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青蓮見狀,快速的進來給她倒茶。

“你怎麼能罵人呢?我也沒說是你的不是啊?”

榆婉兒更加的委屈了,沒想到這個的孩子會這麼口無遮攔,會這麼沒有教養。

“齊兒,不得無禮!”

君子兮皺了皺眉頭,不忍心責怪自己的寶貝孫子。

“哼!”

蘇齊冷冷的哼了一聲。

“青蓮姨!你讓人準備一下清掃的工具,這裏太臭了,又來了不乾淨的人,青蓮姨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蘇櫟看了弟弟一眼,囉嗦,直接殺了不就完事了。

而蘇紫陌,嘴角露出不明顯的笑,也沒有出聲阻止。

“齊兒放心,青蓮姨知道該怎麼做了。”

榆婉兒氣得全身發抖,臉黑的比鍋底還要黑,她雙眸瞪着蘇齊,彷彿那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似的。

“舅娘,他們欺人太甚,婉兒可從來沒有被人這樣侮辱過呢?”

榆婉兒委屈的哭了起來。 “別讓你的眼淚髒了我明月山莊的地,要哭滾出去去。”

總裁的致命遊戲 蘇齊冷眼看着榆婉兒。

“孃親,這白蓮花太弱了,齊兒能搞定。”

蘇齊一臉討好的看着蘇紫陌。

他這屁股還疼着呢?

蘇紫陌沒有說話,給了蘇齊一個眼神。

既然你搞得定就交給你了。

“齊兒,你這樣說可就過分了。”

君子兮說完,看向一臉悠閒自在喝着茶的蘇紫陌。

她怎麼能讓齊兒這樣說話呢?

她的寶貝孫子都給她教壞了。

“蘇紫陌,你今天會對軒兒下毒,來日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齊兒和櫟兒,我先帶回雲城去,你自己也好好反省一下。”

君子兮一臉陰沉的看着蘇紫陌。

“子兮,你少說幾句,這是孩子們自己的事情,軒兒都不計較,你爲什麼要揪着不放呢?”

沐珏楓覺得自己快瘋了,這兒子和兒媳之間的感情剛剛有了起色,子兮這一鬧,只怕她們兩人之間的感情又要受阻了。

“爲什麼,因爲軒兒是我兒子,是我的心頭肉。”

君子兮捶着胸脯道。

蘇櫟猛的站了起來。

“要回雲城,你們自己回去,叫上我們兄弟兩人去幹什麼?我們姓蘇,可不姓沐。”

蘇櫟忍無可忍的起身吼道!

“櫟兒,你,連你也要氣奶奶嗎?”

君子兮看着一臉決裂的蘇櫟,有些不可置信。

“是你們在欺負我孃親。”

蘇櫟話說得很直接。

“櫟兒,是你孃親先給你爹爹下毒的,你不能是非不分。”

“不分青紅皁白的人是你,孃親回去休息,不必理會。”

蘇櫟走到蘇紫陌面前,一臉擔心的看着自己的孃親。

莫總白月光是個狐狸精 他還以爲,有了爹爹,孃親就會過得幸福,看來,也不盡然。

“寶貝,孃親沒事!”

說完,蘇紫陌起身。

快速的釋放出迷迭之翼,紫色迷迭之翼眨眼自己到了大廳外。

在沐珏楓他們震驚的目光下。

沐雲軒被迷迭之翼帶到了大廳。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看到沐雲軒,蘇紫陌一臉淡漠。

“帶着你的家人回雲城去吧!”

說完,蘇紫陌轉身去抱齊兒。

母子三人離開了大廳。

沐雲軒卻看着她的背影溫柔的笑了笑。

這丫頭,又鬧脾氣。

“雲寒,送爹孃回雲城。”

“大哥,可是大嫂她……。”

沐雲寒看到大哥出現,鬆了一口氣。

“無妨,我會去把她哄開心的……。”

“啪……。”沐雲軒話還沒有說完,君子兮一巴掌甩到沐雲軒的臉上。

榆婉兒一看,驚訝得瞪大眼眸。

“那個女人是什麼東西,用得着你堂堂雲城聖主去哄?”

