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顧南音一時找不到什麼反駁的話,她乾脆站起身來,到客廳泡茶去了。

吃飽了飯,霍北驍滿足地仰坐在沙發上,品嘗著杯中香氣四溢的名茶。

「你昨天見到段平安了?」

聽顧南音這麼問自己,霍北驍點了點頭:「不但見了,該說的話也都說了。這下子,外人可有熱鬧看嘍!」

天地生吾有意無 顧南音不解地追問:「你說的外人是誰?」

「當然是我的那位老師安百強了。他一再勸我不要幫助段平安,好像表面上是在為徐勁南說話。可我很清楚,他就是一個和稀泥的,其實心裡巴不得我和徐勁南打得越熱鬧越好。」

顧南音頓了頓,接著說:「可你還是選擇往前邁出了這一步。」

霍北驍喝了口茶,心不在焉地說:「反正徐勁南一直想和我掰掰手腕,那我就藉此機會成全他唄。」

又是一陣沉默,顧南音抿了抿嘴唇對霍北驍低聲說:「北驍,有個新情況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你聽了之後,可不要太過意外啊!」

霍北驍瞥了一眼顧南音:「什麼情況搞得這麼正式?還得特意警告我一下?來,說說看。」

顧南音放下茶杯,肅然說道:「有人看到安百強在論壇期間,和某人有過秘密會面。」

霍北驍頓了一下,然後表情仍舊顯得很不屑:「他在A市可能是有幾個門生故吏,就算和他們有會面,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可是他所見的這個人,可不是你所說的那些身份。我保證你就算把所有設想內的人選全都說個遍,也不可能說得出那個人的名字。」

霍北驍微微勾起嘴角:「好啊,你把那個人的名字報出來,看能不能把我震驚到。」

顧南音深吸一口氣,喃喃說道:「他所見的人就是——劉明麗!」 霍北驍把身子往後一倚,臉上露出難以形容的奇怪笑意。

顧南音認真地追問:「你難道不覺得這件事很蹊蹺嗎?安百強和劉明麗,原本應該是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他們為什麼會偷偷摸摸地見面呢?」

霍北驍收起笑容,面如冰霜地說:「我之前沒工夫深入調查劉明麗,現在看來是時候把她放進重點觀察的名單里了。」

顧南音喃喃自語:「也不知道安墨知不知曉這個情況?」

「不用管他,如果連這麼點小事都應付不了,那隻能說明安墨根本不配領導安氏集團。」

聞聽霍北驍的話語,顧南音想起來在論壇上和安墨相見的場景。

「你還別說,當時見他的時候感覺安墨的神色還和平常一樣,好像完全沒有受到上次事件的影響。」

霍北驍嘴角上揚:「那是自然的,他城府那麼高深,肯定不會在外人面前露出任何破綻。只不過,現在周氏集團已經暫停了與安氏集團的合作,這恐怕是他比較糟心的事情。」

顧南音點點頭:「是啊,周氏集團這麼一退出,安氏集團的賣地計劃也就被耽擱了。一旦超出交易時間,恐怕那塊風水寶地又要重新被拍賣。」

霍北驍目光閃動,好像在心裡又構思出了新的主意。

「南音,要不然我們把這個包接過來得了。以安氏集團目前的處境,應該不會再排斥和咱們合作了。」

顧南音瞪大眼睛,十分意外地問:「安墨會同意嗎?」

霍北驍冷笑:「他現在騎虎難下,大概不同意大概也不行了。我的意思是,你們陳氏集團出資一部分,我們霍氏集團再出資一部分,雙方合力把原本周氏集團的份額全部頂下來。如果安墨同意,他還可以從我們這邊獲取更多的份額,只是錢一定要給足才可以。」

顧南音若有所思地說:「這個主意好是好……不過我知道陳氏集團這邊拿不了太多資金,而你那裡的現錢應該也不太多吧?」

霍北驍挑了挑眉毛:「是不多,但我已經有了變現的方法。」

「什麼方法?」

霍北驍神秘一笑:「你不是一直想重新回C市看看嗎?這次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

顧南音畢竟聰明過人,她一聽這話馬上就猜到霍北驍要幹什麼了。

「你真的決定要出售那些油田礦場?」

霍北驍點點頭:「本來我就已經把那邊的份額出售得差不多了,現在留著那一丁點也沒什麼意思,乾脆全部處理掉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顧南音有些可惜地說:「不過那些產業是真的很賺錢啊……」

