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自己猜測的,果然是真的!

辰夜無聲輕笑“夜兒,不要擔心你爹,他不會有事的。”辰順忙道。

“大伯,不擔心,我只是恨自己。恨自己很多年都無法理解爹的無能爲力,恨自己,在爹最傷心的時候,我什麼都沒做,反而還在怨怪他”

辰夜笑道:“現在好了,爹他終於可以安心的去找娘了,不管找不找的到,找不找的回,爹的心,將從此不在有痛楚,有的,只是渴望!”

“辰夜,不要這樣。”紫萱緊緊握着他的手,憐惜着說道。

“我沒事的,真沒事,我高興,父親這樣,讓我心安。都忘了,大伯二伯,我爲你們介紹一下。”

辰夜旋即將虎力和風翔等人介紹了一遍,最後拉着紫萱的手,說道:“大伯二伯,紫萱和零兒,你們都見過的,這一次,本想好好的帶到爹面前的”

辰順辰厲倆兄弟眼神猛地一亮,他們何等聰明,怎不明白辰夜話中的意思,當下相互一笑,辰順低下身子,說道:“零兒,讓大爺爺抱抱,好不好?”

“大爺爺好!”零兒乖巧之極,撲到了辰順懷中。

“零兒來,讓二爺爺也抱抱,呵呵!”辰厲也是不甘落後,從辰順懷中接過了零兒。

他們的舉動,令得紫萱俏鼻涌上了一股酸意,辰家人,接受了她!

“辰夜,不給我們介紹介紹?”

望着葉爍和鐵奕天,辰夜笑道:“這是紫萱,你們叫嫂子吧,如果你們覺得,我最小叫不出來,那也隨便,不過,見面禮卻是不能少的。”

“紫萱,這是葉爍,鐵奕天,我的兄弟!”

“嫂子好!”

鐵奕天忙的笑了聲,卻旋即一臉的無奈:“都是嫂子,該你們給我見面禮的,怎地要我給,虧不虧啊我?”

“少廢話,等你以後找了媳婦,你最晚找的,到時候,指不定怎麼來剝削我們呢。嫂子,你別理這個傢伙,別看他一臉的憨厚樣,其實最狡猾的就是他。”

葉爍笑罵了聲,然後說道:“如是也來了,等所有事情解決後,大家坐下來好好說說話,都長大了,以後,也不可能和小時候一樣了。”

一臉戲笑着的鐵奕天與辰夜齊齊點了點頭,而後鐵奕天說道:“現在人都到齊了,進皇宮吧!”

墨染梨香 辰夜深吸了口氣,緩緩的上前幾步,面對着那巍峨皇宮,一股凌厲氣息,徐徐散出來,隨即蔓延,不大一會,整個皇宮上空,都是被籠罩而進。

“蓬!”

那扇皇宮大門,彷彿不堪負重,竟然從中爆裂了開來。

“辰夜,你大膽!”

皇宮大門碎裂開之際,一道身影,自那裏面暴掠而來,蒼老的身影,卻是帶給無數在廣場後的那些人,一種巍峨青山壓下來的感覺。

“雲山老兒,三年不見,你竟是沒有太多的長進,真叫人失望。”

迎着蒼老身影,辰夜踏出一步!

“轟!”

空間一聲炸響,猶若驚雷滾滾般的一拳,破開空間束縛,直接砸了出去,旋即衆人便是見到,那蒼老身影來得快,退的更快。

不同的是,他的後退,伴隨着鮮血噴涌,其整個人,也是如那zhàdàn一般,被狠狠的甩在了皇宮城牆上,隨後,無力的跌落了下來。

“辰夜,你”一句話未說完,雲山再度鮮血噴出,眼瞳中的驚懼,已是無以復加之濃,這才三年時間啊?

雲山心中,頓時後悔了,早知今日,當年便不該放他離開的。這後悔,已經無法挽回了,他只覺得,自己眼皮子很重,就想睡覺了一拳轟殺了雲山,辰夜身影暴射半空,喝道:“慕曄,滾出來!”

“辰夜,你大逆不道!”

皇宮深處,有着一道怒喝聲傳了過來,能夠聽出,聲音中,有着畏懼之意。

雲山都出現了,可辰夜依舊是如此而來,儘管沒有親眼見到雲山的死,卻能知道,前者,已然是無法阻擋辰夜的前路了。

“哈哈!”

