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一聽就明白了,原來這姚家是這麼的膈應公叔家啊,看來,我也不是死路一條啊!真的是哪裏有危機,哪裏就有轉機啊!

姚繼光罵道:“最可恨的就是這姚開山,竟然和公叔奴家稱兄道弟,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是貴族了嗎?我父親最看不慣的就是姚開山對公叔家的人拱手抱拳的,一羣奴才翻了身,也只是翻身的奴才,想當主人,自立山頭去吧!這是我父親的原話。”

我嗯了一聲道:“沒錯,奴才就是奴才,翻身了也只是翻身的奴才。”

姚繼光並不知道大本營在何處,但是石進有辦法,他帶着我們追着前面押送雲羽的兩人的留下的痕跡前行。當我們過了一個小山頭往下走的時候,突然就從一旁跑出來三個人,一伸胳膊說:“幾位,抓得賊呢?”

我說:“還沒抓到。”

“沒有賊,你們回來做什麼?”他隨後又說:“三師兄生氣了,說必須馬上抓到楊落那個小兔崽子,直接打殘疾才行。正在裏面罵呢,我看你們還是快點去找楊落吧,找到後,立即發信號。”

“口渴的厲害,想回來喝口水都不行。”我說完轉過身說:“我們走!”

走了大概有三百米,石進說沒問題了。我這就脫了衣服,一口咬破了嘴脣,鮮血留下來滴在了衣服上。之後往地上一趟說:“來吧,揍我!”

聞人艾藍也許是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吧,掄圓了棍子直接朝着我的腦袋就是一下。接着,白公主也用棍子還是掄我。鄧佳迪也開始使勁削,整的大家都不落忍,轉過身去了。米戀說:“眼睜睜看你被打真的不舒服,轉過身就好多了。”

我很快就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了。金身護體這東西就是不錯,可以隨着我的意念而使然。

聞人艾藍直接把我捆綁了起來,之後拽着我笑着說:“機會難得啊!我總算是可以揍他了。”

這羣傢伙就這樣拉着我回去了,剛到了那裏,三個人又出來了,聞人艾藍說:“抓到了,快放我們進去領賞!”

三個人一看笑了,說:“這下大家都有好處了,快進去吧!三師兄都着急死了,剛纔又發火了。”

我就像是死狗一樣被拽着進去了,身體在地上來回滾,滾到旁邊就有人會給我一腳把我踢回來。

終於,在山腰見到了一條小溪,小溪旁邊有一塊空地,空地上有一個很大的帳篷。帳篷旁邊還有一排窯洞,在窯洞外面站着幾個人。還有一些人在走來走去,拽着一個個的賊扔進了一旁的一個地窖,地窖裏有水,扔進去一個就會發出噗通噗通的聲音。

一連扔進去七八個後,將這地窖的蓋子關上了。我被拽着過去,聞人艾藍說:“抓到楊落了。”

剛纔負責往裏扔的那人低頭看看我,隨後笑着說:“太好了,快帶去三師兄那邊,三師兄都急壞了!”

我們可不知道三師兄在哪個窯洞裏,或者是在哪個帳篷裏,石進機靈,喊了句:“快來看,楊落抓到了!”

我一眼掃出去,直接就看到了公叔鳳鳴從第三個窯洞裏跑出來了,一出來就直奔我而來,到了我近前就踹了我一腳,直接踹在了我的鼻子上,他罵罵咧咧道:“讓你牛逼,這會兒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我看着他呵呵笑着說:“你真的很厲害,我知道了。”

“帶過來,快點的你們,我哥都等急了。”他咋咋呼呼一招手。

我其實是捏了一把汗的,此時,只要是有人探查一下我們的修爲,基本就會直接露餡。我們都是二品三品的,想要裝高品是不可能的。只能期望於他們認爲我們是在隱藏實力。但這基本是行不通的。

還好,這些人都沉浸在了抓到我的喜悅之中。

我就這樣被拽進了第三個窯洞裏,那公叔龍騰正坐在暖炕上,炕上擺着個小桌子,喝着小酒。在他對面還有一漂亮妹子,手裏抓着個酒壺,在給自己倒酒。公叔龍騰舉着酒杯說:“師妹,請!”

