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劍光飛射而起,如長龍直衝九霄,漫天銀白色光華,傾瀉灑落,碧光一片,連城幕海,一下子阻隔了羅睺與毗摩質多羅的去路。

李長生反身而上,雙手瞬間抓住烏伏遂胸前的窟窿。

烏伏遂瞪大了雙眼,眸子之中,驚恐的寒光,看着李長生。

他整個人還未反應過來,“滋啦”一聲,身軀瞬間被李長生徒手撕裂,一分爲二。

鮮血灑滿天際,一股血腥味道,瀰漫在上空之中,刺鼻難聞。

“糟糕!”

兩名阿修羅戰神,此時此刻,面如死灰一般,被深深震怖。

李長生的戰力,簡直超乎了他們兩人的想象,一番激戰下來……五名散仙,盡數被屠……

如今只剩下他們兩名阿修羅,即便擁有通天戰力,但李長生已然立於不敗之地,久戰下去……兩名阿修羅一定難敵……

無盡天火,熊熊而下,日月星辰,全部黯然失色,熔盡世間萬物一般,一片浩瀚火海。

“快走……”

羅睺整個人心中驚駭不已,朝着毗摩質多羅發出一聲怒吼。

“不……這不可能……”毗摩質多羅髮絲凌亂,整個人狂吼着,面上露出猙獰之色,悲憤,不甘。

他與羅睺兩人,放棄鎮守森羅殿,隨同至尊來攻龍虎山,原本以爲會是一件板上釘釘的事情。

沒曾想……李長生的突然出現,卻是讓整個計劃,完全改變!

李長生猶如天人一般,御空而來,雙手不斷掐訣,金黃色的無上法印,顯化而出,蘊含衆生大道,無限法則流轉嗡鳴,震徹天地。

“走,快走……”羅睺整個人臉色一變,知曉再戰下去,也是徒勞。

唯今之計,只能先放棄進攻,再圖大業。

他整個人拉住一旁的毗摩質多羅,轉身化作寒光,便朝遙遠處的天際逃去。

謫仙盟這一頭,所有的修煉者,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驚悚連連,簡直不敢相信。

兩大阿修羅戰神,竟然拔腿就逃,這樣一來……謫仙盟這一頭優勢盡消……只剩下至尊一人。

“你們竟敢背叛我?”至尊怒吼一聲,滿腔憤怒化作磅礴的氣勢,狂涌而出。

兩名阿修羅,曾經立下血誓效忠於他,如今大敵當前,竟然萌生退意,簡直讓他無法接受。

只見至尊一揚手,關聯着兩名阿修羅血脈的血珠出現在他的手掌心之中,瞬間碾碎……

“轟隆”

一聲巨響,兩名阿修羅戰神剛飛出去數百丈遠,在高空之中,瞬間炸裂,化作齏粉。

在場所有的人,驚顫不已,幾欲窒息!

兩名阿修羅,就這樣,死了?

所有的人,簡直都要發瘋了。

童童雖然有“天師法印”在手,但迎戰至尊,帥不過三秒,“天師法印”就被至尊強大的威勢和“無極陣圖”牽制住。

如今的至尊,氣勢暴漲,一人面對衆敵手,絲毫無所畏懼,威嚴如神。 至尊發出陣陣咆哮,猶如天神一般,威嚴萬分。

一股股磅礴的氣勢,從他的身軀之中暴漲而出,如山洪決堤一般,不可阻擋。

滾滾的氣浪,奔涌澎湃,似是浪潮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衆人臉色紛紛大變,驚駭萬分。

九世散仙之威,絕非常人所能想象。

軍婚難違 整座龍虎山,如陷入狂風暴雨之中,至尊一人橫推衆人,所向披靡,簡直無敵手。

“李長生,張道陵……你們壞我大事,今日我要殺了你們……”

至尊的臉,似是化作無盡的黑煙,在高空之中顯化而出,猙獰的面容,遮天蔽日,蒼穹之上的陽光都被阻擋住,一片陰暗倒落,似是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衆人心神驚顫,瞪大了眼睛,朝着至尊望去。

