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與此同時,巨猿的大棒也來到了蘭天面前。

蘭天看着煙霧一般構成的棍子兜頭砸來,臉色一變,躲避已經來不及。

只聽他大喊一聲‘六道輪迴’,那六個神祕的漩渦再次出現,並且將眼前的那根黑霧構成的棍子攪成了霧氣。 孫殿慶身亡,自然也就意外著歐陽家在許家的對抗之中敗了。

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以往的五年大比,大家也都會對抗,但都是點到即止,畢竟他們的心裡都清楚。

地下擂台賽不過是個噱頭,讓大家圖一樂,順便還能夠決定各自利益的歸屬分配。

無論是一流高手還是宗師,他們本身培養起來需要花費的精力,物力,人力都實在是太大了。

哪怕是四大家族都承受不住這樣的損耗,犧牲一個就等於多年的經營都打了水漂。

可是現在呢,許家派出來的這些異能者直接是火力全開,往死了殺!

孫殿慶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一刻,歐陽家的家主歐陽志那叫一個心疼啊。

就連坐在一旁的歐陽飛拳頭都不由自主地握在了一起。

這簡直就是將他歐陽家往死了整啊!

「爸,這許家是不是太過分了!」

歐陽飛看著歐陽志,問道。

「他許明浩這個混蛋!」

這麼多年來,歐陽志的養氣功夫已經算是練的不錯的了,可是這一次,他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孫殿慶可是歐陽家的供奉啊,忠誠程度毋庸置疑,可現在死了,就意味著歐陽家需要重新培養一個可信的高手,可是這樣的人到哪裡去尋找呢。

「爸,他許家到底什麼意思!」

歐陽飛言語之中也滿是憤怒,他沒想到這一次許家會這麼狠,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從前的歐陽飛因為一些事情有些懦弱,但是自從秦穆然治療好了他以後,歐陽飛整個人都轉變了。

無論是身體還是他的氣質。

現在的他可不是那個唯唯諾諾的人了,他近乎執掌了歐陽家的大權,哪怕是他的父親都不得不忌憚他。

歐陽飛接手歐陽家幾乎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既然他許家跟我們歐陽家過不去,小飛,接下來,全力狙擊許家,我就不信了,他許家還能翻天了不成!既然翻臉,那就徹底翻臉吧!」

歐陽志看著歐陽飛,說道。

「我知道了!」

歐陽飛點點頭。

雖然歐陽志這麼說了,但是歐陽飛也不會輕舉妄動,他要經過深思熟慮,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許家也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要不然的話,就不會出現今天的情況了。

許家現在挑戰了歐陽家,下一個目標肯定就是段家和紀家了!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布魯斯戰勝以後便是離開了擂台,歐陽家也不願意派出高手去送死,比賽就此結束。

而與此同時,下一個出場的路易斯已經緩緩出現在了出口處。

「我要代表許家挑戰段家!」

路易斯指著段家所在的包廂,直接說道。

嘩!

此話一出,全場再次嘩然,果然事情不出所料,許家想要靠著一家之力去對抗其餘的三大家族。

包廂之中的段承志和蘇茹惠聽到以後,瞬間臉色就不好了。

段家的雖然也有高手,但是這群人的身手都已經知道了,一般的人還就真的不是他們對手。

連歐陽家的孫殿慶這樣厲害的人物都死了,還就真的有些麻煩。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若是退而不戰,倒是讓人小瞧了段家。

段家的臉面,不允許這樣的欺辱。

「李老!麻煩你出手吧!」

段承志看著身後坐在沙發上的李承乾,說道。

李承乾緩緩站起身來,他知道整個段家,只有他一個人踏入了暗勁初期,成為了古武者。

以他的目光來看,那路易斯等人實力早就已經到了古武境界。這群宗師當然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想要戰勝,只能夠用古武者來對抗。

「好!家主!」

李承乾點點頭,隨後走出了包廂。

「承志,會不會……..」

蘇茹惠突然有些擔心地看著段承志問道。

「不會的,李老那麼厲害,一定可以戰勝他們的!」

段承志牽著蘇茹惠的手,安慰地說道。

「嗯!」

蘇茹惠臉上還是帶著愁容,雖然段承志在安慰她,但是她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段承志的緊張。

