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紫陌一聽,靠,就知道這個女人會顛倒是非。

“月影。”

沐雲軒冷冷的喊道。

很快,一抹黑影出現在沐雲軒的身邊,湊到沐雲軒身邊低聲說道。

蘇紫陌上下把月影看了看,這丫的居然還留了一手,暗中居然有影衛跟着他們。

“把他給本座帶出來。”

月影一聽,快速的閃身離開。

而素卿,身體卻止不住的抖了抖。

就連秀紅也是一驚,不由自主的回頭看了拐角處一眼。

蘇紫陌一看,目的達成了,她也學着前世看過的宅鬥小說裏的女主整一次不知好歹的人,誰叫這日子這麼無聊呢?

很快,李文成被月影從暗處揪出來。

在火鳳背上的戚容一看,瞬間流下了眼淚。

“文成,原來你就在不遠處看着呢?那麼我說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吧?”

沒曾想到,李文成惡狠狠的看了戚容一眼。

“你是哪裏來的刁婦,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李文成,我嫁與你三年之久,爲你照顧臥病在牀的老母,爲了你一家的生計操勞,你就在對我絕情,也不該對生你養你的孃親絕情吧?”

戚容抽泣着聲聲質問李文成。 “素卿,你剛纔不是說李文成出去辦事情,要明天早上才能回來了嗎?現在突然冒出一個李文成來,呀!認識的還以爲見鬼了呢?”

蘇紫陌風涼的說道。

這個女人剛剛明顯的就是不想讓她見李文成,而且這兩個女人一唱一合的,一定有貓膩。

蘇紫陌一看,這李文成也長得不怎麼樣,一看長相就是一個負心漢,陳世美。

“這……!”

素卿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這下真的有些急了,事情怎麼會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樣呢?表哥怎麼就突然回來了呢?

“表哥,素卿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這是繡紅的家務事,素卿也不便插手。”

“是嗎?月影,去把蔣老闆叫過來。”

這個王爺很荒唐 沐雲軒冷冷的吩咐。

“是。”月影快速的消失在原地,悄無聲息的,就像鬼一樣。

蘇紫陌瞪大眼眸,這沐雲軒的影衛比她的十二煞厲害多了。

素卿猛的看向沐雲軒。

焦急的問道:“表哥,讓爹爹過來做什麼?”

沐雲軒卻不理會素卿,而是溫柔的看向懷裏的蘇紫陌,柔聲道:“陌兒,先進去休息,我會給陌兒一個滿意的結果的。”

蘇紫陌從頭到腳把沐雲軒打量了一遍。

唉!蘇紫陌一聽,心底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時間就是應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的,她蘇紫陌最近是怎麼了,老是碰到這些事情,這都什麼時辰了,她蘇紫陌還得爲了其她女人的嫉妒心買單。

“不去,我覺得你的話沒什麼可信度,還有,給我一個交代幹什麼?你要給這位姐姐一個交代纔是,人是你雲城的人,作爲女人,我相信那位姐姐說的話。”

蘇紫陌沒好氣的說道,她明月山莊可不會出現這樣的人,要是有,她早就把他踢到不歸山裏去了。

“好,好,都依你!”

沐雲軒寵溺的撫摸着她柔軟的秀髮,剛剛她說就此別過,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素卿卻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沐雲軒嗎?

他居然對這個女人百依百順的。

“這還差不多。”

蘇紫陌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火鳳,送那位姐姐下來。”

蘇紫陌對戚容非常的尊敬,她喜歡和這樣樸素的人打交道。

“嗯!”

火鳳把戚容放到了地上,又快速的回到了蘇紫陌的體內。

“李文成,是你自己承認,還是本座派人去你們村子裏查?”

