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關於嬰兒失蹤的案件,他們也不讓我插手了,說是要我好好的安胎。

可是真的很無聊啊!我想我這三個月都那麼的難熬,那懷胎十月的呢?想來想去我只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母親是真的很偉大!

這天我正躺在沙發上看漫畫阿狸湊了過來,她毛茸茸的尾巴掃着我的臉,害得我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忘川立馬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了過來,提着阿狸的尾巴就將她給拽了起來。

“誒,忘川哥哥,你這是幹什麼啊!”阿狸在忘川的手裏掙扎不已。

忘川非常嚴肅的對阿狸說道,“你不要調皮啊,現在絃樂姐姐有了小寶寶,不能陪你玩哦。”

汗……懷個孕簡直被當國寶了,夏天這時候還給我端來了一碗安胎藥,我的天,這簡直是要折磨死人!

阿狸在忘川的手裏劇烈的掙扎着,同時說道,“忘川哥哥你放開我,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絃樂姐姐說。”

忘川瞥了一眼阿狸,“你就這樣說吧。”

阿狸差點氣得用狐狸主子撓忘川的臉,我趕緊說道,“忘川,你趕快放開阿狸,你沒有聽見她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說麼?”

忘川這纔不情不願的將阿狸給放開了,阿狸趕緊竄到了我的身邊開始撒嬌,我拍了拍阿狸的腦袋,順便摸了摸她那毛茸茸的耳朵,“說吧,什麼事情?”

阿狸委屈的說道,“姐姐,你忘記了麼?我邀請你們參加我父王的壽宴啊,壽宴在三天後就要開始了,所以我們是不是該動身了啊?”

阿狸不提這件事情的話,我可能真的會忘記了。

壽宴在三天舉行,於是我問阿狸,“三天在哪裏舉行啊? 豪門重生之悍妻養成 這不是還有三天麼?我們去這麼早不太好吧。”

阿狸馬上說道,“壽宴在H市舉行,到時候有很多妖怪都會來參加的呢,還有其他各界的代表人物。”

聽阿狸這麼一說,這六界的人其實還是挺和睦的?我想估計是表面上的和諧,背地裏肯定在想陰對方的壞水呢。

“妖王的壽宴不是在妖界舉行麼?爲什麼要在H市啊?”我不禁疑惑的問道。

阿狸說道,“其實我也不清楚啦,可能父王在妖界的壽辰過得太多了,所以他現在是想換個地方過啊。”

聽到阿狸這麼一說,我便了解了,原來是狐王是嫌棄在妖界過了太多的壽辰了,所以這次準備在H市過,好吧,H市挺不錯的,四季都一個樣子,還可以去海邊住個海景房什麼的,想想都覺得挺棒的。

阿狸這麼急,好吧那就先去瞧瞧吧。

“阿狸我答應你,我們明天就動身去H市好麼?”我對阿狸說道。

聽到我說明天就去H市,阿狸非常的高興,尾巴都快揚到了天花板上去,我輕輕的拍了拍阿狸的腦袋,對她說道,“去吧,找夏天玩。”

“耶~明天就出發了,夏天哥哥,我們明天就去見父王好不好?”阿狸朝着夏天撲了過去,直接掛在了夏天的腿上。

我捂嘴偷笑,夏天啊,看來是必須要去見岳父了呢。

忘川卻幽幽的坐在我的身邊,不滿的看着我說道,“你現在是孕婦,不可以到處亂跑的,我真不應該讓你去的。”

我白了忘川一眼,“當初是你讓我答應阿狸去的,現在你又說不該讓我去,你什麼意思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讓我很爲難啊。”

不知道爲啥,自從懷孕後,我的脾氣也變得有點暴躁起來,而且這脾氣只是針對忘川的,誰讓這個傢伙在我的身體播下種子的,現在就要收穫兩個小傢伙了。

“好好好,是我的錯,但是這次去H市的話,我要跟你一起,我怕你會有什麼閃失,所以我必須得跟着你。”忘川認真的對我說道。

我也知道是忘川是爲了我好,於是我問阿狸可不可以帶上忘川一起,阿狸倒是很好說話,她立馬就答應了。

其實懷孕後,我除了感覺到噁心外,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痛苦,而且肚子的裏兩個小傢伙好像很安靜,動都沒有動一下,讓我很放心。

第二天我們簡單的收拾了幾件衣服,就上了去H市的飛機,現在我在的城市已經是秋天了,天氣也變得很涼,可是到了H市我感覺到一陣陣的炎熱。

下了飛機直接去了酒店,我一直想住在海邊,這次是終於如願了,我換上了一件黃色的波西米亞長裙,就要去海邊,看到鏡子中我苗條的身材,我很奇怪,爲什麼我懷孕了,肚子卻一點都沒有呢?

