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玄星白了他一眼,「那只是表面上,裡面當然沒有好的那麼快,長途跋涉恐怕又要壞事了。」

曦禾嗷了一聲,只好作罷,錢再重要,當然還是她的小命最重要了。

無聊的朝著山洞走去,突然聽到雲陽小屁孩驚喜的叫道:「漂亮姐姐是你啊。」

曦禾回過頭就看到了藍煙和子書玉琴兩個。

不過他們現在要多慘有多慘。

和乞丐沒什麼兩樣,可憐兮兮的藍煙背著子書玉琴。

子書玉琴的情況更慘了,跟一個病雞似的,要死不死。

曦禾立即跑上去,拉著藍煙的手,想要問問她這兩天在哪裡廝混。

都沒有過來找她。

藍煙抓住她的手聲音帶著哭腔說道,「主子還有玄星叔叔,你們趕緊過來看看他,他是不是要死了?他病得好嚴重。」

然而藍煙的擔心是白白多餘的。

什麼叫做禍害遺千年,說的就是子書玉琴這種。

他這個人不學無術,沒有什麼好處,可偏偏生命力頑強的很。

按照玄星的話來說,他病得已經連自己的爹媽都不知道是誰了,並且就剩下一口氣,但是他現在卻還能還活得好好的。

喂他吃了之後,子書玉琴很快就平穩了下來,躺在那裡沉沉的睡了過去。

曦禾看著玄星身邊背著包袱,感覺那簡直就是一個百寶箱。

要什麼有什麼,不知道裡面還有多少好寶貝嗎?

難道出來混的人都和他一樣有本事嗎?包袱不大但是鍋碗瓢勺丹藥寶貝,應有盡有。

藍煙這次好像被嚇得不輕,連主子叫的也不親熱了。

她也不歇下,躲在角落裡,時不時用手指頭戳戳著子書玉琴的額頭,確定他死了沒有。 半眯雙眼看着一支漆黑長箭,通體散發出無盡森寒之氣的劃過剛纔自己懸空的地方,一點厲芒,在陳志凡的眼底悄然閃現。

微傾上半身,俯視着那個收了滾滾黑煙、自稱明玄臺宗的巨型骷髏頭,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的揚聲說道:“你這就等不及了嗎?”

明玄臺宗揚起它那張鬼氣森森的漆黑臉龐陰聲說道:“年輕人,先下手爲強的道理,難道你沒有聽過嗎?”

“先下手爲強?這貨居然有臉說這個?”嘴裏嘀咕了一聲後,陳志凡身形下墜,很快就同巨型骷髏頭站在了同一層面。

“你叫明玄臺宗是吧。不得不說的是,這名字聽着實在是有點讓人感覺莫名其妙。”他一邊嘴裏說着,一邊還一臉嫌棄的搖了一下頭。

“年輕人,你的宗門長輩沒有教過你,在面對一位修行界前輩的時候,要持有一顆恭謹的心嗎?” 反派大佬覺醒后想做男主 明玄臺宗的眼眶裏,鬼火幽幽閃爍個不停。

“宗門長輩?修行界前輩?”眼裏閃過一絲莫名色彩的某青年,撇了撇嘴揚聲說道,“老傢伙,你是睡覺睡得太久,睡迷糊了吧。好奇問一句,你可知現在是什麼時代了?”

還要持有一顆恭謹的心?持你妹哦!如果不是因爲自己,眼前這個老鬼還不知道要自我封印到什麼時候呢。

不過關於這點,他倒是沒有什麼好吐槽的。

要怪的話,就只能怪自己眼力不夠。雖然從那兩大奇門陣法裏看出了其中隱藏的一絲貓膩,但是依舊上趕着幫助這個叫明玄臺宗的經年老鬼破封而出。

可惜的是,陳志凡並沒有收到老鬼哪怕是口頭上的一句感謝。

反而是被這貨藉助地氣動盪、氣機紊亂之際,用三百六十塊六陰玄玉給禁錮着,絲毫不給理由的帶到了離地上千米的高空。

最後更是在滾滾烏雲下,被當作了引雷避劫的替身,受了那天地浩瀚雷電之威。好在他並不是沒有絲毫的準備。

早在梳理鬼陣的時候,某青年就已經對三分之一數量的六陰玄玉做了手腳。不說完全控制它們,卻也可以在諸如脫身這方面對自己產生莫大的幫助。

更何況在鬼物的體內,還埋着一個威力不小的雷呢。

所以,有恃無恐的陳志凡,才任由明玄臺宗利用自己引雷以避過天上劫雷對它的轟殺。

而在這個過程裏,他更是抓住機會,藉助天地之間最爲強悍的力量之一雷電力量的淬鍊,徹底讓閃電錐脫胎換骨,超凡脫俗,初步進入到了靈器的範疇。

靈器在手,即使是剛剛由法器升級而成,但論其威力,陳志凡相信,或許不必動用最後的殺手鐗,就可以將那個氣勢超過鬼王許多的明玄臺宗滅殺。

而在這之前,他覺得可以稍微花上一點時間,搞清楚眼前這位擺了自己一道的鬼道修士,到底是何身份。

畢竟從他說話的方式和口氣來看,應該不是扶桑土生土長的人。

另一邊,明玄臺宗聽得一句“你可知現在是何時代了?”,渾身氣勢驀地就是一漲。

鬼氣彌天中,他眼裏鬼火直冒的陰聲說道:“年輕人,我改變主意了,你入不得我門。不過看你魂識壯固,不懼雷電,如果抽出生魂好生祭養一番的話,一定會是一頭威力強大的天鬼僕役。”

