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正是林寒所需的藥材,林寒滿意的點點頭,將藥材收了起來。

“連年份都找的恰到好處!神物!果然是神物啊!”清聖子兩眼發光,恨不得現在從林寒身將火蜂扒下來好好的觀察一番。

“師傅淡定……”林寒扶額,自家師傅不淡定的性子到底是從誰那裏傳染來的。

“哎喲,清聖子,你居然連你徒弟有火蜂的事情都不知道嗎?”某道不怕事大的女聲傳來,林寒無語透頂。

這越是厲害的前輩越無聊嗎?

“你什麼意思?”清聖子滿頭黑線的看着霓裳長老。

“什麼意思,這件事情我早知道呢?我還以爲你這個師傅知道呢?看來你這徒弟還是跟我親一些,要不讓給我當弟子得了。”霓裳嬌笑一聲,說出來的話真是分分鐘讓人崩潰。

林寒簡直想要跪求霓裳別開口了,他現在算是發現了。 縱寵將門毒妃 霓兒那不聲不響的性格實在霓裳這毒舌的性格好太多了。

“你做夢!”清聖子咬牙切齒,蹦出了三個字作爲迴應。

“年年考覈如此多沒意思。要不今年咱們來點賭注如何?”霓裳打算設套讓清聖子鑽,清聖子自然知道這女人的花花腸子。

“你且說說,什麼賭注?”清聖子雖不當,但還是想要看看這女人在玩什麼花樣。

“若是我今年的考覈成果過你,你且將林寒讓給我當徒弟。若是你贏了,我將我那丹爐送給你。”霓裳知道這老鬼覬覦自己的丹爐很久了,不過一個林寒,值得自己付出這麼多。這麼好的徒弟,誰看着不眼紅啊!

“你這女人還真是敢賭,這纔剛剛歷劫歸來,丹爐都還沒摸熱吧!丹火找到了沒啊?”兩人一旦鬥起嘴來,那叫一個戰況激烈。

看的一羣人直接噤聲,院長輕咳幾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脣槍舌戰。

“好了好了,這藥材也湊齊了,趕緊開始了!還有霓裳,男弟子不好,男女授受不親。”院長說完,警告的眼神看了林寒一眼。

沒想到霓裳竟然爲了這個小子拿自己的丹爐作爲賭注,那丹爐可是她放在心尖的寶貝啊!

林寒無言以對,趕緊自己躺着也槍啊……

“老女人,我可不佔你便宜!這徒弟我是不會拿來做賭注的。回頭我會好好教育教育他!下次若是敢再瞞我何時,我好好的罰他。”清聖子說完,瞪了林寒一眼。

林寒感覺自己簡直身處於水深火熱之,哭笑不得低頭嘆了一口氣,他開始收拾自己面前的藥材。

鬥嘴歸鬥嘴,但是現在是關鍵時刻,還是煉丹爲重。

煉丹場很快安靜了下來,剩下的是窸窸窣窣的投放藥材和藥材焚燒的聲音。

許多人還有些好偷偷的觀察着林寒的煉丹手法。發現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猶如大雜燴一般將所有藥材統統丟進丹爐,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這天地下,煉丹煉的如此隨意的人,怕也只有林寒了。

隨着時間的流逝,衆人也不再將目光放到林寒身了。畢竟事關自己的前程跟自家師傅們的榮譽,哪裏還有空管林寒做什麼。再說林寒的煉丹手法,他們是打死都學不會的。

林寒一如往常那般,往嘴裏送着提升精神力的丹藥。院長卻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林寒的身旁,抽了抽林寒放在一旁的丹藥,拿起來放在鼻尖嗅了嗅,直接將它取走了。

林寒錯愕的看了對方一眼,對方衝着自己明媚一笑,扭頭走。

“我去你大爺的……”林寒忍不住咬牙在心裏蹦了一句粗話出來。

以爲拿走了丹藥自己沒法了嗎?

