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黑,讓你和小朵的金剛鸚鵡戰鬥,誰贏?”

看到這裏,宋德華開口詢問道。

小黑沒理會宋德華這種無聊的話題,依舊趴着,半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昏迷還是沉睡過去了。

“這……真是的……”看到小黑受罪的樣子,宋德華於心難安。

“到你了。”小朵出來的時候臉上更多了幾分愉快,顯然她的小夥伴金剛鸚鵡的病並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所以整一個人都顯得輕鬆起來。

“好的。”小黑的狀態越來越不好,這也讓宋德華沒有心情和小朵多聊幾句,直接應答匆匆帶着小黑往裏面走去。

醫師是個女的,美女,戴着一副黑色眼鏡,整個人顯得很文靜。文靜中又帶着幾分書生的氣息,讓她整一個人顯得很有氣質,屬於看一眼都能令人靜心,看兩眼就迷戀上的那種國色美女。

“小狗狗怎麼了?”女醫師開口詢問,右手在小黑腦袋上撫摸了幾下,然後看着宋德華。

“小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萎靡不振,叫喚它也不怎麼搭理人。”

“小狗狗叫小黑嗎?名字通俗易懂,也和它很符合,看毛色光澤就知道是個很懂事的傢伙。”女醫師也不急着看,而是和宋德華閒聊幾句後示意宋德華將小黑放置在白色手術檯上。

手術檯平時都是當作病牀用的,像小黑這樣的狀態也就只能躺在那個地方纔好治療,因爲有強光,可以徹底將小黑檢查一遍。

精神不好,食慾不振等等並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裏面涉及到很多方面,也包括需要檢驗血常規什麼的。所以,這個要費點心思和精力。

“好了,交給我吧。”女醫師安慰宋德華道,說完已經開始爲用手電看小黑的眼睛,聽診……

宋德華看到女醫師那陣勢心想也許要等上一段時間了,可是不曾想到五分鐘不到,女醫師有些憤怒的看着宋德華。

“怎、怎麼了?”看到這裏,宋德華驚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做錯的地方,不然原本好好的女醫師怎麼會對他生氣?

“我問你,你有虐待心理嗎?”女醫師的話讓宋德華有些鬱悶,她說的是什麼話?

“沒有?可是爲什麼你要這樣對待小黑?它都快死了!累死的!”

女醫師的話讓宋德華確實有些慚愧起來,他想到的是讓小黑扛槍的事情。

“那、那個時候沒想那麼多,讓小黑幫我扛槍,之後它就這樣了……”

“槍?”女醫師扶了扶眼鏡,疑惑看着宋德華。

“長槍,古代武士用的,長有兩米多的那種。”

女醫師聽到這裏點頭,表示她清楚是什麼長槍了。隨即又看着宋德華問道:“那應該不重,不可能是長槍導致的。能把小黑累成這樣,肯定不是扛一把只有十幾斤重長槍導致的。”

宋德華聽到這裏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難道要跟眼前的女醫師說是重有數百斤的長槍?

“哎,一言難盡。只要你知道我對小黑好就行了。你告訴我該怎麼辦。”

魂魄方面的事情宋德華懂,可是肉身,宋德華不懂。

“休息,讓它好好休息,然後補充營養。我可以開個單子給你,你按照這個食譜……”

女醫師悉心教導宋德華接下來該怎麼做,如何做。宋德華也第一次聽的那麼認真,同時聽到女醫師說到小黑身上多處有傷的時候內心疑惑起來。

小黑身上的傷幾乎遍佈全身,在黑色鬃毛下不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可也只這些遍體傷讓宋德華怎麼也想不通,小黑是怎麼弄成這個樣子的。

“哎,多注意休息吧。”最後,女醫師心疼道。

越看,她就越心驚。那麼小的小狗似乎承受了它承受不了的負荷,所以現在可以說整個身體都垮了。

“好,謝謝。” 重生之廚女當家 宋德華必須要對眼前女醫師表示感謝。要不是她,宋德華還真不知道小黑承受過那麼多。同時這也讓宋德華突然在想,他得好好留意小黑都在做些什麼才行,那些,宋德華可沒有讓小黑去做。

“對了,你說你讓小黑扛槍,你練武嗎?”

女醫師開膽,隨即擡頭詢問。

“啊,算、算是吧。”宋德華只好胡亂應付了,反正他這個職業和他所經歷的事情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理解和明白。

“有空能幫我嗎?”女醫生的話讓宋德華皺眉。

幫?幫什麼?

