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見張嫣和韓溪出來,馬上激動了:“讓她們離遠點兒。”

說完就舉起了剪刀。

我忙說:“好好好,你先別激動,我馬上就放你出來,讓她們出來只是怕你出來後害我性命。”

“那就快點。”她發出淒厲聲音,“把玉石打碎,快點。”

三十六計,忽悠爲上,我說:“你確定要我打破玉石?我也懂一些道門的法術,用道門法術封印進去的鬼魂,都是和玉石結合爲一體的。”

“那又怎樣?”

我面不改色說:“要是玉石打破了,你的靈魂不也一樣會支離破碎嗎?”

這話是經不起推敲的,鬼魂就是一團能量,是不會隨着玉石的破碎而破碎的,但是道門的事情太神祕,就譬如普通的捱餓,在方外人這裏就是捱餓,到了道門這裏就是辟穀了,這是一種修行。

這事兒不能解釋太詳細,我相信她自己會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果然,她想了會兒說:“那你快給我想辦法。”木司團弟。

“好好,想想辦法,這要一段時間,我先讓人包紮一下那孩子,不然他流太多血,一會兒你想用他要挾我,都做不到了。”

“不行,你身邊那幾個鬼魂比較厲害,我怎麼知道她們會不會趁機搶佔了這小孩的身體?”她拒絕了。

我咬咬牙,她還是挺聰明的,就將謝嵐給放了出來,謝嵐現在不過才藍眼級別,白眼都還有些距離,沒什麼威脅,就說:“我讓她去總可以,她只是藍眼女魅而已,年齡也小,沒什麼戰鬥力。”

她思索一會兒後,這才答應了。

我讓謝嵐過去,謝嵐拿了一些酒精和紗布,在我口傳之下,做起了簡單的止血措施。

但是酒精滴在傷口上,小孩眉頭一皺,因爲太疼痛了,讓他有了些要甦醒的跡象。

血玉里面的女鬼也瞭解到了,大喊:“馬上停下。”

我也喊:“嵐嵐,快點。”

謝嵐恩了聲,迅速將酒精滴在其他傷口上,只不到半分鐘,小孩兒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手裏剪刀也掉在了地上,恢復了知覺。

張嫣見了心疼,入住進入小孩身體,幫他承受起了疼痛 ???血玉里面的女鬼沒有了可以用來要挾我的東西,沒有外力的干擾,她是不能出來的,我馬上再拿出了幾道符貼在了上面,血玉徹底安靜了下來。

我的符紙只能暫時壓制。得找陳文,或者其他人用更好的符纔可以。

小孩兒母親開始幫忙處理傷口,突感覺身後一陣風吹過,韓溪眼睛一瞪,忙過來擡腿就是一腳,將我身後的扛屍員給踢了幾個跟頭,韓溪隨後對滿臉毅然說:“主人,剛纔好危險。”

韓溪有個特點,那就是不管說什麼話,永遠是及其認真的語氣和表情,現在也是。

“差點忘記還有一個,多謝。”我對韓溪說了句,回身就壓在了男人身上。男人雙眼猩紅,眼睛怒目而睜。這是被鬼上身的特徵。

“韓溪,幫我按着他。”我說。

“好的,主人。”韓溪會答應一句,過來直接將男人按在了地上,我站起身來,剛準備把血滴在他身上。他瞪着我開口說話了,“信不信我們馬上殺了他?”

這男人沒有半點法術的基礎,只要是鬼上身,他就沒有了反抗能力,而且,現在他身上所上的,不止是一個鬼魂。

我收回了手,說:“你們是被血玉吸引過來的吧?”最新章節已更新

男人開口說:“血玉可以讓人起死回生,你把血玉交給我們,我們就放了這個男人。”

我樂了,這些鬼魂想要復活的心也太濃烈了,難怪說血玉可以招納鬼魂,合着是用起死回生來引誘他們的。血玉里面被封了一個女鬼,剛纔我所做的,無疑已經得罪了那個女鬼,要是被他們給放出來的話,恐怕會馬上找上我來。

就說:“血玉並不能起死回生,那都是人謬傳的,況且你們連身體都沒有,就算進了血玉里面,難不成血玉還會給你們憑空長出一個身體來?”