君子兮一臉傷心欲絕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卻笑了,“她是我沐雲軒最愛的女人。”

說完,沐雲軒笑了,笑得很開心。

君子兮目光怔了怔,他這般會心的笑容,她從來沒有見過。

“我一直認爲孃親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可是我看錯了。”

說完,沐雲軒大步離開。

“軒兒……。”

君子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沐雲軒的背影。

“唉!”

沐珏楓起身,頭痛的搖了搖頭。

“雲寒,我們回去吧!我也沒臉待在這裏了。” “沐珏楓,你……。”

君子兮怔怔的看向他。

她這是護兒心切,他就不能理解她的立場嗎?

“寒兒,連你也覺得孃親做錯了,是不是?”

君子兮把目光看向沐雲寒。

沐雲寒苦笑道:“孃親,大嫂只是跟大哥鬧着玩而已,孃親這樣做,只會傷了大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

“二表哥,可也不能下毒啊!是藥三分毒,更何況她給表哥吃的就是毒藥。”

榆婉兒自然是站在君子兮這邊的。

只要舅娘不喜歡蘇紫陌,她就大大的有機會。

沐雲寒一聽,目光寒了寒。

“這不是你該插手的事情。”

別以爲討好他孃親就能嫁進雲城。

這樣喜歡搬弄是非的女人,他第一個不同意。

“是,二表哥。”

榆婉兒一臉委屈的扶着君子兮。

她只要搞定舅娘就好!

“我送你們回雲城吧!”

沐雲寒起身看着她們。

“我爲什麼要走,我的孫子還在這裏呢?”

君子兮氣不過,她愛護自己的兒子也有錯嗎?

沐雲寒也不急,又回到椅子上等着他孃親。

明月軒裏。

蘇紫陌把蘇齊和蘇櫟送回房間。

自己也回臥室休息。

剛剛躺下,沐雲軒就進來。

蘇紫陌也沒有看他,而是閉上眼睛淺眠。

沐雲軒溫情一下,快速的轉身去了內室洗漱。

在次出現時,只着白色的中衣。

他上了牀榻,擁過她柔軟的身體。

“你可真是厚臉皮,攆都攆不走。”

蘇紫陌沒有睜開眼眸,對人不對事,君子兮的脾氣,她看出了一些,她要的人是沐雲軒,自然不會和沐雲軒置氣。

“我的妻兒都在這裏,這裏是我的家,我哪能離開呢?”

沐雲軒厚實的大手輕輕撫摸着她膚若凝脂的臉頰,一臉的柔情似水。

“睡吧!明天晚上去宮裏,少不了是非出現,我得養好精神纔有精力應對。”

蘇紫陌說完,側了側身。

猛的感覺有硬物抵在自己身上。

蘇紫陌快速的睜開眼眸。

想瞬間移出沐雲軒的懷抱。

哪知? 不良惡少冷情妻 沐雲軒早已經洞察她的心思。

雙手桎梏住她不盈一握的細腰。

“沐雲軒……。”

蘇紫陌低吼道!

明明是不悅的怒吼,在沐雲軒聽着那低沉的嗓音卻非常的撩拔人心。

“陌兒,你說,爲夫今晚該怎麼懲罰你,你今天這麼淘氣。”

蘇紫陌轉身看着他。

嘟着紅脣道:“你當我是小孩子呢?”

沐雲軒魅惑人心的笑了笑。

快速的吻上了那誘人的紅脣。

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這霸道又纏綿的吻裏……。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

蘇紫陌被沐雲軒折騰了一晚上。

二人睡到了午時才醒。

蘇紫陌是被餓醒的,而沐雲軒則是陪着她睡。

他捨不得起來,只想這樣擁着她一輩子。

蘇紫陌看了一眼笑得魅惑人心的沐雲軒。

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她腰都快折了。

看着她蹙眉,沐雲軒大手快速的在她的腰上輕輕的揉着。

舒服的感覺讓蘇紫陌嬰寧了幾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