如今的至尊,只差一步,便可歷經十世天劫,一旦渡劫成功,便可成功邁入魔道。

那時候,人世之間,將再無敵手。

“呸……做你的青天白日夢……我道教祖庭,千年基業,豈能由你在此放肆……”童童氣急敗壞,直跺腳。

他的“天師法印”被牽制住,強大的力量一時之間發揮不出來,連他都感到十分意外。

將臣與後卿,凝起渾渾的黑暗之力,更是謹慎萬分。

“今日龍虎山衆志成城,斬妖驅魔……你謫仙盟大限將至……”

李長生面色一冷,厲聲說道,隨後踏步登空,一步一金蓮。

浩瀚的金黃色道門之力,似是不斷震盪而起,金光洶涌,氣焰滔天。

銀白色短劍破長空而來,如長虹一般,呼嘯而吟,萬千劍光,似是形成天羅地網一般,直朝至尊劈斬而下。

一瞬之間,衆人怒髮衝冠,燃起滔天戰意,直衝而上,無所畏懼。

“轟!”

至尊揚手一揮,無限黑影,化作鴻光縹緲,越發變得深邃。

只看見高空之中,不斷顯化如同漩渦一般的神力,似是橫貫蒼穹,直衝九霄,下臨地獄一般,滔天聲威炸落。

“你們都給我去死……”

至尊發出一聲劇烈的咆哮。

湛寂聖者與天婆門衆神靈剛殺到,瞬間被這股強大的威勢所震退百丈。

將臣與後卿,依仗着絕對的速度,化作兩道光影,不斷交織,從兩側突進,爆發出滾滾神威。

李長生手持銀白色短劍,迎空劈斬,無限神芒傾瀉而下,碧光如海,接天而起。

驟然之間,天際之上,似是九霄驚動,雷鳴不絕,一道道電光,彙集八方之勢,破黑雲而下。

“噗”

神光鋒利如刀,一閃而過,鮮血剎那之間,染紅天際。

將臣剛一殺至,漫天聲威滾滾,至尊彈指之間,便破開無數屏障,瞬間擊穿將臣雙翅。

“憑你們幾人……便想殺我,簡直癡心妄想……”

至尊怒吼連連,狂妄至極。

衆人臉色鐵青,難看到極點。

將臣身軀微微一顫,似是也驚恐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自己身爲四大殭屍王之一,數千年以來,少有敵手,即便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對手,都有一戰之力,未曾身上負傷,可今日……面對如天神一般的至尊,數百回合攻伐之下,卻有不敵。

“你荼害衆生,爲求十世歷劫,不惜一切代價,當誅……”

李長生震聲說道,雙手不斷掐動法訣。

“轟隆”一聲,他的身後,幻化出瓊樓玉宇的美景,一片七彩光華閃耀瀰漫,光華漫天。

陣陣威勢,似是要將一切黑暗驅逐,神聖的光華,璀璨刺眼,美輪美奐。

道門三十六神技之一,皇天滅魔斬妖技!

術法神通一出,天地顫慄,衆生不安!

煌煌之威,直衝至尊殺來,磅礴澎湃。

至尊似是不甘,怒吼連連,擡手之間,碧光灑落,化作鸞鳳和鳴,絢爛至極,絲毫不弱於李長生的威勢。

只看見鸞鳳在高空飛舞交織,絲絲華光,如琉璃一般閃耀,帶着透明的霧氣,折射出光華漫天。

衆人心神驚顫,連連後退。

巨大的威勢,震盪山海,四周山峯共振,面前的虛空不斷崩裂,破敗不堪。

整座龍虎山,陷入一片極光之中。

遙遠處,許多觀戰的修煉者,發出了驚呼之聲,如身處夢境一般。

這兩人交戰,簡直世間難得一見,盛況空前。

神祕人負手站立遠眺,看到這一幕,整個人也像是陷入沉思之中,眼神裏頭,露出迷茫之色。

一股朦朧的氣勢,從他的身軀之中發散而出,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住。

四周的修煉者早已經嚇破了膽,離得遠遠的,根本不敢靠近。

這樣一位殺神,任誰見了,都要頭疼。

龍虎山的山巔上空之中,爆發出一聲聲巨響。

逆世為凰:帝女權傾天下 李長生與至尊的身影,若隱若現,彷彿被無盡的光華所遮掩住了一般。

“叮!”

