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被倪子寒懟了一句,陳志凡笑着道:“行,倪大隊長,我們再來說案子吧!待會我們就去找你的這個朋友,調查一下當年修建停車場時的卷宗,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帝玄御微微一愣:「是么?那為什麼,既然她們都是一夥的,那些人怎麼把她給丟下了呀?她又是怎麼了?」

慕容清清搖了搖頭:「誰知道她們怎麼了,剛才聽到她們突然吵了起來了,然後那些人就把她給綁起來,弄成這樣了,我們不要管她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別讓大家擔心了好不好?

也不知道比賽進行的如何了。」

慕容清清一邊說著,便霸道的抱著帝玄御的手臂,拉著他往回走。

帝玄御的心神有些恍惚,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勁,這丫頭怎麼突然變化的這麼快,她剛才不是還生氣,說不想再見到他,討厭他嗎?

為什麼轉眼間的功夫就原諒他了。

還對他親密的速度有點快了吧……

「你怎麼了?」女子抬頭,對他柔柔一笑。

「我……」帝玄御又愣了愣,只覺得身邊的女子變了好多,她完全不像平時的那個她了,與平時的她沒有一絲相像的地方,她居然會對他這麼甜的笑,真是怎麼看怎麼彆扭啊。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是不是自己受虐待習慣了?不過清清剛才這麼生氣,難道就不找他算賬了?

她平復的這麼快,倒讓他不知所措了。

突然他想起來了什麼,停下來轉過身,看著那黑衣女子,憤憤的說道:「這個人剛才綁架你,不知道是什麼來歷,我們把她弄回去交給胤和依依兩個人吧,說不定可以發現她們想要幹什麼,這種人肯定背後有故事。」

「不……」慕容清清剛剛想要阻攔,帝玄御便跑到黑衣人的跟前,把她從地上抱了起來。

慕容清清憤怒地皺了皺眉,握緊了雙拳,很是不開心。

「龍兒,先把它交給你了。」帝玄御將黑衣女子扔到了龍背上。

對它誇讚了一番,剛才那麼快能夠打敗那些敵人,當然還是它的功勞最大。

龍兒一張龍臉上露出一個傻笑,得到主人的誇獎,是它最高興的事情。

「那我們快走吧。」慕容清清主動牽著他的手,抱著他的手臂,依偎在他的身上,顯得很是小鳥依人和貪戀。

帝玄御的身體又僵了僵,看著跟平時的完全不同的女子,摸了摸她的腦門兒,「你該不會是讓這些人給嚇傻了吧?」這丫頭……怎麼怎麼看,都怎麼不對勁呢?

慕容清清微微一愣,隨即皺起眉頭,冷冷的說道:「那麼剛才你說喜歡我的話,都是在騙我的了?」

「怎麼會呢?我當然是真心喜歡你的呀,你不知道剛才我發現你丟了,我有多麼的著急和心驚?」帝玄御目光帶著一絲溫柔和寵溺,緊緊握住她的手說道:「清清,對不起,之前是我愚鈍,還沒明白自己的心意。不過現在我終於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永遠不會辜負你。」

聽著男子的真情告白,慕容清清的臉色並沒有變的溫和,而是越來越蒼白,手也在輕輕顫抖。

帝玄御心中微微驚訝:「怎麼了?難道你還是不肯原諒我么?」 慕容清清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你是真的喜歡我,你沒有騙我嗎?」

「那是當然了,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你願意的話,等我娘親好了,我立馬去慕容家提親!」

慕容清清的眼眸徹底暗了下來,突然背過身子,冷冷的道,「你想得美,我不會嫁給你的。」

「為什麼……」帝玄御臉色一變,有些心痛的望著她。

突然,一道悠揚的琴聲從林中穿了進來,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帶著幾分古怪。

慕容清清一身的怒火瞬間被熄滅,渾身變得僵硬起來……

「清清,你是不是還在賭氣,怪我之前?」帝玄御失落問道。

「我……我只是在想,這種事情,我還要跟我爹娘商量一下再說。」慕容清清笑了笑。

帝玄御心中頓時狠狠鬆了一口氣,「那些沒關係,呵呵,清清,只要你不是還要怪我,就可以。」

「先別說這些了,我們快點走吧。」慕容清清拉著他,急急往七星谷里跑去。

在他們離開,背後的那虛無縹緲的琴音,也逐漸消散。

「妹妹,你終於回來了!」

慕容家的幾兄弟也遠遠的站在這裡,等著他們,對兩人招手。

看到兩個人手牽著手回來,幾兄弟笑得不見了眼睛。

慕容家幾兄弟上前看著帝玄御:「你小子以後可要好好對待我的妹妹,不許欺負清清,更不可以讓她不開心,否則的話,我們就會把你給打殘廢,我們慕容家的男人,可都不會放過你的!」