“當然,幫我的話,你必須要考慮清楚,因爲那些人都是混混,做起事來完全不顧後果的混混!” 女醫師說到這裏的時候臉有怒意,原本的的文靜也被破壞了少許,讓女醫師有些母夜叉的味道。

宋德華知道,如果不是那些混混做了什麼很可惡的事情,這個文靜的女醫師是不可能憤怒成這樣的。

“啊,沒問題的。”看在她悉心幫助小黑的份上,又因爲這個女人文靜的讓人喜歡,所以宋德華決定幫她。

只是混混,並沒有什麼難對付的。再說,現在猥瑣去鄉下也該回來了。

去鄉下是爲了把他兩個小弟的骨灰帶回去,也算是他這個做大哥唯一能做的。所以回來後,剛好也可以讓猥瑣一起插手這種事情,只是不知道是明天還是今天下午回來就是了。

“你要考慮好。如果你武術一般的話,我建議你還是不要答應我的好,雖然我需要人幫助。而我,身邊並沒有太多的朋友。”

“我宋德華說了會幫就一定幫。”這對宋德華來講是小事,沒什麼的,所以也就沒放在心頭上。

“謝謝你。”女醫師感激道。她之所以開口要宋德華幫助並不是簡單的因爲宋德華說練武的原因,而是她感覺眼前這個人能幫他。

“走了。”拿好該拿的東西,宋德華抱着小黑告辭準備離開。

“我叫神宮。”走的時候宋德華背後傳來女醫師的話,而宋德華也禮貌回頭介紹自己:“宋德華。”

回到住處的時候宋德華看到了猥瑣,他卻是沒到猥瑣回來的那麼快,原本還以爲最早要明天呢。

“事情辦妥沒有?”宋德華將小黑放到自己牀上後轉身開始跟着食譜調製食物,小黑專享的食物。

如今小黑待遇還是極好的,連他的牀都讓出來給小黑,還要宋德華做“飯菜”給它吃,能不好嗎?

“已經全部處理完了。”猥瑣從房屋外走進來,顯得輕鬆。

現在猥瑣只感覺對不起自己兩個小弟,甚至,他都還沒來得及報仇。至於武林,死了。可是郭勇佳還活着。

如果不是郭勇佳他們,那麼武林也不會反叛,所以相關的人都該死。

自然,沒有實力之前他需要靠自己。雖然他感覺宋德華有辦法,也有實力,但是,這又怎麼樣?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好,再說欠人情的感覺,猥瑣不喜歡。

“明天有點事情需要你幫忙的……”不論宋德華說什麼,猥瑣都會去做。此時也不例外,當宋德華說要去對付混混的時候他沒有拒絕,只是問了個地址就是了。

“算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行!”

猥瑣也不墨跡,迴應後坐在沙發上閉眼休息起來。

宋德華看到這裏也沒說話,悉心開始照料小黑,至於猥瑣也該休息了。估計這個傢伙趕的很匆忙,剛剛宋德華還看到他的雙眼還血紅帶着血絲,看來是連夜趕路,所以纔會顯得特別疲憊。

今天是宋德華的休息日,白天加晚上都是,白天直接向陶媛說了聲就是。晚上本來宋德華也沒什麼事,現在他也不急了,不需要宋德華去找事,自然有人找到他,比喻那個女人,和她的惡鬼們。

銀質桃木劍的線索算是徹底斷了,這些天宋德華已經委託一些小鬼去留意,依舊沒有找到老道的下落。不大的城市,上千的鬼魅去找也找不到,證明老道不是無辜失蹤就是早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只是,宋德華更相信是前者。

從一開始宋德華就已經佈置鬼魅在城市的四面八方設置了暗哨,所以老道要是離開了,宋德華不會不知道的。再者,這個女人的猖狂和絲毫沒有顧忌就更讓宋德華相信,老道估計都沒她收拾了。

現在宋德華的處境應該屬於步入老道的後塵吧。所有阻止那個女人的人都會被殺死,老道必然是一個,宋德華也算是一個。可是,不管怎麼樣,該來的擋不住,等待就是了。

連城訣和師叔白雲子來到城市的時候顯得有些不習慣,畢竟一直都是在深山老林裏面居住的,如今兩個大男人走在都市的街道上,眼前是男女一對情侶,身後也是男女一對情侶,唯獨他們兩人是孤家寡人顯得有些異樣起來。

而且他們還要面臨一個尷尬的場面,那就是他們要住旅館,又因爲錢不多,只能開一個房間……

這就意味着,他們兩人要共處一室!

“師叔,要不你睡吧,我出去看看環境。玉魂殿已經被師兄燒了,如今先生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現在務必先找到先生,然後才能找到師兄的下落。”

連城訣實在不想和他師叔睡覺一起,再說,在深山的時候他的氣還沒消除。當時師叔白雲子讓他吃的肉是老鼠肉!!

