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並沒有否認淘淘說的話,而是點了點頭:“老道長的法術這麼高,最後也是前功盡棄,所以,我怕鬼婆婆她……”

“鬼婆婆沒有來,咱們誰也說不好,不過,依我個人看,鬼婆婆只要肯救楊龍大哥,應該能救活他,當初,你魂飛魄散應該也不必楊龍大哥現在的情況好,最終還不是被她救活了麼?” 萬法梵醫 淘淘說道。

淘淘這番話倒是事實,似乎這也是唯一能讓我看到希望的安慰。

“好了,小姐姐,我帶你去吃點東西,過些天咱們就去找那個鬼婆婆。”淘淘拉着我的手臂就往前走。

我也沒有拒絕他,跟着向前走。

忽然間,我聽到了一陣哭泣聲,不免停了下來。

淘淘也聽到了這一陣哭聲,皺着眉頭聽了一會兒,然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對我說:“是木頭爺爺在哭,他肯定又去望月井了。”

“我們過去看看吧。”我對淘淘說道。

淘淘先是一愣,但隨即點了點頭:“小姐姐還是不死心,想再看一次望月井?”

我沒有否認,微微對他點頭。

望月井,一個賦予着神祕的古井,流傳着美麗的故事。

從這口古井裏可以看到自己這一生最愛的人。

可是,我爲什麼一個人影兒都沒有看到呢?

難道,他不是我心裏愛的人?

可是……

我越想心裏越難受,腦子越紛雜。

走到望月井邊,的確是葉木老人在哭泣,他趴在井沿上,用袖子抹着眼淚,沒有一點兒老人的矜持,反倒是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兒。

淘淘和笨笨兄弟倆走過去,拍着他的肩頭,安慰了他一番。葉木老人便把淘淘笨笨兄弟倆摟進了懷裏。

片刻後,他抹掉眼角的淚,站起身,走到我身邊:“女娃娃,你是不是也不死心,也過來望月井邊看看?”

我沒有吱聲,但對他點了點頭。

葉木老人一臉傷楚的說:“沒有用的,我這段時間每天都在望月井邊看,可是再也沒有看到過月蘭的影子。只要看不到了人的影兒,只怕以後再也看不到了,只怕你……”

笨笨卻不想聽葉木老人說這些消磨人美好想象的話,便把他拉扯到了一邊:“你不能看到,不代表小姐姐不能看到,我們兄弟倆不是一樣能看到麼?肯定是你個人的原因,說不定,真的是你心裏已經不喜歡劉月蘭奶奶了。”

笨笨剛說了這些,淘淘就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這樣說,我全看在了眼裏,自然也知道他的意思,是怕我再次看向望月井時依然看不到任何影子,以此傷了我的心。

看到淘淘瞪自己後,笨笨也就不再說話。而葉木老人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着我。

我看着望月井,愣了片刻,然後慢慢的向井邊靠近。

每走一步,我心裏都一陣起伏,我真的很怕那一幕。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我不明白爲什麼會是那樣。

我站在望月井邊稍微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終究還是伸頭看了下去。

這一刻,心裏劇烈起伏。

這一刻,心裏也無限憧憬。

我望着望月井的水面許久,許久……

那一陣陣水氣從井下縈紆而上,拂過我的臉頰,雖然是盛夏,卻是讓我感覺那麼的冰涼……

“小姐姐,你看到楊龍大哥的影子了麼?”不知過了多久,淘淘見我一直伸着頭看着望月井的下面,不收回視線,便走過來,忐忑的問了我一句。

這時,我才身子微微一晃,把前傾的身子收回來,一臉的凝重與晦澀。

看到我這個樣子,不用我開口,他也知道了答案。

葉木爺爺看着我,無奈的搖頭,嘆息道:“女娃娃,現在咱們爺孫兒倆都是一樣的,在這望月井裏看不到任何的影子。”

淘淘也嘆息不已,很不解的表情:“這是怎麼回事兒呀,按道理來說,不能是這樣的結果呀。所有的人都能在望月井裏看到自己喜歡的人了,怎麼就唯獨你們倆看不到?”

“不是看不到,是我以前能看到,而現在看不到了。”葉木老人再次傷楚起來。

“木頭爺爺,你感覺你……”淘淘沒有把話說直接,而是說了一半。

不過葉木老人卻知道他說話的意思,回答道:“你感覺我是一個花心的人麼?我都活了這麼大歲數的人了,難道還能像你們小年輕人?我這一生中只希望月蘭,這是心裏從來沒有變化過的!”

