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聲響,彷彿秋風掃落葉,數不清的花蝴蝶從楊天那綠衣之下奔出,在空中形成了一股絢爛的狂風暴雨!

它們就像是飛蛾,奮不顧身、前仆後繼地朝着陳弘道而去!

陳弘道卻是大張四字口,“呼”的噴出一口氣,還帶着一聲悶音:“嗡!”

這一聲悶音,迎着那些花蝴蝶,就好似一團烈火燒灼飛蛾,只一個照面,那些花蝴蝶,盡數化作灰塵散落風中!

無數墨綠色的祟氣升起,都飄到我這邊來,鑽入我的體內。

“好一個相門的聖口金言!”

楊天雙眉緊鎖,喝了一聲,身子動了!

他的速度極快,快的不可思議,他整個人,在剎那間化成了一道綠光,不,應該是一道綠色的閃電!

就好像這一瞬,他還站在那裏,下一瞬,他就消失了,他就出現在了陳弘道跟前!

陳弘道也出手了。

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

楊天到了陳弘道的跟前,陳弘道卻突然出現在了楊天的背後!

誰也沒有看清楚陳弘道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完全無法想象!

楊天剛一動,陳弘道就看穿了他的意圖,陳弘道就隨機而動,楊天剛到了陳弘道原本所在位置的前方,陳弘道就挪移至了楊天的背後!

只因爲這速度實在是快到了極致,以至於我們的肉眼之中,還殘留着陳弘道的身影,我們以爲他還站在原地,其實那個時候他已經離開了!

肉眼捕捉影響並反應到我們腦海中的速度,並沒有陳弘道移動的速度快!

陳弘道的手輕輕地放在了楊天的天靈蓋上,那從容自如的態勢,就好像他事先很久就已經知道自己該把手放在什麼位置上了一樣。

楊天面如死灰。

他嘆息一聲,閉上了眼睛。

陳弘道卻放下了手,下一刻,他的人,又出現在楊天面前。

速度,依舊是快的讓人無法接受!

我看見成哥眼中已經冒出了崇拜的五體投地的火花,他應該是也想成爲像陳弘道那樣的絕世高手吧。

“你輸了。”陳弘道盯着楊天沉聲說道。

楊天點了點頭,道:“我輸了,輸的一敗塗地,輸的心服口服!”

陳弘道說:“敢認輸,就好。”

“輸在陳弘道的手裏,有什麼不敢承認的。”楊天道:“這在我看來,甚或是一種榮幸。金堂、火堂、水堂、土堂的四個副堂主,恐怕也是敗在了你的手裏吧?”

“不錯。”陳弘道沒有說話,成哥卻傲然說道:“他們四個綁在一起,連我師父的一根手指頭也比不過!嘿嘿,實力的差距,可不是靠數量就能彌補的。”

“呵呵……”楊天嘆息着笑道:“這句話,是我剛纔諷刺別人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人原封不動的反諷回來了。”

“把東西還給他原本的主人吧。”陳弘道看着楊天沉聲說道。

“是,是該還給人家。”楊天伸手一拋,皁白相筆和神相令便朝我飛了過來,我伸手接住,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還要別人幫忙要回來,這感覺,也挺不好受的。

楊天看着陳弘道,說:“閣下還有什麼要取的,請一併吧,只是我這女兒楊柳,平生並無劣跡,而且她還懷有身孕,所以還請閣下高擡貴手。”

“你身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我父親要取的。”

一道暖洋洋的聲音響起,窯洞口又閃出一個又瘦又高的人影,飄飄然入內,笑吟吟地看向了我。

我驚愕的看着他,激動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是我的義兄——神相陳元方!

他居然也來了!

我們居然又見面了!

“元方哥哥!”

邵薇尖叫一聲,飛快地朝義兄跑了過去,然後猛然撲在義兄的身上,又是流淚又是笑的叫嚷道:“你也來了,你也來了!”

“好,好,好了!”義兄拍拍邵薇的肩膀道:“多大的妮子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驚一乍,瘋瘋癲癲的。”

“你才瘋瘋癲癲的!”邵薇一撅嘴,道:“不理你了!”

雖然是這麼說,但邵薇還是掛着義兄的胳膊不丟。

“大哥。”我走了過去,朝着義兄深深一拜,眼淚不由得就落了下來。

“好了。”義兄拉着我的手,和煦的笑着,道:“剛說了薇薇,你又來了。男子漢大丈夫,哭什麼哭?這是我父親,你小時候應該見過吧?”

我看着陳弘道,喊了聲:“伯父!”

陳弘道微微一笑,道:“好。”

楊天搖了搖頭,道:“陳弘道驟然現身,已經出乎我的意料,沒有想到的是,居然你們是父子一道!我楊天今日,何其背運!”

