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別看你現在笑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樂天惡狠狠的說道。

「我拉你個大頭鬼啊!人家一定以為自己碰到了個傻子……倒給錢,哈哈……」錢小楠笑罵道。 錢小楠擦了擦眼淚,自己精心化的妝都花了,這個傢伙……這是想笑死自己然後繼承自己的遺產嗎?

她拿出自己的包包,給自己補了補妝,這才在才開車上路。

樂天氣呼呼的一言不發。

錢小楠時不時的瞅樂天一眼,傻乎乎的笑兩聲。

辛博麗大酒店!

山海市比較高檔的幾家酒店之一,錢小楠將自己的車子扔給泊車的服務生,她和樂天就往大酒店裡面走去。

「錢總……你可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不給面子呢……」

上次那個孫總迎了出來,看到錢小楠就主動迎了過來伸出手。

錢小楠看了看沒動。

樂天看得出來這個女人不太想伸手,所以他就將手伸了出去。

孫耀祖驚訝的看了看樂天,他馬上抽回了自己的手。

「你是誰?」他問。

「他是我的私人醫生……我的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讓他跟著我一起過來。」錢小楠回答。

孫耀祖看了看樂天,這才點了點頭。

人家身體不舒服都來參加自己的宴會,足以證明還是給足了自己面子,他這麼一想,心裡就滿意了。

「錢總裡面請,裡面請……不少人都來了呢,先進去認識一下。」他笑著邀請道。

錢小楠點點頭,她看了一眼樂天,樂天就跟在她的身後。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美女呢……就是本市有名的女強人,錢氏集團的錢小楠總裁……」孫耀祖大聲地為錢小楠介紹。

不少人都驚訝的看著錢小楠,錢小楠對這些人點了點頭,倒是沒有任何怯場的樣子。

「錢總,這是您的位置……我還有幾個客人要迎接一下,您稍等。」孫耀祖很紳士地說道。

今晚是飯局,不是酒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但是……樂天沒有。

孫耀祖也沒去管他。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我自生自滅……」樂天翻了個白眼。

錢小楠看著這傢伙一臉幽怨的樣子,差點又笑場了。

樂天離開了,錢小楠無聊的四下看著,她並沒有看到嚴子黃的身影,倒是其他幾個大公司的副總來了幾個,有幾個公司和自己的公司也有一些業務往來,所以錢小楠倒是主動地過去打了個招呼。

「錢總……聽說您和嚴總的合作有加深的趨勢啊?是不是真的?」一個男人笑著問。

錢小楠淺笑著搖搖頭。

「哪有的事啊……我要是有這個本事,我就不用這麼忙碌了。」她說道。

一群人哈哈一笑,他們的公司也都和嚴子黃有業務,這個商業秘密誰也不好多說什麼。

這些人表面上看起來和和氣氣,說話也說的是和氣生財,可是如果你露出了破綻,他們捅起刀子也是毫不猶豫。

這一次進去的那些富豪,他們的公司基本都完蛋了,要麼被人在短時間內蠶食,要麼直接被人吞併……

錢小楠自己就運作了一個吞併業務,她趁著這次機會,吞了她公司旁邊一個小公司,這個小公司是生產洗衣機之類的家用電器的,業務量還算不錯,可是他的老闆突然被捕,公司上下的人心馬上就散了……

錢小楠以接手所有工人為條件,直接將這個小公司的地皮以及廠房都買了過來,準備將自己的公司擴建一下規模。

樂天一個人去前台轉了轉,一個長得還不錯的姑娘站在裡面。

「先生……你有什麼需要?」姑娘奇怪的看著樂天。

「唔……給我準備一個單間,孫總請客!所有的菜都按照其他的桌子一模一樣的上,帳記在孫總的賬上。」樂天說道。

姑娘馬上點點頭。

孫耀祖是這裡的常客,他很喜歡在這家酒店裡面宴請一些重要的客人,他覺得這樣有面子。

「我已經通知了后廚,這個房間我給您留了302號石榴廳怎麼樣?」前台的姑娘詢問。

「可以的。」樂天點點頭。

「那……您還有別的需要嗎?」姑娘繼續詢問。

樂天想了想。

「我想問你個問題?」他看著前台的姑娘。

這姑娘眨了眨眼,依稀還有點緊張,那些小視頻小段子上面不都說了嗎?有些男人會用問問題來搭訕姑娘,難道自己今天要被撩了?

這個男人還是蠻帥的,可惜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

「你說……別的車子變道或者加塞,你們撞到一起了,是誰的責任?」樂天看著這個姑娘。

姑娘愣住了,這和她預料的完全不同啊……

「呃……變道或者加塞的車子是全責!駕校的理論課有講。」她想了想回答。

樂天吸了口氣,將自己的臉憋的通紅,然後才慢慢的吐了出來。

前台的姑娘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在嘟嘟囔囔的說些什麼?她仔細的聽了聽,聽不太清楚,不過看嘴型……依稀在罵人?