林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催動靈力轉化成精神力,開始靜下心來。所幸現在還不是凝丹的時刻。他不過是習慣了嗑藥煉丹,這丹藥一被拿走的確有些不太習慣,不過勝在還能應付。

況且自己的精神力本別人要強大許多。

在這樣的苦撐,時間過去了兩三天左右,清聖子這些大師早早的已經煉好了他們最拿得出手的丹藥。

經過藥皇評定,自家師傅清聖子獲勝,霓裳排第二,而無須子一樣,墊底。

藥皇責怪無須子總是將煉丹當做玩耍,從來沒個正行。無須子卻輕笑說清聖子跟霓裳都很認真,若是被他這個不認真的人趕超了,那面子多說不過去。

聽得清聖子跟霓裳直翻白眼,說他自戀到了極點。

【再過兩天恢復八更,有粉絲說雞蛋裝病,天地良心,雞蛋若是真的裝病,直接三更了……不會熬着身體都一天六了,話說也差兩章,感覺沒有差那麼多吧!】 幾位長者煉好丹之後,將目光投在了他們的弟子身。

清聖子原本是打算先去看看林寒怎麼樣的,可轉頭一看發現阿森好像遇到了困難。滿頭大汗,眉頭深鎖,正在咬牙堅持着。他本打算出手幫一幫,可一想到考覈的規矩,只能嘆氣搖頭了。

“凝聚精神力,不要急躁,慢慢來。”清聖子走至阿森的旁邊低語了一句,“別給自己的太大的壓力,能夠煉製出來好了。”

阿森原本是很緊張的,可在聽到清聖子對自己的這番鼓勵之後,緊張的情緒放鬆了許多。

觀察完了阿森,清聖子打算去看看林寒如何了。

沒曾想在這時,砰的一聲爆破聲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聲源處。

發現林寒又將丹爐給炸了的時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你炸爐了!你被開除了!”院長怕是表情最詭異的一個,一臉激動的開口對林寒說道。

“賽結果不是看成丹與否嗎?也看是否炸爐?而且你給我考覈的這個爐子根本承受不了我所要煉製的丹藥等階,炸爐怪我咯?”林寒聳了聳肩,無辜的回答。

“你爐都炸了,你還想成丹?”院長嗤笑一聲,顯然是不信邪。

“不巧,還真運氣不錯,被我煉出來了。”林寒咧嘴一笑,在那些破碎的丹爐碎片搜索了一下,最後摸出了一顆散發着金光的丹藥,呈現在了衆人面前。

“怎麼可能!”院長顯然一臉驚愕,顯然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拿予我看看。”藥皇臉掛着一如平常的笑容,衝着林寒招了招手。

“好。”林寒乾脆連同丹爐碎片一起帶,給太長老送了過去。

太長老拿到了這顆丹藥之後反覆觀察,在觀察了一個徹底之後,他驚呼連連。更是擡頭一臉驚喜的看着林寒,“你這小傢伙從未讓我失望過。”說完,滿意的點點頭,在林寒的考覈單子寫下了通過二字。

“不可能!爐都炸了!”院長明顯不信,走前一把奪過那顆丹藥,湊到鼻尖嗅了嗅,發現的確是成丹的丹藥。又拿起了炸掉的丹爐碎片嗅了嗅,發現面的確有成丹的丹藥香氣。

面色難看,一臉陰鬱的盯着林寒。

“弟子不知,弟子做錯了什麼,竟然院長對我如此針對。”他的事情是解決了,不過林寒更加想要弄清楚的是,這院長爲何要如此針對自己。

“是看你不爽!小子!”院長沒好氣的說道,末了將眼神看了一下霓裳。

林寒挑眉,單從院長的表現看出來了。

原以爲吃醋的女人很可怕,原來男人亦然。

不行,自己應該分散他對自己的注意力,今日回去之後通知哥哥林池,霓兒在他這裏。

這一招禍水東引,自己是屢試不爽。

“幼稚!”霓裳對了院長的眼神,冷哼一聲,走了過來,拿過了院長手的丹藥。湊近鼻尖聞了一下,當發現這是何階品的丹藥時,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林寒。

“玄仙階丹藥!”林寒這小子,昨天之前明明還煉真仙巔峯的丹藥都有些吃力的,今日居然能夠煉製出玄仙品丹藥!

