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щщщ¤t t k a n¤C O

“不錯,現在剩下的玩家本來就不多,只要來上兩三個人,再加上你和江雨煙,就基本能夠知曉我的身份了,就算不能也可以大大縮小懷疑的對象。”藍海辰點頭說。

“這樣一來你就很危險了!”公子哥又說。

“不錯,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必須在有更多人來之前想出辦法。”藍海辰說。

“等等,如果這樣的話,我們也可以利用這個方法排除出殺手啊。”江雨煙突然說,“殺手會在外面看着吧,如果平民們都來了,那我們也就可以知曉殺手的身份了!除非……”

“除非殺手也跟着一起過來!”藍海辰狠狠地說,“這就是爲什麼我剛纔說殺手有可能混進來,因爲只有這樣才能掩蓋他們的身份!因此我也不敢肯定,剛剛進來的那個是不是殺手,所以根本不敢讓他見到我。”

“太可怕了,這個計劃太可怕了……”公子哥喃喃地說。

“我們也可以給別人發信息,告訴他們這是個陰謀,讓他們別過來。”江雨煙說,“這樣殺手的計劃就沒法成功了。”

“沒這麼簡單,從剛纔起我就奇怪了,爲什麼我沒有收到信息,按理說殺手也應該給我發信息纔對。”藍海辰搖頭道。

“對啊,他們沒給你發嗎?”公子哥問。

“準確的說是我沒收到,所以我懷疑現在我們的手機都已經沒有信號了。”藍海辰猜測。

江雨煙和公子哥連忙掏出手機查看,發現果然如藍海辰所料,他們的手機都沒了信號。

“真的沒信號了,網絡也連不上。”公子哥看着手機說。

“所以我纔沒有收到信息,同理我們也沒法通知其他人不要過來。”藍海辰說。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居然能屏蔽我我們的手機信號。”江雨煙皺眉說。

“屏蔽器,是手機信號屏蔽器。”藍海辰回答,“它能夠行成強烈的亂碼對手機進行干擾。如果說手機信號是小聲說話的話,屏蔽器就是大聲吼叫,這樣手機的信號就被掩蓋了。”

“居然還有這種東西,這種東西一般不讓賣的吧。”公子哥奇道。

“一般是不讓賣的,但總有渠道。其實這東西很常見,你高考的時候手機也沒有信號吧。”藍海辰提醒說。

“原來就是這手機屏蔽器的功勞。”

“不錯,那兩個殺手不知道從哪搞到的這東西。”

“原來剛纔殺手就是去搞這東西了,現在怎麼辦,這種局面下我們幾乎是必敗啊。”江雨煙着急的說。

“我們不能敗,敗就意味着死!必須想辦法破解掉他們的計劃!”藍海辰說着開始思索,他知道,這可能是遊戲開始以來自己遇到的最大危機。

藍海辰想了一會兒,突然腦中靈光一閃。

“事到如今只有這樣了,這方法雖然很冒險,但值得一試!”藍海辰開口說。

“什麼方法?”江雨煙問。

“我們這麼辦……”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說給江雨煙和公子哥聽。

“這行嗎?”公子哥聽完有些懷疑。

“說不定還真的行,畢竟殺手現在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蒙面身上,別的不太顧得上。”江雨煙想了想說,“就是這樣蒙面你就要將自己的身份暴露給宇軒。”

“這方面沒有問題,不用擔心。”藍海辰回答。

江雨煙點點頭,她相信藍海辰,後者的計劃雖然有時候很瘋狂但卻一向靠譜,相信這次也一樣。

“關鍵還要看宇軒你願不願意,畢竟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藍海辰看着公子哥說,“怎麼樣,願不願意配合我瘋狂一把?”

“來就來,反正已經被殺手盯上了,還有什麼更可怕的!”公子哥下定決心說。

“好,那我們就開始行動。從現在起,再有人進來就由你們應付,方法跟我剛纔一樣。而我則要去跟殺手們玩了!”藍海辰看着學校門口說。

很快藍海辰就先與公子哥一起離開教室往學校門口走去,沒多久公子哥就回來了,並對江雨煙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接下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陸陸續續有玩家進入學校。江雨煙和公子哥按照藍海辰的方法,讓所有新來的玩家都選擇了一間新教室躲起來。在知道殺手有可能就在他們之中後,沒有人敢讓別人看到自己。

“現在爲止來的人已經有三個了。”江雨煙看着走廊裏的教室說,那些教室已經有三間有了主人,分別是理科男、高鼻樑和富商。

臣服吧小乖 他們三人可能是受到殺手矇騙而來的平民,當然,也可能是僞裝其中的殺手!

“是啊,蒙面他還沒有回來,會不會出事啊?”公子哥有些擔心的說。

“放心,這傢伙還是挺靠譜的。”江雨煙笑道。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從外面的小路上慢慢向學校走來。

在接近學校門口時,那身影突然停下看向四周。

“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不知道都有誰進了學校,也不知道周圍還有幾名殺手在監視。”藍海辰看着四周心想。

藍海辰居然成功從學校裏出去,然後正大光明的走了回來!

