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過,宮本一郎越害怕,我就越歡喜,他越是膽小懦弱,我審起他來,就越簡單容易!

“想跑?”我冷笑一聲,左手猛的一揚,頓時,數枚八方飛鏢以一種比來的時候更快的速度,朝着正準備奪門而逃的宮本一郎飛射而去!

噗噗噗……

一陣沉悶的響聲傳來,只見宮本一郎的雙腿上,被八方飛鏢刺的鮮血狂噴,他整個人更是失去了平衡,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

宮本一郎的慘叫聲猶如催命的號角,當即,那羣權威專家們一個個彷彿被撥動到了某根神經,嗷嗷亂叫的衝出了古樓,場面混亂不堪!

再說另一邊,那四名忍者早在宮本一郎下達狙擊我的命令之時,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畢竟我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他們也料想不到,宮本一郎會突然的臨陣退縮,故而,纔沒有在第一時間向我發動攻擊。

直到此時,宮本一郎發出慘叫,專家們逃出古樓,這纔將這四名忍者驚醒!

別看宮本一郎臨陣退縮,但他帶來的四名忍者卻是對宮本一郎忠心耿耿,這羣忍者在如夢初醒的一剎那,竟然毫不猶豫的選擇朝着我攻了過來!

不得不說,這四名忍者可比宮本一郎強太多了,最起碼,他們明知不敵我,卻還要和我一拼,不過,這種忍者,我不喜歡,因爲我從他們身上幾乎問不到什麼實質性的線索!

書歸正傳。

面對四名忍者的圍攻,我巋然不動,擡起左手,用一種幾乎超越人類肉眼的速度,接連朝着那四名忍者拍了過去!

嘭嘭嘭……一連串沉悶的碰撞聲陡然響起,便見那四名忍者,以一種比朝我衝來時更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倒飛而去!

這四名忍者,皆是一百四五十斤的壯漢,可卻在眨眼間被我拍飛,這種超越了正常人類認識範疇的場面,驚的張家衆人面如死灰!

四名忍者狠狠的摔到了地上,一邊捂着被我打中的地方,一邊翻滾哀嚎着,還有倒在古樓門口的宮本一郎,鮮血順着他腿上的傷口流淌了出來,將地上的大理石都染成了紅色……

剛纔來勢洶洶,並且被張家寄予厚望的倭島國衆人,竟然在一瞬間就被我擊潰了,這種震撼對於張家衆人來說,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包括玄青和玄隆這兩位來自龍虎山的弟子,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古樓正廳。

我沒有理會衆人的驚訝,只是自顧自的虛空畫符,時不時的,宮本一郎和那幾名忍者還會發出一聲哀嚎,讓正廳的氣氛看起來不是那麼的沉悶。

“張百川,你剛纔說什麼來着?我記得,你說不讓我平安無事的離開張家,是吧?”我用餘光掃了一眼臉色陰沉,目光閃爍的張百川,戲謔的說道:“小爺想知道,你憑什麼誇下這般海口?憑張家的支配新城區的地下勢力?憑你張百川新城區區長的職位?憑張氏集團的財力?還是憑宮本一郎這羣倭島國的忍者?”

我接連幾句反問,倒是將張百川問的啞口無言!

雖然張百川並不知道我真正的背景和勢力,但或多或少,張百川都會從張家的情報網得到一些有關於我的消息,包括我和老凱的見面,與宋其良的關係,估計都逃不出張百川的耳目,他對我,始終是有所顧忌。

尤其是我剛纔秒敗宮本一郎五人的場面,更是讓張百川不得不重新審視我!

俗話說的好,打鐵還需自身硬,我所展露的實力,已經超出了張百川的認知範圍,如果我想,我可以隨時隨地的暗殺張百川,或者給張百川製造一些他無法抵擋的麻煩,這些,都是建立在我所擁有的強大力量的前提下!

而金錢和權力,這種被普通人奉爲無所不能的事物,似乎並不能對我造成太大的影響,因爲我所掌控的力量,已經超出了金錢和權力的束縛範圍,包括江湖死士,對我亦是沒什麼威脅,除非,張百川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僱傭殺手,動用槍械來對付我!

當然,我料定張百川不敢,因爲張家,或者說張百川,還沒到非要和我拼的魚死網破的地步,一旦張百川僱傭殺手,動用槍械,那就是觸碰了華夏國的法-律底線,一旦事情敗露,就算我不出手收拾張百川,國-家也不會放過他,況且,殺手和槍械,未必對我有用,老謀深算的張百川,暫時還不可能動用這種玉石俱焚的辦法。

“楚風,不要以爲你的身手不錯,就能和我張家叫板!”張百川咬牙切齒的冷喝道:“你太小看我張家了,也太小看我張百川了,而你最不應該小看的,就是伊賀敬三!”

