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什麼情況?

日鬼哩!大腦運轉有點超負荷,八雲前輩……特喵是個女的?還是個超級大美女?爲毛她就坐在自己對面啊喂!

你不是在喝茶嗎?誰幫你水羣的?分身嗎?

會水羣的分身請給我來一沓,這樣我就有時間瞭解店主之間的八卦了呀!

而且,八雲前輩纔是腰間盤好嘛,她最突出了!

滴滴滴,面部表情讀條中……

其實八雲壓根就不用讀臉,唐牧北的表情太直接了。

“喵~”剛纔舔了他的貓從裙子裏鑽出來,小爪子抱着手機衝他揮了揮,然後又鑽進去了。

唐牧北:0_0

這都能行?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別人家的貓?

艹哩!自己的貓娘是不是也可以有這個功能?實在不行,讓溯洄前輩幫忙給開發一下?

“它叫藍,是不是很可愛?藍在陰界有很大一批粉絲哩!”八雲微微一笑,“還要訂正一點,雖然我長得很美,但我是男人。至於衣着打扮,只是個人喜好女裝而已。”

信息量略大,處理器反應遲鈍……

唐牧北一時更懵逼了,八雲前輩居然是女裝大佬?

一位男性,長的這麼美,您考慮過女人們的感受嗎?您讓那些以美貌爲生存之道的女人怎麼活?

八雲顯然沒想到他的思維已經跳躍到什麼地方去了,略感欣慰感嘆道:“牧店主能來參加這個會議太好了,咱們人類店主數量就有三個了呢!”

人類店主?

唐牧北感覺自己再不適應,大腦就要當機了。

“另外一位店主是……”他話剛問了一半,屋門推開又有人進來了。

來者約麼二十二三歲年紀,身高一米八多體型勻稱,劍眉星目容貌俊朗。差不多就是某些小說裏喜歡形容的那種刀削麪一樣有棱有角的大帥哥。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牧店主不是正想問第三位人類店主是哪位嗎?”八雲用香扇掩嘴笑道:“自然就是天天在羣裏聊天,大名鼎鼎的妖孽店主啦!”

妖孽店主?!

唐牧北頓時兩眼放光,果然足夠妖孽!僅是這個型男外貌,都能把女孩子們迷的不要不要的吧?

相比這兩位,自己實在是太平凡了。

“之前一直忙碌沒能和牧店主約定時間碰面,沒想到今天能在這裏遇到。等開完會,咱們正好有時間聊聊。”妖孽店主並沒有想象中的高冷。

相反,他非常平易近人。

然後趁着其他參會者未到,妖孽店主先給他簡單解釋了一下,並邀請唐牧北坐在自己和八雲店主之間。

他一開始還不明白兩位前輩爲什麼非要自己坐在中間,不過還是順從坐下了。

兩分鐘以後,唐牧北特別感激八雲和妖孽兩位店主。

要不是他倆用渾厚的靈氣將自己包裹住,當面臨各界店主降臨的時候肯定會被那些強橫的氣息衝擊暈過去的!

不多時,小會議室就坐滿了“人”。

除了唐牧北三個以外,其他店主都包裹在各種古怪氣息中,看不清楚真實面容。

也不知道是各界語言不通還是相互之間有隔閡,會議室中坐滿以後反倒更加安靜了。

“歡迎各位店主參加第三屆店主代表會議。”空蕩蕩的會議臺上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隨即空氣一陣微微波動,憑空出現一位“龜仙人”!

唐牧北頓時一懵,這是真哩昂?我沒做夢吧?

會議臺上的乾瘦老者個子不高、背微微有些駝,光頭,留着長長的白鬍須,穿着對襟大褂手裏拿着一根白色木杖,還戴了一副黑色小圓墨鏡。

除了沒背龜殼以外,真的超級像從二次元跳出來的。

想到二次元,唐牧北默默看一眼右手邊的八雲店主。嗯,這位更像!就連他養的喵都妥妥的二次元萌萌風。

“會長好!”妖孽店主幾乎是拎着正開小劇場的唐牧北站起來的,他這才發現所有“人”都起立鞠躬問好。

唐牧北也趕忙跟上。

等所有“人”落座後,會長似有意無意的看了唐牧北一眼,然後眼神看向對面牆壁。

“今天召開會議是因爲有突發事件。”會長的眼神掃過所有人才開口道:“大家知道所謂三千世界其實並不是實指,我們已知的萬界目前都有聯繫。

但,昨天有一個世界……消失了。”

