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頓時感覺一陣心慌,如果他們真的不肯上山,而是進入山腳下的客棧的話,就完蛋了。雖然講老闆的屍體藏了起來,可地上的鮮血卻未來得及收拾。

“要不,俺們下去堵他們的後路?”

身後,嶗山派的長老也發覺情況不對,走上前問我。這個思路倒不是不可行,只是從偌大的天山翻過去,消耗的體能太多,而且整個山頂雪白,如果我們出現就像是禿子頭上的蝨子,馬上就會被發現。而那時我們就很可能成爲這些喪心病狂的人的活靶子。

只有想辦法毀了他們的武器,我們纔有速度上的優勢,但之前因爲不值得太過穩妥,現在我們的人都在山頂,根本夠不到那些東西。想了下,我看向身後的湘西鬼王。

他是湘西附近有名的大師,無門無派自學成才,出了名的養小鬼大王,雖然她不用這玩意害人,但養鬼道總歸不被名門正派認可,平日裏大家基本不來往,見面就跟仇人似得,可現在我們這些名門正派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還得靠他。

看了下,我清了清嗓子說:鬼王老哥,你看見那輛車沒有。

說着我伸手指着那輛帶有巴雷特的皮卡,鬼王點點頭。我纔開口問他有沒有辦法送一隻小鬼過去,炸了那輛車。

“不行,我養的小鬼都沒有用過冤魂,所以實力不是很強,下面那幫人裏有不少高手,我的孩子下去就會被發現,然後被殺掉。”

鬼王乾脆地說道,我嘆了口氣不再說什麼,轉而看向逐漸接近的運寶車,眉頭皺在一起。

“老鬼,早說過你那玩意行不通,你還不承認,現在咋樣,還不是用不上!”

一位全真的老頭子吹着鬍子說道,但此時已經沒有了奚落的味道,只是一種另類的嘆息。湘西鬼王微笑了下,轉身看過每個人,絕人的開口:其實,有一個辦法。

“什麼?”

此言一出,所有人圍了上來。

“我自己去!”

說完,鬼王淡淡的開口:老鬼養了一輩子鬼,但從沒有做過一件害人的事,甚至直到現在我都不明白你們這些人爲什麼看不上我,不過我沒指望你們看得起我。只是覺得到了今天咱們玄門這些人還爲了虛名爭鬥不止,是很悲哀的。

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和大家站在一起,共同爲了民族而戰,老鬼這輩子了無心願!

說完他拍了拍我的手,說小老弟謝謝你。然後老鬼倒下了,開了天眼順過去,我看到他的魂魄飛速而下朝着巴雷特衝了過去。

但沒想到暈寶車的司機也不是普通人,就當老鬼從他身上閃過的時候,那人猛地剎車,然後用對講機衝着下面說了一通嘰裏呱啦的鳥語。

隨後,那些剛準備進入客棧的人瞬間涌出,謹慎的看着老鬼的方向,最前面的幾位高手竟然直接取下自己的人頭,隨後那些個腦袋就張着大嘴朝鬼王的魂魄衝去。

這下我才明白過來,爲什麼這些人那麼厲害,我卻看不出一點招數,原來這是我們家所有人都不瞭解的越南降頭。

老鬼與他們交戰到一起,真的展示出了萬人敵的架勢,所有碰到它的腦袋瞬間發出哀叫後回到身體。

大家鬆了口氣,卻沒想到在老鬼接近卡車前,巴雷特動了,一顆子彈射到老鬼身上。沒人在意,因爲子彈傷不到魂魄,但事實是,老鬼的魂魄竟然瞬間變成一團火,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走了幾步徑直接跪倒在地,但他沒放棄,在地上努力地向前爬。

“這子彈裏面是焚魂散!”

老鬼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隨後他啊的發出聲慘叫,身子猛的躍起趴到卡車油箱上面,轟的一聲,卡車爆炸,但那些人似乎也發現了我們的存在,臉上發現震驚,集體衝了上來,因爲他以爲只有我們前面的幾個人,還想奪回寶物。

“別動!”

我組織準備上前的幾人,我們就這樣不動,爲後面的人擋住身體,等他們到了半山腰的時候,這幫人身後突然狂風大作,漫天黃沙中,我看到了閃耀的紅菱,雨萱回來了!

“爲華夏而戰!”