段承志的掌心之中已經不由自主地滲出了汗水。

雖然他在安慰著自己,但是蘇茹惠能夠感覺到他依舊還是有些擔心的。

「承志,即便李老不行,我們還有白羽!」

蘇茹惠提醒了下段承志。

這一下,段承志的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是啊,多虧了段念念,段承志才能夠向秦穆然借人。

別人,或許會輸,但是白羽對上路易斯那就有未可知了!

此時,李承乾已經來到了擂台之上。

擂台被清理乾淨,但是空氣中依舊瀰漫著那股消散不掉的血腥味兒。

路易斯身材矮小,李承乾則是英氣逼人,若不是現在上了年歲,年輕的時候可以看出,也是一個迷倒萬千少女的俊男。

「呵呵,看來中海的四大家族也不過如此嗎?沒有年輕的了?都派你們這些老不死的出來了。」

路易斯看了眼李承乾,臉上滿是不屑。

原本對於中海的高手還抱有一絲的期望的,但是現在看來,這群人實在是不怎麼樣。

除了剛才被布魯斯手撕的孫殿慶能夠稍微看一眼外,其他的人都實在是太弱了。

偏寵小萌妻 「別以為你們可以為所欲為,老夫不是孫殿慶!」

李承乾自然有著作為古武者的高傲。

宗師一日不踏入古武境界,那都是螻蟻。

但是現在,他來了,就不允許眼前的路易斯為所欲為了!

他們這群外國人已經殺了那麼多中海的高手,現在,也該他們付出代價了!

「逼逼賴賴說了半天,結果不都是一樣的嗎?今天,你死定了!我要你承受世界上最大的痛苦!」

路易斯見李承乾如此囂張,嘴角上揚,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癲狂。

布魯斯已經能夠震懾住其他的人了,他要是不展現出來自己的威勢,回去之後豈不是要被布魯斯那個大塊頭恥笑?

想到這裡,路易斯決定要拿眼前的李承乾開刀。

雖然他給路易斯的感覺有些強大,但是也僅僅是忌憚而已,讓他害怕,還不至於! “吼~”

天空中的巨猿看到自己的棍子被攪成了霧氣,咆哮一聲,雙手一擺,那長棍的霧氣一凝,居然像是繩索一般繞過那六道盤旋的漩渦向着蘭天繞去。

“該死的,小看它了!”

蘭天眼中閃過一絲憤怒,目光掠過下方的夏雨青後,居然向着遠方遁去。

“放棄夏雨青了麼?”趙小川心中暗道:“正合我意!”

隨即趙小川腳下一蹬,空中一團空氣“轟”的一聲炸開,瞬間出現在夏雨青的身邊。

“把七葉還魂草交出來!”

趙小川單手成爪,一道金色的光芒立刻纏繞在他的手上,變成一隻栩栩如生的龍爪向着夏雨青的脖子抓去。

“想要七葉還魂草?哼!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身在空中原本昏迷的夏雨青猛然睜開眼睛,兩道電芒從她的眼眸中射出。

只聽她爆喝一聲,她的背後九條黃泉巨龍再次出現,並且向着趙小川的四面八方圍繞而去。

與此同時,她的頭頂七葉還魂草再次出現,散發出一陣朦朧的星光將她整個人包圍起來。

昏嫁總裁 原本夏雨青身上被閃電擊中,受傷的身體漸漸的恢復原狀,皮膚更是閃爍着一層如玉的光芒。

趙小川看到七葉還魂草的一瞬間,眼中驟然一亮,伸出的手爪立刻改變了方向向着七葉還魂草抓去。

“吼~”

夏雨青自然不能讓趙小川得逞,被他控制着九條黃泉巨龍齊齊咆哮一聲,身體在空中不斷交叉起來,構成一張大網將趙小川包圍起來。

“避無可避,趙小川他完蛋了!”

