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心說這太不要臉了,我看向了劉瑜妃,此時顧長虹正在和劉瑜妃小聲說着什麼。很快,君無愁過來了,小聲在我耳邊說:“劉瑜妃師妹讓我告訴你,你先不要上,她先和樑斌師兄打一場,這樑斌師兄太不要臉了。”

我剛要說話,張無敵接了句:“這樣很好。”

張無敵把目光投出去,含情脈脈地看着對面的靜立道姑,那道姑師伯哼了一聲,把身體轉了過去。

林子豪在一旁說:“老大,你是不是喜歡這老道姑啊?要不我給你介紹介紹去吧!”

“不用。”張無敵說,“她早晚是我的菜!”

“這麼恨你,你是不是去偷看過人家洗澡啊!”林子豪說,“其實也沒啥,哪個男人沒有偷看女人洗澡的衝動呢?”

“你不說話能死啊!”張無敵白了他一眼。

“誒呀老大,你還真的偷看過啊!”

……

今天,趙金和馬海波他們也來了,紛紛站在我們身後。我回頭的時候,這些傢伙一個個的面無表情,很凝重的樣子,我心說至於麼?隨後一想,這些人沒經歷過戰爭,比個賽就當是最大的事情了,自然很凝重。但是老子可是親身經歷過戰爭的,自然是到了這裏不當回事兒了,這就是閱歷的重要性啊!

此時,我看到劉瑜妃登場了,一上來就是一片掌聲。山花嘛,大家都給面子,樑斌是鼓掌的裏面最猛的一個。劉瑜妃一出來,還沒說話,樑斌就也站出來了,他笑着說:“就讓師妹先和楊師兄打一場吧,如果師妹贏了,我就認輸給師妹,如果師妹輸了,我替師妹贏回來。” 我頓時瞪圓了眼睛,心說太不要臉了吧!什麼叫師妹輸了,你替師妹贏回來啊?這東西是能替回來的嗎?難道你真的覺得自己比師妹強嗎?這說辭真的是太不要臉了,但是一般人還真的聽不出來,被他給繞懵了個屁的了。

隨後一想,也是啊,她只是個一品仙,樑斌下了血本,已經是四品仙了,打敗師妹自然不在話下啊!麻痹這是要泡師妹的節奏啊!

劉瑜妃呵呵笑着說:“樑師兄,我覺得還是我倆先比試一場吧,我知道,小妹絕非師兄對手,等我下去了,你再和楊師兄比試也不遲,上都上來了,你還下去嗎?”

樑斌笑着說:“還是算了,師妹這麼漂亮,我可不忍心對師妹下手,還是讓楊師兄來吧!”

接着,很多人開始起鬨,這羣王八蛋,都是託啊!喊着:“楊師兄,楊師兄……”

我心說你們喊啥啊!我直接上來了,笑着說:“既然是挑戰,我還是挑戰個厲害的吧,不知道大師兄林俊杰在不在,我想和林師兄過過招,小師妹就算了,正如樑斌說的,小師妹確實是太貌美如花了,我怎麼忍心下手呢?憐香惜玉我還憐惜不過來呢。”

張無敵此時傳音過來了,說了句:“楊落,你瘋了?林俊杰是三品仙,你是五品道。”

我心說,老子還是大魂師的時候就讓一個三品仙猝手不及,被我弄得蝦米了,之後被姬子雅一箭射死了。雖然那次我只是打輔助,但是今非昔比,我覺得,自己對付一個三品仙,即便是不能贏,但也不至於被打慘了輸掉。我有金身護體,雖然胸骨有殘缺,是我的死穴,但是一般人誰又能準確的擊中我呢。我是活人,不是站在那裏讓人戳的靶子。

林俊杰這時候從後面出來了,他一拱手說:“楊落師弟,剛纔我沒聽清,你是在挑戰我嗎?這不太合規矩,這次是新學員的考試,你挑戰我可以等到年終龍虎大會的時候再說啊!”