時機到了,在我的一聲吶喊下,所有人起身,朝着山下的異族強盜們衝了過去,開始他們還想開槍,但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後,集體丟下,徒手迎了上來,因爲身後的黃沙讓他們分不清後面有多少人,這些死士只好往上衝。

飛舞的黃沙、傾灑的熱血、法器與咒語的結合、靈魂與天地的統一中,我們的人成片成片的倒下,而敵人也在不停地減員。

我看着地上,自己被咬斷的手臂,咬牙笑了笑,雨萱在我身旁扶着我的身體,她的小腹位置,也有一個碗口大的傷口。

對面,僅剩的一人掏出手Q對準我,用英語說道:我不認爲,現在你的速度能快過我的子彈。

“呵呵,那你試試,看誰先死。”

我保持着微笑,卻被這一幕嚇到了,雨萱也經不住這一槍,別說是我,萬一他的子彈也是加入了焚魂散,那我與雨萱共同如地府的心願,化成了泡影。

無論是誰魂飛魄散,都不會再有投胎的機會。

所以,我笑着上前,卻猛然轉身將雨萱撲在身下。

我可以死。

“浪浪··”

雨萱想說什麼,我直接用嘴堵着他要說的話,然後分開,輕柔開口:娘子,讓我爲你做件事吧。

“嗯嗯!”

萱萱點頭,哭了。

身後的人並沒有開槍,但我不認爲自己已經安全了。雙方的人大部分都死了,小部分打散了,這裏只有我們三個。

他在等什麼?

扭頭順着他的目光看去,一輛悍馬急劇向我們駛來,來到我們跟前後猛地打了一個圈,隨後司機下車。

“小浪子,姐來救你了。”

蘇小穎,總會出現在,最關鍵的時刻。

但這一次,她··

“砰!”

不知道她從哪裏搞到一把迷你槍,在她對準那人沒開槍前,那人開槍了。

小穎倒了,瞬間消散在黃沙之中。

我坐在地上,就像死了一般。

雨萱殺了那人,並將所有人的屍體都清理乾淨。

天山腳下,藍色的天空、皚皚白雪、漫漫黃沙。

我與雨萱偎依在一起,看着穎兒離開的那方寸土地。

入夜了,天黑了。

一黑一白兩道影子,緩緩浮現在我們身旁···· 。

第581章

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找九狸丫頭啊!她可是你兒子的妻子啊……」帝燕笙痛心的說道,帝燕笙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帝琛在給他丹藥的時候,就告訴他,但是墨九狸給的,聽說帝雲昏迷不醒,墨九狸拿出丹藥讓他帶回來給帝雲服用……

可是,他怎麼會想到,服用了墨九狸的丹藥,蘇醒過來的帝雲,沒有感恩和感激,也沒有得知自己有兒媳婦和孫女的喜悅,反而是答應了落花谷和歐陽家族的要求,與之結盟,要去滅殺墨九狸……

他們帝族何時變得如此忘恩負義了啊……

帝燕笙覺得自己對帝族太失望了,為什麼帝族會變成今天的樣子,看看周圍帝族的長老,還有跟他一樣的帝族老祖,一個個竟然都是贊同帝雲的選擇……

還讓他給帶路,帝燕笙都想笑了,他們知道他兄弟三人的命都是墨九狸救得嗎?他們知道沒有墨九狸的丹藥,他也好,他的大哥和二哥也好,可能都已經不在人世了嗎?他到底是有多混蛋,才能做出這樣忘恩負義的事情啊……

帝燕笙失望的看著帝雲悲戚的說道:「族長,大家都知道我帝燕笙的命,是墨九狸的丹藥救回來的,如此忘恩負義之事,我斷然不會做的!如果族長硬要逼迫,今日起,我便脫離帝族,永世不再踏入帝族一步……」

「生老,你這是何苦呢?你可知道你離開帝族,就是死路一條啊,帝族怎麼可能放過你呢?」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歐陽家族一個老者皺眉勸說道。