快要接近趙小川的諸葛第一和李正義看到趙小川的處境,臉色驟然一變,齊齊驚呼道。

“既然躲不掉,那就比比誰的龍纔是真龍吧!”

趙小川見避無可避,索性不避開,心中暗喝一聲,身上的黑色龍紋居然脫離了他的身體,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驟然向着四周射出耀眼的金光。

“如此驚人的威壓,天啊,那究竟是什麼怪物?”

“怪物?不!那是傳說中的龍,真正的金龍!”

金光散去,一直觀察着趙小川的衆人驚訝的發現一條百丈長,如同小山一般盤起來的金龍將趙小川整個人包圍了起來,顯得霸道非凡。

至於之前讓他們感到驚歎的九條黃泉巨龍在金龍之前,變得畏畏縮縮,完全沒有之前的兇威,而是好像泥鰍一般,畏畏縮縮不敢靠近趙小川。

“我的黃泉龍怎麼會不聽我的指揮?上啊!你們給我吃了它!”夏雨青先是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隨即氣急敗壞的罵道。

“沒用的!趙小川他繼承了龍骨,有着真龍的威能,而黃泉龍只是從以前黃泉中的龍屍中獲取了部分龍氣,夏雨青他輸定了!”

黑影殺手望着天空中的歇斯底里夏雨青淡淡的說道,隨即看向郝大寶,意味深長的說道:“那龍骨本來是你的東西!”

“哼!不用你來提醒!”郝大寶冷哼一聲,偏過頭去,但身體卻微微的顫慄起來。

黑影殺手輕笑一聲,搖搖頭,然後看着天空中的趙小川,心中暗道:“沒想到這第十世輪迴者已經達到了如此的境界?我在輪迴之地中的這些年想必外面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正當黑影殺手思考時,趙小川也指揮着金龍向着夏雨青攻去。

只見那金龍擡爪擺尾間,一道道空間裂縫若影若現,然後緩緩地伸出龍爪向着夏雨青抓去。

“轟隆隆!”

巨爪每一寸的移動都會引起空間的震顫,一道道裂縫出現在天空之中,而且那些黃泉巨龍在巨爪的眼前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直接被巨爪面前被碾壓了過去。

夏雨青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在她這些年被封印在輪迴之地中,他憑藉着黃泉巨龍將那些被封印的詛咒之子制的服服帖帖,甚至於連蘭天都對黃泉忌憚三分。

可是眼前的趙小川居然可以碾壓她?黃泉水在他的面前居然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她有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生死似乎就在對方的一念之間。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這趙小川纔有多大?爲什麼會帶給我這麼強大的壓迫感呢?”

夏雨青依然不知道她所感受的壓迫感不是趙小川本身的,而是龍骨天生對於一切龍形怪物的剋制。

不過夏雨青不愧是夏雨青,即使被逼到這種絕境還是沒有絕望,而是立刻使出了自己壓箱底的絕技。

“霜之哀嘆!”

夏雨青大喝一聲,一道道白色的寒氣以肉眼可見的形體黃泉巨龍包裹起來。

那些巨龍瞬間變成寒冰狀,絲絲寒氣從中透出,然後原本震顫的空間慢慢地結上了一層冰霜,就彷彿一個冰雪世界向着趙小川壓去。

“這是黃泉中蘊含多年的怨氣?原來剛纔她並沒有使出全力!”

蘭天心頭巨震,目不轉睛地看着夏雨青,心中發寒,而他一旁的萬副校長則望着蘭天微微皺眉。

“如此厲害的攻擊爲什麼剛纔夏雨青不對蘭天施展呢?莫非夏雨青對於蘭天還餘情未了?”

正當兩人如此猜測時,在趙小川的視線中完全被冰雪世界所掩蓋。

他的視線中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好像看到一條冰雪構成的隧道向着他兜頭罩下。

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鬼氣竟然有了一絲凝滯!

而他眼前幽藍的線型世界居然變得紊亂起來,他也尋找不到其他代表着其他人的線形圖案,就好像.。。自己又被隔離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