孫耀祖過來了,他看了一眼樂天,微微點了點頭,樂天也點了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開始上菜吧。」他對這姑娘說道。

姑娘點點頭,馬上聯繫了廚房。

孫耀祖又帶著幾個人去了另一邊的宴會廳,今晚他包下了整個宴會廳,宴請的人數大概有幾十人的樣子,有的是小公司的總裁,也有大公司的副總或者其他的管理人員,反正都是用得上的。

樂天看著這些人趾高氣昂的樣子,他撇了撇嘴,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

以為自己沒錢還是怎麼的?

他惡狠狠地哼了一聲,看了看面前還在看著自己的姑娘。

「你幾點下班?」他問。

姑娘看了看時間。

「還有三分鐘我就下班了。」她回答。

「吃晚飯了沒?」樂天繼續問。

姑娘搖搖頭,這傢伙要做什麼?

「我請你吃飯吧。」樂天看著她。

錯愛鳳凰男 姑娘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人真的想撩自己嗎?自己男朋友今晚要加班,不能來接自己,自己又不會做飯,即使回家了也沒吃的……

「我……我有男朋友。」她小聲的解釋。

「我只是請你吃飯,又不是想泡你……就一句話,吃不吃?」樂天哼了一聲。

這女人……想的倒是不少。

姑娘想了想,這傢伙看起來不像是壞人,她也就點了點頭。

步步爲贏 等樂天帶著她來到302石榴廳的時候,她就驚呆了,包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但是卻有滿滿一大桌子菜…… “老冷,老冷。你怎麼樣了?葉子。快搭把手。把老冷擡到沙發上去。”方大師喊了好幾聲,冷叔都沒有迴應。趕緊朝我招手。我們兩個合力,把冷叔擡到了沙發上。

冷叔的傷口上現在還在往外滲血,衣服破了好幾條口子。看上去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咬傷的,在傷口的附近都呈現出了紫黑色,滲出來的血也成了黑色。

看到這傷口之後。方大師整個人臉色也變得十分的鄭重,讓我趕緊去打電話叫車,冷叔這傷必須得趕緊送醫院去。冷叔這可不僅僅只是皮外傷。而是中毒了,所以必須得去醫院纔可以。

到了醫院之後,方大師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辦法。做手術的時候自己也進去了。我只能夠在外面乾着急。

而就在方大師進去沒多久,張叔和孟老也過來了,他們也聽說了冷叔的情況。

“葉子,老冷情況怎麼樣?”張叔過來之後,氣喘吁吁的朝着我問道。

對於張叔和孟老,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我更加的警惕。不過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因爲現在全部的心思都在冷叔的身上。

我把冷叔的基本情況給說了一下,當他們聽到方大師也在裏面的時候,兩個人臉上表情都有些僵,好一會兒之後才反應過來,說既然方大師都在裏面,那麼冷叔肯定會沒事兒的。之後,倆人竟然真的像沒事人一樣輕鬆下來,坐在了醫院走廊的椅子上。

過了大概一個來小時,方大師才精疲力盡的從裏面出來。

我趕緊起身,一臉期待的看着他,見到方大師點頭,我才鬆了一口氣,看來冷叔那邊應該是沒事兒了。

方大師見到冷叔和孟老在這邊,也有些驚訝。不過方大師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樣,和以前一樣跟張叔孟老打招呼。

之後,方大師就轉過身來讓我先回去,他和孟老張叔出去有事兒要辦。

到了晚上的時候,方大師才帶着冷叔一起回到了鋪子裏來。冷叔不喜歡在醫院裏,所以方大師只好把他給帶了回來,而且方大師把冷叔帶回來,也是爲了保護他的安全。

等到坐下來之後,纔開始問冷叔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被暗算了,組織有奸細。”剛坐下來之後,冷叔就開口來了這麼一句,讓我跟方大師的眼神中都充滿了疑惑。

冷叔說,他跟蹤那個仇人的時候,好像不管走到哪兒,那個人都對他的行蹤瞭如指掌。而知道他行蹤的,目前就只有我們幾個人,況且他走的時候,還刻意避開了我們的。

“而且,我在身上發現了這個。”冷叔從口袋裏面拿出來一個小小的紙包遞到了方大師的手中。

方大師小心翼翼的打開紙包,裏面只有一點點白色的粉末。

看到那些粉末,我十分疑惑的朝着他問道:“方大師,這是什麼東西?”