霍北驍搖了搖手指:「我本來就對開採行業不感興趣,既然當地人願意玩,就讓給他們去玩吧。霍氏集團應該立足本地,去干自己擅長的事情。」

顧南音看著霍北驍,眼神中充滿了欣賞和敬佩。她一直認為,懂得取捨的商人才有可能邁向成功。在這一點上,霍北驍無疑做到了最好。

——

顧南音去公司把霍北驍的想法彙報給了陳山。陳山聽完之後非常高興,畢竟以陳氏集團的原有的實力,還不足以去觸及那塊風水寶地。現在霍北驍給了這樣一個好機會,對於陳山來說無疑是天上掉餡餅。

「南音,你回去轉告霍總,就說我們陳氏集團會拿出所有能夠拿出的資金,來配合他的這次計劃!」

顧南音擺擺手:「其實您不用這麼急著拿主意,可以先聽聽董事會的意見。」

陳山堅決地說:「我會讓董事會討論這件事,但最終的決定我是不會更改的!」

顧南音點點頭,表示自己會尊重上司的意見。

這邊顧南音進展得很順利,那邊霍北驍也把C市相關的轉讓工作安排好了。只要他去在合同上籤上名字,霍氏集團在C市的所有產業都會變成現金,打入公司的賬戶。

收拾好行裝,霍北驍準備和顧南音出發去C市。 情到深處是救贖 就在當天上午,他突然接到了一個有些意外的電話。

「喂,霍總,您還記得我嗎?我是劉重陽啊!」

一聽這個名字,霍北驍的腦海里馬上浮現出以前的一些畫面。

「哦,是你啊。最近在莫劍手下當差如何?」

劉重陽哭喪著臉抱怨道:「別提了,莫先生說他馬上就要轉型做企業。像我們這種沒知識又沒技術的人,要麼回家謀生,那麼只能留在他們那個新公司里當保安。霍總,你說當保安一個月能掙幾個錢?我真的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了……」

霍北驍微微一笑:「我不是以前說過,讓你來為我工作嗎?」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啊!」

「這並不重要。我只需要你為我做一件事,然後我就可以為你開比保安多十倍的工資。」

一聽這話,劉重陽的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十……十倍?霍總,您……您沒跟我開……開玩笑吧?」

霍北驍語氣輕鬆地說:「當然沒有,我只怕你不願干。」

劉重陽頓時把胸脯拍得「啪啪」作響:「霍總您放心!您往常對我的情誼我就不說了,單單是看在那麼多錢的份兒上,我願意為您上刀山下火海,不管多麼危險的事,我劉重陽連眼都不會眨一下!」

霍北驍搖搖頭:「倒不至於那麼嚴重,我只是希望你能夠留在莫劍的新公司為我做事。」

聞聽此言,劉重陽先是一頭霧水。然後在霍北驍進一步的解釋下,他終於明白了這樣做的道理。

「您放心霍總!我保證把您交代的事情一絲不苟地干好!」

霍北驍點點頭:「以後就全靠你了。」

安頓好了劉重陽,霍北驍開車趕往家中。然後與顧南音乘坐下午的飛機,直飛C市機場。

到了目的地之後,他們坐上C市商會羅秘書長派來的專車,第一時間來到簽約現場。

羅秘書長一看到霍北驍他們到了,立馬迎上來握手寒暄。

「霍總,您應該先休息一下。這合同今天簽明天簽不都一回事嗎?」

霍北驍輕輕搖頭:「這次我來C市除了簽字之外還想到處玩玩,所以正事越早忙完越好。秘書長,要不咱們現在就簽?」

「好,沒問題!」

在霍北驍手起筆落的瞬間,羅秘書長心裡樂開了花。 他當然高興極了,因為對方這一簽字就意味著C市的礦產業幾乎全都都落入了商會的手裡,以後賣石油和礦石的錢都歸商會所有,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都說霍北驍是商界奇才,照這麼看也不過如此嘛!」羅秘書長心裡想著,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