我聞言,立刻扭過了頭,頗爲意外的盯着張百川,“這麼說,你知道伊賀敬三?”

張百川並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顧左右而言其他,似乎是在幸災樂禍那般,“伊賀敬三不是你能得罪的人,但你卻偏偏傷了宮本先生,楚風,伊賀敬三先生是不會放過你的……”

張百川的話還沒說完,但他卻硬生生的將這句沒說完的話給嚥了回去,因爲……

此時,我虛空繪製的符咒已經完成了,也就在這時候,我猛的一揮手,將懸掛在虛空中的那道金色符咒,猛的朝着宮本一郎的方向推了過去!

只見那金色符咒周身光芒大盛,化作一道流光,筆直的射入了宮本一郎的眉心之中。

當即,還在掙扎哀嚎的宮本一郎,彷彿撞邪似的,雙目瞪的溜圓,嘴角不停抽搐,僅僅片刻,那宮本一郎便瞪着雙眼,直挺挺的倒在了大理石地面上,發出了一道沉悶的響聲。

緊接着,又是一道金色流光從宮本一郎的眉心處飛射而出,眨眼間便射入了我的手掌之中,金色光芒一閃而過,消失於我的手掌上,就彷彿,這道金色流光從來都沒有出現似的!

再看宮本一郎,雖然還有呼吸,但全身卻是一動不動,瞪着的眼睛也緩緩的合閉上了…… 雖然宮本一郎還在呼吸,但他的周身,已經沒有了一點的生氣,就像是活死人那般!

因爲,宮本一郎的靈魂,已經被我的拘魂術硬生生的從他的身體中給拽了出來,沒了靈魂的宮本一郎,就像當初的影子。

除非李靈兒在這裏,或者我解開禁制,將靈魂還給宮本一郎,亦或是地府或者陽間其他的大能出手,破壞我的拘魂術,否則,宮本一郎只能以植物人的狀態存在於人世間!

至於我爲什麼要拘宮本一郎的魂,那自然是因爲我打算審一審宮本一郎的靈魂了!

想要找到伊賀敬三,我就必須要從宮本一郎身上下些功夫!

“他……宮本先生怎麼了?”張百川劇烈的喘着粗氣,剛纔那句被我硬生生給憋回去的話,彷彿擠壓在他的胸口,讓他提不上氣似的。

媽咪,爹地在這裏 “沒什麼,只是變成了植物人而已!”我無所謂的笑了笑,陰聲說道。

“什麼?植物人!”張百川不敢相信的驚呼了起來。

不僅是張百川滿臉震撼,包括對我有那麼一點了解的張心,張誠,張順和張儒,包括張百泉和張百江,甚至是玄青,玄隆,和那四名忍者,都是一臉的呆滯!

足足過了半晌,張百川好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似的,驚聲尖叫道:“楚風!你敢動用妖法,將宮本先生變成植物人?”

“我爲什麼不敢?而且,張百川,你可要對你說過的話負責才行,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讓宮本一郎變成植物人的?他明明是陽壽盡了,閻王爺大白天來索命罷了!”我聳了聳肩,不屑的說道。

“我們大家都看到了一道金色光芒從你的手掌射出,飛進了宮本先生的眉心,然後又從他的眉心飛回到了你的手掌中……”張百川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最後,我都已經聽不見他在說什麼了!

很顯然,張百川也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關鍵……就算張百川親自去法院起訴我,他也一定會敗訴!

爲什麼?

如果張百川對法官說,我隨手一揮,就能把一個大活人變成植物人,法官會信嗎?不把張百川當成瘋子轟出法庭,就算不錯了!

這種玄妙莫測的鬼神之事,法院根本不可能受理,就算我現在當場用道術殺了宮本一郎,張百川也告不贏我,因爲我的手段,已經超脫了正常人的認知範圍,更是超越了法律的束縛!

這一點,張百川已然是想到了!

我撇了一眼無可奈何,但卻一臉憤怒的張百川,朗聲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就像是天上和地下,你的官職,你的財力,你的勢力,在我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因爲,我有一百種殺死你,並且還不留下任何痕跡的手段,你在我眼中,猶如螻蟻!”

我的聲音很洪亮,傳遍了古樓內的每一處角落,而我的氣勢,更是碾壓所有人,這一刻,我彷彿就是主宰一切的存在,張家這些位高權重,在石市呼風喚雨的人物,只能被我踩在腳下!

