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妖王白天派出了三支小分隊來這裡巡查,然而卻沒有一回去,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妖王大怒,很快又派了更多的人來到這裡。

這回打算狠狠的教訓他們一頓。 於是就有了眼前的這一幕。

目前的情況是,所有的房子,都被火給燃燒了。

晚上有不少休息的人,都來不及逃跑,被活活燒死。

夜雲澈狂奔而來,看到的就是眼前這一幕,他死死的握緊拳頭,沒有再衝上去。

因為,他發現自己好渺小,什麼都做不了。

一雙眼睛又閃過一抹紫氣,緊緊地咬著下唇,為什麼會這樣?這些人為什麼要殺人,為什麼會有殺戮呢。

等千邪寒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

小小的少年身,單薄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他的身體,似乎在忍受著強大的憤怒。

千邪寒有些不忍的上前,手輕輕的覆在了他的眼睛上,不讓他看到這樣殘忍的一幕。

夜色正濃,大火在夜中添加了一抹詭異的色彩,一直燃燒不斷。

妖王只是想給他們一個教訓,並沒有將他們置於死地,只是有些老人已經被活活燒死,剩下的是一些年輕的人。

看到了這一幕,不知是否受了很大的打擊,夜雲澈突然張了張口說道,「千叔叔,我不走了。」

千邪寒聞言,皺了皺眉,但看著少年沉重的眼眸,他也不知道該開口勸什麼。

最終也是沒有勸服夜雲澈,任他再次留在了這裡,返回之前的小亂院落當中。

當妖王聽到了他們的事情,大笑出聲。

「呵呵!看他們如今還有如何難耐,警告他們這些人,這次只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而已,若是敢再鬧出什麼幺蛾子,那就別怪本座對他們趕盡殺絕。看著他們這些人,一個都不許跑掉。」

妖王的眼眸狠厲,眾人察覺到他的語氣不善,一個個紛紛都大氣不敢出一聲。

隨即,妖王又問道,「那個賊人如何了?有沒有查到?」

各位長老們頓時再次倒抽了一口氣,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這樣,因為他們已經封鎖了九幽好幾天了,然而卻沒有找到一個賊人,所以,他們才一直不敢提起這件事情,就是害怕惹得妖王震怒。

妖王如何聰明?

冷冷的環視了眾人一圈,看到他們這些長老這樣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還沒有著落,心中不由更加惱火,這一群廢物,如何助他成就大業呢?要他們何用?

突然,他想到曾經讓人去收了一些年輕有為的小弟子們來,決定培養一代新人,為他效命。

妖王同時也想到了那個和自己同樣出色的男子。

他的心中不由更加惱火了。

帝玄胤居然敢背叛他,和他形同陌路,不和他走在一條道上!

倘若這些人,個個都像帝玄胤如此,這天下,早就是他的了。

他也知道,若是帝玄胤有野心的話,這天下早就在他的手中了。

但他卻不屑!

他不想要!

哼!遲早有一天,他要親手斬殺了他。

妖王沉聲開口,「林老師,你之前帶回來的那幾個人呢?安排一下,本座要看看他們。」哼,他就不相信了,除了他自己,除了帝玄胤,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三個如此優秀的人了。 隨着大門的慢慢打開,陳志凡的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

在神念感知裏,他分明感覺到從打開的大門縫隙裏,逸出了絲絲帶着幾分死氣的半透明霧氣。 金主的橫刀奪愛:搶來的新娘 而這些霧氣,竟給他一種其內蘊藏有莫大凶險的感覺。

“有意思,這是打算開門迎客?還是請君入甕?尼瑪套路還挺多,但是大爺我還就不如你們的意。”嘴裏咕噥了幾聲後,某青年嘴角掛着一絲淺淺的笑,扭身就朝過道那頭的樓梯口走去。

無形毒氣翻滾的房間裏,三人組看着從另外一組監控探頭裏傳進來的視頻畫面,徹底傻眼了。

另一邊,秋山家的別墅周圍,在夜風的吹拂下,同樣泛起了層層好似炊煙般嫋嫋的深灰色薄霧。

一前一後兩個手握武士刀的大漢,從別墅角落的小路上,拐了個彎走進了附近的一個小花園裏。

看着腳下因爲行走而飄飄蕩起的輕煙,走在前面那個大漢臉上閃過一抹疑惑的回頭說道:“三井,你說今天晚上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啊?家主他們突然召集人在大廳裏開會不說,這些霧氣也來的實在古怪。”