辰夜大笑:“慕曄,別躲了,今天,我們就把所有的恩怨,算個一清二楚,同時,九重關三十萬條無辜冤魂,你也得給出一個交代,滾出來!”

“亂臣賊子,朕何須與你們交代?來人,殺了他們!”

“唰!”

隨着皇帝聲音落下,自那皇宮深處,一道道的身影,攜帶着不弱的氣息,不斷的閃掠而來。

廣場上,葉爍目光微微一凝:“這麼多數量的上玄,乃至通玄境界的高手,皇室不可能擁有如此的數量,看來,天一門對皇室支持的力度不小。”

左擁右不抱 聞言,辰順冷冷道:“這三年中,天一門從皇室這裏,獲得了不少的好處,這一點力度,如今對天一門來說,不算什麼。”

葉爍看了眼辰厲,隨即壓低了聲音說道:“這些,你們是從辰元那裏知道來的吧?”

辰順輕輕頷!

葉爍頓時鬆了口氣,道:“如此,辰夜以後也能夠心安許多,你們也不用擔心那種讓人悲痛的事情會生。”

一道道的身影,如那蝗蟲掠過般,鋪天蓋地的衝涌着過來,有着悍不畏死的氣勢,儼然死士一般,並沒有在乎,城牆之上的那道身影,有着他們無法抵擋的實力。

而他們也確如死士,到了辰夜身前,並未攻擊,而是一個個的,有着死亡氣息在涌動着“不好,快去幫助夜兒!”辰順兄弟臉色大變。

“別擔心,沒事的,如果辰夜連這點狀況都應付不過來,他就不叫辰夜了。”葉爍手搖白扇,淡淡道。

紫萱好奇的看了眼葉爍與鐵奕天,不愧是辰夜的兄弟!

城牆之上,一陣陣的bàozhà聲響,驚天動地的響徹,那堅硬的城牆,在此等bàozhà下,都是飛快的蔓延出來一道道令人觸目驚心的裂縫來。

然而,身在bàozhà中心,那被紫色光芒所籠罩的身影,卻是紋絲不動,絲毫沒有受到周圍的bàozhà而影響到。

當最後一道bàozhà結束後,紫芒之下,年輕人暴射而出停留於半空上,他腳下城牆,轟然一聲碎裂開來。

那般風輕雲淡的笑容,感染了在場觀看的所有人,他們都在想,所謂的戰神,恐怕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這一幕出現後,再無一人,從皇宮下方而來,而辰夜那恐怖的殺意,便也逐漸的充斥在了皇宮中的任何一處地方。

“辰夜,風頭你已經出盡了,也該讓我們來逞逞威風了。”

廣場上,葉爍與鐵奕天閃電般的掠去,所去方向,正是皇宮深處。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

在那金鑾殿前的廣場上,一身皇袍的皇帝,此刻,像是隻小雞一樣,被鐵奕天一隻手輕輕的提着,憤怒之後的屈辱感,讓他看着前方的年輕人,眼中,幾乎冒出了火苗。

辰夜淡淡一笑,道:“慕曄,不用這樣看着我,你知道的,只要我不死,遲早,你會有這一天。”

“混帳!”

皇帝怒吼,視線稍稍遠移,辰家衆人,以及隨尾而來的無數無關之人,清晰的出現在他視線中,他能清楚的看見他們,同樣,他們就能清晰的看見他。

“朕乃天子,你們敢這樣對待朕,就不怕上蒼的憤怒嗎?”

虎力嘿嘿一笑,道:“怎麼你們當皇帝的,都是同樣的說辭啊,來點新鮮的吧!”

說完,手掌甩了甩,其手中的身影,便是被扔到了皇帝身前,後者眼瞳猛地一縮,喝道:“姬軒,你怎麼和他們一起?”

旋即看着辰夜,皇帝心頭一跳,頓時冷笑道:“辰夜,你從來不承認你們辰家叛國,辰家上下,也沒有人承認過,大商皇帝與你在一起,這又是什麼意思?”

