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張小凡臉色大變,包蕾只要出個大王小王,甚至是她手裏要是還有2的話,她就贏了啊。

蘇倩倩說:“a。”

一般來說,出a的話,已經夠大了,一般就是讓地主去出了,但是張小凡知道,這個時候只能撿最大的出,否則讓地主出了最大的,就被地主佔得先機了。

當即,張小凡朝胡小天說道:“小天,二月份的時候,出去玩的開不開心?”

胡小天疑惑的說:“小凡,無緣無故你說這個?”

“瘋了吧?”沈峯幸冷冷說。

不少人不解的看向張小凡,不遠處的林柔卻是耳朵一動,說道:“出2。”

喬雪薇看着牌,又看了看包蕾,似乎想要出什麼牌的樣子。

張花冷冷說:“看看,暗地主要出現了。”

喬雪薇瞪了她一眼,最終把要拔出來的牌塞了回去,說道:“不要。”

包蕾揉着牌,笑呵呵說:“好聰明啊,那我就放你一馬,我也不要。”

“什麼情況?大王藏着?”

“是啊,連小王都藏着?”

“這暗地主和地主都不會玩啊。”

“看來是了,說到底這包蕾以前是個女孩子,不太說話,她哪裏會玩這啊。”

張小凡仔細觀察着包蕾的表情,不得不說,沒了眼珠,脖子又插根筆的包蕾現在這模樣不太好判斷她的表情,現在他只能看到包蕾的嘴脣微微翹着,似乎很得意。

“爲什麼?爲什麼?林柔都出2了,但是不但包蕾沒出王壓制,連暗地主都沒出,這實在太奇怪了。”

“而且,之前的時候,自己本來是懷疑喬雪薇的,但是她確實沒出牌,難道說,她是要想要忍一下?”

想到這裏,張小凡暗暗點頭,估計是了,這個暗地主真夠狡猾的,之前的時候,喬雪薇明明是想要出牌來着的,現在看來,她很有可能就是暗地主。

林柔鬆了一口氣,她笑着說道:“我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隨即出了一把小順子。

喬雪薇移了一下牌,搖搖頭,包蕾更不用說了,她現在就六張牌,順子哪裏要的起。

此時包蕾眼眶也上下抖動着,她空洞的眼眶盯着林柔,好半響才沙啞說:“出牌吧。”

張花和蘇倩倩也表示不要,林柔移了一下牌,說道:“對九。”

衆人再次緊張起來,而林柔倒是十分得意,看來她已經看出什麼了。

喬雪薇說道:“對a!”

張花面色一變,說道:“我不會再讓你出牌了。”說完,直接扔出對2。

喬雪薇咬牙說:“張花,你幹嘛老是針對我?我看你是暗地主吧?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故意這樣說,就是要引開其他人注意,然後讓她們針對我。”

“哼,我可沒你那麼重的心機。”張花冷冷的說着,此時輪到她出牌,她打出一把小順子,說道:“這個你們要不出了吧。”

蘇倩倩搖搖頭,林柔也搖搖頭,此時牌打到這個局面,能接得出順子的確實已經不多了。

不過哪知道這個時候喬雪薇冷冷說:“你是暗地主吧,別以爲我不知道,炸死你!”

話落,扔出一個八炸彈!

頓時,張花臉都變了,她說道:“好好,你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倩倩,林柔,我知道你們不是暗地主,炸她!”

蘇倩倩和林柔心情沉重,均都是搖搖頭。

此時喬雪薇只剩下不到十張牌了,她連出連出兩把牌,終於,只剩下了三張牌,最終,她直接扔出對q,咬牙說道:“只剩一張了,包蕾,你要不要?”

包蕾含笑着說道:“我不要了。”

張花怒吼道:“好哇,喬雪薇,最後一張就是小鬼吧,隱藏的真夠深的,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忽悠我們呢。” 此時此刻,所有人緊張起來,唯獨包蕾神色輕鬆,說道:“我反正要不起了,喬雪薇你出牌吧。”

“等下,我們還沒說呢。”張花出言喊。

蘇倩倩也是神色緊張,主要是喬雪薇真的太像暗地主的作風了,而且包蕾既然對她這麼放心,那麼很顯然的,包蕾也許知道了喬雪薇的身份。

畢竟包蕾可是鬼,她要想知道在場暗地主的身份非常簡單。

林柔眉頭微微一簇,小手託着腮,思考着,不時又打量着喬雪薇,她雖然大致猜出了暗地主是誰,但是畢竟還沒有完全亮牌,所以她沒有充足的信心。

這一刻,張花終於一咬牙,扔出五個三,說道:“炸了!喬雪薇,我不會再讓你出下去,因爲你就是暗地主。”

喬雪薇臉色一變,包蕾笑呵呵的說:“原來有這麼大的炸彈啊,夠厲害,要不起。”