“想那麼多幹什麼!”叫三井的大漢隨手把武士刀扛在肩膀上說道,“大事是那些大人物們該考慮的事情,我們這些小兵,就老老實實巡邏就好。至於這些霧氣,可能是夜晚溼氣太重的緣故吧。”

“這不是巡邏沒勁,聊聊天嘛。”走在前邊的大漢嘆了一口氣,“還是田中他們幾個運氣好,守在莊園大門的門衛室,還可以看點電視什麼的。不像我們兩個,還得在這裏喂蚊子。”

“你就知足吧。”三井撇了撇嘴,“松下他們幾個可是被安排在後山樹林裏,那裏的蚊子吸血才狠呢!”

就這樣,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身影漸漸消失在了花園深處。

過了沒一會兒,霧氣翻滾的花園深處,陡地響起了一前一後兩個重物墜地的聲音。片刻後,纔有兩道人影從花園深處走了出來,只是看那高大壯碩的體型,分明跟之前的三井兩人沒有一點的相同。

別墅大廳裏,秋山家主站起身來,一對稍顯渾濁的眼睛裏倏地閃過了一抹精芒:“我秋山、藤田兩家的先祖,爲了他大鄉家的數百年榮耀,奉獻了無數的鮮血,甚至是生命。現在,我以秋山家家主的名義破誓,我秋山家之人,此後不再效忠於他大鄉家。從今往後,我們只爲秋山家的榮耀而戰鬥!”

一旁的藤田家主,也倏地站起身來一臉肅然的說道:“我藤田康,同樣以藤田家家主的名義破誓,我藤田家之人,此後不再效忠於他大鄉家!從今天晚上起,我們只爲藤田家的榮耀而戰鬥!”

“破誓!戰鬥!”

“從今天起,爲了我們自己的家族而戰鬥!”

大廳裏,一時羣情激動,無數人滿臉潮紅的紛紛握拳高呼不已。

正當廳內氣氛漸至高.潮時,緊閉的厚實大門突然“嘭”的一聲被人一腳踹成了碎片。木屑四濺中,無數深灰色的霧氣翻滾着一波波涌進了大廳。

被嚇了一大跳的衆人,紛紛轉身,兩眼無不緊緊注視着一道人影渾身縈繞着霧氣,一腳跨進了大廳。

秋山家主兩眼半眯,其內一點精光閃過後,臉上表情微微一動沉聲喝道:“秋山原,你好大的膽子!家族會議不出現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如此肆意妄爲,真以爲我不敢把你逐出秋山家嗎!”

神情冷凝一片的秋山原斜乜了秋山家主一眼,嘴角冷冷一笑後,根本就不作迴應,身形一晃,就站在了大開的大門口一側。

霧氣依舊翻滾中,又是一道人影縈繞着霧氣跨進了大廳。這時候,藤田家主開口了:“藤田直樹,莫非你也想跟你父親一樣,被家族開革除名嗎?”

渾身氣息陰冷無比的藤田直樹猙獰一笑後,同樣身形一晃,站在了大門口的另外一側。

看着一左一右分別站在大門兩側的兩人,秋山家主眼底閃過了一抹陰翳。直直盯着大門入口,他忽地揚聲叫道:“大鄉武夫,既然你已經來了,何必故弄玄虛搞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出來吧,正好我秋山、藤田兩家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一聲。”

一股夜風,忽地從大廳外吹了進來,嫋嫋霧氣滾蕩中,大鄉武夫周身纏繞着濃郁輕煙,緩緩踏進了大廳裏。

徐徐掃視了一番大廳裏數十個秋山、藤田兩家的嫡系成員,他眼底閃過一抹橙光的幽然輕嘆道:“秋山家主,藤田家主,你們兩家世代效忠於我大鄉家,敢問這麼多年以來,我大鄉家可曾虧待過你們?”

“是無故搶奪過你們兩家的家產嗎?”

“是肆意凌虐過你們兩家的子女嗎?”

“是隨意抹去過你們兩家的功勞嗎?”