淘淘點點頭:“是呢,其實我也不是懷疑木頭爺爺你,我從小就在你身邊,對你還是很瞭解的,我只是很納悶,不明白望月井怎麼會變成這樣。”

“老智囊都不明白,你又豈會明白。”葉木老人嘆息不已。

我們往回默默的走着,除了嘆息聲便是無奈聲。 總有狐妃想睡我 最後淘淘突然情緒有些激動的站在了我和葉木老人跟前:“木頭爺爺,小姐姐,你們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會不會是因爲劉月蘭奶奶和楊龍大哥的魂魄與屍身分開了的原因?”

“魂魄與屍身分開?”葉木老人皺着眉頭看向淘淘。

“是呀,之前劉月蘭奶奶沒有被壞人鎖魂帶到陰間的時候,木頭爺爺您不是在望月井裏能看到劉月蘭奶奶的影子麼,後來劉奶奶被壞人傷害,現在屍身和魂魄分開被帶到了陰間,所以你現在就看不到了她的影子。楊龍大哥魂魄散了,也是這個道理,所以您和小姐姐纔不能在望月井裏看到自己喜歡的人!”

葉木老人突然眼睛一閃:“你的意思就說,只要月蘭的屍身與魂魄在一起了,我就能在望月井裏看到她的影子?”

“我感覺應該就是這樣,不然的話,沒辦法解釋這種古怪的現象。”

(本章完) 淘淘的這個解釋倒是讓我和葉木老人都愣住了,仔細一想的確很有道理,回頭他又跟孫智文爺爺說起這些,孫智文爺爺也點頭頷首,很贊同淘淘的這個觀點。

不管怎樣,這件事算是撂下了,也讓我心裏一直想不明白的疙瘩解開了,兩日後,我們便再次返回了陰間,一是拿着魂翁去找鬼婆婆,二是打探一下劉奶奶和我師父一衆人的下落。

走到陰間後,在去往鬼婆婆的那片荒草地時,我們遇到了新平公子,他說,他已經安排了門下的人去尋找申飛的下落了,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幫我找到大黑。

表面上看,他這是在幫我,但我總感覺他這是在暗下里打大黑的注意,他想要的是那枚珠子,但我不能說穿他,便說了一些感謝的話。

因爲之前對鬼婆婆有過了解,所以這一次來找他她雖然是完成了她的一個夙願,但我還是老老實實的站在荒草地的外圍等她出現,沒有直接進入荒草地,更是沒有大聲的在外面喊她。

我依然是在荒草地的外面站了一夜,在天色微微泛白,拂曉時分她纔出現,把我帶進了她的小屋。

小屋還是以前的小屋,裏面的擺設也如之前那般簡陋,我沒有任何拖沓直接把那個魂翁拿了出來,遞給她:“婆婆,這是你要的東西,那個人也已經死了。”

不過鬼婆婆眼睛裏卻是沒有絲毫的驚喜,反而讓我看着有些落寞。這讓我心裏惴惴不安起來:她該不會是因爲我帶着老道士去了苦無洞幫助楊龍還魂而生氣了吧?

果然,稍微一愣後,她說話了:“他跟着你去救過那個男人?”

我心裏一緊,但還是點了點頭:“嗯。”

“他是因爲救那個男人而死?”

話說到這裏我不知該如何回答鬼婆婆了,因爲那個老道士的死的確是在救楊龍時而死的,但是他之前似乎也有些問題,並且,他還親自告訴我,他氣數已盡,最多也活不過一個月。他的死並非完全因爲救治楊龍而死,而是兩方面的原因。

見我沉默,鬼婆婆嘆了一口氣,把那個魂翁拿在手裏,觀察起來,同時對我說:“你先坐下吧。”

聽到她說讓我坐下,我懸着的心才稍微有了些緩解,也把真實的實情告訴給了她:“婆婆,道長在救楊龍之前就已經是將要死的人了。”

聽到我說起這話,鬼婆婆猛然擡臉看向我,眼神裏閃動着波光,顯然沒有料到事情是這樣。

我接着說:“不瞞婆婆,去祭

壇裏找道長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沒有按照你說的那樣等着他來找我,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就跟我說了,他氣數將盡,最多還有一個月的日子可活。”

最後我又把老道長弟子想置我於死地,而老道長爲了給自己教導無方一個贖罪的機會,答應了我跟着我去苦無洞救楊龍的事情也講給了鬼婆婆聽。

聽完我把所有的事情講完,鬼婆婆整個人一下子落寞了,眼神也凝滯了,愣愣的許久沒有說話。

直到天亮了,鬼婆婆才身子微微動了一下,然後站起了身,突兀的讓我感覺她的身影有了些憔悴。

“不管怎麼說,姑娘兌現了咱們之前的約定拿到了這個魂翁,我鬼婆婆自然也不會食言,你放心等我料理完一件事後,我只會去幫姑娘完成夙願,幫你救活那個男人。”鬼婆婆望着窗口外面茫茫的荒草地,對我說道。