“熒光粉,經過特殊加工的,我們也叫追蹤粉。”方大師把那東西放下之後擡起頭朝着對面的冷叔繼續問道,“這東西,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就在上次,跟蹤那個人回來之後。”冷叔說話的時候,臉色十分的冰冷,好像已經知道是誰做的一般。

聽到冷叔的話,我跟方大師對視了一眼,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上次冷叔就是被孟老和張叔給帶回來的,當時冷叔受了傷,很有可能就是趁着那個時候,張叔和孟老在冷叔的身上放上去了這東西。 影帝是個嗲精 原本就已經對張叔和孟老十分懷疑了,現在幾乎可以十分肯定,這兩個人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且,我還得到了一些其他的消息。”說這話的時候,冷叔的面容更加凝重了。

“王小明是被組織的人帶走了,我佈置的那個局,也是被組織的人破的;更重要的是,葉子之前所說的火車事件,好像跟組織也有關係。”

冷叔的這話一出來,讓我跟方大師兩個人都有些發矇。

這些都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本來還以爲王小明是被那個神祕勢力的人帶走的,畢竟之前那個神祕勢力的人可是把目標鎖定在了囡子班主任身上,王小明也是深受其害。而且,王小明的奶奶,也好像是被那個神祕勢力的人弄進了療養院的。

可是現在這麼一分析下來才發現,好像那個神祕勢力只不過是旁觀者而已,整件事兒都是組織裏面的人做出來的。

如果說小洛的火車事件和組織有關的話,那麼王小明的事情肯定也和組織脫不了關係,這兩件事兒雖然看似不相干,但是後續處理方式如出一轍。

本來我以爲冷叔說的這些事情就已經夠震撼了,沒想到,接下來還有更加震撼的。

“王小明的父母,也是組織的人。”冷叔的這句話說出來之後,不光是我,就連旁邊的方大師也是滿臉的經驗。

“你怎麼查出來的?”方大師十分好奇的朝着冷叔問道。

“我看到葉子說的那個老婆婆了,她被帶回了組織,在他身上有一副照片,是他們家的全家福,那一對夫妻我曾經見過一面。”冷叔開口說道。

讓我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幾天冷叔走了之後,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王小明的奶奶被帶進組織這個我不意外,畢竟之前在地下室裏,方式撿到的那塊兒手錶來看,很有可能就是張叔的。張叔去過療養院,把王小明的奶奶帶走,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那張照片就有些說不過去了,我還是不清楚冷叔是怎麼拿到手的。不過冷叔也沒說,而是直接指了指自己的揹包,示意照片就在包裏,讓方大師去取出來。

方大師拿到照片之後,目光一閃,有些意外的說道:“原來是他們。”

聽着語氣,方大師肯定也是見過照片中的兩個人的。我從方大師的手中接過照片,看到照片上正是王小明和它奶奶以及一對中年男女。那對中年男女,應該就是王小明的父母。照片應該是幾年前的,不過王小明卻和我之前見到的一點都沒變。

“方大師,你認識這兩個人?”我拿着照片,有些疑惑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在組織見過幾面,不過還真沒想到會是他們。”方大師說完後之後,也陷入了沉思當中。我想繼續追問,可是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方大師從我手中拿走那張照片,遞迴到了冷叔手中,朝着他問道:“老冷,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那個人是我要的,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他抓回來,老方,你別攔着我,當年的事兒你也清楚,我跟他之間沒有別的可能。”冷叔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決絕。

聽到冷叔這麼說,我更加迷糊了,還是不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問的時候,冷叔和方大師都直接把我給忽略了過去。

“你這兩天先在這兒養傷,順便看着葉子,這件事兒就別讓他管了,有事兒我跟你聯繫。”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冷叔那邊點了點頭。

然後,方大師就把冷叔扶進了房間,我本來也去幫忙的,可是被方大師和冷叔給拋開了,讓我在外面呆着。

方大師跟冷叔進了房間之後,好半天才出來。

“葉子,這兩天你就老老實實在房子裏帶着,不管什麼事情不管誰來找你,都不準插手,老老實實看書。”方大師出來跟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也回了房間去休息。

我無奈的看着方大師和冷叔緊閉着的房門,看來晚上又是我睡沙發的節奏。

第二天早上起來之後,方大師不知去向,只有冷叔坐在沙發上。冷叔的傷勢比較嚴重,現在走路都不敢大動作。

我搬了把椅子放到外面太陽底下,把冷叔扶着出去,讓他在外面曬着太陽。

本來想趁着這個機會,拉近跟冷叔的距離,想要問一下冷叔他們當年的事情,可是冷叔卻依舊一張冷臉,在太陽下直接閉上了眼睛並不跟我說話,讓我也是相當無奈。

正在這個時候,沒想到鬼婆和小洛一起來了。

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看到鬼婆和小洛了,上次打電話給她們,她們好像正在忙着做自己的事情,不知道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鬼婆看到冷叔之後,也是有些驚訝。

“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鬼婆快走兩步,過來之後,朝着冷叔問道。

“冷叔並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

鬼婆好像也知道冷叔當年的事情一樣,嘆了一口氣說道:“看來,你還是放不下啊。”

我從裏面搬出來兩個椅子遞過去,示意鬼婆坐下來,然後岔開話題朝着她問道:“婆婆,不知道你這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