看著是好心勸說,實際上卻是火上澆油……

「老祖宗,你嚴重了,我怎麼可能逼迫你。既然你不願意帶路,也沒事,我直接問老祖宗便好了……」帝雲微微一愣,隨即說道。

說完直接拿出傳音石,輸入玄氣……

「帝雲,你醒了?」不多時,裡面傳來了帝琛的聲音。

「是,老祖宗!我醒來了,是這樣的老祖宗,我想去看看寒兒的孩子……」帝雲恭敬的說道。

「醒了就好好休息吧,這裡有我就姓了!你就管好帝族便是……」

「老祖宗,不能告訴族長啊……」

帝琛的話落,帝燕笙立即喊道,卻還沒有說完,便被幾個帝族老祖制住,捂上了嘴巴……

「嗯?發生什麼事情了?」帝琛問道。

「老祖宗,沒事的,我也是想孩子了,他們回來說孩子和寒兒極像,所以我想去看看,老祖宗告訴我地址吧……」帝雲無奈的看了眼帝燕笙繼續說道。

「這樣啊,那就讓燕笙帶你過來吧!」帝琛那邊猶豫了下說道。

「好,我知道了老祖宗!」帝雲說道。

帝琛那邊嗯了一聲,直接掛斷了……

帝雲看向帝燕笙說道:「老祖宗,這次你不必擔心了,老祖宗同意你帶我過去了,其餘人跟著我便是……」

「你……」

「唉……罷了,既然如此走吧!」帝燕笙憤怒的看了眼帝雲,最後無奈的輕嘆一聲說道,這些人也不值得他多說什麼啊! 但不可否認的是,我用心了。

我努力地將玄門與現實結合在一起。

我努力的樹立正確的三觀,努力地將國家民族第一位的思想植入文中。

這或許不是一本成績良好的書所需要的,所以這本書無人問津。

但我想,這或許真的是這個時代需要的,

華夏民族,榮耀千古,萬世流芳。

小鈺鞠躬,感謝看到這裏的人。

有人看,我爲你們鞠躬。

若無一人,我則爲自己。

名利轉身化作痕,但求華夏,復興!

新書依舊在黑巖閱讀網,名字《高冷陰夫》

鏈接:heiyan.com/book/50843

讀者們可以看下。

一年蟄伏,絕對會是不一樣的精彩。 第582章

帝琛老祖宗的性格,難道他們都忘記了嗎?帝琛老祖宗本來就對帝族的事情不上心,也不喜歡帝族的人……

不然,也不會這麼多年,對帝族不管不問了……

可是,他看的出來,帝琛老祖宗是真心喜愛墨九狸母女的。他們竟然還以為帝琛老祖宗讓他們去,就是真的讓他們去看孩子了……

他們真是天真啊,恐怕帝琛老祖宗,此時已經在跟墨九狸等人,商量如何滅掉他們了……

這一次,不管是帝族,落花谷,還是歐陽家族,派出的都是各自最後的底牌,最強的高手,不但如此,落花谷跟隠族七大家族末尾的南宮家族關係密切,因此這一次南宮家族也派出了不少人,幫忙落花谷……

而歐陽家族則重金邀請了其餘的三大家族,派出了不少的高手隨行,可以說這一次是他們隠族七大家族的高手都在了……

帝燕笙惋惜的看了眼門外浩浩蕩蕩千人的隊伍,既然他們想送死就去吧……

只是這一次之後,恐怕隠族要從新洗牌了,起碼帝族,落花谷,歐陽家族三大勢力,註定要沒落了……

這些人再死了,他們這三大家族,再也生不起任何的氣焰了……

帝燕笙再次輕嘆一聲,打開帝雲給的傳送捲軸,帶著帝雲等人離開……

與此同時,帝琛也找到了墨九狸,又找來了墨小夜等墨族的人,聚集在凌天府的大廳……

「帝老頭兒,你神神秘秘的喊我們都來做什麼?」墨小夜看著帝琛問道。

「隠族的人要來了,他們有傳送捲軸,我想過不了幾個時辰就會來的!而且,我猜測這一次,搞不好隠族七大家族的人都會來……」帝琛看著眾人說道。

「為什麼?我們不過得罪落花谷,和歐陽家族兩大家族不是嗎?跟其餘的家族有什麼關係?」墨小夜聞言不解的問道。

「這個你們有所不知,隠族排得上名的共有七大家族,這七大家族存在的時間最久,底蘊最為深厚。因此被稱為隠族的七大家族,其中排行第七的南宮家族,他們的族長曾經被落花谷的白凌所救,可以說南宮家族私底下跟落花谷是一家的!這一次雖然我們只得罪了落花谷和歐陽家族,但是歐陽家族因為是煉器世家,是七大家族中最有錢的家族,我沒猜錯歐陽家族那些老不死的,一定會許下重金誘餌,讓其餘三大家族幫忙的!最後就是帝族……」帝琛說道這裡看了看墨九狸繼續說道:「帝族都是些忘恩負義的東西,九狸送丹藥救活了帝雲,我想他應該是想來奪走寶寶,殺了九狸的!因為,他根本不會讓寒兒娶一個下界上來的女子的……」

聽完帝琛的話,墨小夜瞬間就怒了:「我說帝老頭兒,你們帝族的人也太不是東西了吧!」

「跟我無關,帝族早在數千年前我就不管了!所以跟我無關,我帝琛把話放在這裡,帝族任何人想動九狸和寶寶一下,我第一個不饒他們,這一點,你們可以放心……」帝琛直接說道。 第583章

「師祖,那隠族的七大家族都來了,要是我們都給滅了,隠族還有人嗎?」寶寶坐在墨九狸的懷裡,看著帝琛問道。

「人自然是有的,不過就沒有厲害的人了!」帝琛笑著解釋道。

聞言,寶寶眨了眨眼睛,回頭看著墨九狸說道:「娘親,那我們把他們都滅了吧,然後讓舅舅他們把墨族搬到隠族去,不都說隠族的玄氣濃郁嗎?這樣舅舅他們修鍊就快了啊……」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就連帝琛也是愣了下,而墨九狸卻是抬起頭看著墨蕭逸問道:「表哥覺得可好?」