“總要試一試。”只有做了鬼,才知道做人的好,現在一個個都想要做人了,可生死輪迴,是天地綱常,是無法跳出去的。

我要是現在硬來的話。他們會把這個男人害死,跟我的初衷有很大的出入,想了會兒,拿出了陽間巡邏人的任令書,說:“你們壽元已經結束了,在陰司的生死簿上已經被劃去了名字,就算藉助血玉活了過來,能躲得過陰司的追捕?我可以幫助你們。”

“說!”他們冷冷說。

我回應:“你們先從他身體出來,我帶你們去陰司,從陰司的陽關道走一遭,從那裏出來之後,改頭換面,重新用另外一個身份出現,到時候陰司的生死簿上你們名字會重新出現,你們只需要在陽間找到幾具身體就可以了。”

這確實是個方法,我這算是教唆犯罪了。

他們也心動了,不過卻有懷疑:“別想糊弄跟我們,你不過只是一個陽間巡邏人,給陰司打工的而已,你有什麼本事帶我們從陽關道走?”

早就知道他們要這麼問了,說:“按住你們的這個人叫韓溪,是我從閻王殿帶出來的,我能從閻王殿帶人出來,你們還會擔心走不出陽關道?我只給你們一次機會,我雖然想要救這個男人,但是你們一味爲難我的話,我可以不顧他的死活,他跟我素不相識而已,現在給你們三秒鐘的時間,願意跟我走的,就出來,三秒之後,我會對這個男人身體裏面的鬼魂進行清洗,你們自己選擇。”

我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被人要挾算怎麼回事兒?別人罵我,我也要罵回去,別人欺負我,我也要欺負回去。別人要挾我,我就要佔據主動。

我不像老人處世那麼圓滑,做人活得開心纔是最重要的。

“一……”

“二……”

我數到二的時候,韓溪眼睛變爲了灰色,我將胖小子也放了出來,虎視眈眈看着男人,我停頓了一下:“胖小子,韓溪,數完三之後,他們要是還不出來的話,就吃了他們。”

胖小子滿臉貪婪:“好久沒有吃過人了,好期待。”

這話把裏面的鬼魂給嚇到了,唰唰唰全都跑了出來,我一看,竟然有七個鬼魂進入了男人的身體裏面。

數完三,還有最後一個鬼魂躲在男人身體裏面沒出來,我忙伸出帶血的手指,按住了男人的兩邊太陽**,往外一拉,將男人身體裏面的鬼魂給拉了出來,丟到了一旁。

胖小子牙?一咧,撲上去就將那個鬼魂給吞入了口中,然後跟喝了酒似的,如癡如醉。

其他鬼魂發出了吸涼氣的聲音。

我在屋子四處看了看,說:“韓溪,謝嵐,胖小子,你們去屋子裏檢查一下,要是還有鬼魂的話,殺了他們。”

他們三人馬上就行動了起來,出來的這幾個鬼魂瞪着我,有些害怕,我說:“我幫助陰司在陽間巡邏,你們私自上活人身體,還欲禍害活人,按理說我應該直接殺了你們,不過我答應了你們一些事情,卻並不能做到,這算是欠你們一些,所以,我不殺你們……”

他們聽出來了,一個男鬼齜牙說:“你沒打算帶我們從陽關道過路?”

ωwш⊕TтkΛ n⊕CΟ

“我是防止陰魂害人的,還會幫着你們害人?別開玩笑了,現在你們可以反抗,反抗的下場是死。如果不反抗,我馬上召來陰差,你們跟陰差走,該受刑的受刑,該投胎的投胎,想要起死回生,投胎纔是正道。”我說。

這些鬼魂十分憤怒,但是卻敢怒不敢言。

我就騙你們這麼樣,我還沒嫌麻煩呢。

之後並起手指念動了法咒,不一會兒就召來好幾個陰差,等這會兒的功夫,把男人和小孩兒安頓好了,張嫣他們都回到了我身邊。

陰差到後,往屋子裏一看,看見屋子裏這麼多的陰魂,愣了一下,然後把目光看在了我身上。

陰差是很瞧不起陽間巡邏人的,在他們眼裏,我們就是想要保命,而出賣自己的人格給陰司打工的人,我們被瞧不起也很正常,他們過來說:“這些個陰魂,都是你找來的?”