張花深吸一口氣,此時她也沒幾張牌了,不過既然包蕾都說要不起了,那還是自己出。

她掃了蘇倩倩和林柔一眼,對於這兩人的身份,她是放心的,畢竟上一次電鋸遊戲的那一幕還歷歷在目,這兩人上一次能夠爲對方去死,這一次也不例外,所以目前來看,這兩人都不會是暗地主。

喬雪薇如今只有一張牌了,張花看了看手裏的牌,都是小牌了,她扔出對四,說道:“單張絕對不能出了。”

蘇倩倩點點頭,贊同張花的話,但是對張花也有一絲警惕,她說道:“對五吧。”

此時的戰況已經膠着了,地主很明顯的,只要出掉一手牌,絕對就贏了,而有一點肯定,她要不起對子。

張小凡分析着目前的牌數,如今,喬雪薇只剩一張牌了,林柔牌最多,蘇倩倩次之。

張花的神色不像是暗地主,因爲她出的牌處處和包蕾作對,但是這個喬雪薇也很奇怪,因爲她也是不按暗地主的套路出牌。

難道說,喬雪薇真的打不來牌?而她手裏的牌,真是小鬼?

想起之前包蕾得意的神色,貌似她也知道喬雪薇是暗地主了。

看着喬雪薇手裏的一張牌,張小凡突然心中一動。

不對,我居然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一條!

張小凡朝胡小天連忙說道:“小天,都說了,好不好我說的算,人家都去買減肥藥吃了,你咋不去買?”

胡小天被說蒙了,瞪大眼睛說:“小凡,我雖然胖,但是你上次不是說減肥藥吃了對身體不好?”

“呵呵,以前不代表現在。”

說完,張小凡看向前方,包蕾沒注意張小凡的話,林柔蘇倩倩卻是面色一變,尤其是林柔,之前自己的猜測更加證實了。

她果斷笑了笑,說道:“我出大一點吧,對k!”

之前她一直沒怎麼出牌,就是等待着暗地主的出現,如今張小凡的提醒再加上她自己的判斷,她已經確定暗地主是誰了!

喬雪薇苦着臉說:“林柔,你居然也不信任我。”

林柔冷哼說:“爲什麼要信任你?”

“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喬雪薇委屈的說。

蘇倩倩沉聲說:“林柔,你……”

林柔說:“很明顯,喬雪薇就是暗地主,所以我不會讓她走完牌。”

包蕾含笑看着林柔,似乎在考慮着,最終,她搖搖頭,說道:“林柔,那你出吧。”

張花得意說:“你接走了也好,我手裏一把碎牌,林柔,只要你一直出對子,贏定了!”

林柔點點頭,此時蘇倩倩說:“我要不起。”

林柔笑的更加燦爛了,她朝包蕾說:“包蕾,你裝的很不錯,但是……瞞不了我們!我們比你裝的更加厲害!”

說完,林柔扔出一個3,說道:“喬雪薇,走吧。”

同學們全都震驚了,林柔居然,放喬雪薇走。

寶鑒 她可是最有可能是暗地主的人啊。

頓時,所有同學都震驚的看着這一幕,而喬雪薇也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張花面色大變,說道:“林柔,你……你瘋啦!”

蘇倩倩嘴巴張着,而包蕾則是身軀一抖。

下一刻,喬雪薇欣喜的扔出牌,牌面是:黑桃9!

“贏了,我們贏了!哈哈,張花,小鬼在你那裏吧。”喬雪薇欣喜的說。

張花沒理會喬雪薇,她看向蘇倩倩和林柔,說道:“小鬼在你們那裏?”說話間,扔出牌,手裏全是一堆廢牌。

在她想來,她手裏沒小鬼牌,那麼一定在蘇倩倩和林柔身邊了。

林柔站起來得意說:“我們其實都被騙了,這個暗地主遊戲,我們一直先入爲主認爲,地主叫了暗地主,那個暗地主肯定是我們農民中的某一人,但是其實,這都是包蕾故意迷惑我們罷了,其實小鬼,一直在包蕾自己的手裏!”

所有同學都震驚失色的看過去,他們實在想不通,包蕾爲什麼這樣叫牌,因爲這樣一來,她處於絕對的劣勢了。

雖說能夠讓農民玩家們短暫的內訌一會,但是到最後關頭,是絕對隱藏不了的。

包蕾這時候身軀劇烈抖動着,“咯咯咯,好玩,果然好玩,被你們發現了呢。”

包蕾將牌掀開,四個鬼果然都在她手裏,另外兩張分別是二和十。

“可惜呢,如果你們出個單張牌,我就贏了呢。”包蕾搖頭嘆氣,“本來是想把你全部殺死的,真是可惜。”

衆人都沒想到,包蕾之所以沒叫其他人暗地主,是因爲想要殺死所有人。

張小凡上前說道:“輸家輸牌,是要死亡懲罰的吧?”

