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都抓住她了!”武警苦笑了一聲,“可是當時手腕一痛,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沒有力氣了,也就跟着摔下來了。”

“把手給我!”見武警吃驚的看着她,釋彌夜乾脆自己抓過了他的手,手機一照,釋彌夜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上面,是一個小小的,黑色的手印。

“白魅不是說清平中學沒鬼嗎?”釋彌夜的表情也凝重起來,“這分明就是鬼手印啊!而且還應該是李堯楠的!”

“這是什麼?”武警自己也吃了一驚,“可是剛剛我在圍欄邊,除了抓着那個女學生之外,旁邊沒有別的人啊!而且這手印……這手印也太黑了吧!”

“我都說了,是鬼手印!”釋彌夜懶得理他,只是衝着跑過來的陳琛他們招了招手,“這邊!”

“可是,世界上真的有鬼嗎?”那個小武警忍不住開口,“而且剛剛,剛剛你是怎麼飛上去的?”

“這個你不需要管。”釋彌夜聳聳肩,“反正你們剛剛看到的一切,待會就要全部忘記。”

兩個武警俱都一怔,那個小武警驚叫了一聲:“難道你們是外星人?”

趕過來的潘錦繡立刻翻了個白眼,只是在黑夜裏看得不是很明顯。

“剛剛到底怎麼回事?”陳琛跑得氣喘吁吁的,“剛剛你怎麼跟着跳下去了?”

她問的是那個武警,可是那個武警也無言以對。釋彌夜又撈起了他的手:“你們仔細看看吧!我懷疑,剛剛他拉着李小娟的時候,李堯楠抓住了他的手,所以他才鬆開了手,又跟着掉下去了。”

潘錦繡湊過來一看,立刻就尖叫起來。

這手印不同於一般的淤青,而是真正的黑手印,黑漆漆的印在他的手腕上。

“可是,白魅不是說沒有鬼嗎?”佳沫兒也結巴了起來,“難道那個灰影真的是鬼?”

“誰都不知道。”釋彌夜聳聳肩,“先讓白魅過來吧!他們兩個的記憶要消除掉。”

“我拒絕!”年紀比較大的武警戰士沉着臉,“你們沒有權利消除我的記憶。”

“就是!”小武警也跟着幫腔。

“知道了太多,未必就是一件好事。”陳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們看到了釋彌夜飛起來,看到手上的這個手印……尤其是你,你還跟鬼有着直接的接觸,不管怎麼說都要消除你的記憶。”

ωwш▲ tt kan▲ c○

“現在最主要的是趕緊把白魅找來。”釋彌夜擡頭又往李小娟的屍體方向看了過去,“還有,李小娟的屍體,到底怎麼辦?”

“當然是報警!”小武警立刻就跳起來。

陳琛瞪了他一眼,又嘆了口氣:“現在怎麼辦?好像只能報警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把白魅叫過來吧!”釋彌夜蹙眉看着李小娟的屍體,“陳老師你給白魅打電話,我給宋宸雲打電話。”

“宋隊長?”年長的武警一愣,隨即又點了點頭,“既然宋隊長來了,你們也都不能消除我們的記憶了吧!”

佳沫兒涼涼的看了他一眼:“只怕是你的宋隊長來了,就會立刻就消除你們的記憶了吧!”

武警又是一怔。

“喂,宋警官。”釋彌夜很快就打通了電話,“你現在能到清平中學來一趟嗎?”

“怎麼了?”宋宸雲似乎已經睡下了,“都十一點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釋彌夜嘆了口氣:“這邊有學生自殺了。”

“什麼!”宋宸雲猛地從牀上坐了起來,“你在現場?”

“我看着她跳下來的!”釋彌夜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件事情很複雜,你還是先過來吧!”

掛了電話,釋彌夜一回頭就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 重生豪門千金 白魅伸手就拎住了釋彌夜的衣領,“她既然跳下來了,你怎麼不接住?我記得你的妖力要接住一個人很輕鬆吧!”

釋彌夜更無奈了:“我也想啊!但是如果我接住了李小娟,那邊那位就得摔死了!”

白魅的眉頭皺了皺:“那佳沫兒呢!雖然人換物對你來說有些吃力,但是也不是辦不到的吧!”

“看不見!”佳沫兒回答得很乾脆,“太黑了,而且下墜速度太快了。上次龍錚,是因爲一開始他被唐海桐定住了,所以才能做到的啊!”