我點了點頭:“還麻煩幾位帶他們去陰司。”

其中一個陰差嘀咕了一句:“多管閒事。”

我幫他們找到了鬼魂,他們就得多一件事情,很多陰差不願意跟陽間巡邏人打交道,就是這個道理。

我笑了笑,不多說。

一共來了五個陰差,他們上前鎖住了那些個陰魂,我以爲他們要走了,沒想到他們卻直接拿着鐵鏈往謝嵐和胖小子,以及代文文她們走了過去,甩過鐵鏈就將謝嵐給鎖住了。

謝嵐肩胛骨位置被洞穿,皺起眉頭通呼一聲:“好痛。”

“你們做什麼?”我們馬上圍了上去。

這幾個陰差說:“是你通知我們來拿銀魂的,她們也在我們捉拿範圍內。”

我說:“放了她,她是我的護身鬼魂。”

陰差樂了:“你別說這些個鬼魂都是你的護身鬼魂。”

“他們都是。”我說。

陰差可不買漲:“好你個陽間巡邏人,區區一個陽間巡邏人,敢利用職務的便利招納這麼多的護身鬼魂,已經觸犯了陰司律,我們不僅要拿這些鬼魂,還要拿了你。”

說完就甩着鐵鏈上來了。

但是馬上就愣住了,張嫣、代文文、韓溪眼睛變爲灰色,胖小子眼睛變爲了白色,看了皺着眉頭的謝嵐一眼,再轉化爲青色。

“你們……”這些陰差充其量就是白眼級別的,張嫣一個人就能把他們玩兒得死死的,現在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

“放了她,帶着那幾個陰魂滾,我不追究。以後讓你們陰差長點眼,要是敢動我的人,我就算殺了你們,也沒人說什麼。”我冷聲說,“陽間巡邏人跟陰司是合作的關係,而不是你們的奴隸,少給我擺臉色,老子在閻羅殿鬧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反正吹牛又不要錢,嚇嚇他們也好,以後再見了陰差,說話也有底氣一些。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hei巖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 ???¤¤¤¤¤馬蘇蘇神色頗爲焦急,我聽後卻十分憤怒,張家的人太飛揚跋扈了。無論怎樣,馬家也是奉川縣的三大玄門世家之一,僅僅是因爲破壞了風格局,就能上門索取馬家人的魂。

我雖然氣憤。但是並沒有失去理智,自知暫時不是張家的對手,就問:";你父母他們呢?他們不出來說話嗎?";

馬蘇蘇看着馬文生,眼裏淚水汪汪,看起來頗爲可憐,說道:";我父母他們去宿士派學習去了,我叔叔阿姨他們出省辦事,最近趕不會來。馬家就只有我和我爺爺在。";

本想讓馬家其他人來幫忙,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魂魄不能離體太久,要是三魂七魄離體太久。就會變成死人??單獨魂魄離體太久,就會變成思想不全面的人。如同那胡哈兒一般。

";你先別急,我想想辦法,一定能把你爺爺的那一魂取回來的。";我說道,一方面是安慰馬蘇蘇,一方面是真的在想辦法。

如果陳文在的話,這事兒就好辦多了,以陳文的行事風格,絕對敢做出去張家取魂的事情,但是陳文現在去追我爺爺的軀體,不知什麼時候能趕回來。

當場翻開了陳文的筆記,想找找裏面有沒有記載什麼大法術,至少可以震懾一下張家的人。

但是找遍了所有都沒有找到,有些失望。

馬蘇蘇見我神色,自然明白我也有些爲難,就說:";要是你沒辦法就算了,不能因爲救我爺爺,而讓你冒險。";

我臉一虎:";馬爺爺對我極好,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彆着急,再讓我想想,一定有辦法的。";

之後想了好一陣,然後召張嫣過來,滿臉嚴肅問她:";張嫣,你怕死嗎?";

張嫣已經死過一次了,再死就是魂飛魄散,她自然明白這點,張嫣看了我幾眼,然後搖搖頭。

我說:";那好,一會兒你跟我去張家,聽我安排就好。";

張嫣嗯嗯點頭,倒看不出半點害怕的神色,馬蘇蘇有些詫異:";你要一個人去闖張家嗎?不行,太危險了。";

我說了聲沒事兒,之後讓馬蘇蘇照看着馬文生,我和趙小鈺回屋收拾東西,我將爺爺包裹背在身上之後,然後讓趙小鈺開車把我送到了張家家字輩的宅子外面。

我下車關門,在車窗前對趙小鈺說:";你先回去。";

趙小鈺死活不肯,硬要跟我一起,不過一會兒後似乎想起什麼事情,答應驅車離開,等趙小鈺走後,張嘯天站在這棟別墅的閣樓上俯身看我說:";陳浩,沒想到你真敢過來。";

";你們收走馬文生的一魂,而不是三魂,專門留了一線生機,不就是想讓我順着這一線生機找上門來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裏面已經排好隊等我了吧。";我擡頭看着張嘯天,想起他爲了害我,竟然能做出殺人這種事情來,就恨得牙癢癢。