“僕役你妹!”衝着對面幾百米開外的那顆黑漆漆骷髏頭,直直豎起了自己的兩根中指後,陳志凡怒聲喝罵了一句,然後靈念一動,朝着在高空之上輾轉挪移個不停的閃電錐發出了攻擊的指令。

霎時,天地之間驟然一亮。

一道銀白電光,如同一支利箭般,咻的一下就從高空射下。絲絲電芒閃爍中,“嗤啦”一聲就刺入到了巨型骷髏頭之內。

滾滾黑煙飛散中,明玄臺宗一臉痛苦的仰天嘶吼了一聲。

聲浪陣陣中,某青年眉鋒微擰。靈念動閃間,刺入到了骷髏頭深處的閃電錐,嘩啦一下就朝着四面八方釋放出了好幾束蘊含着強勁雷電力量的無形電流。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電流肆虐中,身體內部驟然亮起了一片片銀白電芒的明玄臺宗,大張的黑洞洞嘴裏,大股大股的濃煙一個勁兒往外涌。

本身就是由森寒鬼氣凝縮而成的他,嘴裏吐出的濃煙,就是常人嘴裏噴出的鮮血。看那往外直冒的量,估計怎麼着也得有常人一大碗的血量了吧。

“嘿嘿,被雷電轟擊的滋味,很爽對吧?”臉上帶着笑,眼裏卻是冰冷一片的陳志凡,嘴裏發出了幾聲輕笑後,朗聲問了一句。

少頃,眼瞳深處一點灰芒乍現的他,神海虛空內,神光陣陣。

“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就不跟你在這浪費了。其實你是什麼身份,知不知道也無所謂。”嘴裏輕聲咕噥着,某青年手上掐訣,十指殘影連連。

本來他是打算跟眼前這頭鬼物好好玩一玩的,奈何這傢伙實在是太壞,居然想把自己煉成生不如死的天鬼傀儡,這就不能忍了。

不能忍的話,那就不要忍了。

能隨口說出抽出生魂祭養天鬼之類的話,可見這自稱明玄臺宗的傢伙也不是什麼好貨,更不用說剛纔還被他坑了一把。

罷了,不管這老鬼生前是什麼身份,還是送他轉世投胎好了。

一點厲芒在眼底一閃即逝後,陳志凡手上訣印完成。在冥冥中一股奇力的吸引之下,訣印瞬間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巨型骷髏頭的體內深處。

剎那後,明玄臺宗眼裏鬼火驟然就是一滯。

十分之一彈指後,他渾身黑煙沸騰不已的厲聲吼道:“小子,不管你對我做了什麼,最好馬上停止,否則的話,我一定要讓你連鬼都做不成!”

“靠,死到臨頭還這麼囂張,活該你撲街!”

左手直直豎起中指的某青年,撇嘴發出一聲冷哂後,右手掐訣一送。瞬間,巨型骷髏頭體內就響起了一連串噼裏啪啦好似放鞭炮的聲音。

“吼!我要你死!”

眨眼的時間裏,整個體型就縮小了至少一圈的明玄臺宗,渾身黑煙滾滾的仰天怒吼着,眼裏鬼火倏地瘋狂燃燒了起來。

早就有所準備的陳志凡,身形一晃就橫移了數米。

而在他原先懸浮的地方,三百六十塊散發出無盡森寒之氣的六陰玄玉凝成一顆直徑兩米的黑球倏然閃現。 「你不用擔心,他睡醒了就好啦。」曦禾走過去幫她梳理亂糟糟的頭髮。

藍煙點點頭,愧疚道,「都是我不好,怪我害了他。」

曦禾挑了挑眉,暗道子書玉琴這傢伙真有本事,才兩天就把她家小藍煙給調教的這麼聽話了。

曦禾問到這些天你們怎麼不過來找。

藍煙揉了揉眼睛說道,「我之前不知道主子在哪裡,現在瞎貓碰上死耗子才找到的,還好找到了,否則他要是死在半路里,我會愧疚一輩子。」

曦禾摸了摸她的腦袋,「他是自願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藍煙點點頭,又搖搖頭,「可是主子我是人,還是會難過。」

曦禾差點噴出一口老血,難道說她就不是個人了?