我說:“大師兄,自打看到你就覺得不舒服,看你就氣不打一處來,你太裝逼,假清高,可以說是欠揍不等天亮的主兒。實在是等不及了,想揍你的心思猶如滔滔江水,想停都停不下來。”

林俊杰可不是個能說會道的人,也不是個大大方方的人,這些話要是說給林子豪的,什麼作用也不會有,但是說給他,他頓時就氣得小臉兒煞白。

這傢伙打扮的很時髦,整的真的就和古裝片裏的大師兄一樣,長髮飄飄,英俊瀟灑,一塵不染,一把君子劍掛在腰裏。一身白袍子,估計半天就得洗。

他剛要開口,張天師說:“我告訴你多少次了,要戒驕戒躁,不要別人給你幾句你就上當。難道你看不出,是這小子故意在激怒你嗎?”

我笑着說:“天師,他知道了也沒用,這就是個大氣包,隨便有人扇點風,立馬就氣得鼓起來了,您快看,先是氣得臉發白,現在又黑了。他不僅生我的氣,您的氣也生啊!您給了師妹三顆玉靈丹,沒有給他,他氣得幾晚上沒睡覺您信麼?他就是這樣人,我想,這也是你一直不給他玉靈丹的原因,對吧?”

我這麼一說,天師一閉眼往後一靠說:“小子,當初我後悔沒有把你帶入我門下了,張無敵確實有眼光。這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一件事了。”

林俊杰喊着說:“你胡說,我根本就沒嫉妒師妹,更沒有責怪師父的意思。”

“又開始言不由衷了吧!”我指着他哈哈笑了起來:“自卑的傢伙,你還能有什麼出息?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註定再無進步,厚德載物,德才兼備才能成神,有才無德,只能成妖!”

平時誰這麼說過這位大師兄啊!此時,很多小夥伴都驚呆了,就連那些師伯們都微笑不語,靜立道姑注視着我,微笑着頻頻點頭。我去,難道這老道姑看上我了,那樣我可不從啊!就算你是真人我也不幹。但是隨後我發現,張無敵正美呢,坐得穩穩當當,擺着造型,風吹過他的秀髮,瀟灑死了。

我往旁邊一閃,才明白,原來我這靜立師伯是在看張無敵這個混蛋啊!看來到了他們這個年紀了,能比的也就只有徒弟了吧!

林俊杰氣得手哆嗦了,抓着劍柄不放。我繼續損他說:“大師兄,你要是想拔劍你就拔出來,不要這麼糾結,我要是你,早就拔出來刺過來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啊!你刺過來,一劍捅死我,快意恩仇,有什麼呀?大不了不在這裏混了,下山當個逍遙仙子,找個山頭弄他幾十美女養着,你就是個快樂仙子。”

“楊落,我,我要殺了你!”

他總算是忍無可忍了,不過他有點傻,竟然和我玩起了近身搏擊,他應該是飛劍厲害的吧,看那把劍就不是近身搏擊的東西。太短了,他的身法都比不上君無愁,但是我明白,他的速度和力道可是比君無愁強了不是一點半點,畢竟,怎麼說他也是三品仙。

但是他真的是大錯特錯了,用自己的短處攻擊別人的長處。我甚至看到了張天師搖頭閉眼的動作,他是極度失望的。

我眼睛盯着這飛劍,到了我近前的時候,我身體一側,胳膊肘直接出去直接撞他的臉。他反應很快,就算是這樣的一擊還是沒能擊中他。林俊杰身體一倒,直接躺在地上從我身旁滑了過去。我轉過身的時候,他已經站在我的對面五米了。很明顯,這一下他也嚇壞了,額頭上冒了汗。

此時他學聰明瞭,一伸手把飛劍祭出,這把劍很輕盈地就像是一隻燕子一樣在他周圍飛翔。我知道,這是很危險的,我揹着手,左手裏已經捏了罪惡曼陀羅。而我的右手裏,一把漆黑的長刀緩緩生長了出來。

破天刀一出來,頓時就引來了一陣的驚呼。這把刀的黑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就像是空間的裂痕一樣深邃,沒有任何的光澤外泄。我拎着刀,一步步朝着林俊杰走去,我,五品道,他,三品仙。五品道主動出擊攻擊三品仙,想必這是前所未有的吧!