嘎吱。

別墅大門被打開,裏面傳來張家利的聲音:";陳浩,進來吧。";

我昂首挺胸進去,張嫣緊緊跟在我的身後。

這別墅裏面已經站了二十來個人,在正中間有一茶几,茶几上放着一銅鈴和一面文王八卦鏡,那裏面封住的,正是馬文生的那一魂。

正要往前,張嫣卻拉住了我,俯身上來輕聲說:";前面有危險。";丸長帥。

見我停住腳步,張家利開口說:";能發現我們佈置的落魂符,證明你有些本事,想要進我張家救人,先得有資格跨過那根紅線才行。";

我看去,地上果然有一根細不可見的紅色絲線,順着絲線往兩邊看去,兩邊各立着一個人形模具,絲線兩端纏繞在模具的手裏,模具一手拿着銅鈴作搖動狀,另外一隻手裏除了絲線還有幾張黃符。

那應該就是落魂符了。

落魂符,顧名思義,就是能讓人的魂落下的符。怕是我跨過去,身體能過去,魂會留在外面。

猶豫了一會兒,腦中開始回憶起陳文的筆記,那本書我已經看得差不多了,想想應該有這方面的記載。

";童子尿ガ中指血ガ舌尖血可以破這符。";張嫣突然說了句。

我看書的時候,張嫣一般也在跟着看,沒想到她記得比我還清楚。正是這種方法,我想起來後,對張嫣示意一下,讓她轉過頭去。

張嫣知道我要做啥,臉一紅,轉身不看。

我馬上就是一泡尿撒在了這紅繩之上,不一會兒,模具手中紅線脫落,符紙也掉落到了地上。

在張家大門口撒尿,我應該是第一個了吧。

張詩白ガ張詩黑兩人立馬發怒:";陳浩,你膽敢在我們張家門口撒尿。";

我玩味般笑了笑回答說:";是你們讓我破了這落魂符的,怪不得我。";

說完帶着張嫣一同過去,那張嘯天自閣樓上下來,站在衆人之前一臉笑意說:";陳浩,長頸鬼可好解決?";

那人果然是他害的,沒想到在這樣的社會,還有這樣隨意收割他人生命的人存在。

我沒回話,張家利這會兒開口:";哼,陳浩,你可是來取馬文生這一魂的?";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我點點頭說是。

獵妖高校 張家的人突然哈哈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麼,都在笑我不自量力。

我見他們身後站着三個身着道士服裝的人,有了正規道士壓陣,底氣自然足了一下。

";我們佩服你的膽量,馬文生的一魂就在那裏,你有本事就拿走他。";

他說完後,毫不猶豫上前將那銅鈴拿了起來,轉身就走,沒做半刻停留。

張嫣跟在我身旁寸步不離。

但是那三個正規道士卻突然擋在我前面,手持法器,面色威嚴站在我前面,說:";雖然你身邊有一個可能是達到紅眼級別的鬼怪護身,但我們受人所託,即便你身邊有紅眼鬼怪,我們也不會那麼輕易放你離開。";

我呼了口氣,果然不能好好離開麼,不過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動手的,一動手張嫣的底細就暴露出來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嚇住他們,讓他們不敢再攔住我們。

張嫣眼裏閃爍藍光,直接擋在了我前面。

我本想把陽間巡邏人的身份拿出來恐嚇他們一番,但是想起這職業乃是最低端的存在,就打消了這想法。

看來今天是真的不能善了了,他們剛纔的話已經表明了,即便我身邊看見的鬼是紅眼鬼,他們也會將我攔下。

張家的人一副看戲的表情,我想了想說:";你們真的這麼想留下我?就不怕我們陳家報復?";

張家利聽後哈哈笑了兩聲:";陳家有陳懷英的時候,我們張家會忌憚幾分,但陳家自取滅亡把陳懷英當成棄子後,你以爲你們陳家還會威脅到我們張家嗎?";

";那你們有沒有聽過陳文這個名字?";我想來想起,只想到陳文身上,上次馬文生聽見陳文的名字有些呆滯,說明陳文身份不簡單,只希望陳文的名字管用,不然我就真的沒轍了。

不過他們似乎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以爲陳文也是陳家的人,就說:";陳家已經沒人可以讓我們忌憚了,你以爲搬出個陳文還有用? 媽粉睡前集訓 三位道長,把他留下來,不行的話,我們就親自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