一聲劍吟,如龍吟一般,清脆刺眼。

劍光伴隨着瓊樓玉宇的威勢,騰騰而出,與那鸞鳳碰撞在一起。

剎那之間,天地轟鳴,震耳欲聾。

萬獸齊齊跪倒,如見天人一般,頂禮膜拜。

龐大的威勢,將整座龍虎山完全籠罩住。

童童駕馭着龍虎山的無上殺陣,化作赤霞萬千,一片絢爛,飛舞四射而來。

至尊狂嘯連連,如入無人之境,從容應對。

“李長生,若非是你,我早已收取整座龍虎山的氣運,壯大我的‘無極陣圖’,千萬力量聚集於身,天下無敵……若非是你,那十世天劫,能奈我何?”

這一瞬間,至尊的語氣之中,充滿了無盡的遺憾與不甘。

他堂堂九世散仙,只差一步,便可登臨千古以來無人能登之境,成就無上榮耀。

成魔之道,相比起成仙之道,更加困難!

只可惜,人道渺渺,仙道茫茫,他自渡劫失敗兵解轉修散仙的那一刻,便已經淪爲了不人不仙的生物,如今……若不能成功轉修魔道,那麼迎接他的,便是死亡。

至尊如被天威包裹,露出猙獰之色,化作一道神芒,直衝遙遠處山林而去。

衆人皆被驚震,這一刻呆若木雞。

李長生臉色一沉,瞬間追了出去。 “至尊,莫非是你怕了,想要臨陣脫逃?”

李長生追在後頭,震聲說道。

至尊猛然停住身形,回過身來,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說道:“我君臨天下,蓋世無雙,何人能擋?豈會怕你……”

話音落下,他揚手之間,一片片光霧,似是從四周飄揚而出,形成巨大的熒幕,將李長生重重圍住。

無限神威,綻放而來,光華萬千,璀璨耀眼。

一瞬之間,李長生凝神聚氣,不敢大意。

“金槌萬隊,銅頭鐵額。輔雷猛史,天鼓轟掣。碎破鬼爽,絕汝鬼跡。西靈紫詔,玉皇寶救。隨氣速現,真威赫奕。急急速速,揚威戮力。玉清帝命,風火傳驛。急急如律令。”

隨着咒語響起,李長生一步踏出,天崩地裂,光華四溢而出,金黃色的護體神光,不斷流轉,將他的身軀完全包裹住。

怒婚 大道銘文法則流動不停,似是越發變得蒼茫。

李長生揚手一動,虛空之中,幻化出一隻巨大的麒麟,怒目而瞪,仰天長嘯,漫天威勢爆發而出,整座山林如陷入狂吼之中,震耳欲聾,滔天的能量凝聚而起,似是在蠻獸沖天剎那,刺破九霄雲海,騰騰之威難以抵擋。

“道門三十六神技,麒麟入海?”

至尊臉色微微一變,似是也被驚詫住。

轉瞬之間,電光霹靂,閃落不斷,轟擊整片山林,焚燒萬物,化作火海。

無盡的虛空,被震裂而開,怒海重重,一望無際,攜帶滾滾巨浪之威,凝聚江河湖海之力,幻化日月衆生之光,橫掃八方,斬滅衆生。

“你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至尊怒吼着,整個人化作光影,直朝那憤怒的麒麟衝去,“嗖”的一下,無盡神威,穿透麒麟的攻勢,一掌劈出,如山嶽一般降臨,蓋世無雙。

轉瞬之間,攻伐殺至,“砰”的一下,直劈在李長生的肩膀上。

李長生面色一變,整個身形,直接從高空之中落下。

“轟!”

一股氣浪,狂涌四射,將四周山石草木,化作廢墟。

鮮紅的血液,不斷從李長生的肩膀之上流出,不到片刻時間,他整個人的身軀,已然被染紅。

最後一尊魔 至尊神力,世間少有。

即便傾力一戰,也未必能佔優勢。

一個不慎,很有可能落入萬劫不復當中。

“哈哈哈……”至尊發出了近乎癲狂的大笑,得意至極,怒吼道:“李長生……看來你也不過如此……道門三十六神技,能奈我何?”

他整個人髮絲迎空狂舞,眸子之中,寒光飛射,猶如魔王一般,凌空而立。

漫天聲威,浩浩蕩蕩,從四面八方直衝雲霄而起。

整片大地,陷入轟鳴之中,幾欲崩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