不過一想到我和忘川的孩子很特別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樣,我就釋懷了。

我領着一行人來到海邊,也許在這裏海邊卻並稀奇,所以海邊卻沒有什麼人,光腳踩在柔軟的沙灘上別提有多麼的舒服了。

這次來H市的就是我和夏天,忘川,阿狸,玄女沒有來,她跟狐王的關係不怎麼好,所以我這次她聽說我們要來參加狐王的壽宴,她直接躺在牀上裝死,其實我知道,只要我們一走,玄女馬上又滿血復活,然後開始QQ*。

風揚起了我的長裙,忘川走在我的左邊,牽着我的手,時不時微笑着看着我。

“小絃樂,我真的很慶幸我能得到如此美好的你。”

我白了忘川一眼,這本傢伙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矯情啊。

“我說你這麼突然這麼矯情啊?非主流上身?”我不禁調笑道。

忘川的笑容停頓了一下,隨後繼續揚了起來,他輕聲的對我說道,“小絃樂,如果我做了對不起的是iqng,你會怎麼樣?”

我奇怪的看着忘川,什麼叫做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出軌?還是什麼?

我嘿嘿的冷笑了幾聲對忘川說道,“我跟你說啊,你千萬不要做對不起我的事情,不然我就剪了你!”

忘川的表情突然愣住了,他驚恐的看着我說道,“你說啥?”

我又重複了一遍,眼睛盯向了他的襠部,“剪了你啊。”

忘川突然笑了,壞壞的那種笑,“誒,老婆,你剪了我,你下輩子的性福怎麼辦?”

瞬間我就覺得忘川這個傢伙是真的好污!

可是忘川似乎還有什麼話沒有說完的樣子,他沉吟了一會兒又對我說道,“我說的對不起不是指會愛上別的女人……”

“嗯?那你爲什麼會對不起我。”我奇怪的看着忘川,今天的忘川有點奇怪啊。

我歪着腦袋看着忘川,他英俊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在陽光下格外的好看,看得我有點癡迷,我不禁想忘川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他說的對不起我的事情,並不是指會愛上別的女人,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還有什麼事情對不起我的。

忘川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卻沒有說話,我的心裏一個咯噔,我趕緊問他,“你實話告訴我。”

“什麼?”

“你到底是不是忘川?”我緊緊的盯着他的眼睛問道,因爲有的時候他的表現有點奇怪,我想可能是因爲他佔據了鳳念身體的後遺症。

忘川了愣了一下,同樣琥珀色的眸子緊緊的看着我,從他的眸子裏,我只看見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對我的情意,我想我不應該懷疑忘川的。可是我還是期待他的回答。

“我是忘川,我是夏絃樂的老公,是她的老公忘川。”忘川看着我非常嚴肅的回答道。

聽到忘川肯定的回答,我的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沒錯這就是我的忘川,我心心念的忘川,一定是他。

“怎麼?小傻瓜,你懷疑我是鳳念?你也不想想,鳳念從來沒有喜歡過你,怎麼會這麼膩歪的跟你在一起,而且還有了孩子。”忘川說道。

此刻我怎麼覺得這麼的心塞呢,雖然忘川現在說得是實話,可是我還是覺得非常的不爽!

鳳唸的確不喜歡我,可是忘川你這個傢伙這麼赤果果的說出來是真的好麼?

“好了,小絃樂,你不要想太多了。”忘川說道。

“等下,你剛纔不是說,如果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我會怎麼樣麼?你還想不想知道答案。”我想了想問忘川。

忘川愣了一下,隨後狠狠的點頭,“想。”

我說道,“那是看什麼事情了,如果你愛上了別的女人的話,我是真的會剪掉你的,但是如果是因爲其他的事情,比如你傷害了我的身邊人,或者是利用我什麼,騙我什麼的,我將會永遠的離開你,離開到一個你永遠也找不到我的地方。”

別看我說得雲淡風輕的,其實這些事情我是真的會做到的。

忘川看着我,很久沒有說話,直到十分鐘過去了,忘川才堅定的對我說道,“小絃樂,我只是隨便問問,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我永遠都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的,海邊風大,我們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一轉身看見阿狸正和夏天在打鬧,別看夏天老是一副嫌棄阿狸的樣子,其實我知道,夏天的心裏已經默默的接受了阿里,我很爲阿狸和夏天高興,我希望他們能一直這樣下去,而我和忘川也能這樣一直下下去。

“風大,我們走吧。”忘川在我的耳邊又補上了一句。

“嗯。”

隨後忘川便牽着我往回走,一直回到了酒店,結果在酒店的門口,竟然遇見了老騙子!