“我難得來紅塵世界走一遭。”義兄笑道:“說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話,遇見我該是你的福分吧?楊天,你也不必驚慌,你的面相不差,我看你平生也未做過什麼上天害理之事,比起金、水、火、土其他四堂胡亂取人性命,你算是好的了,你剛纔沒有殺這裏的一個人,你平日裏也只是取死者魂靈,有損陰德,卻也罪不至死,我們不會太爲難你的。” 楊天苦笑了一聲,道:“我爲魚肉,你爲刀俎,就算是爲難我,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跟木家原屬一家。”義兄道:“木家原本也曾誤入歧途,但是現在,他們過得很好,無論是身,還是心,都很好。我相信有一天,你也會跟他們一樣。”

“是麼?”楊天道:“連我自己都無法預想到那一天。”

“可能我這一雙天眼,比你要看的遠一些。”義兄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只要心還不壞,終究是殊途同歸。”

“嗯。”楊天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道:“其餘四堂的四個堂主,現在怎麼樣了?”

義兄道:“道行盡失,形同廢人。”

楊天沉默了。

義兄也不再理他,而是轉而看向我,道:“歸塵啊,這一年多不見,你的變化倒是稍稍出乎我的意料。”

我難爲情道:“大哥,我給你丟臉了。”

“你丟什麼臉?”義兄道:“你的骨頭硬,心思正,腦袋聰明,重情重義,你丟了我什麼臉?薇薇、如昕和木仙都見過你,回去之後,沒有一人說你的不好,她們可都是眼界極高的人。”

“是她們過獎了。”我道:“要是我有本事,也不用再勞煩大哥親自出山了。”

“我出來可不單單是爲你。”義兄道:“我是來找老舅回去的。”

義兄指了指躺在地上翻着白眼的蔣明義,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道:“他和木仙是一道出來的,我讓他們分頭去打探異五行的消息,木仙已經回去給我彙總信息了,可是老舅卻一直未歸——他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而且老舅的性格太隨意,我怕他惹出事兒來。加上木仙給我帶回去的消息,聲稱異五行近日來將有一場大的行動,你們幾個恐怕應付不了,即便是老舅在,也會壞事,所以我便又出來一趟了。所以,不是你無能,不是你沒本事,是對手太強大。你的本事其實不小啊。”

“我?”我撓了撓頭,道:“我能有什麼本事?”

義兄意味深長笑了笑,道:“只一年多不見,你居然連兒子、女兒都有了!恭喜,恭喜!”

“啊?”

我愣了一下,頭腦登時有些發矇。

義兄將手一揮,一股暖洋洋的風吹散開來,被楊天封住穴道,一動不動的楊柳,突然就能動了。

她眨了眨眼,看看陳弘道,又看看我義兄,道:“神相!你剛纔的意思是說,我肚子裏的孩子是龍鳳胎?”

“哈哈哈……”義兄開心地笑了起來,道:“歸塵啊,聽見了沒有?人家可是比你聰明的多!”

“這……”我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燙的厲害。

成哥兩眼冒火,抓住我道:“什麼什麼什麼!你,你……”

池農早把成哥拉到一旁,然後兩人開講,講的熱火朝天。

義兄道:“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也看在你女兒的面子上,以後能不能不要再找我義弟陳歸塵的麻煩?”

“神相這是在求我?”楊天吊起了嘴角。

“你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邪教妖人!”成哥聽見這話,立即就跑了回來,道:“神相用得着求你嗎?吹口氣能散了你的骨頭!”

池農也道:“楊天,神相是顧及你女兒的感受,你不要不知好歹。”

“我知道。”楊天道:“神相所想無非是,柳兒有了陳歸塵的骨肉,你若是滅了我,柳兒或許會對陳歸塵懷恨在心。所以,神相不對我下手,不過是顧及自己兄弟的感受,與我無關。呵呵……我楊天雖然技不如人,但也絕不要人憐憫!更不受人脅迫!我只問神相,是不是在求我?”

“爸!”楊柳叫道:“你就非要逞英雄嗎?”

“哼!”楊天並不搭理楊柳,只是看着我義兄。

義兄一笑,道:“是我求你。 總裁的小辣椒 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在你女兒的面子上,不要對我義弟歸塵再下毒手。”

楊天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義兄是何等樣人?在術界是何等身份?

他是六百餘年來術界中的第一人!

神一樣的存在!

他居然開口求一個邪教中人!

求不要傷害我!

這一刻,我腦子裏“嗡”的一聲響,感覺全身的血氣都在往上涌動!

我在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努力,一定要讓自己成爲真正的強者!絕不再受任何人的庇護!

楊天呆呆地看着義兄,許久都沒有說出話來。

義兄還是面帶笑意,道:“怎麼樣?楊堂主,還要我再求第三次嗎?”

“如果我不答應呢?”楊天開口了,他盯着義兄道:“如果我不答應,如果我說,你放了我,我以後還會殺你的義弟!你能怎樣?”

“我不能怎樣。”義兄道:“只能隨你。也看天意,看天是要歸塵活着,還是要歸塵死在你的手上。”

楊天再次愕然。

過了許久,他才搖搖頭,嘆息一聲,苦笑道:“神相究竟是神相!我只是凡夫俗子!我服了!我答應您,以後絕不再對陳錚下手!木堂的人,只要歸我號令節制的,也絕不會再對陳錚下手!”

