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所以藝術家一旦放下身段開始賺錢,那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兒。

柯鴻宇子承母業,也幹起了攝影師,不過和喜歡拍攝風景的母親不同,他比較喜歡拍不穿衣服的小姐姐。

黎曉曉看到這貨的資料後,有點後悔沒早點加入驢哥的驢友團,不然早點認識這個柯鴻宇的話,說不定還能討到不少他的攝影作品——畢竟他的作品不能公開發表,只能留着自己和朋友私下鑑賞。

所以他今天打算去拜訪一下這位接地氣兒的攝影師,品鑑一下他的作品。

可是去了柯鴻宇在雲城的住宅以及攝影工作室,都沒找到他人,據他攝影工作室的員工說,昨天開始就找不到他了,手機關機,家也沒回,他們都想報警了。

搞得黎曉曉很不開心。

然後黎曉曉又去找了蓉蓉,來到蓉蓉供職公司所在的寫字樓下,黎曉曉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穆南。

穆南穿着一身肅穆的牧師服,和另外一位穿着牧師服的中年男人走在一起,一人手裏還拿了個小釘錘,看起來奇奇怪怪的。

穆南是個牧師?他不是賣電子產品的嗎?黎曉曉一頭霧水。 蓉蓉坐在電腦前,一邊抿着柚子茶、一邊百無聊賴的瀏覽着八卦新聞。

周圍來來往往的繁忙職員和她的悠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沒辦法,誰叫蓉蓉是公司老總的親妹妹呢?所以她能每天畫好精緻的妝容、十點才姍姍來遲的踏進公司,除了打電話跟進幾單哥哥直接派給她的老客戶外,就是喝喝茶上上網,然後每個月拿幾萬塊的高工資,羨煞一羣每日工作十幾個小時拼命打拼卻只能拿幾千塊工資的草根同事。

蓉蓉看完了一些明星八卦之後,正準備叉掉網頁,忽然看到新聞頁面上有一張很眼熟的圖片——一條河的圖片。

她打開瞄了一眼,咦?這不是大楓山森林公園的那條河嗎?

好奇之下她看了看下面文字,臉色頓時沉下來,拉出鍵盤噼裏啪啦的開始評論:“小編煞筆,就知道看圖編故事!這是雲城大楓山公園的河,我大前天還去這條河漂流了呢!我怎麼不知道什麼事故?!”

發表完評論,蓉蓉才發現這條新聞下還有個鏈接,名稱很玄乎:漂流死者深夜現身路邊。

蓉蓉撇撇嘴,點開了鏈接,不過頁面卻是個404。

這讓蓉蓉皺起了眉,心裏忽然有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覺,就好像自己遺忘了什麼重要東西的那種感覺。

“蓉蓉,我中午有點事,你自己吃飯吧!”哥哥的聲音打斷了蓉蓉的思考,說完話他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哦……”

蓉蓉擡起手腕瞄了一眼自己的香奈兒陶瓷腕錶,嗯,是快該吃午飯了。

后街的私家菜館座位緊張,去晚了可就得排隊了!

蓉蓉麻溜的把手機裝進包包,踩着高跟鞋蹬蹬的光明正大的早退搶座吃午飯去了,看的旁邊幾個小姑娘各種羨慕嫉妒恨。

從寫字樓到后街私家菜館走大路比較繞,但是卻有一條小路可以直通私家菜館附近,就是比較冷清,除了下班時間之外很少有人走這邊。

蓉蓉經常和哥哥一起走這條路抄近路去吃午飯,所以一點兒也沒有害怕,出了寫字樓拐個彎直接就鑽進了小路。

喬納森和穆南跟在蓉蓉身後走進了小路。

這讓黃雀在後的黎曉曉很是牙痛,這倆牧師湊什麼熱鬧?我還想趁着蓉蓉走到沒人的地方直接收拾了她呢!

蕙質春蘭 黎曉曉嘆了口氣,也跟了上去,看能不能找到下手的機會。

喬納森和穆南跟的很近,也就在蓉蓉身後不到十米的距離,中間蓉蓉警惕的回頭看了一次,看到是倆牧師,也就沒理會了。

“穆南,試試吧!”喬納森神父鼓勵穆南。

“嗯。”

穆南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高舉手中的錘子,懷着對聖光的無限虔誠,用外人聽不懂的語言唸了一句咒語:

“聖言術丶罰!”

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劈在了蓉蓉的腦袋上。蓉蓉連一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在白光中煙消雲散了……

噼裏啪啦的,一堆零碎掉落在地面,衣服、包包、手錶、首飾什麼的……

“成功了!”穆南抹了抹額頭的汗珠,臉上洋溢着欣喜又幸福的笑容。

他真的擁有了‘神力’!他真的成了神在世間的‘代言人’之一!從此以後,他將降妖除魔、爲淨化這個骯髒世界而奮鬥終生!

“做得好,孩子,我沒看錯你,你真的很有天分!”