看到這個老熟人,我不禁樂了,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見老騙子,這老騙子揹着一個大大的揹包,看樣子是來了旅遊的。

我走過去狠狠的拍了一下老騙子的肩膀,老騙子正拿着手機對着酒店的牌匾狂拍,對於老騙子此刻的行爲我有點奇怪啊。

老騙子本來是要罵人的,不過看到是我們,他只能將已經到了嘴裏的話給嚥了回去!

“怎麼是你們啊。”老騙子非常嫌棄的說道。

嘿,這老騙子是啥意思?

“咋滴,看到我們很不爽?”我白了一眼老片子隨後問道,“你拿手機拍什麼呢?”

老騙子得意洋洋的說道,“我這是第一次住這麼高大上的酒店,當然要拍下來裝裝逼咯,你們不懂我的心情的!”說着老騙子又舉起手機打開了手機的前攝像頭,對着自己和這酒店門口照了好幾章。

我也是無語了,這傢伙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看裝逼呢?

俗話說做人莫裝逼,裝逼遭雷劈啊!

而且我一點都不相信老騙子來這裏是爲了旅遊。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的,難道也是爲了參加 狐王的壽宴? 我狐疑的看着老騙子,“你真的是來旅遊的?”

老騙子終於拍好了照片,轉過身奇怪的看着我說道,“ 是啊,難道你不是來旅遊的?”

我愣了一下,隨後便順着老騙子的話說了下去,“是啊,我們也是來旅遊的啊,這裏的旅遊可是出了名的,我就是來旅旅遊,吃吃海鮮什麼的。”

老騙子笑了,我也笑了,我不知道我們倆現在在笑什麼,我知道老騙子在瞞着我什麼,而老騙子也知道我在瞞着他。

老騙子從酒店的門口一直拍照照到了酒店裏面,而且非常有緣分的是老騙子的酒店房間竟然在我的隔壁,這還真是緣分啊!

我從酒店房間的陽臺上看到隔壁的陽臺,我看到老騙子正穿着一個大紅色的褲衩躺在陽臺上的搖椅上,依舊拿着手機對着自己自拍。

我簡直是無法忍了,小夥子這麼愛自拍我倒是還可以接受,可是你一個都六十歲的老頭子了,天天這麼拍真的好麼?

我無聊的掏出了手機刷新了朋友圈,由於之前加了老騙子的微信,結果一打開朋友圈看到的全部是老騙子的自拍。

我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離狐王的壽宴還有兩天,我在想總不能空着手去吧,我還是得去找一件禮物送給狐王,雖然狐王並不認識我。

我叫來了阿狸,問她狐王喜歡什麼,這個小傢伙想了一會兒告訴我說,她的父王喜歡奇珍異寶,特別是武器類的。

我不禁滿頭黑線 ,果然大人物的愛好都是蠻特殊的,我在想我要去哪裏給狐王找奇珍異寶或者是武器類的東西。

看到我愁眉苦臉的樣子,忘川說道,“小絃樂,既然狐王喜歡那些奇怪的玩意兒,我們可以到這邊的古玩市場去淘。”

嬌妻不可欺 聽到忘川這麼一說,我瞬間恍然大悟,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那這邊哪裏有古玩市場啊?我想親自去挑!”我對忘川說道,這畢竟是我家夏天的未來岳父,我得好好的送個禮物,聊表下心意。

夏天湊了過來看着我說道,“阿狸說去玩就行了,不用送禮物。”

我扭頭看着夏天,對於夏天這個帥帥噠,情商又低的傢伙,簡直讓人無言以對,誰都知道這是說的客套話啊,雖然阿狸這個傢伙不至於說什麼客套話,但是這個禮物是肯定要送的。

就在這個時候老騙子來找我了,看他笑得跟偷了腥的貓咪似的,我不禁問道,“你找我幹嘛?笑得這麼猥瑣?”

老騙子頓時不樂意了,“我把你的那個朋友纔來喊你一起去的,你竟然說我猥瑣!”

看着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帶着控訴的眼神看着我,還真是讓人感到無奈。

“好了啦,我錯了,你快告訴我找我做什麼?”我讓開門口準備讓老騙子進來,可是老騙子卻還在站在門口。

他說,“我就不進來了,我是來找你跟我一起去古玩市場玩玩的,聽說那裏有許多真真假假的寶貝,說不定我運氣好淘到一件呢?”

我頓時呆住了,我正想去古玩市場呢,可是找不到在哪裏,現在老騙子居然也要去,我當然是馬上答應了老騙子,同時我更加的懷疑老騙子來H市的目的了。

忘川也和我一起的,於是我和老騙子,忘川前往了這裏的古玩市場,因爲阿狸一直要夏天陪着她,所以夏天沒有和我們一起。

坐出租車大概一個小時,我們就到了這裏的古玩市場,可能今天是週一來這裏的人並不是很多,但是開店的,擺攤的倒是不少。

我們先是逛了這裏幾家比較大的古玩店,可是一路看下來我覺得沒有一件物品可是配得上這妖界之王的,我鬱悶了,這送狐王的東西肯定得獨一無二啊,其實古玩市場裏面的贗品也很多的,剛纔我就看見了不少,但是店主一口咬定是真品,真當我是二百五呢?