“術界中人,誓言最重。”義兄道:“楊先生定無虛言!”

“那就告辭了!”楊天看了看楊柳,道:“你跟我回去,還是留在這裏?”

“這裏又不是我的家。”楊柳道:“當然是回去了。”

“好。”楊天看了一眼歪在地上的杜故,上前一把提起他,就像是拎着一隻小雞,當先往外而去,楊柳就跟在後面,始終沒有回頭看我一眼。

“楊柳!”

眼看着她就要出了洞口,我忍不住喊了一聲。

楊柳站住了腳步,扭過頭來,與我四目相對,她突然笑了一下,媚入骨髓,但她卻一句話都沒有,轉身離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視野裏。

她究竟是什麼意思?

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着她消失的地方,我呆呆的出神。

“神相,爲什麼要放楊天走?”池農的聲音響了起來:“就算顧及楊柳和錚子之間的感受,也該廢了楊天的本事。免得他回去再作惡!放虎歸山留後患啊。”

“楊天此人,不算是絕對意義上的惡人。”義兄道:“如果廢了他的道行,放回去,對我們來說,可是弊大於利。”

邵薇道:“怎麼講?”

義兄道:“一個道行盡廢的人,回到異五行之後,就真是個廢人了。他絕不會再成爲木堂的堂主。異五行會另行選出一個新的木堂堂主,這個新的堂主有可能會是個窮兇極惡的人,這對我們來說,是壞事,不是好事。 重生之閻歡 與其讓一個真正的壞人去執掌木堂,爲什麼不放過楊天一馬,讓一個不那麼壞的人去掌控一個邪惡勢力呢?”

衆人的眼睛亮了起來。

義兄繼續說道:“這還是其一,還有其二,楊天能保全性命,能保全道行,是因爲歸塵的緣故——我是因爲顧及歸塵和楊柳之間的感情,所以才放了他一馬——這樣一來,他就等於說是欠歸塵一個人情!日後,你們對付異五行,這可是一個變數。楊天就等同於我們在異五行悄悄埋伏下的一個不安定因素!”

池農和成哥、邵薇已經笑了起來。

義兄道:“還有其三,異五行這次行動,一共出動了五個堂主,木堂爲正,其餘金、水、火、土四堂都是副主,行動的最終結果是四堂副主盡喪,只有他保全了。異五行不會不查明白這件事的,當查清楚以後,是咱們放走了楊天,那楊天在異五行之中還會得到信任嗎?惡人之間,只有利益,沒有信義!楊天若是被懷疑,遲早都會成爲異五行其餘四堂必欲除掉的眼中釘,肉中刺!楊天爲求自保,極有可能會倒戈向我們這邊。這難道不是天大的好事?” 義兄這一番議論,竟然是我們這些人之前誰都沒有想過的!

經過義兄這麼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做一件事,可以想的這麼深,可以看得這麼遠!

我還真是缺乏歷練,爲人處世的經驗,比起義兄,可算是差的也太遠了。

成哥、池農和邵薇也無不心悅誠服。

釋天九界 成哥大拍馬屁道:“神相真不愧是神相,神機妙算,天下無雙!您就是比我們看得遠!經過您這麼高屋建瓴的一分析,我們就好比被醍醐灌頂,撥開雲霧見青天啊!”

“大傻成,其實神相只有一個本事還不如你。”池農在旁邊說了一句。

“怎麼可能?”成哥瞪着眼道:“神相有什麼本事會不如我?”

池農道:“拍馬屁的本事。”

“你個死獸醫!”成哥大怒,破口大罵。

邵薇笑得花枝亂顫,陳弘道只是莞爾,義兄笑了片刻,然後走到蔣明義身邊,道:“老舅,可睡夠了?”

說來也怪,義兄只是這麼一問,蔣明義竟然猛地睜開了眼睛,然後一個鯉魚翻身,一躍而起。

蔣明義是被楊天用三魂之力給擊敗的,三魂七魄必定受損,所以才一直躺在地上翻白眼,只是不能醒轉,義兄一定是修復了他的三魂七魄,他才能醒,但是義兄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這神乎其技的本事,當真是驚世駭俗!

蔣明義看看義兄,又看看陳弘道,道:“哎呀!嚇死我了!還以爲這次要丟人丟大了,說不定命都丟了!沒想到你們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義兄道:“老舅,回不回去?”

“回去!”蔣明義道:“這次栽了大跟頭,丟了大人!原以爲在裏面修煉了幾年,再出來不說是天下無敵,至少罕有敵手,沒想到這纔到哪兒啊,就栽了!”

“回去就好,回去再細說。”義兄道:“木仙可是比老舅你聰明,人家出來轉了一圈,就知道有些人不是她能對付得了的,所以人家就安安分分的回去了。”

蔣明義道:“那個楊天呢?被你們廢了沒有?你們可千萬不能廢了他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