整個會議室所有“人”都愣了幾秒鐘。

“消失了?那是什麼意思?”唐牧北整個人處於懵逼狀態。

同時他還發現,原來會議室這麼安靜是因爲另外那些“人”其實並不是本尊坐在這裏。

他們更像是通過投影儀來參會的,所以聽到消息以後各自交頭接耳討論,但語音系統沒打開所以傳不過來任何聲響。

“消失應該就是世界滅亡了,暫時還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妖孽店主低聲解釋道:“我們這個小會議參會人員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爲的是能夠處理一些其他店主不方便處理的事物。

上次開會就有一個小世界疑似消失。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到現在還沒找到那個小世界的蹤跡。”

尼.瑪!今天的奇遇簡直顛覆三觀,世界會突然消失?

怎麼消失的?難道是被黑洞吞了?

“現在已經確定消失的絡不伽界與人間界大小相仿,我們得到的第一手資料顯示,它是在毫無預兆情況下突然消失的。

而絡不伽界所有生靈瞬間全部失去生命力變成亡魂。

幸好發現的早,多數厲鬼亡靈還聚集在一起並沒有大幅度擴散,對其他世界造成影響。

但如此一來,陰界的負擔突然加重數倍。

我們此次會議主要是想讓各位被挑選出來的店主,在暗中對此事進行調查。

若還是不清楚該世界突然消失的原因,我們就無從防備。屆時或許人間界、精靈界甚至陰界都會遭遇此劫!”

會長簡短講解完,隨手用柺杖衝會議牆一點,原本潔白的牆壁突然變得黝黑。

畫面不斷閃現,像是鏡頭在宇宙中穿梭一般。而閃爍過去的那些像星星亮晶晶的球體,就是一個個世界。

八雲和妖孽兩位店主小聲給唐牧北講解鏡頭略過的都是哪些世界。

比如接近正圓淺藍色的人間界;類似翅膀形狀瑩瑩白光的是精靈界;以及黑如墨色不規則狀的魔界……

鏡頭推進很長時間,最終停留在一片空曠區域。這裏還殘留着原來世界的形狀外殼,但實體已經消失不見,厲鬼和各類亡靈一團團靜靜漂浮着。

“感覺太奇怪了!”妖孽店主倒吸一口冷氣,“像是……”

“被什麼東西一口吞掉了!”八雲接道。

而從沒見過這種大世面的唐牧北早就嚇傻了,看着那團密密麻麻厲鬼,他突然升起一股異樣感。

似乎這個場景,自己在哪裏見過!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第二更來啦!喵正努力恢復成爲兩更獸,順便推好友新書《養鬼大巫師》,先小奶一口…… 到底在哪裏見過呢?

唐牧北一直處在發呆狀態中,周圍的人說了些什麼、熱烈討論了點什麼,他都沒有任何印象了。

等回過神來,已經是將近半個小時以後。

隔壁漆黑房間中那道幽藍色目光始終盯着他一舉一動,過了好久才嘶啞道:“他好像只是走了個神……”

“繼續關注吧,說不定能露出什麼端倪。”對方的回答依舊沒有絲毫感情波動。

而這邊的唐牧北沒覺得剛纔自己有失態,回憶起來那種熟悉感可能是在網上看過某些宇宙照片的緣故吧。

“牧店主我敬你一杯,能讓我家藍這麼喜歡,你可是獨一份兒喲。”八雲端着一杯仙釀,臉上浮現着美美笑容。

他那隻會水羣的貓,正用兩隻小爪子抱着手機,亮亮的大眼睛直愣愣盯着他。

發現對方注意到自己,美喵略微害羞“喵”了一聲,趕緊鑽回裙子裏去。

“牧店主可能是有吸貓體質,藍從來不搭理我。”妖孽店主無奈苦笑。

唐牧北趕忙端起自己面前的仙釀,不等妖孽想開口再說什麼,豪爽的跟八雲碰了下杯一口悶了。

妖孽店主:……

“會長大人的仙釀酒勁兒很大,你喝這麼快沒問題嗎?”妖孽一臉震驚。

八雲臉頰微紅笑道:“沒關係啦,牧店主都三品實力了肯定沒問題!”

三品?

唐牧北頓時一怔!

特喵的我是水貨啊!難道喝酒都得看境界的嗎?艹哩!參加個年會爲毛老是被境界鄙視啊喂?

他的大腦只來得及想了這幾句話,甚至沒有一句說出口的,然後赤裸裸跪了。

酒杯“啪”地一聲落在桌上,唐牧北一口酒下去面色通紅趴在桌上開始呼呼大睡。

八雲:……

這反應也太快了點吧?