“婆婆還有沒了結的事?這需要很久麼?”我心裏太着急,不知道鬼婆婆料理完她的事情要到什麼時候,我便脫口而出,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幸好鬼婆婆也沒有生氣,她拍了拍我的肩頭:“姑娘,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看來,你也很惦記那個男人,你放心,時間不會太久的,救治一個人,鬼婆婆還是有把握的。”

既然她這樣說了,我便不好再說什麼,便點了點頭。

就在我準備對她告別,然後離開荒草地時,她卻突然看着我的眼睛:“姑娘若是沒有着急的事情,不妨跟着我一起完成這件事,這樣也可以讓我提前了結這件事,然後早些去幫你救那個男人。”

鬼婆婆這話似乎有些套我的意思,雖然她一直帶着面紗,我看不清她的面貌,但她的眼神並沒有讓我感覺有多害怕,而是透着一種殷切與渴望,倒是很希望我與她一起去完成她的這一件事一樣。

我看着她的眼睛注視了幾秒鐘,然後說:“婆婆不怕我守不住你的這個祕密麼?”

鬼婆婆卻淡然一笑:“若是我怕,就不這麼問你了。”

我也對她微微一笑,然後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她。

她拿起一個燭臺,然後說:“嗯,那姑娘隨我來吧。”

說完話,她就直接向她裏面的那間小屋走去。

看着她走進裏面的小屋,我一時愣了一下,並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快就要告訴我她的那件事,並且,我也沒有料到她的那件事會與她裏面的小屋有什麼關係。之前我來的時候,只是認爲裏面的那間小屋是她休息的。

一時間,竟然讓我心裏有了些緊張,這讓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兩位師兄跟我提起的青城山腳下那個叫夏娿的老太太。

可能是見我遲遲沒有跟着她進去裏面的小屋,鬼婆婆掀開簾子探出頭問了我一句:“姑娘,怎麼了?你是害怕麼?”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講,一時語塞。

“來吧,沒事兒的。”她倒是很輕鬆的眼神。

跟着她進了小屋才知道,這只是一件普通的小屋,裏面並沒有什麼特別,除了一張小牀,再無其它。

就在我心裏剛剛安靜下來時,她卻做了一個讓我咂舌的舉動,竟然掀開了小牀。

小牀的下面赫然一個黑漆漆的洞口映入眼睛。

果然這間小屋裏有玄機!看到這個黑漆漆的洞口,我心裏再次懸了起來。

“姑娘,隨我下去吧。”鬼婆婆平靜的說。

她固然心裏平靜,但我心裏卻已經一陣起伏,我不知道這黑漆漆的洞口下面是什麼。好奇之下更多的是恐懼,畢竟,鬼婆婆這個人就已經給了我很多神祕,讓我猜不透。

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上,我也不能再退縮,不然指定會被鬼婆婆笑話。

走進這個黑漆漆的洞口後,裏面的情景更比我想象的還要誇張,因爲這下面奇冷無比,透着陣陣水汽,這倒是和望月井裏面的冰冷水汽差不多。

順着臺階往下走了一陣後,裏面便有一個通道,依然是漆黑冰冷,更是看不到盡頭。

鬼婆婆應該是感覺到了我對這個通道的忌憚,然後笑了笑:“姑娘,這是陰間,所以與陽間的那些地下通道不同,除了冷之外,還會讓人感覺憋悶。不過,這條通道算是比較好的了,若是讓你去十八層地獄,豈不是早就魂不守舍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迴應鬼婆婆的話,便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向前走。

順着通道轉過了幾十道彎後,映入眼睛的便是一道石門,鬼婆婆停了下來,把手裏的燭臺放在石門旁邊的臺子上,把石門照亮了,我看到石門的上方有幾個字,但我不認識。

憑我的直覺,這石門裏面便是鬼婆婆帶我來的終點了,這裏面也肯定暗藏着一些神祕的東西,這也讓我心裏唏噓不已,沒有想到鬼婆婆住的這片荒草地下竟然還有這些讓人驚詫的錯綜複雜的通道。

鬼婆婆在石門上敲了三下,然後石門自行打開,發出一陣沉悶的響聲,我的心也隨着石門的打開,咯噔一顫。

(本章完) 我想到了很多可能,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石門的裏面竟然全部都是魂翁!大小不一,參差不齊,全部都擺放在一個個檯面上。

“婆婆,這——”我驚詫的看着這些魂翁,難以置信的看着鬼婆婆。

鬼婆婆微微一笑:“這些魂翁裏面全部都是陰魂。”

說完這話後,她就嘆了一口氣,整個人心緒凝重了,然後慢慢的把手裏的那個魂翁放在最上面的那個臺子上,然後向別的地方走去,我沒有打擾她,靜靜的跟在她的身後,知道她要給我講一些事情了。興許,這些事情也能從另一個方面解開我心裏的疙瘩,讓我知道一些和我有關的事情。

跟在她的身後走了一會兒,鬼婆婆終於開始跟我講這些魂翁的事情了:“這些魂翁裏面全部都是陰兵鬼將,唉,真是作孽啊,作孽。”

“陰兵鬼將?”