知道真相的連城訣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最後連連咒罵白雲子,一直到後面白雲子用輩分壓他,他才把怨恨放在心裏。可是嘴巴不說不代表心裏就沒關係,現在他表面對師叔恭敬有加,事實上則是怒火連連。更別說和他睡一起了,這是不可能的。

“不急嘛,成訣,你是不是睡不着?睡不着的話不如帶師叔到外面找肉吃?城市裏的肉我已經有二十多年沒吃了哇,真懷念那種味道。”

白雲子看着連城訣道。說話的時候表面是商量,事實上則是直接命令。這讓連城訣不得不答應,加上,他們還沒吃晚飯呢。

“是,師叔。”爲了自己的肚子,連城訣答應了。

吃晚飯的地方距離連城訣他們居住的旅館很近。近是近了,只是肉不怎麼好吃,白雲子現在瞪眼看着連城訣,把肉不好吃的罪名直接加在他的身上了。

“師叔,你別這樣看我,當時我說過這裏的肉不好吃怎麼辦的。只是你說無所謂……”

連城訣嘗試着解釋,不過對上白雲子那殺人一般的眼神後,他不敢吭聲了。

他師叔就這樣,脾氣像個孩子,倔強起來的時候你要是頂嘴,必然要被他教訓一頓。

“該死的,這肉怎麼能那麼難吃呢?”白雲子見連城訣不廢話後繼續探討這裏的肉質問題。

連城訣不敢搭理,只好有一口沒一口將晚飯送到嘴裏嚼食起來。

他更擔心師兄歐陽錦現在怎麼樣。雖然師兄有時候不耐煩,可是打小他就和師兄一起長大,平時師兄如哥哥一般照顧他,每次被師傅懲罰都是師兄偷偷送東西給他吃,陪他聊天……

也因爲那時記憶,如今不論師兄變的怎麼樣,他依舊感激師兄。沒有師兄,也許他也堅持不到今天。

學道的日子很清苦,有時候連說句心裏話的人都沒有,就如一個孤獨老人,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反反覆覆,周而復始。

所以,這種日子不是誰都能捱過來的。他連城訣能捱過來,都是因爲歐陽錦一直在鼓勵他,給他打氣。

“算了,不吃了!”也許這個肉真的很難吃,白雲子生氣了。

事實上肉確實難吃,沒有彈性,沒口感,也沒有香味。即便是有點所謂的香味也不過是佐料的香味,而不是肉本身的香味。

終究是城市,肉都是些吃飼料養成的,所以和深山裏面的純天然還是有區別的。可是,這有什麼辦法?地方不一樣,區域不一樣也就只能忍着吃這種垃圾食物了。

再說,城裏人打小就吃這些食物長大,又怎麼懂得區分好壞?除非有一天他們吃了深山的野肉,嚐到鮮,否則是不可能會嫌棄現在他們吃的肉。

到城裏第一餐肉就這樣不歡而散,最後兩人重新走在夜色街道中閒逛起來。

白雲子是想找能滿足他口味的肉,連城訣則是擔心歐陽錦。兩人各懷心事上路。

隨着時間越來越晚,街道上的鬼魅漸漸出沒。至於遊玩的人該幹嗎的都去幹嗎了,只有極少數的人還在遊蕩着。

“有鬼氣!”就在連城訣和白雲子兩人準備回旅館的時候,白雲子卻道。

連城訣聽到後閉眼感受,隨即點頭。

“是的,師叔,在西面,距離這裏百米左右。”

對於都市裏面的鬼魅,連城訣倒沒在意太多。之前他和歐陽錦一起來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不少這樣的鬼魅,所謂見多不怪。

“這個鬼魅似乎……”白雲子皺眉,沒有在意連城訣的不在意。

“怎麼了?師叔?”白雲子的話卻讓連城訣擔憂起來。師叔的道法自然比他強上不是一星半點那麼多,而是很多。也因爲這樣,此時師叔說的話讓連城訣立馬上心,想去看個究竟。

“想去看嗎?”白雲子詢問。

連城訣連忙點頭,巴不得去看個究竟。

隨後兩人錦衣夜行潛伏過去,主要是白雲子感覺這個鬼魅很強大,所以不得不小心對待。

百米距離,很快他們兩人就來到感應到鬼氣的地方。只是看了一眼,他們兩人立馬驚恐了!

這個鬼魅居然手上還拿着桃木劍,一身道士打扮,年紀有五十多。咋一看起來感覺也不過是個老道士而已,並不吸引人。但是,他手上的桃木劍劍柄紅色,劍身刻有北斗七星圖卻吸引和連城訣和白雲子。

“銀質桃木劍?”白雲子見到這把桃木劍的時候皺眉凝神道,神態凝重,似乎遇到極重大的事情。 “師叔,什麼叫銀質桃木劍?”連城訣沒有聽過那麼奇怪的桃木劍名字,如果不是白雲子說而是別的人,他只當兒戲而已。

他們修道之人使用的就只有桃木劍,或者金錢劍。什麼時候還有銀質桃木劍一說?