慕容老大笑盈盈的說著,嘴裡說的話可謂是絲毫不留情,但心中也已經把帝玄御當做他自己的家人了。

「只是最終只能苦了樂雲公子了,樂雲那小子也很不錯。」慕容陵嘆了一聲說道。

「不過當然了,只要清清開心就好,最重要,清清,現在樂雲已經放棄了比賽,率先離開了,這麼做也都是為了成全你們。」

慕容清清低著腦袋,微微頜首,徐徐說道:「樂雲公子這麼對待我,我很感激,下次見面我會當面答謝的。」

「樂雲公子?」幾兄弟面面相覷,有些驚訝。

「啊?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么?」慕容清清也微微一愣,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慕容陵笑著說道:「妹妹你也不能這麼沒良心吧,就算你們兩個好了,你也不用對人家樂雲這麼無情吧,他要是聽到你對他變得這麼無情,肯定會哭死的。」

「沒錯呀,你從小叫人家樂雲哥哥叫到大,突然之間就改口了,這讓人家怎麼想嘛。」慕容老二也打趣道。

「哈哈,這點三哥便要說說你了,你這個丫頭,做人不可以這麼無情的,知道么?見色忘友!」幾兄弟互相打趣道,慕容清清輕輕的笑了笑,也不說話,完美的揭過這一段話,就當是害羞了。

帝玄御站在一旁,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片刻之後,他問道:「對了清清,我送給你的戒指怎麼不見了?」

「戒指?」慕容清清下意識往自己的手上看了看,然後說道:「你是說我的戒么?」 倪子寒點點頭,接着問道:“那調查完以後呢,如果發現確實有問題,該怎麼辦?”

倪子寒雖然是警察,可她也沒有去規劃局辦案子的權限,只能托熟人,查找裏面的線索。陳志凡就更不用說了,連警察都算不上。他們兩個去調查,萬一發現了問題,上頭要是追查下來,只怕也不好解釋。

陳志凡道:“這個你別擔心,如果萬一發現其中有可疑的地方,我們便回去找張衛,讓他將這個案子上交,到時候可就有好戲看了!”

根據陳志凡的分析,如果真的是規劃方面的問題,只要張衛知道消息,只怕不用陳志凡慫恿,張衛都會將這個案子上報。

這個消息,陳志凡早就打探清楚了。

說是幾年前,張衛和現在西班市規劃局的局長劉春明,都在西班市司法局裏面當副局長。兩人平時的關係還算可以,下班之後打打麻將喝喝茶,日子倒也逍遙快活。

本來如果不出什麼意外,兩人的關係就會這樣持續到老。可西班市發生了一件大事,無形中影響了很多人。

當年西班市的一把手,因爲在某些問題上處理不當,被紀委查了出來。這樣一來,官位保不住不說,還面臨着牢獄之災。

如果只是這樣,在西班市這樣的大城市裏面,也掀不起多大的浪來。可壞就壞在一把手落馬之後,又牽扯出了其他一大批西班市各個部門的一把手。

屆時,西班市的官場震動,好多人被連帶着進了監獄。

有人走,就得有人來。西班市官場的生態鏈本來還算穩定,這樣的事一出,各個部門裏面的副職都坐不住了。官場就是這樣,當官上癮,以前沒有盼頭也還罷了,現在一有出路,這路的人馬都開始暗中操作了起來。

張衛和劉春明這一對好基友自然也免不了俗,捲入了其中。

俗話說無巧不成書,西班市各個部門已經落馬的職位雖然多,可競爭的人更多,僧多粥少的事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張衛和劉春明兩人,動用了自己的關係之後,都被安排到了規劃局局長的候選人上。

