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來柚子就處於虛弱狀態,再經過這麼一折騰,她的身體自然吃不消。」

輝點點頭,他認為殤分析的很有道理。

「要是能早想到這一點,柚子的病情就不會惡化了。

可惡,我還能做出一些補救措施嗎?」

輝有些自責的攥起了拳頭,他思索著能減輕柚子病情的辦法。

「當然有補救措施,只不過我們還沒有實施補救措施的條件。」

殤明白輝的意思,可他卻一臉無奈,因為他也沒有能治癒柚子的辦法。

現在也只有藥物才能讓柚子好起來了,可問題是這荒涼的地方不可能有藥物。

「如果我還能使用能力的話,柚子就不至於像這樣難受了。

火焰可以溫暖她的身體,她的病情也會快速好轉。

輝,我不忍心看著這樣的柚子,萬一她撐不到補給到來,我們又該怎麼辦?

輝,我不能再袖手旁觀了,我一定要做些什麼。

我相信,只是稍微使用一點能力的話,我不會陷入暴走之中!」

塔可沒忍心繼續看著柚子,她這麼對輝說著,然後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脖頸處的緞帶上。

「塔可!不要忘記暴走之後的你會創造出什麼樣的悲劇!

難道你看著柚子因你而變成灰燼后,你就開心了嗎?

況且柚子現在只是普通的發燒了,並沒有危及到生命,

而你一旦暴走,就會讓所有人都陷入生命危險。」

輝及時拉住了塔可的手,他勸誡著塔可,試圖和塔可說明道理。

「可是…」

塔可聽了輝的勸言之後,她冷靜了一些,但她的手卻並沒放開脖頸處的緞帶。

就在這時,塔可感覺周圍的溫度瞬間驟降到了冰點一下。

寒冷瞬間就侵襲了塔可的身體,這才讓塔可哆哆嗦嗦的放開了脖頸處的緞帶。

輝見塔可收手了,於是也就鬆開了塔可的手。

毫無疑問,輝也感覺冷了,他甚至看到地上的小水窪正慢慢凝結成冰。

而殤看著周圍的一切,他似乎明白了什麼,立刻環顧起四周。

「你們真是夠了,我跟了你們很久,也多次降低了你們身邊的溫度,可你們卻依舊朝著這個方向前進。這樣一來,不就逼著我現身了嗎?

那麼,我今天就告訴你們,你們不能再朝著這個方向前行了,前面是我們的地盤,我們不能讓任何人破壞我們的生活。」

這時,冷峻的女聲傳入了殤等人的耳朵里,而殤很快就找到了聲音的來源。

殤看到,一名神情嚴肅的年輕女性正盯著自己。

還沒等殤開口說什麼,殤的身後就傳來了另一個男性的聲音。

「你們還是走吧,我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們的生活,更不會讓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火藥桶進入我們的地盤。

特別提一句,我說的火藥桶,並不單指那個會使用火焰的傢伙,而是指你們所有人。

你們每一個人都很危險,都能為我們帶來災難。」

殤身後的男性這麼說著,他的聲音很渾厚,就好像有種讓人無法違抗的力量。

「你說我們危險,那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呢?平白無故冤枉善良的人可不好啊。」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殤不認為自己在這段時間裡透露過真實實力,所以他就笑著反問了這個男人一句。

「怎麼看出來的?抱歉,我天生就有看穿別人的能力。

你是人類,但你卻不是一般的人類。你很強,你的身軀經過無數次錘鍊,而像你這樣的人十有八九都在為那個組織賣命。你說你危險嗎?

還有那個小子,雖然他也是人類,可我卻從他身上看到了前所未見的物質。這種物質不光能抑制我們的能力,甚至能化為攻擊手段,對敵人切實的打出物理傷害。你說,那小子危險嗎?

至於其他人就不用提了,一個是隨時都會暴走,一個能操控幻境,每個人都能給我們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我…」

男人這麼說著,他這時才注意到,輝身後居然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流蘇。

從千億集團開始簽到 由於輝身上的力量吸引了他,所以他一開始並沒有留意到流蘇的存在。 臺下的上萬觀衆紛紛變色,驚恐不已的尖叫出聲,衆聖更是震動。

“咒印二!”