張百川的胸膛劇烈的起伏了一陣,不過,怎麼說張百川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他很快便平復的心中複雜的情緒,陰冷的對我說道:“楚風,縱然你懂妖法,但你依然不是伊賀敬三先生的對手,你,就等着迎接伊賀流忍者的瘋狂報復吧!”

“是嗎?那太好了!”我淡淡一笑,傲然喝道:“小爺還怕伊賀敬三不來找我呢!如果你有辦法聯繫到伊賀敬三,你最好馬上就把伊賀敬三找來!”

“你不要太囂張!”張百川咬牙切齒道:“伊賀敬三先生神龍見首不見尾,雖然我無法聯繫伊賀敬三先生,但我相信,伊賀敬三先生一定會收拾你的!”

“你聯繫不上伊賀敬三?那就閉上你的嘴!”我冷喝道:“否則,小爺不介意把你也變成植物人!” 如果是不久之前,我的威脅在張百川以及其他張家人的眼中,就是個屁,可現在不一樣了,我說出話,對於衆人來說,就像是催命符!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靜靜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盯着我……

我之所以沒有使用同樣的手法拘禁張百川的靈魂,首先,張百川新城區區長的身份擺在那裏,在古代,他就是朝廷命官,動不得,最起碼,在我還沒有強大到一人對抗一國的地步之前,動不得。

而且,據我分析,張百川是真的聯繫不上伊賀敬三,不然的話,被我如此踩低打臉,以張百川這種位高權重之人的傲氣,恐怕他早就聯繫伊賀敬三來收拾我了,所以,我相信張百川的話,同時,拘禁張百川的靈魂來審問,對我現在可沒有什麼幫助,反倒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就在這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卻是打破了沉靜……

“楚風,你仗着道術,無緣無故的收了那名叫做宮本一郎的倭島國人的靈魂,這有違天理,嚴格的說,你已經觸犯了圈子裏的規矩!”玄隆站了出來,陰聲說道。

玄隆的話,張家衆人雖然聽的不太明白,但他們卻知道,這兩位來自龍虎山的得道高人,要出手了!

當即,張家除了張儒和張百江之外,衆人皆是一臉的喜色!

“玄隆道長,楚風實在是太囂張了,希望道長出手!”張誠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喜形於色的大喊了起來。

空間田園醫妃 “張誠公子勿擾!”玄隆頗有氣勢的朝着張誠揮了揮手,語氣平淡的說道:“楚風觸犯了圈子裏的規矩,不用道術造福陽間,卻胡作非爲,擅自拘禁了倭島國人的靈魂,與邪魔外道無異,我玄隆身爲龍虎山大長老的首徒,自然要替天行道!”

玄隆這番話,大大的鼓舞了張家衆人低落的士氣,一個個紅光滿面,好像已經忘記了宮本一郎戰敗之時的愁雲慘霧似的,紛紛叫好了起來。

“替天行道?”我充滿了嘲諷的大笑聲,打斷了張家衆人的叫好聲,旋即,我冷然對玄隆喝道:“玄隆是吧?你可真給龍虎山丟臉!怎麼說龍虎山也是‘佛道三山’之一,而你今天,竟然爲了一個倭島國的人替天行道?難道說,龍虎山的人都像你一樣,無恥到忘記了幾十年前,血染華夏大地的那場侵-略-戰-爭嗎?”

玄隆聞言,立刻沉下了臉,一時間,他竟然找不到話來反駁我了!

倭島國與華夏之間的恩怨,是用鮮血染紅的,每一個有血性的華夏人,都不應該忘記那段被血染紅的歷史!

而身爲華夏道教名門之一,龍虎山傳人的玄隆,竟然大言不慚的對我說,他要替天行道,前提是因爲我拘了宮本一郎的靈魂,而且宮本一郎還是潛入華夏,目的不明的忍者……

不管這件事誰對誰錯,最起碼,在我心中,玄隆已經丟了華夏人的血性!

而我,是在父親和二叔的薰陶下長大的,這兩個老古董對倭島國可是恨之入骨,我自然也是如此! 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爲謀,每個人其實都有自己的行事準則,既然玄隆要爲宮本一郎討一個公道,那哥們我也只好遂了他的心願,給他一個當出頭鳥的機會,反正我對龍虎山沒什麼好印象,當初在西市,我召喚百鬼大軍搜索白莫言的時候,不就是龍虎山抓着規矩不放,要制裁我嗎?