轉讓工作全部完成之後,C市商會將霍北驍變賣的產業資金打入了霍氏集團的賬戶。這是一筆數額龐大的現金,一般人如果擁有這麼多錢,非得激動到抽搐不可。但霍北驍看到這個數字時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因為他的想法是這些錢還不夠多,他要用這筆錢去賺更多的錢。

所有該做的公事都做完了,霍北驍和羅秘書長握手告別。

「霍總,雖然您在本地暫時沒有了產業,但我們還是歡迎您隨時來C市作客!」

面對羅秘書長的熱情邀請,霍北驍點了點頭:「我會來的。」

離開C市商會,霍北驍和顧南音回到了他們所住的賓館房間。

「難道商會的人都那麼複雜嗎?」顧南音秀眉微皺著說:「羅秘書長那種表裡不一的感覺,讓人看了不是很舒服。呵,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

霍北驍瀟洒地將顧南音攬入懷裡,然後在她耳邊輕輕訴說:「如果你不能改變厭惡的人,那就試著別去理會他。當你轉過身後就會發現,天還是那麼藍,草還是那麼綠。」

聞聽此言,顧南音先是呆愣了片刻,然後「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可真不像是你說出來的話,我以為你會說,如果改變不了他,就想辦法教訓他,直到他變好了為止。」

霍北驍冷冷搖頭:「某些人根本不值得我花費那麼大力氣去理會,如果有那個時間,我更願意和你找個地方結伴釣魚。」

顧南音調笑著說:「可惜C市沒水讓你釣魚,要不咱們去沙漠抓蜥蜴?」

霍北驍撇了撇嘴:「這倒是個好主意……不過在去之前,我和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還是那副荒涼壯闊的畫面,顧南音望著車窗外沙漠的景象,似乎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離開過。來到影視基地,這裡的遊客明顯比上次來多了很多。看來《沙漠之王》的電影宣傳,為這裡掙來了不少人氣。

顧南音在霍北驍的陪同下在基地里走走看看,不知不覺間,他們來到了養駱駝的地方。顧南音忽然發現,在這裡照看駱駝的變成了一個年輕人,而之前的那個駱叔已經不見了蹤影。

顧南音走到年輕人面前,好奇地問了一句:「你好,請問以前那個照顧駱駝的駱叔現在在哪兒?」

年輕人趕忙回答:「哦,駱叔的老伴身體不好,所以他退休回家了。」

顧南音恍然點了點頭,又詢問了駱叔家的位置。

離開駱駝飼養點,顧南音沉默很久。在經過反覆思考後,她試探著問霍北驍:「要不……我們去看看駱叔吧?」

霍北驍沒有立刻回應,他在思索要不要把當初的真相告訴顧南音。上次他們來沙漠的時候,駱叔被人收買,將顧南音和王冠丟棄在沙漠里。要不是霍北驍和莫璃靳行動迅速,事情的後果將不堪設想。

然而霍北驍事後了解到,駱叔之所以會收人錢財,是為了給生病的老伴做手術。後期經過莫璃靳的探訪,得知老人對於當初自己所做的一切非常後悔。考慮到他的實際情況,霍北驍最終沒有繼續追究他的責任。而那個收買駱叔的黑手,至今也未能找到。

看到霍北驍不說話,顧南音嘆了口氣:「如果你覺得這個主意沒必要,那就算了。」

霍北驍緩過神來,不緊不慢地對顧南音說:「我的意思是,親自去看他就免了吧。不過,你可以通過別的方式向他表示一份心意。」

顧南音點了點頭,顯然她贊同了霍北驍的想法。

在基地里,他們找到了一位和駱叔相熟的工作人員。顧南音拿出一些錢,委託他帶給駱叔。工作人員非常欽佩顧南音的善意,連連代表駱叔表示感謝。

本來霍北驍他們打算在基地里好好玩幾天,可是臨近黃昏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陸啟然打來的電話。

