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嘭嘭!

房門忽然敲響,外邊傳來方怡的叫喊:「你怎麼樣?」

唐宋渾身緊繃,哪裡有多餘的心思回答。極力壓制著體內的狂躁,感覺自己快要炸了。

真的很想打人,想大幹一場,干翻這個世界……

「啊!」

猛地仰頭長嘯,巨大的聲波衝擊,讓外邊的方怡啊的驚呼,趕緊捂住耳朵跑開。

吼了好一會,唐宋才感覺好受一些,趕緊盤腿坐下。一邊喘息,一邊運轉丹田,將所有的天象之氣全部迸發出來。

兩股力量在他身體里翻騰糾纏,就好像兩個人在體內打架。那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

唐宋那個疼啊,頭都快炸了,兩眼直突突。緊握著的拳頭,指甲早已經深深陷入肉中,鮮血染紅。

實在憋不住,唐宋忽然蹦起來,沖著側面的牆壁狂轟。

美食小飯店 嘭,嘭……

一拳一拳的砸過去,厚重的牆壁竟然被砸得凹陷。要知道,三樓的牆壁可都是按照承重牆的標準,裡邊全都是鋼筋水泥。

轟了不知道多少拳,牆壁上出現一個窟窿,鋼筋暴露出來。

也在此時,唐宋總算感覺好受一些,趕忙再次盤腿坐下,繼續壓制……

如果不是因為一部分力量還在陳英體內,他不至於這麼吃力。最主要的是,他真沒想到這股力量居然跟活的一樣。

吱吱……

身體里忽然發出細微的聲音,就好像是什麼東西在臨死掙扎。唐宋沒有理會,繼續運轉丹田,天象之氣繼續狂躁之力。

轟!

丹田猛地顫動,所有力量瞬間洶湧回到丹田之內。

唐宋重重的吐了口氣,差點沒虛弱的暈過去。贏了,天象之氣還是贏了……

果不其然,很快丹田開始發熱,周身細胞也漸漸恢復力量。很顯然,天象之氣把那股狂躁之力給消化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漸漸感覺恢復正常。睜開眼,卻發現自己早已經被冷汗浸透。房間里連七八糟,牆壁上好多個坑。

這狂暴,不是一般的強大。關鍵,他也沒覺得拳頭疼。

好消息是,這股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他的實力又回到了巔峰狀態。天象第六層,眼瞅著就要突破,總是感覺隔著一層紗,怎麼都捅不破……

沒有多想,唐宋拉開房門,卻見方怡站在對面。她的臉上儘是焦急,眼睛裡帶著淚光。

唐宋楞了一下,抿著溫柔的微笑:「我沒事……」

不等說完,方怡已經衝到他懷裡,緊緊地摟住他。絲毫沒有顧忌,大聲哭了起來。

她真嚇壞了,裡邊不停的傳來悶響,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唐宋略顯獃滯,低頭看著懷裡的人兒,忽然苦笑起來。

能讓高冷的她嚇哭,可想而知剛才有多可怕。再怎樣,她只是個正常女人。不過,這份情,他記住了……

好一會,唐宋才輕柔拍著她的後背,微笑道:「好了,沒事了。先去看呂欣。」

方怡這才推開他,眼睛發紅的擦拭淚水,咬著嘴唇冷哼:「以後有什麼情況,至少你要跟我說。」

滿是幽怨的樣子,眼角還帶著淚花,很是讓人心疼。

唐宋近乎本能的抬起手擦拭她眼角淚水:「好,不會再有下次……」

莫名的甜美,心中泛起了層層漣漪。很暖和,讓人戀戀不捨。

方怡露出了笑容,雖然還是有點冰冷,但是很動人。她知道,自己愛上這個男人了…… 呂欣暈過去了,不過她已經恢復正常。沒有了任何狂躁之力,脈象非常平穩。

她的面容修復非常快,已經不用再纏著紗布。皮膚很細嫩,看得方怡都有點羨慕。

做完檢查,確認真的沒什麼大礙,唐宋才抱著她下樓,方怡跟在後邊。

樓下,方雅緊緊地抱著劉欣然在沙發上等著,臉色也是慘白,別提多緊張。上面不停的嘭嘭作響,就跟砸樓頂似的。

見到唐宋下來,方雅趕緊抱著劉欣然跑過去:「你們沒事吧?」

帶著幾分哭腔,眼淚完全不受控制的滾落而下。看樣子,也是嚇得不輕。

唐宋微微搖頭:「沒事了,別怕。欣然,呂欣姐姐已經沒事,你別哭,也不要自責。」

「嗚嗚……」劉欣然哪裡受得了,拚命地擦拭淚水,哭得更加傷心。

方怡從後邊繞過來,走到方雅跟前。遲疑了一下,還是輕輕摟著她跟劉欣然。

忽然有個依靠,方雅也控制不住大哭起來,稀里嘩啦的,著實讓人頭大……

安撫了好久,劉欣然才停下哭泣。方雅抱著她進屋哄著睡覺,唐宋跟方怡坐在沙發上。

空氣有些壓抑,唐宋忽然感覺,自己有點不敢面對方怡了。剛才的舉動,已經表明了她的心意。

可是,他忽然發現,自己其實就是個渣男。就今天,已經跟兩個女人發生關係,而且跟陳英的關係,只會更加密切……

沉默了一會,唐宋還是沒忍住,低聲道:「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我知道。」方怡平靜的凝望前方,「你在外面,還有別的女人。而且,以後還會有。」