這位師妹拿起酒杯,看看我說:“這就是你非要抓的楊落?也就是稀疏平常,沒想到這麼久才抓到。”

“師妹有所不知啊,這個傢伙,在東陽不給我面子,本來以爲沒機會呢,沒想到他竟然來了我們遠古大道。”

“這件事你可別讓我爹知道,我爹知道的話,一定會懲罰你的,你這是公報私仇。”

“只要師妹你不說,宗主怎麼可能知道呢?”公叔龍騰這時候看着我哈哈地笑了起來。

這時候,我看到姜道成小師兄從外面進來了,他手裏拎着個柳枝,進來後看看我後說:“這個人,我要了。”

“小叔,你要他做什麼?”那位師妹問了句。

“我要個人還要你管嗎?姜瀾清,我告訴你,你爹都管不住我。”

“小叔,我看算了,這人很討厭的,都把龍騰哥哥氣這樣。你可要知道,龍騰哥哥買宅子可是送給我的。我可是你的親侄女啊!”姜瀾清撇撇嘴,一指我說:“結果,宅子被這個小子搶走了,並且不給面子,罵了龍騰哥哥。”

我心說媽的,這話聽着真彆扭,怎麼好像都是我的錯呢?明明是他來搶宅子,我沒讓他搶走好不好!我不得不說:“這位小姐,你說話要有根據好不好?是這混蛋要搶我的宅子,我沒給他搶,之後他就懷恨在心了。”

“有區別麼?你倆來回搶,被你搶走了,現在你落在他手裏了,這也算是因果報應。”姜瀾清不屑地哼了一聲。對姜道成說:“小叔,別的人都可以給你,這個人,必須要受到懲罰,不然不知道我姜瀾清的厲害,以後還不翻天啊!”

公叔龍騰呵呵笑着,他下了炕,站在我面前,擡手給了我一個嘴巴,說:“怎麼樣?跪在地上了吧!求我吧,求我收了宅子,我就不廢了你的丹田!”

我心說,這也太歹毒了吧!就這麼廢了一個人的丹田嗎?

他又給了我一個嘴巴!說:“求我啊,也許我會放了你。”

我說:“兩個。”

“什麼?”他一愣。

“我在計數,你打了我兩個嘴巴了。”我說。

他掄圓了巴掌,啪地一聲又打在了我的臉上:“你計數,我讓你計數。”

“三個,四個,五個……”

我一個個的數着,一直數到了五十個,他總算是不打了。

這時候,我的手一翻,繩子自己就開了。這繩子非常的結實,可不是捆仙索那麼簡單,這繩子捆真人都不在話下,應該不是凡品。

我擡頭看着說:“打完了?該我了。”

頓時,我的小夥伴兒們直接將這個混蛋按在了地上。並且,姚繼光直接就布了屏障。艾藍和鄧佳迪去關了門,站到了門口注意着外面。

就聽公叔龍騰喊了句:“你們瘋了?你們這是要造反嗎?”

姚繼光在一旁偷笑了一聲,隨後走去了門前,我知道,他是不願意暴露自己的。

姜瀾清這時候朝着姜道成喊了句:“小叔,救命!”

姜道成嘿嘿笑着,擺着手說:“我還有事,我什麼都沒看見!”

聽說我死了一千年 他就這樣走了。

公叔龍騰和公叔鳳鳴都被按在了地上,陳廷芳慢慢扯下蒙面巾說:“悶死了,戴着這東西,特別的不習慣。”

“誰說不是呢。”石進也扯下來了,之後去了門口找艾藍和鄧佳迪聊天去了。

白公主也扯開了,說:“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適應的,帶着這玩意圖啥啊?”

米戀說:“這樣扮作兵打人的人就可以肆無忌憚了,不怕以後被新人報復,因爲新人永遠不知道是誰揍了他們,也許他們之間的人都不知道到底誰是誰了吧,這也是在保護他們自己。”

米戀扯了下來,之後一把就拉住了要逃走的姜瀾清,說:“妹妹,你走什麼啊你!好戲剛剛開始呢。你的龍騰哥哥接下來會逐漸變得你都不認識他了。”

公叔龍騰這時候喊了句:“混蛋,我是兵,你們是賊,賊怎麼可以對兵發動反擊呢,你們只能逃!”

“不好意思,我們的導師告訴我們,用一切辦法走出樹林就是勝利,沒有你說的只能逃的規矩!”我說:“這下輪到你數了,數到五百個我就會停手!”

我掄圓了,打下了第一個就沒有停手。我打得可比他數的快多了,噼裏啪啦一陣打,這傢伙被打得都數亂了,數到了二百八十九後,直接來了個二百七十。

我罵了句:“數學都沒學好,欠揍!”

就這樣,他總算是堅持着數到了五百,我接着打了一個大嘴巴說:“五百零一。”

“五百零二!”又是一個。

這小子的腦袋已經和豬頭累死了。他留着哈喇子喊了句:“夠了夠了,你說的打五百的!”