“的確是玄仙階沒錯,是不知,這是何丹藥?”無須子也湊熱鬧的走過來看了看,不過瞧了半天,也沒發現這是何丹藥。

“回春丹啊! 追妻99次,億萬boss惹不起 你們不知?”林寒一臉錯愕,難道他們連回春丹都不知道嗎?

這丹方明明是自己從波雅的沙漠宮殿裏找出來的,是他們這個世界的東西,沒道理他們不知道啊!

“回春丹?是否是吃了外貌能夠返老還童的那回春丹?”果然,女人對青春永駐這種事情很是積極,霓裳兩眼發光的問道。

“是啊。”林寒點頭。

“小子!你告訴我,你到底還藏着多少的古丹方沒拿出來!”先是萬聖丹,而後是回春丹,這小子到底還藏着多少的古丹方沒有拿出來。

“古丹方?”林寒一臉不解。

“古時期,曾經有一位大能,煉丹能力還在我之,他創造出了許許多多的丹藥丹方。可這些丹方都隨着他的失蹤而失蹤了,沒有人再見到過他跟丹方的蹤跡。這也算是我們大陸的一大憾事。”藥皇對當年的事情還是較清楚的,開口感嘆了一句,用再平靜不過的語調來時候這件事情。只是話語,有着對那件事情的遺憾。

“額?”林寒嘴角抽搐,該不會自己運氣那麼好,在沙漠皇宮裏弄到的那本丹方祕籍是煉丹大能留下的?

“你這丹方,是從何處得來的?”藥皇笑眯眯的開口問林寒。

“撿來的。”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可不是撿來的。

“胡說!你以爲這丹方是爛大街的東西,隨處可撿啊!”院長差點一口唾沫噴死林寒,這小子,以爲丹方是爛大街的玩意,隨處可撿啊!

“可我真的是撿來的。”不過是從沙漠宮殿撿來的……

“那你可還有其它丹藥的丹方嗎?給我看看。”太長老對霓裳的話感了興趣,萬聖丹跟回春丹,都是兩種古失傳的丹方,林寒這兩種都有,應該還有其它的纔對。

林寒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不過轉念一想,這麼多雙眼睛看着。人太長老也不會明搶,所以拿出了自己的這本丹方,放到了太長老的手裏。

太長老接過翻閱了一下,越是往下翻,眉宇間的狂喜之色不言而喻。

“你從哪兒撿來的丹方?你可知,這本丹方古籍正是那位大能前輩留下來的!”連藥皇都要尊稱一聲前輩,看來果然是什麼厲害的大人物。

“在一處廢墟,我在一具乾枯的骷髏旁撿到的。”沙漠宮殿周圍都是累累白骨,自己這麼說,也不算在說謊。

“白骨……那位大能,竟然隕落了嗎!”藥皇一臉的沉痛,本以爲那位大能是登無仙境了,沒曾想,竟然是已經隕落了。

“應該是吧。”林寒點點頭,被波雅抽空了生命能量的,沒有幾個能夠活下來的。 在幾人對話的功夫,場下陸陸續續的有弟子將丹藥煉好了。大約又過了一天的時間,場所有的弟子都完成了煉丹,每一個人手拿到的丹藥品次都不算太低。不過沒有一個有林寒的這枚出挑。

“林寒,作爲煉丹學院的弟子,你可願意將這丹方共享出來?”他們大陸之煉丹師人才凋零,除了火蜂一族的消亡還有是一些古丹方的流失都是脫離不開的。藥皇開口問了林寒一下,林寒微微一愣。

其實依照藥皇的能力,直接對自己下命令好了。自己怕是不屈服也要屈服,可他偏偏另選一種方式,是用這樣尊重自己的詢問方式來詢問自己的意見。

這讓林寒有些難以推脫了,而且這丹方古籍本是他們光明一族的東西,如今物歸原主好像也並沒有什麼不對了。

在內心反覆的思索了許久之後,林寒點了點頭,“自然可以,我身爲煉丹學院的一份子,將我們學院的丹藥發揚光大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林寒這話說的無的漂亮,讓藥皇聽得也無的欣慰。