除了辰夜等人,其餘的,包括葉爍與鐵奕天在內,皆是楞了下,這個中年人,原來是大商皇帝。

只不過,大華皇帝想趁機陷害的意思,卻是讓得所有人嗤笑不已,沒見到嗎,大商皇帝是被扔出去的?

衆多的人突然現,原來高高在上的皇帝,當面臨着死亡的威脅時候,其實與平常人也是一模一樣,並無任何的不同。

“姬軒,把你知道的,當着所有人的面,再說一次吧!”辰夜淡淡一笑,道。

“我?”

“說吧!不說,你也不可能活着離開,就算我放過你,慕曄未必會放過你。說了,你大商皇朝還在!”

面對着明裏的威脅,大商皇帝面色頓時黯淡了下來,默然片刻後,旋即將他與大華皇朝之間的交易,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一片譁然聲頓時響起,衆多人這時才明白,難怪九重關完全被大商皇朝佔據後,爲什麼他們沒有繼續進犯,原來是有這個原因在內。

譁然之後,無數道憤怒的眼神,猶若雷電一般,射向大華皇帝!

身爲九五至尊,是不可能容忍底下臣子威名與權勢遠在他之上,要除掉辰家,這也無可厚非,所謂功高震主當誅,無數年來,歷代皇帝奉行的都是這一條信念。

然而,就爲了手中的權力,卻要三十萬人,無辜的被殺,這未免也太狠了吧?

“慕曄,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感受到無數道要chīrén的目光,大華皇帝心中,頓若進入到了無底深淵,可辰夜之話,瞬間點燃了他內心中的那股不甘,看着他,皇帝怒聲喝道:“辰夜,你如今力可通天,焉知,這不是你逼姬軒這樣說的,就在剛纔,你也威脅了他,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要以爲,擁有着實力,你便可肆意妄爲。我大華皇朝,容不得你這種妖孽存在!”

辰夜失笑不已:“慕曄,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如此嘴硬,也好,讓你死個心服口服,同時,也叫天下人都知道,你是該死,並非是我辰夜要謀朝篡位!”

“姬軒,當年你與慕曄密謀的時候,應該有書信來往的吧?這些,都還在的吧?”

大華皇帝臉色陡然煞白了下來

見此,辰夜笑道:“慕曄,還要我拿出其他的證據來嗎?”

“不需要!鐵奕天,放開朕!”

或許已知結局不可能會有轉變,在鐵奕天放開他的時候,大華皇帝猛地身軀一震,神色中,自然而然的涌現出,九五至尊那堪比天威的威嚴來。

“辰夜,你贏了,朕承認!但,這天下,乃是朕的天下,萬民,都是朕的子民,朕想做什麼,做了什麼,還不需要你來質問朕!”

冷笑聲中,大華皇帝指着辰順兄弟,喝道:“在朕年幼之時,父皇告訴朕,辰家是最忠實的朋友,讓朕也學父皇他和辰忠的情誼,這一點,朕並沒有反對,也這樣做了,可結果,你們是怎樣對待朕的,辰忠老兒,又是怎樣對待朕的?”

“在你們所有人的眼中,朕就是那無知小子,所做決定,全都是錯的,都需要你們來指點教導。或許這樣沒錯,你們是在幫助朕,讓朕做一個好皇帝,但”

大華皇帝冷然笑道:“你們都忘記了,當時的朕是太子,是未來大華皇朝的皇帝,而不是你們辰家的晚輩,更加不是傀儡,就算教導,你們也需要有一定的態度。”

“你們不但沒有,在朕登基爲皇之後,你們的心中,何曾有把朕當成是真正的九五至尊,有把朕當成兄弟一樣來看待?”

“既然你們沒有,朕又何必把你們當成兄弟,當成可以親近的臣子?”

“忤逆朕的人,不尊朕的人,都要死!”大華皇帝猙獰喝道。

“朕乃天子,享萬民之敬,天下都是朕的,朕要殺人,誰敢不許?不管你們承認與否,辰家的存在,對朕,對大華皇朝而言,就是一個毒瘤,只要沒了這個毒瘤,朕可以做的更好,朕的子民,朕的天下,都可以過的更好。”

“所以,爲了拔除這個毒瘤,莫說區區三十萬人,即便三百萬,只要能夠讓辰家永遠不在世間出現,換來大華皇朝長治久安,朕都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他瘋了!”