除了開店的商家,更多的是在這個集市擺攤的人,我走了好幾條街,無論是擺攤的還是開店的,我們都看了都不滿意,而老騙子也似乎是在找什麼似的,東西也不入他的法眼。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條街了,如果還是找不到好的東西,那我可能要送狐王一盤經典島國DVD了,原諒我這麼猥瑣,實在是不知道該送個啥。

在我經過一個老太太擺的攤的時候,腳不知道被什麼給勾了一下,差點摔倒,這差點把忘川給嚇死了,他趕緊扶住了,準備找罪魁禍首,可是卻馬上都沒有發現。

我的腳邊就是老太太擺攤鋪下的藍色的步,上面擺着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而在這一堆奇怪的東西中,我看見了一件讓我眼前一亮的東西,因爲在我剛纔差點被絆倒的時候,我低頭看向腳下的那一瞬間,我看見一把銀色而鏽跡斑斑的劍動了一下,本來劍尖是超過那藍色的布的,在我看向它的時候,它竟然往裏面縮了縮,我看了看周圍,沒有任何其他的外在原因,那劍的確是自己動了一下,我心裏當時就震驚了,難道這把鏽跡斑斑的劍有靈性?

我當時想要不就把這把劍送給狐王吧,可是這劍的看起來實在是太磕磣了,送人不太好吧。

不過我對這把劍還是挺感興趣的,於是我問那個擺攤的老太太,“老婆婆,這是把什麼劍啊?怎麼賣呀?”

老太太擡頭看了我一眼,一雙渾濁的眼睛看着我,可是我卻從她的眼睛裏看出了點點的精光,我心想這老太太該不會是要宰我吧?

老太太甕聲甕氣的說道,“這把劍就是天上的仙女用過的,只不過仙女隕落,這寶劍也遺落在了凡間,如果姑娘你喜歡的話,五十塊拿走吧。”

呃,我愣了一下,前面還說是仙女用過的劍,然而只賣五十塊?!此刻我已經在心裏斷定了,這把劍其實就個假貨,五十塊的寶劍誰信啊!

突然我的面前伸過來一隻手,這手將我手中的劍給拿了過去,我扭頭看去,正看見忘川捧着這把劍神色激動,看手中的劍那表情那眼神就像是看稀世珍寶一樣!

我去,這只是一把五十塊的贗品而已,忘川,你看得這麼入神做什麼?

老騙子用胳膊捅了捅我說道,“這把劍我看有點來頭。”

“什麼來頭?”我奇怪的看着老騙子,我怎麼看這把劍都是一把鏽跡斑斑,五十塊的地攤貨,除了剛在絆我的那一下,我想剛纔也許是巧合。

老騙子搖了搖頭,對我神祕的說道,“憑感覺,懂不。”

我懂你大爺啊!

忘川捧着劍對我激動的說道,“小絃樂,這把劍我們買下吧,這把劍給我的感覺似曾相識,我想也許和我有點淵源呢?”

這時候擺地攤的老太太說話了,她說話倒是毫不客氣的。

“這是仙女的劍,你一個大男人熟悉什麼啊?真是的,要買趕緊買,不買別擋着我做生意。”

這老太太做生意也真是夠霸氣的,我從忘川的手裏接過劍,當我把這把劍重新接到手裏的時候,一股暖流從我的手掌傳入到了我的四肢百骸。

我對這把劍的認知又刷新了,五十就五十吧,說不定五十就有好貨呢。

我付了錢拿着這把劍準備走人,賣劍的老太太突然叫住了我。

“老婆婆,有什麼事情嗎?”我疑惑的問道。

老太太突然看着我笑了起來,她說了一句我聽不太懂的話,她說,“這把劍已經沉寂了上千年,想要重新開封,必須飲血。” 對於老太太的話,我有些不以爲然,說得挺神祕啊,這把這麼鏽的劍沉寂了上千年?還要飲血才能重新開封!

聽得我好像在看電視劇似的,我抱着這把劍,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這劍的名字我好像沒有問啊,可是我又不想給這把劍重新取名字,想了想我對忘川和老騙子說道,“你們先等我一下,我回去問問那個老太太這把劍的名字。”

忘川說道,“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又沒有幾步路,很快我就回來了。”我連忙說道,我可不想忘川每天把我當成國寶一樣,寸步不離的,有時候我也覺得有點那個啥的。

說着我快速的抱着劍朝着剛纔擺攤的老太太跑去,看到我回去老太太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奇怪,就好像知道我要回去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