這世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做到像林寒這麼豁達的,他滿意的點了點頭之後,將這本古籍交到了清聖子手,讓清聖子送到藏書閣放好,而且還要放在有結界保護的那個房間之。

對待這樣的古丹方古籍,清聖子自然也是無的認真。雙手小心翼翼的捧着,衝着藥皇鞠了一躬,先轉身離開了。

“林寒這次考覈,你獲得了榜首的名次,將你的名牌給我。我劃一萬積分到你的名牌。”不用去檢測別的弟子能夠知道這次的煉丹考覈榜首之位是林寒的。藥皇伸手管林寒要名牌,林寒先愣了愣,隨後立馬反應了過來。之前清聖子給自己弄過的積分牌應該是藥皇口所謂的名牌吧!

思及此,林寒心念一動,將積分牌從自己的空間裏拿出來。

“煉丹考覈榜首一萬積分,加你無償貢獻了古丹方的古籍,再給你加一百萬積分。將這名牌收好了,日後煉丹塔跟藥房取藥你都用得到。不用那麼大費周章的讓火蜂出馬了。火蜂係數絕珍古獸之列,加火蜂蜜能夠化解火毒,對任何想要成爲煉丹師的人來說都是無重要的存在。所以這東西,你最好不要拿出來。今日之事,學院會幫你保密。”太長老對林寒的事情也無的心,仔細的囑咐了林寒一句。

林寒點點頭,算是知道了。

“好了,孩子,你回清聖山去好好的休息一番吧。”太長老這無慈愛的模樣讓林寒有種恍惚的感覺,恍惚間好像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經常會逗自己玩的外公,記憶外公那張白鬍子臉蛋跟太長老白鬚密佈的模樣重疊在一起,讓林寒莫名的有種傷感。

衝着太長老點了點頭,林寒轉身離開。

愛情那些事 “易之,你來我這。”如果說太長老對着林寒還是一副慈愛的模樣,那在對院長的功夫,瞬間變成了凶神惡煞。那副不怒而威的嚴肅表情將院長嚇得不輕。

“師傅,有何吩咐?”院長感覺到了太長老的怒氣,有些風搖曳的感覺。

“你對霓裳那丫頭的事情,我不去管,但是你不能因爲霓裳丫頭欣賞林寒往死裏折騰林寒。你拿走他補充精神力的丹藥,若不是他自身的精神力強大,怕是要死在這玄階丹藥頭。若是這事情還有下次,你這院長也別當了。還有,你遲遲不了聖皇階品,是因爲你將兒女私情看的太重,還看的不透。霓裳那丫頭根本不喜歡你,你日後休要再這樣了。女色誤人,好好的修煉,爭取早日達到聖皇階品。”自己這個弟子都已經過了多少年還是這樣一成不變的修爲,怎麼都突破不了聖皇階品。

第一是他並沒有用過心,第二則是他整個心思都投在了感情,所以對修煉之事疏忽了。

“師傅的話,弟子牢記在心。”院長微微嘆氣,其實他也不是故意刁難林寒。只是想要看看林寒的極限在哪兒。不過經過今日後,自己這個惡師名號怕是要宣揚出去了。

思及此,院長苦笑的搖了搖頭。

“你若是能夠想清楚,自然是最好了。好了,我乏了,先回去了。”在這裏連續坐鎮了這麼多天,藥皇的確有些乏了。話音落下,他的身形已經消散在衆人的眼。

今日考覈,林寒算是獲得了大滿貫。他這個捐贈古丹方祕籍的行爲在日後的數百年都成了一樁美談流傳於煉丹學院的青史,當然,這是後話。

清聖子跟太長老都說這積分牌很有用,林寒也想不明白到底有什麼用,所以乾脆拿着積分牌跑了一趟藥房,想要去看看這些積分到底有什麼作用。

“小寒,等一下。”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林寒停下了腳步。一擡頭對了已經將丹方祕籍送到了藏書閣的清聖子。