大商皇帝,此刻都是忍不住的嘆道。

大華皇帝怒喝:“姬軒,你住口!堂堂大商皇帝,居然被幾個人給帶到了這裏,並且聽之任之,你根本不配爲一國之君,朕真可笑,居然視你爲對手,竟還與你合作,可笑啊!”

“說完了嗎?”辰夜淡淡道。

“辰夜,要殺就殺,朕若皺眉,便不配爲大華皇帝!”

“你原本就不配是大華皇朝的皇帝。”

辰夜冷然道:“你提到兄弟,我就與你講講,什麼是兄弟?兄弟,那是可以全心全意付出的,是可以將自己後背交出來的,你呢,你有沒有這種感受?”

“你在與我大伯二伯相交的時候,你捫心自問,你是抱着相交的想法,還是要利用辰家之勢,來助你登上太子之位,從而得到皇位?”

“慕曄,我告訴你,我們辰家,沒有對不起你。”

“你若心中沒有存在着要將辰家連根拔起的心思,辰家所有的人,根本不會有二心。”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辰夜冷笑道:“時至今日,你是無奈也好,我是被逼也罷,結局都已定下。所謂道理,所謂對錯,我不會說,你更加不會聽,所以,你縱然不服不甘,事實已無可改變。”

“慕曄,三十萬人的冤魂,在等着你們,你和姬軒,以死謝罪天下吧!”

大華皇帝清冷笑道:“謝罪?朕沒錯,爲何要謝罪,你要殺就殺,何必找諸多借口,來爲你辰家君臨天下而造勢!”

聞言,辰夜輕笑,握着紫萱玉手,道:“她叫紫萱,我的妻子,是位皇玄高手。那是虎力,我的妖族兄弟,地玄高手。葉爍與奕天,還有我自己,皆是有着力玄五重境界的修爲。慕曄,我辰夜若要坐那大華皇朝的皇帝寶座,需要造勢嗎?”

話音傳出,滿場皆驚!

莫說皇玄高手,便是地玄,力玄倆大境界的武者,在這大華皇朝,都是傳說中的人物,而今,卻是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那位女子,如此年輕,竟然是皇玄境界中的頂尖高手而那地玄高手,居然是妖族之人。

大華皇帝臉色數度變化,最終,停在了那抹猙獰之上:“辰夜,你要殺就殺,想讓朕認罪,不可能!”

辰夜不由笑道:“你搞錯了,我不是公堂上的官員,殺人,那裏要讓人認罪先?我只是要讓天下人知道,你,不配爲大華皇朝的皇帝。”

“現在,確實該結束了!”

“辰夜,慕曄的命,由我來解決好了。奕天,長孫家的人,你去辦吧!”

“知道!”

還未等辰夜反應過來,葉爍已經出現在大華皇帝身前,而鐵奕天,則已是掠向了皇宮之外。

“你們倆個”

“少說廢話,這裏的事解決掉後,還得上天一門呢。”

葉爍乾淨利索,鐵扇如刀,輕輕的帶走了大華皇帝的性命,自此,辰家與皇室的恩怨,算是告一個段落,至於皇室中的其他人,自有人料理。

“你們這又是何必?”

葉爍淡然輕笑,轉回走來,與辰夜擦肩而過時,略是看了紫萱一眼,旋即用倆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以後若是有恨,恨的也只是我和奕天,與你無關!”

辰夜心頭頓時顫抖,腦海中,倆道身影,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來。

這段時間,尤其是回到大華皇朝以來,他已經是刻意將那倆道身影給死死的壓在記憶深處,不讓出現了,可現在

“葉爍,你又何必要提醒我?”辰夜苦笑不已。

“就算不提醒,難道你自己就不會想起來嗎?或者,你打算今生就不見他們了?”葉爍搖頭笑道。

賴上極品女教師 辰夜無奈之極:“葉爍,這是我和她們之間的事,你和奕天”

葉爍擺擺手,道:“沒辦法啊,誰讓我們是兄弟呢?好了,走吧,剩下的事,交給伯父他們,我們直接趕往天一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天一門,並不在大華皇朝境內,否則的話,也不會隱藏的那麼深,讓人無法想像到,大華皇朝的真正主宰,其實是這個世俗外的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