釋彌夜也頗爲無奈,只得一五一十的把她們追出來之後的事情都告訴了白魅,陳琛也在一邊補充着。

白魅的眉頭越皺越緊,他一把抓過那個年長武警的手,只是輕輕在那個黑手印上一按,饒是剛強的武警戰士,也不由得痛呼了一聲,冷汗隨即滾滾而下。

“這是重煞印上的。”白魅收回手,“看手印的大小,應該就是你們形容的那個酷似小孩子的灰影。”

“所以我們想,應該就是李堯楠吧!”釋彌夜又看向了李小娟的屍體,“可能就是李堯楠見到這個武警叔叔想要救李小娟,纔會在他的手上抓一把的吧!”

“未必!”白魅也淡淡的看了一眼,“李堯楠死在教師宿舍樓附近的,屍體也都放在那裏的,那是這邊絕對沒有後操場冷……因爲這裏,根本就不是怨煞之氣的發源之地!”

“這麼說,難道那哥灰影,其實是劉芸兒?”潘錦繡張大了罪,“可是不是說沒鬼嗎?”

“那是劉芸兒的怨氣產生的。”釋彌夜若有所思,“當初丁瑤不是也沒有變成鬼嗎?但是她的怨煞之氣照樣的影響到我了,而且還帶着丁瑤自己本身的意志。”

“可是,那怨煞之氣形成的魑祟,怎麼會是小孩子的樣子呢?”佳沫兒也有些不解。

“這個也很好解釋,劉芸兒的潛意識裏最愛的人就是李堯楠,所以她的怨氣形成的魑祟自然就是李堯楠的樣子!”陳琛又沉吟了一下,“而且那個灰影的身體也是四分五裂的,而劉芸兒也是被分屍的。”

“這樣倒是也說得過去。”釋彌夜皺了皺眉,“所以那個灰影纔會抓住那個武警叔叔的手?”

“因爲劉芸兒心裏的那股恨吧!自己被殺了,被分屍,連自己最愛的兒子都被殺了!”佳沫兒也嘆了口氣。

釋彌夜又看向了那兩個呆呆的武警:“白魅,那把他們的記憶消除掉吧!”

“我拒絕!”那個年長的武警又堅定的開口。

釋彌夜正要說什麼,清平中學的大門口就傳來了兩道強烈的汽車遠光。

“宋宸雲來了!”釋彌夜聳了聳肩。

宋宸雲帶了幾個警察來,幾道強光手電打過來,宋宸雲也抽了口氣:“這……這是從上面跳下來的?”

釋彌夜嘆了口氣:“教師宿舍樓發現的那具屍骨……地上躺着的這個人,就是兇手。”

雖然知道釋彌夜可能帶來的會是震驚的消息,但是宋宸雲怎麼都沒有想到,釋彌夜竟然一下午就找到了殺人兇手。最主要的是,兇手竟然已經陳屍在這裏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宋宸雲平復下自己的心情,“都這樣了,爲什麼她還會選擇自殺而不是自首?”

釋彌夜把今天下午開始查探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宋宸雲,又說了她們這些天感覺到的後操場的異狀,最後才又把關於對灰影的猜測告訴了宋宸雲。

“所以說,那個灰影應該是劉芸兒的怨氣變成的鬼?”宋宸雲被釋彌夜一頓“怨煞之氣”、“魑祟”給弄得頭昏腦脹的,乾脆也就全歸結到“鬼”這個字上。

“差不多吧!”

宋宸雲又皺了皺眉:“那這位同志的手,能治好嗎?”

對於宋宸雲的問題,釋彌夜倒是詫異了一下——她以爲宋宸雲會比較關心案子的。

“消除了他們的記憶之後,當然要把這個也治好。”釋彌夜偏頭看向了白魅,見他微微的點了點頭,她纔有放心的開口,“所以你最好現在就給這兩位武警叔叔做好筆錄。”

“我拒絕!”

釋彌夜有些無奈的看向了那個年長的武警:“這位叔叔,這不是你拒絕就可以的事情。”

“我會保守祕密絕不泄漏!”年長的武警仍舊是一臉的堅定。

小武警也站得筆直:“我也會保守祕密的!”

“可是……”

“釋彌夜同學,請相信軍人的風骨!”宋宸雲也嘆了口氣,“所以,消除記憶的事情,就算了吧!”