“你不懂……”白雲子想解釋,但是話到嘴邊他卻重新閉上。因爲那個手持銀質桃木劍的老道士已經是死人,而且他還在和兩名年輕道士比鬥中。想來那年輕道士發現了老道是已經不是人後才施法降服,可不曾對方實力強大,頓時互相打鬥起來。

白雲子不說,連城訣也不好問。在眼看着老道士越發厲害,連城訣將自己背後繫着的桃木劍拔出,準備出手。在這種情況下,不出手那兩個青年道士都會死去……

第二天宋德華和猥瑣來到寵物醫院外的時候直接和那些混混們對上了。

當時神宮正和混混們對持,小臉通紅似乎是被混混們刺激了。而宋德華自然而然的直接干預進來,並且將神宮保護在自己身後,頗有英雄救美之意。

“小子,敢在我們地盤鬧事,你膽子也不小。走,跟我們走一趟,我倒要看看誰那麼拽居然敢來我陳標宇看的地盤鬧事!”

他纔不管神宮在那憤怒反駁說什麼,也不管她找了什麼人幫忙。要知道這個年頭靠的是實力,靠的是拳頭。找人幫忙當然可以,但要是打不贏他陳光標,那麼這個人可就有苦頭吃了!

“喂,你把你們當警察叔叔了?還跟你們走?我呸!”

對付混混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也像個混混,只有這樣才顯得有氣勢,讓對方以爲自己也是什麼大幫會的人。

所以宋德華現在可不吃這一套,直接冷笑反駁並且冷眼看着這幾個混混。就算宋德華爲了省事不裝混混,眼前的這幾個人都不是他宋德華的對手呀! 宅男進化論 別說眼前才五個混混,就是十個又怎麼樣?

“哎喲,小子挺狂的嘛,你混什麼的?算老幾?我看你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還敢來我地盤鬧事,擺明不把我陳標宇放在眼裏了!來鬧事也不看看這是誰地盤,活該等下受點苦!”

陳標宇的意思很明白,等下“請”宋德華他們走後,免不了好好教訓他們一番。這東西要做的好,神不知鬼不覺,打了就打了,他們又能把自己怎麼樣呢!

爲了避免被捉把柄,然後報警逮捕他們,所以混混自然希望把眼前多管閒事的人拉到人少的地方教訓了。現在的人賊精了,只要他們拿出手機錄製的話,混混們可就完蛋了。

所以務必要找到個沒人的地方,然後好好“伺候”!

“你們跟我們去一趟就是了,沒事的。就是去涼快下,喝喝茶就是了。”

在陳標宇身後一個混混和藹的微笑,事實上他這是虎笑,暗藏歹毒。

猥瑣看着眼前一幕笑了,右腳不自覺的抖了起他。

他在得意,並且心道這五個混混居然沒認出他猥瑣來。不過不管那麼多了,只要得罪他猥瑣?那就好好享受吧,保管以後這些人看到自己就如看到貓一樣。

“憑什麼要我們跟你們去涼快?我們一沒犯事二沒犯事三沒犯事的!”神宮連忙話道。

對於眼前的混混她自然是冷眼相對。在神宮心理也在着着眼前混混,心裏鼓舞自己要和這些人對抗。

猥瑣此時也是一臉的不屑,心裏暗罵一句不就幾個混混?還能比警察還牛嗎?

宋德華也表現的很淡定,絲毫沒有被眼前混混們的話激怒。這些混混在宋德華眼裏也就那麼一回事,充起量就和一共是個看門的差不多。

既然是“看門”的也就自然沒什麼用,被人嘲笑也應該是。所以,該夾緊尾巴做人才對呀!

可是眼前的混混很拽,還玩腹黑,玩虎笑。難不成真要吃人不吐骨頭?簡直把自己當成大老虎了!

“有些人就是瞎了狗眼,身子賤,不打一頓不知道哥哥姓誰名誰!”

陳標宇臉一沉,直接威脅起來。事實上他也不單單是威脅,因爲他真的想煽神宮一巴掌了,如果不是四周開始圍上不少人的話。人多口雜,還是別把自己的把柄落下才是。

“有種就來吧,廢話太多了。”

宋德華不想先出手,他出手打人就叫欺負人了。而等對方來打自己,那麼不好意思了,你先打我的,我防衛而已。斷手斷腳?不好意思,我天生神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