足足過了半晌,玄隆纔對我陰聲喝道:“楚風,不要把你自己說的那麼偉大,你以爲你是民族英雄嗎?”

“我不是什麼民族英雄,我只是個忘不了歷史的華夏人,或者說,小爺我是一個恩怨分明的真小人!”我冷笑道:“反觀你玄隆,包括龍虎山在內,小爺我就不信了,你們就沒利用道術,幹一些違反規矩的事情?你,只不過是打着替天行道的大旗,來滿足一己私慾的僞君子罷了!”

“你……”

“我什麼我?”我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玄隆的話,繼續喝罵道:“龍虎山的人難道都像你這麼無恥嗎?明搶似的向我索要古劍,被我打了臉之後,想要找回面子,就藉故替天行道,冠冕堂皇的找一些藉口來滿足你的一己私慾,說到底,龍虎山咽不下之前的那口氣,你也不想放棄古劍,更不想被我白白的打臉,所以你要報仇,僅此而已!”

“我不妨告訴你,小爺看龍虎山很不順眼,看你們,更不順眼!”我凜然高喝道:“你要戰,那便戰,不必放出這些沒有營養的癟屁!”

“好!好!好!”面對我粗魯的辱罵,玄隆再也無法保持之前的平靜和淡然了,連說了三個“好”字之後,玄隆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眼中的殺意也是澎湃而出,絲毫不加掩飾!

就在這時候,張儒的父親張百江,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邊,神色凝重的對我耳語道:“賢侄,你與小儒的關係我早已知曉,如果沒有你,小儒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叔叔很感激你……今天,哪怕是丟了我的老命,叔叔也會保你平安離開張家,但前提是,千萬不要和那兩名道士動手!”

“張叔叔,爲什麼?”張百江的好意我明白,但我想知道,我爲什麼不能和龍虎山的道士發生衝突,就因爲,他們是龍虎山的人?後臺硬朗?

“玄青和玄隆,都不是普通人,雖然叔叔知道你也不是普通人,但玄青和玄隆……”張百江頓了頓,又壓低了幾分聲音,“我曾經無意中聽二哥說過,玄青和玄隆的道行非常高深,神通廣大,甚至還能闖地府,斬鬼魅,盡得龍虎山道術真傳,就連二哥也得對這二人畢恭畢敬……”

闖地府?

斬鬼魅?

很牛-逼嗎?

我不屑的笑了起來!

盡得龍虎山真傳?

那小爺今天就會上一會這兩位龍虎山的傳人!

“張叔叔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沒打算離開張家!”我遞給了張百江一個放心的眼神,道:“我這次來張家,是爲了幫張儒大哥出頭,治好張家老爺子的病,在沒有完成承諾之前,我是不會離開張家的!”

張百江還要再說什麼,可是,一旁的張儒卻將張百江拉到了身邊。

“爸,你沒見識過楚老弟的手段,根本不知道他的神通,我對他有信心,那兩個什麼龍虎山的道士,絕對不是楚老弟的對手!”張儒不在瞻前顧後,而是非常有信心的對張百江說道。

張儒雖然並不知道我的道行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但他卻非常瞭解我的性格,只要我說沒問題,那張儒就絕對不會產生任何的懷疑和疑問!

張百江看了看張儒,又看了看我,最終還是沒有再說話。 張百江的這道插曲,並沒有給大局帶來任何的影響。

被我連帶龍虎山一起痛罵的玄隆,依舊是面目陰沉,而脾氣火爆,早就看我不順眼的玄青更是殺氣騰騰!

我與玄青和玄隆之間的一戰,已經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了!

再說玄青和玄隆這兩位龍虎山的傳人,玄隆還好,畢竟他的心計城府比較深,除了面色難看一些之外,倒是沒有其他過激的舉動,可脾氣火爆,囂張跋扈的玄青卻不一樣,這傢伙目眥盡裂,彷彿恨不得用眼神來殺死我那般。

“師兄,何必與他多費脣舌?雖然現在是法制社會,不能當衆殺人,但我們可以先廢了他的修爲,再以道術隔空取他性命,這樣就能做到不留痕跡了!”玄青咬牙切齒的說道。

別看這玄青囂張跋扈,衝動魯莽,但一說到殺人放火做壞事,這傢伙的腦子好像突然開竅了似的,竟然能想出這等毒計!

“你想廢我修爲?”我朝着玄青冷冷的笑了起來。

“我沒說要直接取你性命,已經是對你最大限度的開恩了!”玄青不屑的說道:“你以爲你的修爲達到了中天位,就天下無敵了?你的道行也只是中天位初期,和我師兄玄隆不相上下,若是真的打起來,我師兄憑藉龍虎山的祕術,必會勝你!”