喬納森神父也很開心,他走到那堆東西前,一邊收拾一邊嘀咕,“寶格麗的提包和錢包愛馬仕的絲巾古琦的太陽鏡蒂芙尼的項鍊伯爵的耳環香奈兒的手錶香奈兒的套裝維密的內衣……還有八千塊現金……”

喬納森神父把包裏那些沒用的各種卡片和雜物扔掉,只留下能賣錢的東西卷吧卷吧塞進了牧師袍子裏,站起身,“我們走吧!”

“神父你這是……”穆南有些不明所以。

“華夏信教的人少,願意捐錢給教會的人更少,我得從這些魔鬼身上籌集資金維持教堂啊!”喬納森神父語重心長的說道。

穆南:……

“你們……”一直跟在他們後面的黎曉曉走了出來,無語的看着這倆牧師。

他以爲這倆人只是碰巧路過這裏,卻沒想到他們是專門來和他‘搶怪’的!

通過朱果果,黎曉曉知道西方教廷是真的有一些‘特殊能力者’的,比如聖騎士,他卻沒想到能在華夏的地界上看到倆純正的牧師,太稀罕了啊!

所以好奇之下他就忍不住出來了,畢竟這倆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壞人,穆南他還認識。

“黎曉曉?!”穆南看到黎曉曉,大吃一驚,求助的看着喬納森神父。

降妖除魔的時候不小心被普通人看到了,該腫麼辦呢?

“孩子,忘記我教你的另一個初級法術了嗎?”喬納森和藹的說道。

“哦……”

穆南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對着黎曉曉舉起了錘子,飛快的唸了咒語,“聖言術丶睡!”

又一道白光從天而降,落在黎曉曉的頭上。

黎曉曉一驚!

不過旋即他就發現,這白光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反而給他一種暖洋洋非常舒適的感覺,而腦海裏彷彿有一個甜美的女聲在溫柔的唱着搖籃曲“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黎曉曉十分驚奇,看着穆南,“這是什麼?”

穆南看到法術竟然對黎曉曉無效,立刻手足無措,再次求助的看着喬納森,“神父……”

“別擔心,孩子。”喬納森神父繼續和藹的笑着,“你的修爲畢竟淺薄,有些人天生精神力強大,會抵抗你的催眠也不奇怪,讓我來吧!”

說完喬納森神父也舉起了自己的錘子,自信滿滿的對着黎曉曉念出了咒語:“聖言術丶睡!”

黎曉曉又感覺到那股溫暖舒適的光,讓他想起了秋天午後的太陽,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同時腦海裏彷彿又響起了穆大小姐唱的搖籃曲,“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他繼續瞪大眼,愈發的驚奇,看着喬納森和穆南,“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這是什麼法術?”

“呃……”

喬納森和穆南同時傻眼。

場面又陷入了熟悉的尷尬寂靜…… “張隊長,你可以通知蓉蓉的家人領屍體了。”

黎曉曉掛了電話,有些無語的望了望天,他剛剛本想友好的和兩位牧師討教一下西方的神聖系法術,誰知道那倆貨對他扔了兩個讓他很舒服的法術之後,竟然飛也似的跑掉了!

那速度,就好像屁股後面有狗追一樣。

哎,本以爲今天會很順利呢,結果找了倆人一個失蹤一個在他眼前被搶怪,簡直倒黴……希望接下來會順利吧!

黎曉曉刪掉了蓉蓉的資料,還剩下陳浪、柯鴻宇、小黑、韓羽華和雯雯五份資料,瞅了瞅,小黑開的川渝火鍋店應該就在後面美食街上。

看看四下無人,黎曉曉取出百合花lily抱着朝美食街走去。

……

在規模頗大的火鍋店裏轉了一大圈,黎曉曉也沒找到小黑,只好去經理室找了小黑的姐姐。

“從他說去漂流那天我就沒見他影子,電話也打不通!”小黑的姐姐滿臉怒氣又有些擔憂,“你這麼一說,我是不是該報警?”

“呃……”

怎麼又是一個失蹤的?黎曉曉隱隱約約的感覺哪裏不太對勁。

黎曉曉又去拜訪了雯雯家,她父母表示從出去漂流那天就沒見過她人了,已經報警。

黎曉曉同情了張可蒙一秒,繼續去找韓羽華。

韓羽華是這羣人裏年紀最大的一個,比團長驢哥年紀還大,因爲熱愛運動人顯得很年輕,而且爲人非常低調謙遜,是做教育工作的。

用郝帥的說法就是——開補習班的。

黎曉曉打車趕到掛着‘羽華專業高考規劃班’的大樓前時,剛好看到喬納森和穆南倆人從大樓裏走出來,一副春風得意的模樣。

黎曉曉的臉又黑了,他上前攔住了倆人。

喬納森和穆南冷不丁的看到黎曉曉齊齊嚇了一大跳,差點就抱成一團了。

喬納森警惕的看着黎曉曉,“光天化日,你想幹什麼?!”