“我騙你的。”說完,我又揍了他一下:“五百零三!”

公叔鳳鳴在一旁直接嚇癱了,他是很壞,但是他沒什麼本事,就算是再壞也壞不到哪裏去。但是這個公叔龍騰可是實實在在的七品真,這小子壞起來可就禍害無窮了,就像是剛纔,直接想要毀了我的丹田,這麼歹毒的傢伙,令人髮指!

聞人艾藍這時候說:“來人了。看來是個大人物。”

姚繼光趴在門縫上看了一下,傳音給我說:“別打了,正主來了。” 我過去趴在門縫上看了下,這是個穿着寶藍色長袍的男人,看起來四十多歲的樣子,眼睛不大,寬臉,下巴不長,嘴很大。他走到地窖那裏看看下面,之後罵了句:“一羣廢物,看來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啊!”

說完問了一旁的人一句:“有什麼事情嗎?抓到多少了?”

“回稟長老,找到了四十六個了,還有三十二個還沒抓到。”

“嗯,我去睡一覺,等下全齊了來叫我一聲。”

這位說完,揹着手朝着不遠處的第七個窯洞走去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看姚繼光,說:“這就是姚開山?”

“是啊,不過,圍捕九品真,沒把握啊!”姚繼光搓着手掌說,“要不,算了吧!”

我說:“導師,你是在逗我玩嗎?快看,又來人了。”

果然,又來了一個灰袍子的老頭子,這老傢伙來了就哈哈大笑着問了句:“你們三師兄呢?”

“三師兄在窯洞裏,教訓新來的師弟呢。公叔長老,要不我去給您叫吧。”

我一聽心說壞了,這要是來叫,可就直接露餡了。姚繼光罵了句:“媽的,這老傢伙幹嘛來了啊?”

這位公叔長老擺擺手說:“他在公幹,算了,我是來找你們姚二長老喝酒的。”

就是這時候,姚開山在一旁一開門喊了句:“公叔老兄,這裏了,來,我們喝幾杯!”

我頓時呼出一口氣來,再看後面,這公叔家的倆混蛋也許是聽到了外面的動靜,扯開喉嚨喊呢,但是幹喊沒聲音。米戀在抽這倆傢伙的大嘴巴呢!

我說:“打暈了,先扔地窖裏去。免得麻煩。”

米戀一聽就開始揍,她左一拳又一拳打在這公叔龍騰的臉上,真的是愁壞了,她喊:“我只會殺人,怎麼才能打暈啊!誰能教教我啊!”

我走過去,就聽公叔龍騰喊了句:“求暈!你們找個會打暈的過來吧,跪求!”

白公主喊道:“我勒個去!真服了你們了,看我的。”

她一根手指伸出來,手指尖上有着白光,點在了公叔龍騰的額頭上,就聽啪地一聲,這公叔龍騰頓時就往後一躺暈了過去。

接下來就是公叔鳳鳴了,這傢伙被白公主一點,頓時也就癱軟了。之後,我看着姜瀾清說了句:“這位師姐,你自己暈還是我們幫你暈!”

她說:“你們瘋了吧,我可不是‘兵’。”

“你不是兵,你來這裏幹嘛?”我說着就過去了,像電視上一樣,伸出手掌砍在了她的脖子裏。砍得手很疼。但是她就是不暈。

姜瀾清揉着脖子說:“算了,看來你也不會將人打暈!”

我說:“媽的,以前看電視上,把人打暈可容易了,沒想到實際操作這麼難。這有什麼技巧嗎?電視真的害死人了。”

米戀說:“是啊,一直也沒學怎麼把別人打暈,原來打暈別人這麼難啊!”

白公主過去,伸手一點就把他點暈了。之後,我推開門,出去左右看看,有人在外面轉悠呢。見到我出來了,湊過來小聲說:“三師兄怎麼說的?”

我說:“人人都有份,三師兄叫你進去呢。”

這傢伙進去了,就再也沒有出來。

出來的是聞人艾藍,她湊到了在帳篷前的那黑衣人面前說了幾句,那人就也進去窯洞了。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就這樣,外面的人一個個都豎着進去了,但是出來的時候卻是躺着出來的。並且都被扒了黑衣。

我這時候過去掀開了地窖上面的鐵柵欄蓋子,低頭看看下面,這一個個的都站在水裏,水剛好到頭頂,想浮着就得不停地遊,不然就去下面閉氣呆着。下面的人一個個鼻青臉腫的,看來都被打的不輕。

我說:“下面的小夥伴們聽着,一個個的上來,聽我指揮!”