「喂!霍總,您趕快回來吧!夫人……夫人他出事了!」

一聽這話,霍北驍的腦子頓時「嗡」地一下。過了幾秒鐘,他強制自己冷靜下來,用急而不燥的語氣問下屬:「你別著急,把話給我說清楚。」

陸啟然點點頭:「是這樣的,夫人自從今天吃過中午飯後,就感覺身體有點不舒服。到了下午情況更加嚴重了。老爺他們趕緊把她送到醫院救治,現在病情還是有點不穩定。總而言之,您還是趕快回來陪在夫人身邊吧!」

最強躺贏 霍北驍聽到這裡,面如冰霜地回應:「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機場趕最快的一班飛機。有什麼最新情況隨時向我報告。」

「是!」

掛了電話,霍北驍握著手機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當他緩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顧南音已經在卧室里開始收拾行李了。

「本來還想陪你在這兒多玩幾天,看來這個計劃只能再次延後了。」

聽完霍北驍的這句話,顧南音抬頭滿眼溫柔地看著他:「來不來不重要,關鍵是我想一直陪在你身邊。」

把行李放進後備箱,霍北驍他們駕車往C市市區疾馳。此時天色已暗,沙漠中的道路在車燈的照耀下忽隱忽現。整個周圍的環境,透露出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正當車子行駛到一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路段時,突然間只聽「啪」地一聲,車身似乎一下子往顧南音一側傾斜了。

「該死!」霍北驍咒罵了一聲,被迫將車停了下來。

顧南音瞪大眼睛問:「是爆胎了嗎?」

霍北驍沒有回答,而是直接下車查看輪胎情況。果不其然就像顧南音所猜測的那樣,車子的右前輪和右後輪都變癟了。

「奇怪……」霍北驍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手機打光往後尋找著什麼。

「北驍,你這是……」

顧南音的話還沒說完,霍北驍突然站在車后十幾米的地方向她一揮手:「過來看。」

女人緊走幾步來到男人身邊低頭一瞧。 「這是……地刺?!」顧南音蹲下身子,非常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物件。

霍北驍冷笑一聲:「沒錯,這東西就是專門用來扎輪胎的。看來,我們是碰上茬子了。」

顧南音站起身來,往左右看了看:「那怎麼辦?我們打電話求助?」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手機正處於沒有信號的狀態……」說到這裡,霍北驍突然示意顧南音關掉手機的燈光。然後他拉起對方的手,輕跑幾步躲到了一處沙丘的後面。

「北驍,發生什麼事了?」

霍北驍伸手捂住顧南音的嘴巴,然後伸手往車的方向一指。

夜色朦朧中,顧南音看見兩個黑影正在悄悄逼近他們的車。當他們來到車前,發現車裡和周圍沒人時,其中一個人非常奇怪地問了一句:「他們人呢?」

另一個人回答:「肯定就在附近,走不遠。」

「媽的!在沙漠里還敢到處亂跑,簡直不要命了!」

「我懷疑他們有可能知道我們的存在了,聽僱主說這兩個人聰明得很,一般人還真對付不了。」

「呸!我就不相信他們能厲害到哪兒去!等見了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弄死!就算他們再聰明也不頂用!」

「別廢話了,趕緊找!」

兩個人說著話,開始以停車的地方為半徑,開始搜索霍北驍和顧南音的蹤跡。

霍北驍從剛剛開始,就握住了顧南音的手。他感覺到對方在聽到歹徒對話時,雙手一直在微微抖動。霍北驍摸了摸顧南音的手背,試圖以這種方式讓對方冷靜下來,並且勇敢起來。

漸漸地,那兩個歹徒開始接近霍北驍和顧南音所躲藏的沙丘。夜色下氣氛,壓抑到讓人喘不過氣來。

「別怕!是我!」正當霍北驍他們快要被發現的時候,不知從哪裡傳來一聲讓人安心的低語。兩個人猛然轉過身,居然發現駱叔竟然奇迹般地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駱叔?!」顧南音用極低的聲音發出驚嘆。

駱叔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擺手招呼顧南音霍北驍跟緊自己。他熟知沙漠里的每一條紋理,在駱叔的帶領下,顧南音他們很快便來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

趴在沙丘上,三個人隱隱聽到那兩個歹徒在遠處對話。

「剛才我好像聽到腳步聲了!」

「我也聽到了,可是他們人呢?明明應該就在這附近才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