“這話該我問吧!”黎曉曉沒好氣的吼道,“我問你們,那個柯鴻宇、雯雯、還有小黑,是不是都被你們給殺了?!”

????

倆牧師一臉懵逼。

看他倆的表情黎曉曉很是鬱悶,又問,“雲城裏和你們一樣有殺鬼能力的還有別人嗎?”

這次喬納森神父應聲了,他問黎曉曉,“看來你一點都不驚奇的樣子,你也是‘玩家’嗎?”

黎曉曉點點頭,這沒必要否認,玩家之間靠的夠近呆的時間夠長,只要不是特別遲鈍的,應該都能嗅到對方身上那股‘同類的氣息’。

見黎曉曉承認,喬納森繼續說道,“只要是玩家的話應該都有這個能力吧!雲城那麼大,玩家應該不少。”

聽了喬納森神父的話,黎曉曉更鬱悶了。

也是,這些鬼魂肆無忌憚的在市裏活動,能碰到玩家的可能性真的挺大的,被別的玩家滅了也沒什麼奇怪。

倒是他井蛙了。

和倆人說了兩句話黎曉曉又急匆匆的走了。

那些失蹤的鬼魂十有八九是已經被人收拾了,他現在要去確認最後一個人——陳浪。

站在陳浪家門口,黎曉曉按響了門鈴。

篤篤篤。

孕從天降 沉穩的腳步聲從裏面響起,是居家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聲音。

陳浪在家?黎曉曉有點猶豫了。

他一開始就沒打算殺陳浪的,過來也只是確認一下他是不是已經被人幹掉了。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但是……十個鬼魂他就吃到了三個,感覺很不爽啊,要不要冒險吃了這個陳浪呢……

吱~

厚重的歐式雕花木門打開,一張陌生的臉出現在黎曉曉面前。

楚天歌平靜的看着黎曉曉。

即使在家裏,楚天歌也穿的一絲不苟,合身的深藍西褲和一塵不染的白襯衫以及梳的一絲不苟的短髮,讓他擁有一種嚴肅又禁慾的氣質。

“呃……”

資料上說一個人住的陳浪家裏竟然還有個男人,這讓黎曉曉有點意外,他怔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笑,“請問陳浪在家嗎?”

楚天歌的臉上平靜,但心裏一點也不平靜,甚至有點激動。

陳浪一直沒回來,他利用陳家在雲城的資源找了,但至今還沒結果,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讓他非常煩躁,不知道該如何接近黎曉曉。

畢竟黎曉曉這人是出了名的低調和不合羣,雲城的各種二代裏除了郝帥沒人和他有交情。

他剛剛正琢磨着是不是先和郝帥搭上關係,就聽見了門鈴聲。

本以爲是哪個陳浪的姘頭來找他,可是透過貓眼一看,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黎曉曉!

這傢伙爲什麼來這裏?

楚天歌懷着激動的心情開門,和黎曉曉面對面。

妙姿曼舞俏麗妻 聽到黎曉曉的問話,他露出一個恰到好處的禮貌微笑,“陳浪還沒回來,你先進來坐坐吧!”

說着側身讓開門口,做了個‘請’的姿勢。

楚天歌的動作話語看起來都十分客氣,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其實是一種強勢,根本沒給來人拒絕的選項,直接就要求人家按照他的意思來做,偏偏又顯得極爲禮貌和客氣,讓客人意識不到被‘命令’或者‘壓迫’的感覺。

換了普通人,下意識的就不會拒絕楚天歌的邀請,欣然踏進屋子。

但黎曉曉可不是普通人。

他壓根就不是來找陳浪的,只是想確認陳浪被滅了沒,所以他根本不想進去,何況……黎曉曉覺得眼前這個人是個玩家。

他相信楚天歌也看出他也是個玩家的事實,只是沒說出來罷了——又不是在副本里,陌生的玩家之間也沒什麼可聊的。

“不必了。”黎曉曉搖搖頭,“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驢友團的團長驢哥說團裏包括陳浪在內的很多成員都聯繫不上人,打算一個個上門問問,我剛好就在附近,就順便過來幫他問問怎麼回事,陳浪回來麻煩你讓他給驢哥回個電話,我還有事,得回家了。”

說完轉身就走。

驢哥當然沒說過這話,但黎曉曉的宗師級撒謊功力使出來簡直就是了無痕跡,楚天歌根本就沒有懷疑他的話。

失蹤的不止陳浪一個人?

楚天歌看着黎曉曉的背影皺起眉頭。

他並沒有叫住黎曉曉詢問更多的事,他更喜歡親力親爲的去調查。

想了想,楚天歌掏出手機打算妖妖靈。 叮咚!

剛打開撥號鍵盤的楚天歌聽到這個提示音,手指頓了一下,旋即退出撥號鍵盤點開了遊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