大鄉武夫一步一問,周身輕煙纏繞,渾身氣勢翻滾,凌冽勁風激盪中,如刀似劍般的聲聲質問,逼得秋山、藤田兩家的所有成員無不神情惶惶,呼吸急促,心慌氣短。

“大鄉武夫!”臉頰赤紅一片的藤田直秀跳出來伸出右手食指指着大鄉武夫厲聲高喝道,“你大鄉家仗着是主家,歷年來對我秋山、藤田兩家是呼來喝去,我們辛辛苦苦爲你大鄉家流血流汗,可在你們的眼裏,這一切都只是理所當然!”

環顧大廳衆人一眼,他緊握雙拳揚聲呼喝:“憑什麼!我們一生下來就被告知,要爲大鄉家服務一生!憑什麼!我們的後代,還未曾出生,就被打上了大鄉家家臣的烙印!我不服!”

一聲聲的高喝,讓秋山、藤田兩家的人們無不心情激盪、血脈賁張,秋山田適時跳出來繼續叫道:“現在是什麼時代?是信奉自由、自主的現代文明社會!家臣、效忠?哼,那全都是渣滓,應該被唾棄!我們,流淌着秋山、藤田兩家先祖血脈的我們!不應該生來就爲他人奴僕,而應該打破誓言,做我們自己的主人!”

大廳裏,雖陰冷灰霧飄嫋,但絲絲宛若沸水般的高亢熱情,在每個人的胸懷裏激盪、翻滾!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忽地握拳怒吼:“我們,要做自己的主人!”吼聲如雷,震得大廳裏的兩家人身形顫動。

“我,要做自己的主人!”一個三十幾歲的青年振臂高呼。

“我,要做自己的主人!”無數人,高高昂起頭顱,握拳高聲怒吼。

聲聲如雷的吼聲裏,秋山原和藤田直樹的臉色異常難看,而大鄉武夫,則是眼底閃過一抹黯然的輕輕嘆了口氣。 「是,屬下這就去準備。」林老師終於笑了下,這麼多天了,王終於記起來了幾個新弟子。

……

「桃花爺爺,那些爺爺們,被活活燒死了。我卻無能為力,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被燒死……」

龍星天看著眼前少年紅紅的眼睛,心中心疼得不得了,也不知道這孩子憋了多久。

看到他的時候,他才將悲憤的怒火慢慢發泄出來,在他懷裡流著淚。

他緊緊夜雲澈摟在懷中,少年單薄的身形,他當然知道,這小子才三歲而已,三歲就懂得這麼多,並且還看到這麼殘忍的一幕。

天知道他的內心受到多麼大的傷害。

龍星天溫柔的揉了揉他的小腦袋,安慰道:「小寶貝,這不是你的錯,而且這樣的事情,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不過,他們都是善良的人,以後也會有好歸屬了,就算死後,也會有好報,所以,小寶貝你不要太過難過。」

「真的嗎?死了也會是有好報,也是另一種解脫嗎?」夜雲澈是懂非懂的抬起頭看向龍星天。

「當然是真的,爺爺什麼時候騙過你?」

夜雲澈重重地點點頭。

然後又說道,「桃花爺爺,那個妖王真的好壞,他們居然把金山和水山叔叔他們的家園都給破壞了,那麼叔叔們現在應該住在哪裡呢?

我現在該怎麼做,才能幫到他們?」

龍星天想了想,知道如果現在要是不讓少年幫一點什麼忙,他心中肯定是過意不去。

便說道,「現在我們需要給他們住的地方,第一步,就是先建造房子,那就是需要錢。」

夜雲澈聞言點點頭,眼睛一亮道,「那好,我就把我的錢還有寶貝,都送給他們。」

龍星天聞言不由笑了笑,他知道他們母子兩人都是愛財的人。

但他知道,他們雖然愛財,但是卻更重感情。

他們母子兩人都明白,有些東西,比金錢更重要。

不過……龍星天神秘的笑了笑道,「是需要錢財和銀子,不過卻不一定需要我們的。」

夜雲澈眨了眨眼,疑惑道,「不需要我們,那爺爺,需要誰的啊。」

「你說呢?」龍星天笑的更加狡猾了,對夜雲澈眨了眨眼。

夜雲澈似乎也有所懂,勾了勾唇,兩人皆神秘一笑。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聲。

龍星天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屋裡。

夜雲澈驚訝的看了看,心中一嘆,「我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和桃花爺爺一樣,變得這麼厲害呢?」

