理解我媽當時的心情,而且用我可以換回我們一家三口快樂美滿的十八年,這筆生意很划算!”

“傻孩子,爸爸怎麼可能同意用你來換我?跟伏羲做交易的人是你媽媽,可不是我!”我爸眼神一變,陰森森令人膽寒,我這才發現不化骨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生物。

“說得好!你好不容易纔得到跟女兒相認的機會,怎麼能甘心這種喜悅立刻被伏羲奪走?”黑暗伏羲笑着說。

他笑起來的時候,周圍的空氣都裂開了似的,我覺得一種刺骨的寒意襲來。

這個人的氣場簡直跟我爸一樣冷冽。

“你所謂的合作就是這樣的意思?”我爸戲謔的笑了笑。

“對,你也知道我對於伏羲來說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吧?我們好像是白晝和黑夜一樣,不能共存!如果能夠除掉他,那麼我就可以得到永生,得到他所擁有的一切!”黑暗伏羲走到窗邊,眯着眼睛看天上的太陽,流露出明顯的慾望。

我媽擡起頭來看着黑暗伏羲:“你就那麼恨他嗎?”

“別人無法理解,難道你也不能?作爲黑暗女蝸的你難道沒有體會到那種爲所欲爲的快樂嗎?”

黑暗伏羲猛的一回頭,看着我媽。

我總覺得,他可能愛上的人是黑暗女蝸,而不是我媽現在的這種形象。

我媽搖着頭:“我不知道,當我是黑暗女蝸的時候,我已經忘卻了光明女蝸的行爲準則。”

娛樂圈我心安處 “這些都是後話,現在只要你們跟我合作,就可以打敗伏羲,換回你們女兒永生的機會,怎麼樣,很划算吧?”黑暗伏羲可能覺得有些離題,所以又換回他微笑的面孔。

“聽起來還不錯,那麼,你作爲黑暗伏羲,做過什麼光明伏羲永遠都不可能做的事情嗎?”我爸看着他,有一種探究的味道。

我覺得可能黑暗伏羲這樣仇恨光明伏羲不單純是因爲想要取而代之,好像還有着更加深層的原因。

而我爸比我更加明察秋毫,當然想要弄清楚到底是爲什麼。

黑暗伏羲打動我父母,聽起來是爲了延續我的生命,其實他的目的也很明顯,報復光明伏羲!

交易,當然是要對雙方都有利的,否則也達不成共識。

“當然做過,我曾經跟一位六道外的女人相愛,這在他來說是絕不能容許的!而且我還得到了一對雙胞胎女兒,那兩個可憐的孩子,沒有父母,自生自滅,最後下場很悲慘!”黑暗伏羲說到這裏的時候眼神中竟然有了一絲痛楚。

我以爲,作爲黑暗之神應該是殘忍暴虐的,不動感情不會悲喜,將一切視爲虛無。

可是現在看起來,黑暗伏羲還擁有過愛情,甚至還有孩子!

六道之外的女人,跟我父親一樣嗎?

我媽驚訝的看着黑暗伏羲:“雙胞胎女兒?你知道她們的下落,那麼也就是說你曾經找過她們?”

“難道你知道?”黑暗伏羲同樣驚訝的看着我媽。

“何止是知道,我跟她們還有一段淵源。”我媽的表情也很難看,不知道那對雙胞胎到底經歷了什麼。

黑暗伏羲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我的女人,我的女兒,我的感情,都不被世道所容,這一切的規矩都是他制定的!我要他付出代價,祭奠我所失去的一切!”

這時候,我感覺整個房間裏的空氣都凝結了,可見他真的對伏羲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那個女人說不定也是被伏羲處罰的,雖然對上一輩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可是違反了天條,結果肯定不樂觀。

好比我們家,我的父母結合也是一樣,他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現在還要面臨着我的死亡。

“這就對了,蒼古蒼雅,你們的願望終於實現了!你們的父親沒有拋棄你們,他也在尋找你們!”我媽低聲說道,聲音帶着許多的滄桑和落寞。

蒼古蒼雅,她們就是那一對雙胞胎的名字麼?

“這些都無需多說,現在已經是下午了,距離伏羲前來拿走你們女兒的生命不剩多少時間,快點做決定吧!要是你們聽天由命,就會跟我一樣,愛人孩子統統不保!”

黑暗伏羲說的話一半是爲了達成他的目的,但是另一半卻的確是我父母的心事。

誰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親骨肉被殺死?

“小冰,你跟伏羲的這個交易我是不會承認的!所以,我同意他的提議!”我爸看了我一眼,堅定的對我媽說。

我媽雖然看起來有些柔弱,但是她愛我的心自然是不會比我爸少一分一毫:“好!”

“你們很英明!沒有枉費我做了那麼多事激發你們的記憶和能力,總算是贏得了半天的時間!”黑暗伏羲又一次笑了起來,笑得我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這才懂得了之前發生那麼多事情的意義所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