頓時鬱悶的轉身走出去,打算散散心。

雲陽笑嘻嘻的從她跟前走過,看也不看她一眼,溫柔的看著藍煙說道,「姐姐給你來,先吃點東西吧。」

藍煙看到雲陽又忍不住愧疚的紅了眼睛,說道:「小弟弟,對不起,是我沒有照顧好你的王。」

雲陽卻笑嘻嘻的說道,「姐姐才不用難過,他這種垃圾玩意兒臟死了才好。你的身體才重要,趕緊吃東西,不要管他。」

……

到了夜間。

藍煙和雲陽兩個人一起去出去找吃的。

雲陽這個熊孩子平時要是能坐下,他絕對不會站著,懶到無極限,但是在藍煙的面前,他就變成了一個屁顛屁顛的哈巴狗。

眼巴巴的跟在藍煙屁股後面,為藍煙獻殷勤。

玄星又為子書玉琴檢查了一遍,發現他的燒已經退了,只是臉上熱的都快要脫掉一層皮了。

他用水給他擦了一把臉,突然,子書玉琴睜開眼睛,怔怔的看著他。

玄星看見他就一臉嫌棄,淡淡的道:「你醒來了。」

然而子書玉琴看到他就彷彿就像魂丟了一樣,瞪大眼睛,然後欣喜無比,好像眼中有水光閃過。

「大兄弟,我不是在做夢吧?」他嘴上說著手也沒閑著,一把抱住玄星的胳膊。

「難道我發燒燒死了,你也死了,我們在陰曹地府相遇了嗎?」

玄星一巴掌呼在他的臉上。

子書玉琴頓時連吭都沒吭一聲就兩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有毛病!」玄星沒好氣的罵一聲。

皺著眉頭看向曦禾,「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你也讓他跟著你?」

曦禾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打了個哈哈轉移話題,「藍煙她們兩個出去了好半天了,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玄星瞪了她一眼,少轉移話題,「你究竟要幹什麼好事?」

曦禾撅了撅小嘴說道。

復仇千金太難養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他身邊有個身手很好的小屁孩。咳咳,但是那個小屁孩對他才不忠心。

他怎麼說也是個王,不會武功,在這亂世之中很危險的,我好心收留他,就是這樣。」

「你也會良心大發嗎?」玄星坐在地上摸了下巴,狐疑的打量著曦禾,慢悠悠的說道,「不過他將來可是做王的人。 跟一般人還是不同的,你想要從他身上撈點好處,付的代價也是很大的。所以你要是想賺便宜的話,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把他給攆走,否則以後你別後悔。」

HR小姐招夫事件簿 他說的這些道理,曦禾當然都明白。

突然小聲淡淡的道,「難道,你便覺得我只喜歡占人家便宜,卻不明事理,就只知道貪便宜嗎?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

藍煙和雲陽兩人外面走了過來。

曦禾對著藍煙招手,「趕緊過來。」

藍煙立即屁顛屁顛的跑到她跟前,問:「主子什麼事?」

曦禾從一旁拿出了一件淺紫色的衣衫說道:「之前買的布料弄丟了,現在這是我的衣服改了一些,你的衣服太舊了,不能穿了,等到了有賣衣服的地方再買新的。」

藍煙立即紅了眼睛,像個小兔子一樣看著曦禾。

曦禾將衣服遞到她的手中,「雖然是我的舊衣服,但是其實也沒有穿過幾次的,你別嫌棄就行了。」

藍煙晃晃腦袋,「主子我不是嫌棄,你對我太好了,居然還給我做衣服嗚嗚。」

曦禾又將另外兩件換洗的衣服塞給她的手中,笑嘻嘻道:「快去,快去吧,別哭鼻子了。」

藍煙抱著衣服到外面去換了。

等她過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一亮。

藍煙本來就生得很美。

就是破爛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依舊很美,但到底是換上了新衣服,還是有所不同。

如果她穿上長淺色的紫色羅裙,看著好像天仙一樣。

雲陽那小屁孩兒看的眼睛都直了,「姐姐簡直太美了,隨便穿一件衣服都這麼漂亮,比某個母夜叉好看多了。」

曦禾一巴掌呼在他的腦袋上。

藍煙不好意思的紅著臉道,「謝謝主子,我很喜歡,比那些華貴的都要好多了。」

曦禾笑了笑道,「你不嫌棄就好,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絕對不會虧待自己的手下,但是至於某些人,他們就是光著屁股,我也不會管他們的。」

雲陽這一路上身上也磨了不少洞,知道曦禾是在懟他,他冷嗤一聲,也懶得和她鬥嘴,因為他是鬥不過她這個女人的。

也不自找難看。

曦禾將玄星之前留給她的火紅色衣袍也拿出來弄整齊乾淨交給他,「這是你的,我也給你弄好了。」

玄星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然後點了點頭,「多謝。」他的衣服都是用特殊的材質而做,但是就算幾個月不洗,也不會有異物或者什麼。

但是到底還是和新衣服不一樣,有些破損,被曦禾修了之後和新的一樣。

這丫頭手藝真好。

「看來你繡花的手藝不賴。」玄星難得的誇讚了曦禾一句。

「沒想到你一個神女居然會做這種事。」

曦禾笑道,「當然,我可不是只會佔便宜的小人。」

玄星頓時暗道,果然還是一點都沒變,人無完人吶。

別人都有份。

就他好像是外人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