秦守踏在萬蛇的頭部,從他的腳下,不斷的瀰漫出點點黑色火焰一般的咒印狀態的紋路,不一會兒爬遍了萬蛇的整條龐大的身軀,隨後進入了咒印二的狀態,萬蛇的龐大身軀頓時氣息暴漲,整條蛇軀陡然擴張了三分之一的體積,仙術查克拉的使用讓萬蛇的實力強大了數倍。

婚嫁總裁 九頭蛇率先出擊,龐大的九條蛇頭每一隻都碩大若小山,中央的蛇頭雙眼猩紅,獠牙森嚴,張開血盆大口就直奔而來,秦守從萬蛇的腦袋上一躍而起,凌空與中央的蛇頭對視。

只一眼,九頭蛇龐大的身軀陡然震動,中央的蛇頭那獸瞳立刻縮小,取而代之的是三顆黑色的勾玉。

瞬間被萬花筒可怕的瞳力幻術所束縛操縱!

“吼!!”

海龍後發而至,龐大的海龍身一腳可以踏平山嶽,力大無窮,搬山挪嶽輕而易舉,是絕對毀滅性力量大代名詞,雙足踏下,萬蛇巨大的身軀直立而起,迅速的纏繞住龐大的海龍,海龍的行動登時受到了些許的束縛。

觀瀾冷冷的一笑,似是在嘲諷:“憑着點兒本事,自以爲能束縛住海龍的行動?太可笑了……恩?”

忽然,觀瀾得意的臉色驟然凝固了,隨後眼眸中露出不可思議的色彩,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

只見那龐大的海龍發狂,正要撕咬並且掙脫萬蛇的纏繞的時候,那九頭蛇竟然反叛了,九條龐大的蛇獸遒勁有力,死死的不惜一切代價的纏住了海龍,海龍畢竟不是神獸本尊,而且此時的返祖狀態只是單純的能量化,並不具備智慧,也沒有相應的神通,只有單純的蠻力,而且實力也是限於聖域層次。

被同樣的九頭蛇纏住,一時間動彈不得,它的力量足以讓山河破碎,崩碎巨峯,但是卻被纏繞住了,束縛住了行動能力,蠻力衝撞讓九頭蛇身軀崩碎撕裂,虛幻的鮮血橫流,但是九頭蛇卻面無表情,彷彿有深仇大恨似的,死死的咬住海龍的身軀,讓他動彈不得!

這一變故讓所有關注的人紛紛震驚不已,觀瀾也是目瞪口呆,心頭都快罵娘了,提起海蛇鞭,奮力催動,但是九頭蛇絲毫不聽使喚,這原本心神相通,已經被自己煉化成功的九頭蛇精魄卻背離了自己的命令!

“這……怎麼可能?!”

觀瀾和所有觀衆的震驚纔剛剛開始而已,秦守調到半空中,真正的用出萬花筒的最強瞳術。

須佐能乎完全體!

罪妻邪少 咻咻咻……

熊熊燃燒的狂暴查克拉,紫色的查克拉彷彿最強烈的查克拉涌動不休,先是一節又一節的透明肋骨緩緩生長,飛快的填滿了整個胸膛,巨大威武的須佐能乎出現在了擂臺上,高約百丈的身軀如同最強的戰神屹立不倒,骷髏的身子一絲絲查克拉線條充斥着殘缺的身體,只出來大半身便已經高過了海龍身體,左半邊身子還是骷髏,身上露出了鎧甲,一枚巨大的天狗頭盔籠罩着看不清面目的頭顱,兩團赤紅色的火焰代替了眼睛露在外面,更顯示出強悍與威嚴。

須佐能乎的彷彿遠古戰神一樣屹立當場,赤金色的眸光若火焰,透露着威嚴和絕強的壓迫,全場寂靜無聲,那可怕的氣勢就連皇祖的結界都無法隔絕,秦守立身完全體頭盔上那八棱形的晶體中,俯視着觀瀾,這絕對強悍的力量壓迫下,觀瀾渾身顫抖着,目露驚恐和絕望之色,臉上最後一點兒血色都沒了。

轟!