包蕾含笑說:“當然,不過……我本來就是死人啊。”

“王八蛋!”王虎衝過去,一拳朝包蕾砸過去。

щщщ¸ t t k a n¸ c○

張小凡面色一變,連忙將他擋住,吼道:“別衝動。”

“放開我,她就一個人,我們殺了她。”王虎叫嚷。

張小凡喊:“都給我過來,攔住他。”

幾個小弟涌上來說:“虎哥別衝動。”

“聽一下小凡哥的。”

包蕾冷笑着看着王虎說:“很好,有膽量,既然這樣,明天的遊戲我會照顧你一下。”

說完,掃了一眼全班同學,最後看向張小凡胸口處,說道:“沒想到她變成了這個樣子,真是有趣,好了,你們繼續上課吧,我走了。” 等包蕾一走,王虎,張花等人走過來,王虎皺眉說道:“之前的牌局我有一點不明白,蘇倩倩出a的時候,你爲什麼突然對胡小天說:二月份的時候,出去玩的開不開心?”

胡小天也一臉疑惑,說道:“是啊,都把我問糊塗了呢。”

蘇倩倩笑着說:“小凡他又不是第一次用這種辦法通知我們了,你們還不知道?”

胡小天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說:“我知道了,這和上次玩英雄殺的時候一樣,當時小凡的話中,第一個字連起來,就是我是忠;而這一次,是……二出!”

林柔點頭說道:“不錯,當時我雖然也想出二的,但是又沒信心,好在小凡提醒了我。”

“這麼說來,小凡後面突然對我說的:都說了,好不好我說的算,人家都去買減肥藥吃了,你咋不去買?這句話的意思是……都好人!”

胡小天說。

林柔點點頭:“小凡的意思就是我們打牌的都是好人,沒有暗地主,其實牌局打到那種程度,包蕾自己本身就是暗地主的可能已經很大了,但是我們都無法確認,畢竟當時喬雪薇是暗地主的可能還是有的。”

“所以你最後故意說喬雪薇是暗地主,讓包蕾不炸你?”蘇倩倩說。

“不錯,當時我估計外面沒炸了,我若是不這樣說,包蕾很有可能炸我,到時候她兩個單牌若是直接出2,我們誰也要不出了。”林柔心有餘悸的說。

說完,大家都是一陣後怕,包蕾打牌還是打的太小心了,當時若是一鼓作氣,直接王炸,最後出一張2,此時外面沒炸的話,她就贏了。

“當時她也怕外面有炸吧。”張小凡鬆了一口氣,突然看向王虎,說道:“你剛纔太沖動了,包蕾既然敢獨自一個人過來,她就不怕我們任何人,你貿然對付她,正好給了她對付我們的理由。”

此生只對你鍾情 被張小凡一說,王虎皺眉說:“當時我也是着急。”

“我知道你着急,但是我說過,一切聽我吩咐,你忘記了麼?”張小凡看着他說。

“好了,我明白了。”王虎說。

“希望不會有下一次。”張小凡說。

胡小天打圓場說:“王虎知錯了,咱們不要說這個話題了,對了,小凡,我有一點想不通,這個包蕾既然這麼強,她爲什麼不直接殺了我們,反而要通過這麼繁瑣的遊戲方式,來達到殺死我們的目的?”

張小凡說:“目前有一點可以肯定,只要我們不對付包蕾,她是沒權利殺我們的,這就是遊戲的一種規則;第二點,殺死以前同學的,也不是她,而是更強大的鬼,也就是說,這個包蕾是被其他鬼控制的。”

說到這裏,張小凡也是心情煩悶,甩甩手:“目前控制包蕾的那隻鬼目的我還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大家多多提高自身實力,只有自己實力強了,這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同學們紛紛點頭,張小凡再說:“王虎,剛剛包蕾的話你也聽到了,她明天估計針對你。”

王虎一臉狂妄的說:“怕什麼,死活老子就是一條命,以前要殺我的朱凱我都不怕,還怕她一個不能直接殺我的女鬼?”

“小心點還是好的。”胡小天嘆氣着說。

“算了,命不久矣,及時行樂。”王虎說着,對身後小弟說:“走,找小/姐去。”說完,一羣人直接走了。

“這混蛋,小凡,你可不能跟他學壞。”林柔咬牙切齒說。

蘇倩倩也擔憂說:“小凡,你沒去過吧?你要是去了,我們就……我們就……”

林柔急着說:“我們就不和你睡了。”

蘇倩倩臉刷的紅了,她尷尬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哎呦,這年頭還不好意思。”林柔偷笑着說。

張小凡無語了,不過聽了兩個妹子的話後,他心中也很高興,偷偷把兩人拉到邊上,輕聲說:“要不……晚上吧。”

迴應張小凡的,是兩記惡狠狠的粉拳。

“死開!”林柔和蘇倩倩惡狠狠的罵,隨即挽着手離開了。

張小凡捂着眼睛回到宿舍,如今老師也不怎麼過來上課了,反正一天沒有什麼事,他回到宿舍淬鍊之前買的白晶石。

經過這些日子吸收白晶石,如今自己的火焰中,已經隱隱有了一絲白色,張小凡知道,這一絲白色,其實就是白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