有人驚呼:“我的天!楊落這是要逆天啊!”

“五品道,史上最強五品道。”

“快看,大師兄後退了一步,這是怎麼回事?”

……

我一步步向前,林俊杰竟然一步步後退,他到底怎麼了?怕什麼呢?我瞪圓了眼睛死死盯着他,一步步向前,他就一步步後退。

張天師這時候眼睛睜開了,喊了句:“呔!”

頓時,林俊杰停住了腳步。張天師說:“小小年紀,竟然修煉出了靈魂威壓,楊落,你千萬不要再讓我吃驚了,我已經夠後悔了。”

張無敵哈哈笑着說:“大哥,你這邊確實是人才輩出啊,你的倉庫管理員都這麼厲害。對了,等下我去看看你那放羊娃怎麼樣,實在不行,我也收了。”

林俊杰這時候回過神,喊了句:“該死的小子,我要殺了你!”

他此刻羞愧的臉紅了。

шшш▪ ttκa n▪ ¢ ○

“這從臉白,到臉黑,最後臉紅,你這傢伙是變色龍嗎?”我自然不放過損他的機會。

他二指一伸,頓時這飛劍清脆地嚶了一聲,然後直接朝着我的胸口就刺了過來。張無敵喊了句:“無影劍,小心!”

無影劍我可是見過,這一招出來讓我吃了一驚!我頓時想起了夜孤零的無影劍了,他那無影劍可不是飛劍啊!

說是無影劍,其實還嫩點,起碼我是能看到它的行動軌跡的,很快,確實很快,就是一道光一樣唰地一下就過來了,我勉強閃過,但只是剎那,又朝着我的大腿來了,我一擡腿,道袍唰地一下就掉下了一塊。接着,這無影劍開始繞着我對我切割,我一次次躲閃,每一次都被割破了道袍,最後,我的道袍已經散落了,張無敵喊了句:“實在不行就認輸,總比丟了命好。”

此時我在觀察,這飛劍的無影劍,似乎和夜孤零的無影劍有很多相似之處,但是又說不出哪裏一樣來。

我好奇啊,一笑喊了句:“老大,你放心,除非他還能再快,我躲得開自己,躲不開道袍而已。”

張無敵這才坐下了,看着我說:“如此就好,看你還能笑得出來,我放心了。”

這是一次難得的實戰鍛鍊的機會,這林俊杰已經殺紅了眼了。我必須給他加把勁,我說:“師兄,你最好再努力一下,久攻不下必備破,你這樣搞不行,耗費真氣,沒有效果,根本就沒能傷到我。”

其實呢,這把飛劍幾次都是滑過了我的皮膚的,只不過,被我的金身扛了下來而已。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此刻纔算是剛剛適應了這個速度。不得不說,這無影劍,確實牛X。

在我的鼓動下,這林俊杰真的就加速了。這無影劍在我身體周圍就像是無數把一樣,而我的身體也加快了閃躲的速度。我知道,這次加速林俊杰是出了全力了,他已經咬破了嘴脣。 他這是要殺了我,每一下都是朝着致命的地方來的,終於,這一下朝着我的側胸而來,這裏,是我的金身的殘破之處,可能是當初東翼大神被打落凡塵的致命傷吧。我神經頓時被調動了起來,突然就感覺到,這無影劍慢了下來。

我舉起破天刀,喊了聲:“給我破!”

一刀砍出去,這是我今天對陣林俊杰出的第一招,就聽鐺地一聲,這飛劍並不是被震飛了,而是直接被我這一刀給劈碎了。頓時碎屑崩飛了出去。那些師伯們都做了氣盾擋下這些碎屑。

這一刀砍完,毫不猶豫,趁着林俊杰的氣卸了,左手一推,罪惡之花緩緩而出,它是如此的妖豔和誘惑,緩緩地飄向了林俊杰。他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就到了他的身前。

我嘴脣微微一動:“爆!”