須佐之男一拳狠狠的轟擊在已經成了固定靶的海龍之軀上,海龍頓時哀嚎一聲被擊退,龐大的身軀翻滾不休,黑金底座再次被壓落地表,幾乎已經與地表平齊了,萬蛇嘭的一聲變成一團煙霧回到了通靈界,它的任務完成了,須佐之男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一擊就把海龍打的翻不起身。

但是消耗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僅僅一瞬間幾乎要抽乾秦守的全部精力似的,秦守瞬間散去了須佐之男,百丈高的天狗完全體瞬間消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隨後秦守雙手合十,從他的手心裏,迸射出漩渦一族的查克拉封印之鏈,碗口粗的暗金色能量鏈條帶着濃郁的封印之力,這是專門針對尾獸的強大封印之力。

即便是九尾,被漩渦玖辛奈的封印之鏈纏住,同樣是動彈不得。

不是漩渦一族的人,施展封印之鏈的代價非常大,體力不要錢的瘋狂宣泄而出,緊緊十丈左右的封印之鏈就消耗掉秦守的全部查克拉,封印之鏈纏繞在海龍的脖子上,繞了一圈,那不斷掙扎的海龍頓時渾身僵硬,彷彿每一寸細胞都壓上一座巨峯,動彈不得。

封印之鏈的強悍可見一斑。

“八卦封印!”

術式在半空中亮了起來,封印之鏈立刻回撤,這裏是拖着整條海龍回來,觀瀾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她與海龍精血相連,同樣被可怕的封印之力壓得動彈不得,眼睜睜的看着那匯聚了海皇百年精血凝練的海龍身被封印,隨着封印之鏈拽回秦守的身體之中,留下了一圈封印的術式。

與海皇精血徹底失去了聯繫,而且還帶着觀瀾大半元氣相連的海龍身被封印。

觀瀾大口大口的咯血,元氣大傷,並且其血脈的精純度迅速的削減,稀薄到了旁系族人都不如的程度,這種打擊比殺了觀瀾還要難受,幾乎是徹徹底底的廢掉了觀瀾,讓她頃刻間從天之驕女變成了廢柴,天地之差的改變,讓她心神幾近崩潰!

相反的,秦守以八卦封印,作爲了人柱力,封印了海皇精血,那是十聖高手的百年修爲的結晶,秦守可以輕鬆的煉化變作最純正的能量來迅速補償消耗的能量,而且還可以吸收,提升修爲,普通的聖域血精就能讓自己從四階提升到六階,那麼十聖強者的百年血精,能讓自己提升到什麼層次呢?

這次可以說是賺的盆滿鉢滿!

“你……”觀瀾面無血色,雙手顫抖着祭出大千世界珠,但是與秦守雙眼對視的一剎那渾身巨震。

“金縛幻術!”

觀瀾渾身僵硬,動彈不得,中了寫輪眼的幻術無從解開。

那大千世界珠也被秦守拿到了手中,收入懷中。

實在是太震撼了!秦守的反擊迅速而且可怕,鋒利狠辣到了極點!

全場久久的寂靜無聲!

聖域強者們,紛紛陷入了難言的震撼之中!

希維爾目瞪口呆,艾瑞莉婭吃驚不已,黑龍渾身震動,面色凝重,三大學院之人紛紛的變色,難以置信的看着場中的一幕,之前的那一幕的震撼深深的震驚了所有人,他們始終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滄南學院的三大聖域高手徹徹底底的被震驚了,齊齊目瞪口呆,同行的參賽選手和陪同者更是紛紛的震動不已,彷彿呼吸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冰藍喜極而泣,這一天留下的眼淚,已經是前半生的總和了,只是那個冤家並不知曉。

火族的衆人齊齊震動,烈煙石倒吸一口涼氣,火鳳仙和炎老眼中那深深的震撼之色始終沒有退卻,烈羽玄幽幽的嘆了口氣,看來註定是要與這等奇才失之交臂了麼?

洛清重重的鬆了口氣,嚇死老孃了,還以爲剛纔就死翹翹了呢!還好,還好……

“有點兒意思……”玄冥老祖金石夷摩挲着唏噓的鬍子茬,咧着嘴笑道。

秦守並沒有此時毫無還手之力的觀瀾動手,現在四肢健全,生命無恙的她恐怕真真正正的比死了還要難受,就讓她這一輩子都掙扎在痛苦失敗的陰影裏,永遠都的得不到解脫!