唐宋一抽,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聽這意思,是放縱自己?

猛地,方怡轉過頭來,一雙美目迸發著寒意:「但是,我不希望出現任何骯髒的事。」

臟髒的事,代表著什麼?

沒等唐宋來得及多想,方怡已經站起來:「我累了,睡吧。」

目送著她走進房間,唐宋暗暗苦笑。說得不明不白,搞得他心裡更沒底。骯髒的事,指的是發生肉體關係嗎?

問題是,已經發生了,還挺激烈!

算了,順其自然吧,明天起來再說……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晨,唐宋朦朧的聽到聲響,這才悠悠睜開眼。已經是天空大白,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

看了一下時間,唐宋嚇了一跳,竟然已經九點多了。

「行啦。」溫柔的聲音傳來,隨後便見俊俏的人影從廚房走出來。是呂欣,只是那張臉很陌生。

抿著微笑,呂欣微微聳肩:「怎麼,你造就的這張臉,不認得了?」

反應過來,唐宋苦笑:「有點不習慣。怎麼樣,你身體沒什麼事了吧?」

「沒有,挺好的呢。」呂欣說著轉身走進廚房,「刷牙吧,麵條已經煮好了……」

她總是這麼賢惠勤奮!

等唐宋洗漱出來,熱騰騰的麵條已經擺在桌子上。呂欣在旁邊繼續打掃衛生,顯得很隨意自然:「方怡方雅她們很早就走了,都沒來得及吃早飯。欣然在樓下玩,我見你睡得很死,就沒叫你。」

吃著麵條,唐宋忍不住問道:「昨天到底怎麼回事?」

呂欣又停了下來,努力回想著:「欣然她切蘋果,手指壞了,我幫她吸血。大概三分鐘之後,肚子就開始疼,然後就是身體發熱。大概五分鐘,頭開始疼,之後就感覺有東西在遊走了。」

難道,真是因為劉欣然的血有毒,導致形成狂暴之力?

可這不符合常理啊,如果是有毒,最多也就是中毒而已,怎麼可能會形成力量?

奧妙,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他想不透的地方。唐宋甚至有種強烈的直覺,很可能自己無意中創造了這股力量……

只聽呂欣轉移話題:「我想過了,以後我叫唐心。唐,是因為你給了我重生;心,心靈重新開始,也算帶著過去。另外,我想上班。」

轉過頭來看著她,唐宋微笑點頭:「可以。老劉今天就出院了,以後讓他陪著欣然就好。我這段時間可能晚上不能回這裡住……」

「嗯,方怡已經跟我說了。」呂欣,不,是唐心點了點頭,「她爺爺需要你照顧,這個我知道。方怡那邊正好需要幫手,我去跟著她學習。」

深吸了口氣,唐心忽然重重的深鞠躬。唐宋只是看著,並沒有阻止。

好一會,唐心才站直起來:「謝謝!」

除了這兩個字,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今天早上一醒來看到這張臉,她哭了。

重生,新的開始。

這一切,都是這個男人給的……

唐宋付之一笑,低頭繼續吃面。不管怎樣,換臉手術成功,也算是給他漲了經驗。

「哥哥,有人來找你。」

樓下傳來劉欣然的叫喊,隨後便聽到她跑上來了。「哥哥,有個叔叔來找你,他說他叫王思泉。」

蹦到餐桌旁邊,劉欣然兩眼放光,壓低了聲音,「他帶了一條可愛的狗狗。」

唐宋抿著微笑:「你要是喜歡狗狗,等有空哥哥跟你去買。」

「真的?」劉欣然立即笑起來,「我可喜歡狗狗了,爺爺也喜歡狗狗。」

豪門蜜寵:甜心小妻搶回家 唐宋寵溺撫摸她的小腦袋,單純的背後,是堅強。她的堅強,超乎所有人!