裏面人一愣,隨後就聽雲羽喊了句:“你是誰?”

“一起來的,你說我是誰?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出來後,不要聲張,去第三個窯洞裏。”我扔下了十件黑衣服說:“換衣服,要迅速,到了窯洞裏後,迅速脫下來,讓人帶回來。”

雲羽最先換上了,直接躍了出來,之後看看周圍,一步步朝着第三個窯洞走去。緊接着,又上來一個,朝着第三個窯洞走去了。

就這樣來來回回,有人往那邊走,有人走回來送衣服,也就是十分鐘的時間,被抓的人都被帶出去了。

我們把公叔家的兩位公子扔進去後,又把姜瀾清扔了進去,然後將後來院子裏的那幾個又撲通撲通扔了進去。這才蓋上了蓋子。

接下來,我們一大羣人就擠在了第三個窯洞裏了。我進去後,看着一臉興奮的大家說:“我去看看旁邊的窯洞,這裏太擠了。你們都彆着急啊!”

出去後,去看了下旁邊的窯洞,很深很寬敞,裏面沒有人,是一排排的牀,不用說,這是宿舍了。

我回來後說:“大家去旁邊窯洞,那邊是宿舍。等下我們就在宿舍捕獵。”

大家開始朝着宿舍那邊轉移了。剛轉移完,又有人回來了,有十二個人,拽着六個賊。這六個都被捆綁的結結實實的。剛要去地窖那邊,我就在宿舍門口喊了句:“嘿,三師兄說先帶這邊來,審問下有沒有見到東陽那幾個混蛋。”

一個人說:“真他媽的邪門兒了,這幾個混蛋到底跑哪裏去了呢?”

說着,這些人就拽着那六個人往這邊來了。來了六個,另外六個則進了那邊的帳篷,坐在裏面去喝茶了。

這六個進了宿舍後有十來分鐘後,坐在帳篷裏喝茶的六個着急了,出來問我:“怎麼了?還沒審完?”

“三師兄叫你們過來下,說有事問你們。”我說。

這六個一聽就過來了,又進了宿舍。我突然發現,甭管多高的修爲,在陰謀面前都不好使。

很快,十二個被扒了衣服的傢伙,被拽了出來,一個個被扔進了地窖裏。

而在那邊的第七個窯洞裏,兩位長老還在喝着呢,他們怎麼也不會知道,這邊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等這羣黑衣人收拾完了,就要輪到他們了。

三十二個又去了五個,就剩下二十七個沒有抓住了,我們這裏有七個,看來就剩下二十個了。我們大家從宿舍的櫃子裏翻出了黑衣,旁邊還是棍子,大家都穿上後,開始在院子裏巡邏。

很快,又回來了二十多個,應該是兩撥人一起回來了。拉回來了十三個,到了帳篷前的時候,我正守在那裏了,我說:“抓到東陽那幾個了嗎?”

“媽的,那幾個傢伙不知道藏哪裏了,都說沒看到。”

“三師兄說,回來先把賊帶宿舍去,他要先審問。”我說。

“你們先去吧,我們先喝口水。”這人看看身後的人說。

這些人拽着賊一個個進了宿舍。再也沒有出來。

餘下的人着急了,出來說:“裏面幹嘛呢?”

“三師兄叫你們進去呢,說有話問你們。”我說。

我發現,這個三師兄在這裏說話挺好使的,看來也是個狠角色啊!這些人聽了後毫不猶豫,就排着隊去了宿舍,豎着進去了,很快就鬥毆橫着出來了,被扒了衣服,一個個扔進了地窖裏。

剩下最後的七個了,我對這七個有印象,就是拉白公主和陳廷芳入夥的那一撥人。他們可以說都是隊伍裏最牛逼的存在了。

可是在兩個小時後,還是被打得鼻青臉腫,滿腦袋是包的給拽回來了,和狗一樣。同樣的辦法,很快就被扔進了地窖裏。

接着,再也不見有人回來了。通過審問,我們得知,在窯洞上有個銅刁,只要是去敲那個刁,大家就會明白全抓到了,就會收隊回來。

我瞭解了一下,扣除我們扔進地窖的,外面應該是還有三十六個兵呢。聞人艾藍上去敲那個銅刁了。我則在院子裏站着呢。聽到了刁響,姚長老打開窗戶喊了句:“全抓到了?”

“是啊,等下我們去向您彙報戰果,長老,請稍等片刻,我先集合了大家,之後聽您訓話。”

“孺子可教也!”姚開山哈哈大笑着關上了窗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