就聽嗡地一聲,林俊杰的身體一震,接着,恢復了平靜。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口鮮血噴出來,接着,他拿出懷裏的藥瓶,吃了那顆開胃健脾的藥丸,閉上眼開始療傷。但是他突然睜開眼,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張天師飛身而下,一根手指伸出來,一道柔和的光線射進了他的額頭,之後閉着眼,似乎是在觀察着他的體內,最後慢慢睜開眼說:“經脈,血脈,五臟六腑全部震碎,要不是控制的好沒有對這顆腦袋下手,恐怕此時,我的這大徒弟已經是一具屍體了。楊落,你剛纔用的是什麼招式?”

我說:“沒事自己研究的。”

林俊杰又是一口血吐出來,而天師此時將注意力放在了他吐出來的那顆藥丸上,他彎腰撿起來,用手捏碎了,隨後看看我,深呼吸一口,閉上眼又睜開眼說:“楊落,你贏了。”

我知道,我和林子豪的把戲被識破了。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結果。

天師說:“劉瑜妃不會和你比試的,她不是你的對手。從此以後,林俊杰再也無法修煉了,來人,送你們大師兄回老家,他家條件不錯,還是可以安安穩穩過完百年的。”

林俊杰這時候睜開眼說:“師父,我是仙子,我能活一千年。”

“已經不是了,你的仙根被擊碎了。”

林俊杰看着我咬咬牙,慢慢站起來,然後低着頭離開了。說實在的,此時我心裏挺難受的,但是接下來讓我驚呆了,我發現,林俊杰的身體開始扭曲,之後身體開始高大了起來,他渾身長出噁心的鱗片來。

張無敵罵了句:“他竟然有化身爲魔丹,天師,你知道嗎?”

“我既然不能爲仙,乾脆爲魔。”林俊杰哈哈笑了起來。“還好,我還留有一口仙氣,讓大家失望了。我等不到下山再爲魔了,等不到了。仙氣散了,根本催不出魔氣。 影帝的犬系女友 我現在就是魔,我是魔。”

“你心中有魔。”張天師說。“無上天尊!”

林俊杰身體變異成一個很奇怪的樣子,頭上有兩個角,渾身佈滿黑色的鱗片,看了直噁心。但是很快,他恢復了人的樣子,只是身體多了一份陰鬱的氣息。張天師搖搖頭說:“林俊杰,今後你再不是我龍虎山的弟子了,你做的任何事,與我龍虎山無關。”

林俊杰哈哈大笑着說:“天師,你要是給我三顆丹藥的話,我至於現在還是三品仙嗎?我早就是二品真人了,我早就返璞歸真了。”

“我就是怕你貪功心切,纔沒有給你的。返璞歸真不是那麼簡單的。必須要打好基礎,不然就是你現在的下場,走火入魔,你心浮氣躁根基不穩,打算靠着吃三顆玉靈丹就返璞歸真?你在做夢知道嗎?丹藥只能短時間內提升等級,但是不能提升你的魂力和內在的根基,你懂麼?修身還要修德。”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我走了。”

張無敵說:“你還走得了?”

“老十七,讓他走,好歹我們師徒一場。下次見面,便是路人。”張天師說完,轉過身去了。

林俊杰走了,而我這時候將要面對的就是另一個對手,那就是樑斌了。

樑斌上臺來,看着我笑着說:“師兄果然深藏不漏,我甚至懷疑師兄的等級是不是屬實的。”

我沒說話,只是笑笑。

樑斌說:“廢話不所說,可以開始了嗎?”