「啊……九狸,這可以嗎?」墨蕭逸聞言有些激動的問道。

能去隠族自然最好了,傳聞隠族所在的天外天是一個獨立的空間,裡面的玄氣濃郁了好幾倍,不然隠族的人也不會各個都比他們強了……

「舅舅,為什麼不可以啊!師祖都說了,沒有厲害的人了啊,是不是師祖?」寶寶看著帝琛問道。

帝琛回神哈哈一笑道:「沒錯,把來的人都滅了,就沒有厲害的人了,我覺得寶寶這個主意不錯。小夜啊,你們覺得如何?」

墨九狸有些意外帝琛,竟然這樣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看起來他真是對帝族毫無留戀啊……

其實在她現身落花谷和歐陽家族勢力眼前的時候,她就知道隠族被她得罪了,也已經做好了斬草除根,讓墨族遷入隠族的打算了……

反正這事她在凌天大陸的時候,也做過了!說起來自己似乎跟隠族有些不合啊……

「帝老頭兒,你說真的?真的讓我們墨族進入隠族?」墨小夜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為什麼不讓?隠族又不是我的地盤,再說隠族的玄氣,比起這裡強了幾倍,確實是一處修鍊的福地,被那些人佔據那麼多年,他們自己都不珍惜,一個個的急著出來送死,我看這隠族也是時候換換人住了!我覺得寶寶的提議就不錯,把墨族搬到隠族去,到時候我幫著你們,直接收服其餘幾大家族,墨族直接穩坐隠族龍椅……」帝琛越說眼神越亮道。

看的墨小夜等一眾墨族的老祖宗,不敢置信加無語,為毛他們覺得帝琛好像是隠族的叛徒一般……

「表哥,老祖宗們,你們覺得沒問題,我們就這麼決定了!」墨九狸看著眾人說道。

「師父,那帝族呢?」墨九狸看向帝琛問道。

「丫頭啊,我也不瞞你,帝族在我眼裡早就只剩下寒兒一個人了!其餘的人,根本不配稱為帝族人,所以,我和寒兒還要感謝你清理門戶,不過帝雲和洛晴畢竟是寒兒的爹娘,到時候我會帶他們回山上去,等到寒兒回來再說……」帝琛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那就聽師父的!他們差不多到了吧,我們去迎一下吧!」墨九狸說道。

「寶寶,過來,師祖抱著你!」帝琛看著寶寶說道。

寶寶看了眼墨九狸,然後爬到了帝琛的懷裡……

小靈兒被墨九狸收到了空間裡面…… 第584章

墨九狸等人隨著帝琛,還有墨小夜等人,一起出了凌天府,在凌天府大門外停了下來……

不多時,無數亮光在不遠處亮起,接著一大隊人馬出現在原地,然後對方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凌天府的大門外,跟墨九狸等人對持而立……

帝燕笙直接都沒跟帝雲等人打招呼,便來到了帝琛的身邊道:「老祖宗,人我給帶來了!」

「嗯,知道了!」帝琛點頭道。

帝雲在看到帝琛懷裡的寶寶時,心中也是一驚,一股喜悅湧上心頭,真的是他的孫女,這孩子的模樣一看就是他的孫女啊……

雖然帝溟寒跟他們夫妻張的不是很像,讓他有些遺憾,但是這孩子跟帝溟寒卻是像極了……

帝雲回過神看著帝琛恭敬的說道:「見過老祖宗,這是寒兒的孩子嗎?」

「嗯,是的。」帝琛冷冷的說道。

帝雲聞言有些不知道如何接話了,他一直都知道帝琛排斥帝族,幾千年都不曾回帝族一次,帝族有什麼事情,也從不過問……

只是,這是他的孫女啊,他也好想抱抱啊!

「那個老祖宗,她叫什麼名字?」帝雲還是硬著頭皮問道。

帝琛沒有說話,看了看懷裡的小機靈鬼,寶寶見狀,眨著眼睛看向帝雲道:「我叫寶寶,你是我爹爹的父親嗎?」

「啊……是的,寶寶啊,我是你爹爹的父親,你應該叫我爺爺!」帝雲情緒微微有些激動的說道。

「那你帶這麼多人來,是來殺我和娘親的嗎?」寶寶看著帝雲問道。

帝雲聞言一愣,這讓他如何回答?說是的話,這孩子豈不是會恨死他了!可如果說不是,等會兒不也是會被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