兩個武警戰士立刻對宋宸雲報以感激的目光。

釋彌夜沉默了一會,才淡淡的開口:“不行。”

佳沫兒倒是一愣,在她印象裏,釋彌夜從來都不是一個咄咄逼人的人。 一秒記住,更新快,免費讀!

“上次不過是在葉局長他們面前泄漏了我能透視牆壁的力量,現在你們都避諱着我了。”釋彌夜的表情還是淡淡的,“今晚他們看到的,知道的,太多了。”

“釋彌夜同學!請相信軍人的風骨!”那個年長的武警戰士一聲大喝,“我吳軍今天在這裏發誓,今晚看到的所有事情,不能夠對人講的,不管是誰,哪怕是我老婆問我,我都不會講!”

“我李嘯強也發誓!絕對不會說出不能說的事情!”小武警也大聲的開始發誓。

“你們知道什麼是能說,什麼是不能說的?”釋彌夜偏了偏頭。

“當然!”

“那你說說。”

名叫吳軍的年長武警猶豫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敘述起剛剛發生的事情。前面倒是跟釋彌夜敘述的差不多:“我覺得手腕一痛,頭昏眼花的,整個人就往下栽去。等我醒過神,就已經安全的站在地面上了。”

“等等!”宋宸雲倒是訝異的看了釋彌夜一眼,“剛剛釋彌夜同學說的時候我就很好奇,你說你救了這位同志,可是,你到底是怎麼救的?”

釋彌夜嘴角一翹:“所以,這就是我不想讓你們知道的……明白了嗎?”

她的視線又轉向了那個叫李嘯強的小武警。小武警立刻來了精神:“我跟着釋彌夜同學一直跑,因爲手電筒被那位老師搶走了,黑漆漆的我什麼都看不清,直到後來吳軍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我面前。”

宋宸雲噎了噎,才又有些無奈的看向了釋彌夜:“這件事情我先前也不知情……”

“如果你知情的話,我也不會跟你說這次發現的屍體了。”釋彌夜的語氣也淡淡的,“反正之後不管什麼案子我都不會管了,而我如果遇到了再離奇的事情,也不會告訴你……們了。”

宋宸雲沉默了一下,才嘆了口氣:“現在也沒有辦法……我先讓人來把李小娟的屍體處理一下吧!總不能就擺在這裏吧!畢竟明天學生門還要上課呢!看到了會造成恐慌的吧!還要跟李小娟的班主任也聯繫一下……”

“這些就是你的事情了,反正我已經把兩年前的殺人案都調查清楚了。所以這件事情的也不會管了。”釋彌夜攤攤手,“順便拜託宋警官給唐警官說一句——不好意思啦,我比你先破案!”

宋宸雲的表情有些無可奈何:“釋彌夜同學……”

“回去了!”白魅伸手就拎住了釋彌夜的衣領。

宋宸雲猶豫了一下:“你們,你們現在是去調查關於那個鬼手印的事情了嗎?”

“這個,這個事情就不需要你管了。”釋彌夜聳了聳肩,還想要再說什麼,只是白魅不耐煩了,直接就把她拽走了。

“白魅,你不能感覺到那個灰影現在躲在哪裏的嗎?”陳琛扯着佳沫兒和潘錦繡趕緊跟在了後面。

“因爲它無意識,所以我察覺不到。”

釋彌夜有些失望:“這樣啊!難道一定要等到晚上它自己出現嗎?”

“現在看來似乎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白魅還是拎着釋彌夜,“走吧!先回宿舍!”

五個人回到宿舍,在拼着的幾張牀上坐成了一圈。潘錦繡顯然很興奮,一直不停的揪着佳沫兒問東問西,陳琛因爲昨晚沒有睡好,所以早早的裹着被子偏在一邊睡着了。

釋彌夜這些天也比較睏倦,所以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她從一陣疼痛中驚醒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正枕在誰的腿上。一擡頭,她就看到了白魅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釋彌夜略有些尷尬,立刻就坐了起來。只是馬上,她就發現了不對。

佳沫兒和潘錦繡也熬不住,睡着了。潘錦繡還好,歪在一邊睡得噴香,可是佳沫兒雖然是睡着的,可是全身都在被子裏不斷的發着抖,臉上都凍青了。釋彌夜再一看旁邊的陳琛,也沒好到哪裏去,連頭髮上都接了霜了。

釋彌夜有些疑惑了,她是被疼醒的,而不是凍醒的。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疼的耳朵,釋彌夜疑惑的看了白魅一眼。