沐雲軒聲音冰冷,周身散發出一股嗜人的殺意。

李文成一聽,快速的擡眸看着沐雲軒。

又急急的看向素卿和秀紅,不斷的給兩人使眼色。

只是,素卿這個時候卻什麼都不敢說,她現在是自身難保了。

沐雲軒一看,臉色更加的陰沉。

“月影,查清楚事情屬實,將這對男女送進魔窟洞喂魔獸。”

秀紅一聽,臉色瞬間慘白,快速的跪到沐雲軒面前。

急急的解釋道:“聖主明察,是李文成他說了謊,騙了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他家裏還有老母和妻子啊?不關奴婢的事啊!” “秀紅。”

一聽,李文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秀紅。

“唉!都說夫妻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雲軒,你一句魔窟洞喂魔獸就讓她和李文成急着撇清了關係,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蘇紫陌搖了搖頭,這樣的夫妻又怎麼會長遠呢?

“夫人,不是這樣的,真的是李文成他騙了奴婢的。”

秀紅紅着眼對着蘇紫陌急急的解釋道。

秀紅心裏想着,她會同情那個女人,也會同情自己吧!

“秀紅,明明是你自己願意和我成婚的,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你怎麼能這樣傷我的心。”

李文成一臉傷心的看着秀紅。

沐雲軒蹙眉,他想聽的可不是這些。

“李文成,本座只想問你一句,她是不是你的原配妻子?”

沐雲軒的聲音裏明顯的失去了耐心,似乎李文成只要有一句謊話,他就會立刻把他送進魔窟洞裏喂魔獸。

李文成不甘的看了一眼戚容,在沐雲軒面前,也不敢在撒謊,但他去把矛頭指向了戚容。

“戚氏,我昔日待你不薄,你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爲難於我?”

“呵……!”

Www⊙тTk ān⊙¢o

戚容一聽,冷冷一笑,心,已經碎了。

“李文成,你那是帶我不薄嗎?成婚三日你就離家了,你的弟弟妹妹還小,孃親又臥病在牀,我起早貪黑的維持着家裏的生計,作爲兒子,你爲孃親做過什麼,作爲哥哥,你又承擔過什麼,作爲夫君,你有盡過自己的責任嗎?作爲家裏的頂樑柱,你又爲家裏做過什麼?什麼都沒有,你又何來的待我不薄?”

戚容淚如雨下,聲聲痛楚的質問李文成。

李文成瞬間臉紅脖子粗的,不敢正眼看戚容,無地自容的他,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一次我來,本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讓你回去看了看你的孃親,她兩年未見你,想在死之前在見你一面,可是我在這裏等了你兩天兩夜了,你明明知道我的來意卻避而不見,原來,你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踢我,打我,你在暗處卻也不吭一聲,原來,你是在外邊有女人了。”

戚容肝腸寸斷,她還記得李文成離開那時說過的話,人世間有白媚千紅,唯獨你是我情之所鍾,她當時單純的就相信了他這一句話,老老實實的在家裏等着她,可這一等,卻等來了這樣的結果。

毒妃當道:廢物王爺請躺好 蘇紫陌聽着,心裏很不是滋味,她深知一個女人撐起一個家的艱辛。

“戚容,我知道錯了,我這就跟你回去見孃親。”

李文成跪爬到戚容的身邊,一臉的歉意。

只是,戚容猛的甩開李文成。

李文成雙眸猛的一驚!心裏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隨小心翼翼的擡眸看着戚容:“容,容兒……!”

“李文成,當初,我嫁給你也是逼不得已,當年大旱,我家顆粒無收,你能娶我,讓我家度過難關,我很感激你,可是三年來,我爲你們李家做的一切已經足夠了,今日一見,你我夫妻情緣已盡,你我二人,從此天涯陌路。”

戚容決然的說道,隨偏頭看着蘇紫陌。 “多謝夫人今日相救!夫人是一個好人,如果夫人不嫌棄,戚容會做很多事情,想在夫人身邊做一個粗使丫鬟,討口飯吃。”

蘇紫陌一聽,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好啊!戚姐姐,你做得對,像這樣的男人,你早就該一腳把他給踹了,何苦這樣浪費自己的青春呢?”