此刻他就像是收到信息的其他玩家一樣,慢慢來到校門前進入學校,然後走進教學樓。

“站住,不要再往前,你是誰,說清楚來意!”藍海辰剛進入先前的走廊,江雨煙的聲音就傳來。

“我是藍海辰,是蒙面叫我過來的。”藍海辰裝出一副慌張的樣子說。

聽到藍海辰的聲音,裏面的江雨煙和公子哥都鬆了口氣,這個傢伙果然成功了!

“你被騙了,我根本沒有發出信息。”蒙面的聲音從江雨煙所在的教室傳出,依然是那種經過改變的機械聲音。

江雨煙看着身邊的公子哥笑了,此刻的公子哥正拿着屬於蒙面的變聲器。 藍海辰聽後也笑了,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直到現在都進行的很順利。

“沒有發出信息,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看到你的信息了!”藍海辰做出吃驚的樣子說道。

“我說過你被騙了,而且被騙的不止你一個。”公子哥說。

隨後公子哥和江雨煙就按照藍海辰的方法又講了一遍,藍海辰很滿意的也找了一間教室進去。

殺手的計劃泡湯了,現在藍海辰已經成功混入平明中,殺手無從分辨誰是蒙面。

但藍海辰是怎麼騙過殺手的監視,成功離開學校的呢?

……………………

時間回到藍海辰離開學校前,他與公子哥離開教室來到走廊。

“走,我們去那裏。”藍海辰指着先前去過的實驗室說,公子哥點點頭不一會兒兩人再次出來,各自的着裝卻已經發生了變化。

公子哥穿着蒙面的衣服,藍海辰則換上了公子哥那身價值不菲的行頭。

“變裝完畢,咱們走!”藍海辰說着率先向學校門口走去,公子哥則跟在後面。

“開始吧。”走到門口,藍海辰對身後的公子哥說。

“好,我要開始了!”

同一時刻,殺手埋伏在學校外,等待着玩家的到來。在他看來,蒙面這次插翅難逃,身份一定會被揭開。

但正在他得意揚揚觀察着周圍時,公子哥的聲音卻突然從學校裏傳來。

“你不用說了,我不會聽你的安排的!”

殺手聽到這聲音都是一愣,他知道公子哥現在跟蒙面一起,但公子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雙方鬧掰了?

“你已經被殺手盯上了,而我只是恰巧遇到你們而已!”公子哥的聲音再次響起,“我不想知道你的身份,更不想像江雨煙那樣成爲殺手的目標!”

殺手聽到這裏明白了,原來蒙面現在急需隊友,想通過暴露自己的身份來拉攏公子哥。

但顯然公子哥不同意,他怕自己被殺手盯上。於是雙方意見不和,鬧掰了!

“我現在就走,你不用再勸我了!”公子哥說完又再次提高嗓門,對着學校外大喊,“兩位殺手,你們在周圍吧,我知道你們在!我和蒙面已經分道揚鑣了,現在我要離開,蒙面還在學校裏,請你們不要攔着我!我和蒙面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話音剛落,一個身影就從學校內跑出。在昏暗的環境中,殺手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但從衣着來看正是公子哥!

殺手心中一陣猶豫,到底應不應該讓公子哥跑掉呢?這個傢伙可是幫過蒙面的。

就在殺手猶豫之際,蒙面的聲音突然從學校裏傳出。

“周宇軒,你會後悔的,殺手不會放過你!”蒙面的聲音很大,話中還帶着憤怒的情緒,顯然對公子哥的離開很不滿。

殺手聽到這裏立刻放棄了追殺公子哥的想法,蒙面纔是真正的敵人,公子哥可以以後再收拾。於是殺手繼續按兵不動,執行着原本的計劃!

而假扮成公子哥的藍海辰已經趁着這機會跑離殺手的視線,學校裏的公子哥也拿着變聲器轉身回到了教室。

沒過多久,藍海辰便換了身衣服回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走進學校。

他就這樣完成了身份的轉換,將殺手的計劃全部打亂,而殺手卻不自知。

雖然這個計劃有着各種漏洞,也有中途被阻止的風險。但利用殺手對蒙面的恨與執着,藍海辰還是成功了!

……………………

回憶結束,時間回到正軌。藍海辰找到一間教室進去,沒多久江雨煙就偷偷溜了進來,一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發現的樣子。

“我說,不要搞得跟偷情一樣好不好,這樣很容易讓我想歪的。”藍海辰看了不禁自言自語道,他的聲音很小,但居然還是被江雨煙聽到了。

“去你的,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這個,我說你們這些男生腦子裏是不是就沒別的?”江雨煙臉紅紅的,小聲對藍海辰嗔道。

藍海辰老臉一紅,這純屬操作失誤,不是他這種悶騷男的本意。

“話說我們現在怎麼辦呀,已經進來三個了。”江雨煙轉移話題,她來這可是商量正事的。

“都有誰?”藍海辰忙問。

“理科男、高鼻樑,還有一開始來的富商。”江雨煙回答。受藍海辰影響,江雨煙也開始用藍海辰起的那些奇怪外號。

“野熊和小秦沒來嘛。”藍海辰聽後說,“小秦好理解,我給過她一個號碼,提醒她萬一有事會用那個號碼跟她聯繫,所以她不來很正常。但野熊……”