我點頭。

他單臂一晃,頓時我腳下的石板深陷下去了,這一下讓我猝不及防也隨着下落。我一踩地面打算躍出來,但是看到頭頂一隻大手拍了下來,這是一隻大石頭手。這樑斌對土的控制真的是爐火純青了。

我拽出來霸王槍,直接朝着這隻大手戳了過去,轟隆一聲戳出一個洞來。我的身體還是從這大手裏鑽了出來。落在地面上後,這個大坑瞬間就平了,倒是從地上跳出五個石頭獅子來。

之後,樑斌一把符撒出來,就化作了五個獅子的虛影,撲進了這石頭獅子。張無敵喊了句:“魂符入了實體,楊落,你要小心。這些都是妖獸被煉化的魂魄,入了實體後威力不減,並且和控符的人心意相通。”

這五頭獅子直接朝着我撲了過來,我一個不注意就被咬住了槍桿子,其餘的一擁而上。我只能撒開手後退,這羣石頭東西此時哪裏還是石頭的啊,看身體黝黑黝黑的,簡直就是真傢伙啊!這是什麼控符術,簡直太厲害了。

二師伯廣真子的控符術真的太強大了啊!我抽出破天刀,朝着一頭獅子的頭砍了出去,沒想到這一刀直接就劈開了這獅子的頭,但是隨後它晃晃腦袋就完好如初了。我勒個去,這仗真的沒辦法打了。

張無敵傳音過來了,說:“你二師伯的控符術天下無敵,看來這小子得到了真傳,這東西是讓人頭疼。唯一破掉的辦法就是靈魂攻擊,直接針對那些獸魂!”

天琴的聲音響了起來,她這時候說了句:“讓狼靈去,楊落,你是不是傻了?”

我這才往後一躍,但是在我身前,兩窩,十四匹小狼一出來的時候還挺悠閒的,但是當他們瞬間發現了這五頭獅子後,都站立了起來,排好隊,成一個扇形,很快,這扇形開水收縮,變成了一個圓形,將這五頭獅子圍在了中間。那頭獅子的嘴鬆開,我的霸王槍得到了自由,我一伸手就抓了回來,收進了體內。

師伯廣真子喊了句:“無敵師弟,你什麼時候學會控符了?你不是最不屑控符的嗎?”

張無敵大言不慚地說:“我不屑於控符,不代表我不會,這不是嗎?做夢的時候不小心說了夢話,結果被我這不肖弟子偷聽了去,自己琢磨着練了個控符術。你弄五個獅子,我徒弟弄一羣狼,也算是公平。”

那五頭獅子怒了,開始撲,狼靈只是閃躲,並不發起攻擊。看來,是勢均力敵了。但是我發現,狼靈的組織紀律性和靈活性都強過那獅子。狼靈採用的是騷擾戰術,總是有狼在獅子的屁股後面晃悠,似乎隨時都要下口咬後腿一樣。但是就是不下口,但是獅子受不了了,開始煩躁,不停地轉圈。

我看着樑斌笑了,說:“師弟,我先去睡覺,你先在這裏控制着你的符。”

我退場了,坐到了我的椅子裏開始喝茶。這樑斌開始和我的狼靈對峙着,狼靈就是不攻擊,這五頭獅子也不敢隨意下口,畢竟,狼靈的數量佔先。就這樣僵持着,到了中午的時候,張無敵打破了沉默:“還有完沒完?我先去吃飯了。”

他真的站起來走了,我一看也喊了句:“樑斌師弟,你先忙着,我去吃個飯先。”

我們這一門的人開始起鬨,都去吃飯了。一頓飯大家都在哈哈笑,都在爲揚眉吐氣而興奮着,我心說趙金啊,馬海波啊,你倆也許多年後會發現,自己的丹藥被掉包了,到時候你倆該如何是好啊!

吃完了飯,小道童來稟報,說龍虎臺上還對峙呢,樑斌不敢動手,那些狼也不動手,只是圍困着那五頭獅子。

張無敵這時候問我:“那是什麼符。簡直是太高級了,是天符嗎?”

我瞪圓了眼睛說:“老大,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機緣巧合得到的。符咒也分等級嗎?”