“多謝夫人!”

戚容笑看着蘇紫陌,覺得她挺可愛的,今天要不是她救了自己,自己又要像昨天一樣,被她們暴打一頓了。

“月影,將這對男女攆出別院,不得在踏入雲城地界半步。”

沐雲軒冷冷的下命令。

“不,聖主,秀紅是被李文成騙的,真的不管……!”

只是,她的聲音快速的淹沒在黑夜裏,因爲月影的速度非常的快。

即使是踢着兩個人,也能飛快的消失在黑夜裏。

素卿一看,身子止不住的顫了顫,特別是看到不遠處急急忙忙趕來的父親,素卿心裏更是不安。

“陌兒,可還滿意?”

二貨撞上天然呆 沐雲軒柔聲問道。

“不滿意,你應該把他給殺了,連自己的母親生死都不顧的人,豬狗不如。”

沐雲軒一聽,笑了笑,知道她嘴硬心軟,那李文成家中還有臥病在牀的老母親,即使是陌兒,也暫時不會殺了李文成的。

“蔣毅見過聖主。”

蔣毅一身華袍,顫顫巍巍的站在沐雲軒的面前。

沐雲軒一看,給月影使了一個眼色。

月影走到蔣毅的面前,一踏厚厚的書本丟到蔣毅的腳下。

“這是你這些年來貪污雲城銀子的證據,從今天開始,你們蔣家不能在經營任何屬於雲城的商品,從明天開始,你手中的生意便會有人去接管。”

沐雲軒的話,瞬間將蔣毅打入了地獄。

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女兒,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而素卿,則臉色煞白,虛脫般的坐到地上。

“聖主,求你看在老聖主的面上網開一面吧,我們蔣家可是依附着雲城的,沒有云城,爲了蔣家該怎麼活?”

蔣毅跪到地上,這突然起來的噩耗,讓他措手不及。

“本座已經給過你的女兒一次機會了,她去死性不改,在這雲城的地盤上,誰要是敢惹本座的夫人不開心,下場都是一樣的,常在河邊走的人,總有溼了鞋子的時候,這雲城也是時候該好好清理一下了。”

蘇紫陌卻癟了癟嘴,他清理雲城,幹嘛要用她做幌子。

“不,表哥,素卿知道錯了,求求你,在給素卿一次機會吧!”

素卿爬到沐雲軒的身邊,想抓住沐雲軒,沐雲軒輕輕一挪,素卿撲了一個空。

“月影。”

沐雲軒冷冷地喊道。

“是,主子。”

月影很快明白沐雲軒的意思。

一揮手,又出現了兩名黑衣人。

兩名黑衣人一人拖着一個,把蔣毅和素卿給拖着出去。

“陌兒,進去吧!”

沐雲軒握着她的手。

“嗯,讓人給戚姐姐安排一個住處吧!明天我會把她送到我橋西城的店鋪裏去做事情。”

蘇紫陌看了看戚容。

“多謝夫人!”

戚容一臉開心,如果能留在橋西城,她也方便照顧父母。 回到屋裏以後,蘇紫陌卻是一臉凝重,剛剛的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她太多。

她心裏還想着齊兒說的話。

蘇紫陌擡眸,看了一眼沐雲軒,他剛纔又出去幹什麼呢?雲軒是聽到天地神宮的時候纔出去的。

“雲軒,你剛纔去哪了?”

沐雲軒端着茶水走到她身邊坐下。

“陌兒,你還記得我們找到的沐瑯豫的硃砂紙書嗎?之後我又研究了一段時間,我發現裏邊提到了天地神宮這幾個字,剛纔我出發消息給雲寒,讓他在回雲城查一查。”

一聽,蘇紫陌心神一凜,那裏邊也提過天地神宮的事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