想要恢復她的海龍血脈,恐怕不知道是多少年後的事情了,而且還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價,觀瀾可以說已經被徹底的廢掉了,此生能不能進入聖域都是難說的事。

與此同時,海神學院。

金碧輝煌的海皇殿中,傳來一聲椎心泣血的咆哮聲,憤怒之氣直衝霄漢,讓整座城池震動不已,雲彩崩裂,萬鳥驚飛,山河震動。

“我失去了精血感應,是誰?!是誰傷了我的女兒!!!”

海皇殿炸開一道璀璨奪目的可怕遁光,一道可怕的身影離開了多年潛修的閉關之地,向着帝都以可怕的速度奔襲而來,沿途山崩海嘯,地裂石摧。

(本來是要跟昨天一樣睡到六點半的,但是四點的時候感覺菊花一緊,肯定有人唸叨我,梨子悲催的起牀了,果然不能再熬下去了,很有可能會早衰的,咳咳……第二更奉上~~另外貌似有書友新建了一個本書的新羣,這位書友在書評區重新發一下吧,不過要用大寫的數字,而且用標點隔開,稍後梨子會加進去,然後在後續的更新中寫出那個羣號的~~) 「你們每個人都能給我們帶來毀滅性的打擊,所以我…」

男人這麼說著,但他卻在看到流蘇之後,止住了話語。

男人發現,流蘇是這群人之中,唯一的普通人。

他愣了幾秒,他猜測著輝等人為什麼要帶上流蘇這種普通人。

在這短短的幾秒內,男人並沒有想出答案,於是他就索性把眼神從流蘇身上移開了。

不過,流蘇的出現也改變了男人對輝等人的看法,他能感覺出輝等人並不是來找麻煩的。

「原來,你們並非每個人都象徵著毀滅。我沒有想到,你們還會帶著一個普通人。」

男人看向了輝,他這麼對輝說著,眯起了眼睛,打量著輝臉上的神情變化。

「你怎麼知道她普通呢?」

輝注意到男人剛才發現了自己身後的流蘇,他認為男人現在正試探自己。

「為什麼,我剛才明明解釋過了,我擁有看穿別人的能力。

那個少女身上不僅沒有任何特殊能力,也沒有進行過高強度訓練的跡象。總體來說,她的身體很虛弱,就像是易碎的花瓶。

我這麼說沒錯吧,入侵者們。」

男人沒有掩飾,他直接說出了自己對流蘇的印象。

「你說的沒錯,可我並不想被叫做入侵者。」

這時,殤開口了,他似乎對男人話中的『入侵者』頗有怨言。

「如果你們不是入侵者,你們又為什麼堅定的闖入我們的地盤?

我已經通過降溫警示你們了,可你們卻忽略警示,依舊來到了這裡。

這不是入侵還能是什麼?」

站在另一邊的女性開口了,她斥責著殤,她一口咬定殤等人就是入侵者。

「降溫就是警示嗎?抱歉,你的警示一點都不明顯,正常人都不會注意到。」

殤看向了那名女性,他隨即就回應了她的話語。

殤發現,這名女性要比塔可大一些,但也不過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只是已經脫離了被稱作『少女』的年紀。

「凝雪,你先停一下,這些傢伙說不定還有交涉的餘地。」

男人見她因為殤的話而激動起來,於是他就叫出了她的名字,試圖讓她冷靜一些。

「你知道,我們不能讓他們破壞我們的生活,那我們和他們之間就沒有交涉的餘地。」

凝雪會瞪了一眼男人,她似乎對於男人的說辭感到不悅。

不過雖然凝雪嘴上說著沒有交涉的餘地,但她還是打了個響指,讓周圍的溫度回升了。

「那麼,就讓你們先說說,你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凝雪給了輝等人一個解釋的機會,雖然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聽輝等人的解釋。

而她之所以沒有再反駁男人的的話、並會讓輝等人先說,是因為她必須得給男人一個面子,畢竟男人是比她更為強大的存在。

「我們是因為被追殺…」

輝率先解釋起來,他想讓凝雪等人明白他們的處境。

只不過,輝才剛開口,殤就打住了輝的話,並示意輝先不要說這些。

「我已經見過擁有感知能力的異類了,而我卻沒有見過控制溫度的異類。

你是怎麼控制溫度的呢,難道是通過製造冰來降低周圍的溫度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