門口傳來一道聲音,「小雲澈開門,我是林老師。」

夜雲澈走到門口,去開門。

雖然心中有些惱怒林老師欺騙他,還找不到他的人,但還是撅了撅嘴,禮貌的向他打招呼,「林老師好。」

「咦,你怎麼了?是不是,有誰欺負你了?你是不是哭過了?」看到夜雲澈眼睛紅紅的,林老師微微驚訝,立即關切的問道。

夜雲澈眨了眨眼,「我想我的爹娘了,我想要回家。」

林老師這才微微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 輕笑了笑,小孩子想家是正常的,柔聲道,「沒事的,你是剛來到這裡不習慣而已,等你慢慢的留在這裡,時間久了,你就會喜歡上這裡了,不會再想回家。」

林老師的口氣溫柔,還摸夜雲澈的腦袋,對這個漂亮又聰明的少年,他是打心眼兒里喜歡。

別當我是戀愛腦 然後說出了自己的來意,「你今天好好收拾收拾,明天我就帶你們去見王了,來了這麼久,你一定很期待吧。」

「是嗎?可是我學到的東西還不多。」夜雲澈低下頭,皺了皺眉說道,之前沒有見過這個王的時候,他還對他充斥著一抹好奇,可是現在,他對妖王只有滿滿的厭惡,一點都不想看到他。

「沒事,你們還小,王不會為難你們的,你只要和平常一樣,乖乖守規矩就好了。」林老師並沒有看出夜雲澈的異樣,只是笑著揉揉他的腦袋說道。

突然,一陣細微的聲音傳進到夜雲澈的耳中,夜雲澈微微一愣,隨即開口,「林老師,我呆在這裡好悶啊,你可不可以讓我出去玩?他們都不讓我出去。」

林老師聞言微微一怔,隨即搜索了一下,從懷中掏出了一枚玉佩,對著他道,「這個給你,是我們這獨有的同行玉佩,你要是出去的話,把它拿出來給人看一下,不過要記住,不可以去不該去的地方,你要是閑的話,那邊有一個花園,你可以去賞賞花和小草,知道嗎?」

夜雲澈額頭劃過一條黑線,他又不是女孩子,看什麼花。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心中卻想著,通行玉佩在我手中,到時候,還不是我說了算。

玉佩到手,夜雲澈立即開心的揚起嘴角笑了笑。

看到他這個樣子,林老師心中也鬆了一口氣,又和他說了幾句話,方才離開。

去通知其他的少年。

待他走後,龍星天從背後走出來,接過夜雲澈手中的玉佩,得意一笑,「好傢夥,今天我們就去偷他們藏寶閣,嘿嘿,本來還要多費一番波折,沒想到他自己就送上門來了,真是太好了。」

聽到這個,夜雲澈的心中也好受了不少。

該死的大壞蛋妖王,就是要偷干他的寶貝才好!

又是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

兩道身影,悄悄的向藏寶閣當中而去。

「桃花爺爺,還有多久到呀?」

「快啦,就在前面左轉右轉的方向。」

果然,很快,眼前便出現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屋子。

「不愧是藏寶閣。」夜雲澈微微驚訝,連外面都這麼華麗,不知道裡面會裝著什麼寶貝呢?

他和娘親都最喜歡寶貝了,看到這些寶貝,他連心情都好了不少。

兩人從前面幾十個護衛身旁穿過。

那些人竟然絲毫都沒有察覺。

而且更不知道,他們身上的藏寶閣鑰匙什麼時候被人給偷走的。

突然,護衛們發現了自己的身體不能動,連話都不能說,眼中充滿了驚恐。

外星蘿莉很傲嬌 而此時一大一小已經進入了藏寶閣的內門。

夜雲澈看向眼前,驚訝的叫道,「桃花爺爺,好多寶貝呀。」 裡面金光閃閃的,照得他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小寶貝,趕緊動手,能吃的就吃點,能拿的就拿,拿不掉的,我們就帶走!」龍星天得意的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