“天地玄黃啊,每級分三等,上中下,你在外面的時候都學什麼了呀?愁死人啊你!”他無奈地搖搖頭說:“看來,有點意思啊!你祕密不少啊。”

之後,竟然哼着“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祕密,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走了。

我說:“我也去睡個覺。”

林子豪說:“我去盯着去。順便看看樑斌那副嘴臉。

午覺睡完了,我伸着懶腰去了龍虎臺,到了後,大家還都在,樑斌在臺上,這孩子還在努力控符呢,我心說,這真氣充沛的,控個十天半月不成問題的吧!

我說:“樑師弟,你先弄着,我回去洗幾件衣服,洗完了就來。對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儘管下手,沒關係,輸贏告訴我一聲就行。” 頓時鬨堂大笑,我也是笑着走了。很快,顧長虹和劉瑜妃追了上來。劉瑜妃攔住我,給了我一拳說:“好啊你楊師兄,你竟然騙我。你這麼厲害,害的我替你擔心,你賠償我。”

我嗯了一聲說:“改天我賠償你一顆玉靈丹。”

“我不要玉靈丹,姨夫說過,玉靈丹只是虛長等級,其實修煉一圖,還是紮紮實實纔是王道。”她說:“等你和表姐結婚的時候,我要去押車。 第一掌門夫人 你要給我很多錢才行。”

顧長虹臉一紅說:“胡說什麼呀!大家都是修行之人,談什麼兒女私情?還是等以後成仙了再說這些事吧,人生苦短,要是貪戀紅塵,百年過後就什麼都不剩了,多可惜啊,要是成仙了,有千年的壽命,在一起一起過一千年,多好啊!你已經是小仙子了,我看你倒是該嫁人了。”

“我才十六啊表姐,你這是要攛掇我違法啊!知道嗎?國家婚姻法可是女子要二十歲纔可以結婚的。”

“結婚和找對象是兩回事,嫁人不一定非要領結婚證的哦!再說了,現在我們凡人的法律已經不適合你嘍!”

……

這一對女人,把我頭都吵大了,我趁着這倆傢伙不注意,溜了。

回去後洗衣服,洗完後曬衣服。一直到了天黑,小道童還說樑斌還在和那羣狼對峙,最後加了句:“都無聊死了,老楊,啥時候能結束啊!”

我說:“我也不知道啊!”

吃了晚飯我就去睡了,林子豪回來的時候我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打了個哈欠說:“心真大!”

之後也睡了。第二天一早我起來的很早,叫着林子豪起來去跑步。我倆跑步到了龍虎臺的時候,看到樑斌還在和狼靈對峙。 凌天戰尊 看熱鬧的明顯少了,但是那些師伯都在,這些人都是很有耐心的。我倆跑到了一旁,林子豪誇張地伸着脖子說:“老楊,你說啥時候才結束啊?!”

我說:“不知道啊!估計樑斌師弟餓了的時候?或者是有尿的時候?”

“不可能有尿了,已經快一天一夜沒喝水了。人家是仙子了,估計可以喝風飲露了吧!餓個倆月不成問題。”

我說:“看來是持久戰。”

我倆聊完了,就跑了下去,林子豪笑着說:“這下有意思了,我看樑斌怎麼收場!”

我說:“我要是他,攻擊唄!”

張無敵突然在旁邊說:“攻擊?你當那獸魂是那麼好得到的嗎?我想,他是在糾結呢,攻擊很可能贏,但是也可能輸掉,輸掉不要緊,最怕的是,那獸魂被那些狼崽子撕碎了就麻煩了。認輸?又他媽的不甘心,真糾結啊,我想,最糾結的是你廣真子師伯,估計這時候,他只能是聽天由命把做主權交給自己的這個徒弟了,這樣不管什麼結果,自己都能安慰自己。不過話說,你那東西是什麼呀?”

我笑着說:“高級控符術。”

張無敵哼了一聲,揹着手走了。我剛要進院子,就聽身後有人喊我:“師兄,師兄,楊落師兄。”

我回頭一看,是君無愁,她跑過來笑着說:“有封信給你師父的。我師父給你師父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