話說三品實力不應該啊,當年自己剛晉升三品的時候機緣巧合嘗過一杯會長大人的仙釀,頂多是喝多了舌頭有點大,然後露了原形而已。

牧店主的酒量實在是不敢恭維!

漆黑房間中沉默好一會兒才傳出一聲嘆息,“真可惜又錯了……那位的轉世到底在哪呢?”

“等吧,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希望再招聘店主的時候,能有收穫。”

此次對話後,房間中突然光線亮起來。

這是一間非常普通的辦公室,裏面早已空無一人,之前瀰漫在空氣中的強大威壓也消失無蹤。

“唉……”會長大人往上推了推黑色圓墨鏡暗歎口氣。

特喵的一杯仙釀可以提供不少靈力呢,甚至有許多天賦之才靠一杯仙釀能提升一級實力,再不濟也能將其封鎖在體內日後慢慢消化。

比如現在正努力叫醒他的八雲和妖孽,這倆第一次品完美酒幾乎是把內在力量吸收了八成之多!

新來的小子倒好,一口悶了就懵了,連打坐吸收的時間都沒有!

等他醒過來再去吸收仙釀的靈氣,恐怕所剩無幾。

浪費!實在是浪費啊!

感覺心在滴血……算了算了,撤吧不看了!越看越心疼,早知道不給他準備了,拿去隨便給誰都能落個人情啊!

妖孽店主試着叫醒唐牧北,最終發現根本就沒希望,心裏忍不住替他惋惜。

“罪魁禍首”八雲店主抽抽嘴角,非常後悔自己敬酒之前沒問問對方的酒量如何。

這倒好,明明是場小機緣愣是被酒量耽誤了。

唐牧北這一覺睡得特別痛快。自從擔任店主以來,他很少有完全徹底放鬆的睡眠。

所以毫無預兆喝多了,他沒有任何主觀意識的開始享受美美的睡眠。

沉睡中的唐牧北做了一個夢。

夢裏,他就站在消失的世界旁邊,看着那些失去生命力的亡靈靜靜漂浮着。

而他的感覺卻是――滿足!

這種感覺把唐牧北自己都嚇了一跳,他不明白爲什麼看着一個消失的世界會有種滿足感。甚至這種感覺延伸到全身每個細胞,似乎它們都在消失的那個世界裏繼承了無數的能量。

數不清的亡靈厲鬼被陰界總部有條不紊收回去,直到整片空間變得異常空曠起來。

然後周圍的那些世界光團開始向他靠攏,又輕輕漂浮過去。唐牧北能感受到每個世界中的生靈充滿能量的生命力,能感覺到數以億計的生靈喜怒哀樂的活力。

毫無目的的漂浮着,唐牧北心頭騰起一股熟悉感,再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站立在身上的封印結界中。

一個個漆黑顆粒在身邊飄過去,隱約可以聽到其中摻雜的痛苦呻吟、哭泣、絕望等等負面情緒。

但就在這種充斥着負能量的浪潮中,唐牧北隱約聽到封印結界最深處似乎有人在呼喚自己!

他只得放棄探索顆粒的想法,一步步向最深處走去……

“emmm……牧店主今天可能要廢了呢,怎麼辦?”八雲咬着下嘴脣一臉糾結。

會議室早就空蕩蕩的了,其他各界店主投影已經離開,會長大人公務繁忙壓根就沒參加之後的各界店主交流環節。

是以小會議都結束該去參加年會了,八雲和妖孽倆人只能看着呼呼大睡的唐牧北犯愁。

“只要今天晚上能醒過來去參加晚宴就不虧。

反正上午是陰界總部有關人員做年度報告;下午按老規矩要展望未來、制定計劃,再找幾個典型誇一誇、批一批,沒什麼要緊的。

咱們把他送到房間裏去休息吧,老在這裏也不是個事兒。”妖孽店主聳聳肩無奈道。

八雲攤手錶示贊同。

期間倆人都有意無意眼神飄過掛在唐牧北腰間的那柄飛劍。

牧店主祖傳的七品飛劍可是名聲在外,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只是飛劍向來是修士的出行利器,除非是喜愛追求快速度的修士,否則沒人會下這麼大功夫打造一柄飛劍。

能將飛劍都打造到七品,由此可見牧店主祖上實力之強橫!

妖孽看一眼凌雲劍又悄悄摸摸自己佩戴的斬邪,兩者之間距離尚遠,自己還需要更加努力纔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