兩人對於自己目前的處境都心知肚明,可誰也沒把這層窗戶紙捅破,該吃吃,該喝喝,和以往並沒有什麼不同。

劉春明比張衛有心機,打量了一下候選人裏面,最有資歷的就屬自己和張衛了。人對於職務升遷的渴望,就如同餓極了的狼看到了食物。

他一邊和張衛稱兄道弟,一邊暗中收集着對張衛不利的信息。

張衛此刻還矇在鼓裏,想着既然兩人都有這個資歷,那就看組織怎麼安排了,聽天由命。

這樣一來,張衛喜歡在閒暇時間打麻將洗腳之類的消息全部被劉春明收集了起來。

就在將要重新任命的文件快要發下來的時候,一封舉報信出現在了市紀委的意見箱裏面。

這封資料引起了市紀委的高度重視,急忙展開了調查。

調查之後,發現心中的內容大體屬實。可讓紀委的同志犯難的是,張衛喜歡打麻將,一是在下班之後閒暇的時間,並不影響工作;二是他只是把這個當作是消遣的娛樂,並沒有用來賭博。

討論之後,紀委的領導給出了意見:張衛同志雖然是在閒暇的時間娛樂,並不違反制度;可如果長期娛樂的話,極有可能沉湎其中,不能自拔,給組織抹黑。

而且,麻將這種東西在不一賭博爲目的的時候,完全就是一種娛樂工具。可現在有些別有用心的人是無孔不入,如果藉此機會行賄的話,誰也不能完全保證。

考量再三,組織做出了判斷:相比起張衛來,劉春明更符合規劃局局長這個職位。

這件事,因爲並沒有違法違規,紀委調查的時候也是暗中進行的,所以張衛完全不知情。

等到任命的文件下來的時候,張衛雖然有些失落,可自己的好朋友當上了規劃局局長,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所以張衛也不是特別難受。

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張衛從別人的談話中得知了這件事。當時他並不相信,以爲這是別人挑撥自己和劉春明之間關係的黑招。這樣的事情,在官場上在正常不過了。

可張衛回到家之後仔細一想,發現這件事好像並不是空穴來風。當初最有資歷的人,就是自己和劉春明。如果自己的形象受損,得益最大的應該就是劉春明瞭。

想到這裏,張衛驚出了一身冷汗。他決定,這件事必須要搞清楚。

俗話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張衛憋着一肚子的火,暗中調查關於紀委調查自己的這件事。

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張衛沒費多少功夫,便查出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張衛得到的結果和自己聽到的消息一模一樣,這就是說,當初給紀委提供不利自己信息的這件事,完全是真的。

知道真相的張衛差點氣炸了,可現在木已成舟,劉春明的規劃局局長坐的穩穩當當的。

張衛找到劉春明,想要理論,不料劉春明故意躲着不見張衛。這樣一來,張衛徹底認清了劉春明的真面目。

從此之後,張衛和劉春明形同陌路,張衛的心中也一直恨着劉春明。他倒不是因爲劉春明搶了自己的職位,而是恨他不顧道義,在關鍵時候使用這樣卑劣的手段。

一氣之下,張衛戒掉了打麻將和泡腳的習慣,專心致志的幹工作。幾年之後,張衛再一次進入了組織的眼中。

組織發現張衛已經戒掉了很多不良習慣,而且他本人也是一把工作的好手,所以決定再次啓用他。

就這樣,張衛再一次嚐到了權利的滋味,坐上了西班市公安局的局長的位置。

當年的一箭之仇張衛始終沒忘,而得知張衛提拔之後的劉春明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有什麼把柄落在張衛的手中。

就這樣,兩人明面上雖然並無交集,可在暗中卻各自都有各自的打算。

(本章完) 想到後面發生的事情,帝玄御越來越覺得可能越大,同時他的心中很是緊張,希望看見清清,又有點害怕。

然而當他把女子臉上那塊黑布扯下去之後,頓時嚇得一屁股彈了起來,差點從龍背上給摔下去!

這女子的一張臉,長滿了褐色的斑,整個臉上根本沒有一塊好的,已經看不出來她原來的面貌。

帝玄御此時此刻能夠說出的話,只有一個字,丑!

「啊……你好醜啊,你是誰呀?你怎麼可以長得這麼丑,長得這麼丑不是你的錯,出來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吧!」帝玄御情急之下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

慕容清清聽到他這一番話,氣得差點暈過去,該死的臭男人,他給她記住,等她能動,一定打死他沒商量!