“是的,這些便是陰兵鬼將,我讓你從老道長那裏取回來的那個魂翁裏面便是裝的城隍爺的陰魂。”

“什麼?城——城隍爺?”這一次我徹底驚詫了,因爲淘淘和笨笨兄弟倆跟我講起過,城隍爺已經被新平公子給捏碎了頭顱,早就消隕了,他怎麼還會被道長用魂翁收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鬼婆婆伸手指了指旁邊的一個石凳,示意我坐下說話,這便是要給我從頭說起了,我心裏忐忑的坐了下來,等待着她給我講這些讓我疑惑的事情。

等她講完了這些,我才知道了真相,原來新平公子殺死的那個城隍爺並不是真正的城隍爺,他們是一支來歷不明的邪人,而城隍爺便是其中的一個邪人,有着一身邪術。

這一批邪人幾乎把整個陰間都掌控在了它們手裏。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但是他們的真正目的似乎又不僅僅侷限在掌控整個陰間,他們還對陽間造成破壞,鎖人魂魄,搬弄屍體,做違背天理的事情,但是他們弄這些的真正目的卻無人得知。

而那個老道長便是這些邪人的助手,好在他還有一些良知,在殺死真正的城隍爺時,懂還魂術的他用魂翁收起了城隍爺的陰魂。

“如此說來,老道長還挺爲難的。”

“是啊,他殺真正的城隍爺也是出於無奈,其實,他最後把城隍爺的陰魂收攏在魂翁裏也是最好的一個辦法,即便他不殺死城隍爺,那些邪人終究也是要動手的,這樣城隍爺就真的消隕了。只可惜老道長的徒弟不爭氣,最後被判了他,害了他。

”鬼婆婆嘆了一口氣。

“那婆婆讓我去殺老道長,然後又取回魂翁是……”

“我也是不能確定老道長現在的心態才讓你去的,既然他肯幫你救你心裏的男人,最後又把魂翁交給了你,看來,是我多想了,是我錯怪他了,他終究還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聽到這裏,我也基本上知道了鬼婆婆的動機,心裏對她也少了很多忌憚:“婆婆,你是想讓我幫你拯救陰間的事麼?”

鬼婆婆笑了笑,然後伸手拍了拍我的肩頭:“姑娘,你當拯救整個陰間的事兒這麼簡單呀,咱們都是小人物,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就不錯了,說起要拯救陰間的事兒談何容易啊。”

鬼婆婆嘆息的說完這話,讓我臉上微微紅了起來,感覺自己的確是有些說大話了,自己這麼多日子了連害死劉奶奶和我家人的仇人都不曾找出來,又談何拯救陰間的大事?

見到我微微的低下了頭,鬼婆婆又拍了拍我的肩頭:“孩子,婆婆並沒有笑話你低看你的意思,你別往心裏去,我只是想讓你知道眼下的局勢很艱鉅,任重而道遠……”

“婆婆,我沒有生你氣,你的話是讓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往……往……”

一個“往”字剛說出來,我就猛然從石凳上跳了起來,驚的鬼婆婆也眼神閃過一道疑惑的光澤看向我。

“姑娘,你怎麼了?”

“婆婆,我想起了以前的往事!”我難以掩飾心裏的激動,“我從失憶中恢復過來了!我恢復了!”

聽到我說起恢復了記憶,鬼婆婆眼睛裏閃過的一道驚詫反倒是慢慢褪去,然後趨於平靜,似乎對我的恢復一點兒也不感到驚訝。

果然,她重新坐在石凳上後,就微微一笑對我說了:“若是你一直不走動,好好的休息,幾天前就該恢復以前的記憶了,我對我自己的還魂術還是比較瞭解的,這個世界上我說自己的還魂術第二,就沒有人敢說第一。”

聽到這裏,我也終於知道了鬼婆婆不是一個壞人,至少,她在救我時還是用盡了真本事。

我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給她磕起了頭:“婆婆,劉奶奶自小教育我,知恩圖報,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你救了我,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你的恩情的。”

鬼婆婆嘆了一口氣,伸手扶起我,然後搖了搖頭:“傻孩子,報恩是報恩,但也用不着下跪呀,你不知道男兒膝下有黃金麼?給別人下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