“會不會是因爲昨天投票的事,畢竟產生了不小的矛盾。”江雨煙猜測。

“有可能,但也不敢保證。現在真真假假很難分辨,難說他是不是殺手。”藍海辰說。

“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進來的這三個人裏,肯定至少有一個是殺手!”江雨煙總結說。

“不錯,所以我們要利用這個機會,把殺手揪出來!”藍海辰點頭說。

“怎麼揪,我們根本分不清誰是殺手。”江雨煙有些發愁。

“我想了一個方法,或許能把殺手揪出來。”藍海辰說,他在學校外面就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了。

“啊,你又有什麼瘋狂的計劃!”江雨煙誇張的看着藍海辰說。

“你這什麼話,說得我跟個瘋子一樣。”藍海辰苦笑道。

“至少你的那些計劃已經達到標準了。”江雨煙沒好氣的說,“就拿今晚來說吧,你難道沒有發現,你的計劃已經讓周圍人對你‘刮目相看’了嗎?”

“我深深爲此驕傲着!”藍海辰沒什麼別的優點,唯獨對自己的腦子有絕對信心。

“好了,別在瘋子的路上越走越遠了,說說你的計劃。”江雨煙提醒道。

於是藍海辰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江雨煙聽後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藍海辰,給他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別光看着,給點意見啊,這方法到底行不行。”藍海辰被看得心裏發毛。

“行,挺好的。現在你蒙上臉,咱們回去跟公子哥說說。”江雨煙只得點頭說。於是兩人回到教室,與公子哥一起交流了藍海辰的新計劃。

“你終於從坑蒙拐騙升級到殺人放火了嗎?”

這是公子哥聽完新計劃後的反應。

“你們,不要挑戰我的極限。”藍海辰感覺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但我也覺得這個計劃可行,如果成功的話,真的能將殺手引出來!”公子哥又說。

“不錯,咱們一起行動,努力在今晚揪出殺手的真面目!”江雨煙點頭道。

“對,一定要將殺手的身份查清!”藍海辰也說。

穿越:暴君的小妾 於是計劃開始實施,一切爲了找出真正的殺手!

……………………

高大殺手坐在教室課桌上焦急的左右看着,他進入學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原本他打算進入學校後尋找機會接近蒙面,最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對方,卻不想變化來的如此之快。

蒙面很聰明,很快便識破了殺手們的目的並做出反擊。

現在所有人都被迫獨自躲在教室裏,相互之間不敢見面。高大殺手不敢輕舉妄動,也因此根本沒有機會接近對方,他毫不懷疑蒙面的人時刻監視着自己的一舉一動。

所以高大殺手現在已經不強求殺死蒙面,而是想找出蒙面的身份就好。

“距離那個藍海辰進來也有一段時間了,蒙面他們在幹什麼?”高大殺手心想。

就在這時,教室外突然傳來一陣喧囂,高大殺手聽不真切,連忙走到窗戶前查看。

由於角度原因,高大殺手只能看到走廊中有限的一段。但他還是注意到此刻走廊中正亮着不正常的暖光,同時一股熱流伴隨着滋滋聲不斷向這邊襲來。

“什麼情況,這是哪裏着火了嗎?”這是高大殺手心中的第一個念頭,眼前的情景確實很像火災。

“不好,快去取水,這火勢越來越大了!該死的這是誰放的火!”這時蒙面的聲音突然從走廊盡頭傳來,那個方向正是他們躲藏的教室所在。

“真的是火災,是誰居然會故意放火?”高大殺手有些驚慌,雖然在遊戲區域他是不死的,但被火焰灼燒的滋味高大殺手依然不想嘗試。

高大殺手立刻伸手想打開窗戶,但發現窗戶居然是鎖着的!

“該死,怎麼是鎖着的!”高大殺手又走到門前試了試,發現也是一樣,前後門都被鎖死了!

“這些傢伙爲了保證不被看到,悄悄將門窗鎖上了嗎?”高大殺手開始在心中咒罵,一旦他們控制不住火勢,自己就要被焚燒啊!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突然從窗口一閃而過。雖然看不真切但高大殺手肯定那就是蒙面!

自己看到了蒙面,這是一個機會!這個傢伙爲了滅火已經顧不得被發現了嗎?還是說他認爲只是一瞬間就不會有關係?

“蒙面你錯了,哪怕只是匆匆一瞥也足夠我確定方位放出厲鬼了!”高大殺手冷笑道,“現在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是否只有我看到了蒙面,如果只有我看到了就沒法動手。” 高大殺手剛說完,外面就又出了動靜。只聽得走廊的另一盡頭處傳來一陣拍打玻璃的聲音,然後就是一個人的說話聲。

“混蛋,你們竟然把門窗都鎖上了,給我打開!”這說話聲隔得有點遠,高大殺手有些聽不真切,但憑感覺他還是能判斷出那似乎是藍海辰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