讓劉欣然下去通知,不多會王思泉便走上來了,後邊確實跟了一條小狗,小八哥。

很可愛,劉欣然不停的逗它玩。

王思泉顯得有些拘謹,笑道:「你這還真不好來,跟保安說了大半天,他才放我進來。」

放下碗筷走過去,見到他黑眼圈特別濃,唐宋哭笑不得:「你至於么,幾天沒睡?」

王思泉咧嘴訕笑:「從你說開始到現在,就睡了倆小時。沒辦法,亢奮。這是我的企劃案,你看看。」

厚厚的文件袋遞過來,著實讓唐宋頭大。坐下來,打開文件袋,裡邊各種資料。有手寫的,有列印的。

泛娛樂,準確的說應該是娛樂時代。

他的定位很準確,現實娛樂,包括遊樂園,電玩城,購物城等等。基本上就是,開一個主要面對兒童的超級大商場。

玩,然後是吃,之後才是買……

不得不說,唐宋賭對了。王思泉,確實很有商業頭腦。他似乎不太懂什麼大道理,就認定了一點,賺錢。

而且他看到的不是眼前利益,而是長期…… 粗略的看了一下方案,唐宋放下文件,眯著眼盯著王思泉:「這些,都是你一個人想出來的?」

「不是!」王思泉如實回答,「還有我老婆。我跟你說實話,沒有我老婆的支持,我走不到今天。雖然大體框架是我出,但很多細節,都是她幫我想的。我不太清楚是否符合你的胃口,但我們兩個人商量過了,覺得這個方案可行。當然,前期投資不小。」

確實不小,一個龐大的商城,而且是要新建,投入得好幾個億……

唐宋沒有說話,手指輕輕敲擊著椅子。尋思了好久,歪著頭:「你覺得,你有能力控制嗎?」

王思泉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應該沒問題。憑我這些年的經驗,我想掌控一個商場問題不大。不過,如果按照你說的,要達到真正的泛娛樂,我可能做不到。商場這一塊,我能做得到!」

有自知之明,也不乏信心。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在這基礎上,又要懂得拓展,不自甘墮落,不好高騖遠……

可以說,王思泉的心態非常好。至少現在看來,他真是個難得的人才。

站起來,唐宋輕聲道:「回去準備吧,資金會在這幾天之內轉到你手上。」

王思泉一怔,有點懵的起身問道:「你的意思,資金給我,讓我去註冊公司?」

唐宋斜眼鄙視:「不然呢?我都說了我什麼都不會,別想拉我下水。前期先給你五個億,不夠回頭再說。」

卧槽,直接五個億轉到自己的賬戶?

王思泉懵逼了,他知道唐宋不是鬧著玩,可這直接甩手讓自己一路干到底,未免太誇張了點!

「別這麼震驚,」唐宋陰險的挑著眉頭壞笑,「第一,平時生活需要多少錢,自己把握,別跟我省錢。第二,努力吧,老年人!你要記住,錢能解決的問題,在我這都不是大問題。」

嘴角抽搐,王思泉額頭冷汗直冒:「你就沒打算,給我派幾個人?或者,讓我跟什麼人合作?」

這麼大的事情,就交給他一個人,這都什麼鬼情況!

唐宋無辜攤手:「這個真沒有,我認識的人,不可能做這個。這事,只能你自己來。當然,我會把我的關係網給你,有什麼需要到時候你自己衡量。」

這話說得王思泉更是淚奔,有這樣辦事的老總嗎?!

坑爹啊,這分明就是甩手掌柜,就給錢,其他什麼事都不做,等著收穫……

當然,王思泉還是很興奮。方案確定,下一步就要實施了。大展身手的機會,終於來了!

送走王思泉,唐心忍不住低聲問道:「你確定,讓他一個人做這麼大的項目?」

唐宋微笑聳肩:「不然你去幫他?跟著方怡吧,那邊才是重頭戲,這邊只是後備而已……」

其實,他有自己的打算。他從來不參與任何商業,只負責收錢。方怡要出來自己做,而且以後很有可能從方家脫離,他得給她做點準備。

將來如果她的娛樂集團起不來,就讓她接手王思泉這邊;如果娛樂集團起來,那就融合,打造真正的泛娛樂……

叮鈴鈴!

手機響起,唐宋才收回思緒。是陳英打來的,讓他心頭不由一盪。

電話接通,陳英的語氣卻跟平常一樣冷淡強勢:「教育局來人了,檢查組也來了,你馬上回學校。」

喲呵,還沒死心呢!

唐宋勾著冷笑,應了一聲便下樓了。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教育局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畢竟,那可是個財務處處長,還有一個好像職位也挺高……

十點多,唐宋抵達雲華高中。從車上下來,捧著一杯奶茶,優哉游哉的往樓上辦公室走去。

不出所料,校長辦公室里人還不少。除了陳英跟校長助手之外,還有四個人。兩個西裝中年男子,一個肥胖女人,一個穿著唐裝的戴眼鏡中年人。估摸著,穿西裝的兩人應該是檢查組的。

咚咚咚!

唐宋輕輕敲門,一邊喝著奶茶一邊喊著:「校長,你找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