白魅還是沒有理她。

釋彌夜撇了撇嘴。就算白魅不說,她還是知道,大概是因爲自己枕着白魅的腿睡着了,所以纔沒有被那陰寒的怨煞之氣影響到。之所以佳沫兒她們還是感覺到冷,只怕是因爲白魅不敢太過釋放自己的威壓,以防那個灰影不敢來。

她又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那個灰影,又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白魅。

白魅睜開了眼,對着她搖了搖頭。

“還沒來?”釋彌夜用口型問道。

白魅點了點頭。

釋彌夜一坐起來,立刻就覺得全身發冷。她下意識的往白魅的方向靠了靠,不過她立刻就覺得有些不合適,又往旁邊挪了挪——然後打了個寒顫。

白魅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一伸手就把她的肩膀攬了過來。

等靠在白魅的懷裏的時候,釋彌夜都還在目瞪口呆。雖然很溫暖沒錯,雖然很有安全感沒錯——可是好尷尬,好詭異,好怪!

釋彌夜又飛快的瞄了白魅一眼,發現他又面無表情的閉上了眼。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靠在白魅的懷裏了——上次劉曦雪自殺之後,釋彌夜因爲心裏難過,所以借白魅的肩膀靠了靠,可是那個時候是不同的。她那個時候還覺得白魅是一個好人,是一個爲了讓一隻鬼露出笑容而故意捉弄釋彌夜的人。可是劉曦雪的事情之後,釋彌夜就知道,她跟白魅,根本就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

白魅並非就是壞人,只是他根本就不是人類,所以從根本上,他就跟釋彌夜走在了相反的兩條路上。

釋彌夜又胡思亂想了一陣,眼神不經意的一瞄,就看到那個灰影癡癡呆呆的站在她的旁邊,一臉的醜陋和猙獰,渾身還是那麼四分五裂的,只是現在隱隱約約能看到它身體上開始慢慢的沁出膿血了。

釋彌夜猛地被嚇了一跳,整個人頓時往白魅的懷裏一縮。白魅的雙眼猛地睜開,他那白淨修長的手迅速的抓了過去,一把就扣住了灰影的脖子。

灰影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陳琛和佳沫兒齊齊打了個寒顫,都醒了。

看到陳琛他們醒了,灰影也被白魅抓住了,釋彌夜趕緊坐回了原處:“白魅,這個灰影到底是什麼東西?”

“魑祟,馬上就要成形了!”白魅淡淡的開口,“再晚兩天,你們可能就小命不保了。”

“開什麼玩笑!”釋彌夜皺了皺眉,“每天它來的時候我都會被凍醒……”

“不是開玩笑。”白魅瞥了她一眼,“等它真正的成了魑祟,它就會懂得收斂這些怨氣,清平中學就不會這麼冷了。而它再出現的時候,如果你們是睡着了的,那根本就察覺不到……釋彌夜,它的目標是你。”

佳沫兒倒吸了一口涼氣。可能是因爲她的妖力使用的越來越嫺熟的關係,如今她也勉強能看清鬼了。這會看着白魅手裏不斷掙扎的灰影,佳沫兒也有些擔憂了:“如果它變成了魑祟,它會殺了釋彌夜嗎?”

“應該吧!”白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倒是很好奇,不知道哪裏的略有靈氣之地,可能等兩天就會產生一個虛魅,只可惜現在這種情況,那虛魅可能都不能成形。”

“那個不重要啦!”釋彌夜皺着眉,“重要的是,現在這個灰影怎麼辦?”

“你的意思是什麼?”白魅淡然的看了她一眼。

“我的意思?”釋彌夜不免有些猶豫了。

一世殄 “你同情劉芸兒和李堯楠,所以覺得由劉芸兒的怨氣所產生的魑祟也很可憐。”白魅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嘲諷,“可是你又覺得,這魑祟現在已經沒有了劉芸兒的意識,所以只是單純的鬼了……所以你很猶豫。”

釋彌夜鬱卒的白了他一眼,剛剛升起的一點莫名的情愫立刻消失殆盡:“既然是鬼,那還是處理掉好了!”

“你說話倒也含糊。那‘處理’,又該怎麼處理?”白魅的嘴角又是一翹,“而且我告訴你,它已經漸漸的開始繼承劉芸兒的意識了呢?”

“什麼?”這下不止是釋彌夜,連佳沫兒和陳琛都傻眼了。

潘錦繡整個人一陣抽搐,然後醒轉了過來:“怎麼了?你們都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