“師傅。”林寒有些怕清聖子找自己發難,表情一臉的心虛。

“爲師教過了許多的孩子,你是所有孩子當,最懂事的一個。”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拿出自己的丹方祕籍跟人分享的,林寒這麼做,的確叫人刮目相看。

“額……”意外的被誇獎了,倒是讓林寒有些受寵若驚。林寒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了。

“對了,小寒,那火蜂之事,你切勿要保密,若是傳到獸皇的耳,必定會過來將它帶走的。”火蜂一族,本是古獸族最珍貴的古獸之一,獸皇這些年一直致力於對那些漸漸消亡的古獸做保護措施。她是斷不會容忍林寒將珍惜古獸當做工具使用的。

“嗯,我知道了,太長老也說了今日之事要所有人幫我保密。”林寒點點頭,沒想到小小一隻火蜂竟然又將那個女魔頭給牽扯出來了。林寒一陣惡寒,不過想想那女魔頭對那些古獸的態度,還真不是不得不叫人敬佩。 “這倒是好,你現在這是要去哪兒?”清聖子點點頭,這件事情還是太長老想的周到。

“去藥房看看。”清聖山也有藥房,林寒從那裏取藥是不用積分的,但是清聖山藥房的藥材那些高階一些的藥材都沒有,所以需要去煉丹學院的大藥房裏找。

林寒想去那裏看看,到底有什麼珍惜藥材。

“行,你去看過之後回清聖山來我這裏一趟。”清聖子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林寒看着清聖子的背影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等一下師傅。”他忽然想到了自己還要聯繫林池的事情。不過在這個世界,自己的階品還是太低了,所以那種千里傳音的事情實在做不到。況且加瑪帝國跟煉丹學院之間相差的距離有萬里那麼多,所以林寒還是選擇問問清聖子有沒有什麼法器可以用來通訊的。

“有事嗎?”清聖子停下了腳步。

“師傅可否知曉,這天下有沒有一種法器,可以用來遠距離聯繫的。”林寒開口詢問到。

“有,不過那是器師的事情,你要去煉丹學院的隔壁的器師學院問問,這東西他們那裏應該很多。”清聖子的話讓林寒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大陸竟然還有器師這個行業。

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而後,林寒還是先去了一趟藥房。

本以爲自己贏取的積分已經很多很多了,沒曾想,起那藥房的珍稀藥材,他手裏的積分根本不夠看。

這裏的藥材除了能夠用積分兌換,還有是用稀有的紫色靈石才能兌換。在這藥方房逛了一圈下來,林寒才深刻的體會到此時身負一座紫色靈石礦的自己簡直是大陸之最有錢的煉丹師。

不過這紫色靈石自然是不能隨意拿出來顯擺的,而且留着作爲靈力提升更加好用,所以林寒乾脆去問了一下看管藥房的長老如何獲得積分。藥房長老讓林寒去任務長老那裏領取一些任務,以此能夠兌換到積分。

林寒覺得這事靠譜,離開了藥房,打算去一趟任務長老那裏。

去弄一些任務來做,絕對好過自己這麼坐吃山空的好。

“小師弟!小師弟我可算找到你了!”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林寒才管別人詢問了任務長老所在的地方,結果迎面碰到了自家的大師兄。

“師兄有何事?”林寒困惑的問道。

“有人來尋你,師傅讓我過來找你的。”阿森顯然是廢了不少的力氣跑來的,顯得氣不接下氣的。

“尋我?誰啊?”林寒一頭霧水,自己纔來這裏不久,也沒有多少認識的人。難道是波雅他們嗎?

“佘衣族的大長老和他的親孫女,說是過來兌現承諾,送天蜜來的。”足足十大壇的天蜜往煉丹學院門口一放,已經引起了轟動了。

“哦!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咱們走。”林寒這纔想起來自己跟林若茜說過的話,話音落下,林寒擡腿走。

雖然自己做不到像霓裳長老遠距離的閃現,但是這麼小小距離的還是能夠做到的。

跟師兄一路瞬步到了煉丹學院的大門口,林寒也顯得有些氣喘吁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