她睜大眼睛使勁瞪著他,想讓他快點給自己解穴,先前她被那群該死的人抓走,哪些人就給她吃了一種可以暫時改變容貌,讓她變醜的葯,還不能發出聲音來,她都快憋死了。

如今看到帝玄御,又想起來之前的事情,便越想越是委屈,眼淚瞬間就收不住嘩啦啦流了下來。

還有剛才要不是他順手把她給丟給了龍兒,她可能就被林子裡面的野獸叼走了。

他還嫌棄她丑,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臉什麼時候才好,帝玄御又什麼時候才能認出自己?她要是變不回來,他是不是就嫌棄她了?

這麼一想,慕容清清嘩啦啦掉眼淚,越發收不住。

突然看到女子哭,帝玄御心中瞬間一慌,他最是見不得女人哭了,別看她是一個醜八怪,他看著心裡也挺不舒服的。

便對她說道:「行了行了,你別哭了,你說吧,只你從實招來,我不會殺了你,會把你放走的。」

聽到帝玄御的話,慕容清清暫時停下了眼淚。

帝玄御道:「你乖乖交代,你們抓的那個女子到底把她給放到哪裡去了?只要你說了我立即便放了你。」

慕容清清黑著臉瞪著他不出聲,他要找的不就是她么?可是他想讓她說話,他也得先給她解穴啊。

「你居然還瞪我?」帝玄御頓時都不滿意了:「你長得這麼丑,我還答應放了你,你還瞪我?你也太沒有人性了吧!」

只是他越說,對方便越來越憤怒,好像變成了一隻河豚一樣,氣得要爆炸。

帝玄御氣了半天,才突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然後反應過來,一拍腦門說道:「哦,對對,你現在還不能說話。」

隨後他便解了慕容清清的穴道。

頓時,一道勁風朝他劈來,帝玄御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人狠狠的撲倒在地。

慕容清清狠狠砸著男人便是一頓狂揍,噼里啪啦,還專打他的臉。

嫌我丑是吧?我要讓你看看誰才更慘!認不出她就算了,還帶走了那個女人,還跟個榆木腦袋似的在這裡看了她半天,才知道給她解穴,這簡直是氣死她了。

慕容清清彪悍的騎到帝玄御的身上,對著他拚命揍,直到打的她自己滿身大汗,累得實在打不動了,才停了下來。 帝玄御完全沒有想到女子會突然來這一手,瞬間被她給打蒙了。

龍兒也懵了,它本來正在看著好戲,突然反應過來有人噠它的主人,頓時肥碩的身體不斷的在半空中搖晃,「,你敢欺負我主人給我滾下去!」

它的尾巴瘋狂搖晃,慕容清清直接一個不穩,下巴重重磕長在帝玄御的腦門上,紅唇在他的腦門上留下一個印記。

帝玄御近距離聞著女子的氣息,只覺得好生熟悉……

而且她唇瓣很是溫柔,這種觸感也更讓他很熟悉,一股酥麻的感覺傳遍了兩個人的全身,兩個人身體一顫,瞬間都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帝玄御盯著對方的眼睛,望進女子的眼中,好像看到了一雙很美的眼睛,這直接讓他忽略了她的臉。

慕容清清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也緊緊的盯著男子的臉,然後想到了之前在地府當中,發生的那一幕。

他這個混蛋之前不小心的吻到她,可是轉身就給忘了。

但是卻害她記了好久。

只是這一次,帝玄御也突然就想起來了那一次。

空氣中有溫熱氣息向上升。

龍兒身子晃了一會兒,突然發現它背上的女人和主人跟她都沒有動靜了。

它便不由好奇的扭頭一看,就看到了這曖~昧的姿勢,頓時瞪大眼睛大叫一聲:「色狼!你給我住口!」

慕容清清差點一頭栽倒,這該死的蠢龍,,居然罵她色狼?

「滾下去滾下去,你這個該死的女人不僅僅打我主人,還敢非禮我主人,快點滾下去,不歡迎你!」龍兒想要把慕容清清甩下去,但是慕容清清把帝玄御給抱的更加緊了。

因為她如果一鬆手,或許還真的會被它給摔下去,畢竟她現在的武功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

聽著這蠢龍罵罵咧咧的聲音,慕容清清心中越想越氣,乾脆心下一橫,老娘色給你看!

接著,她柔軟的嬌唇狠狠的吻上了帝玄御的唇。

帝玄御被她給打蒙了,好不容易才回過頭來,還沒來得及說上一句話,就又被她給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