聽了玄青的話,我不由的將目光定格在了玄隆的身上,我實在是沒料到,這位龍虎山的傳人竟然也擁有中天位初期的道行?

雖然心中吃驚,但我卻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我的臉上,依然平靜似水。

“楚風,我龍虎山的祕術可不是普通的道術能夠相比的,若你我道行接近,你一定不是我的對手!”玄隆很自信,甚至說,他很自負,“如果你現在交出那柄古劍,給我們師兄弟磕頭認錯,再上龍虎山面壁三年,爲你的出言不遜贖罪,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作沒發生過!”

我沒有說話,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玄隆。

好像對我戲謔的目光很不爽似的,那玄隆還沒開口,玄青卻暴跳如雷的吼道:“姓楚的,你那是什麼眼神?分明就是看不起我們龍虎山!你以爲有天機家族在背後給你撐腰,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我告訴你,就算是天機家族,也不敢輕易的得罪我們龍虎山!”

“天機家族是天機家族,楚風是楚風,天機家族不敢做的事情,不代表我楚風不敢做!”我冷笑道:“今天,就在張家老宅的古樓裏,我楚風必要廢你修爲!”

我的話音尚未落地,下一刻,我已經出手了!

雙腿發力,我猶如一頭潛伏許久的獵豹,整個人好似炮彈一般的朝着修爲較弱的玄青衝射而去!

這兩個龍虎山的道士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尤其是玄隆,陰險無比,他們絕對不會和我一對一的單挑,既然是二對一,那哥們我就只好先發制人,先解決了相對比較弱的玄青,再集中精力料理玄隆了!

這一刻,我毫無保留,揮起鐵拳,好似劃破空氣那般,夾雜着呼嘯尖銳的破空聲,便朝着目瞪口呆,根本沒想到我會發動突襲的玄青砸了過去!

而另一邊,玄隆不愧是中天位初期的高手,或者說,他對我早有預防,就在我侵到了玄青面前,鐵拳即將砸在玄青胸口的那一瞬間,玄隆高聲喝道:“楚風!你敢?”

聲未落,掌已至!

只見玄隆伸出了手掌,穩穩的擋在了我的鐵拳之前,好像要硬接我這一拳似的,不過,哥們我練的可是楚家的鬼脈拳,這種拳法類似太極,最擅長以柔克剛和四兩撥千斤!

我的鐵拳一往無前,玄隆的手掌也是堅決無比,幾乎是轉瞬之間,我的鐵拳距離玄隆的手掌,也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了!

可就在這時候,我的鐵拳卻硬生生的在虛空中頓了一剎,這時候,我的嘴角上浮現了一抹神祕的笑意…… 我的鐵拳只在虛空中停頓了那麼一剎那,整個古樓正廳,十幾個人,恐怕除了玄隆之外,沒有人發現這一剎的空隙,饒是玄隆發現了這一剎的停頓,他也猜不出我究竟要幹什麼……

“龍虎山的那些老傢伙,難道沒教過你們不能輕敵嗎?”我嘴角噙着冷笑,忽的,我的鐵拳在停頓了一剎之後,猛的朝前轟了出去!

拳風呼嘯,我的鐵拳狠狠的砸在了玄隆的手掌上!

就在我的鐵拳與玄隆的手掌接觸的一瞬間,玄隆臉色突然大變!

只見玄隆的手掌,竟然完全擋不住我的鐵拳,被我的鐵拳硬生生的轟到了玄青的胸口!

這便是楚家鬼脈拳的精髓之一,寸勁,這種攻擊方式,講究的是蓄力於一點,然後在一瞬間將力道全部釋放出去,折這種攻擊方式,能讓我的拳勁在一瞬間提升數倍!

此時的場面是這樣的,我的鐵拳轟在了玄隆的手掌上,而玄隆的手背則是印在了玄青的胸口,就好像隔山打牛一樣,那玄青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瘋狂的朝着正廳的牆壁倒飛了過去,隱約的,還傳來了一道輕微的斷骨之聲……

“嘭”的一聲悶響,玄青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冰冷的牆壁上,然後直挺挺的摔到了大理石鋪設而成的地面上,巨大的衝擊力,甚至都將堅硬的牆壁砸出了數道細微的裂痕,由此可見,玄青所承受的力量,是多麼的巨大!

“師弟!”玄隆一邊捂着被我轟中的手掌,一邊朝着玄青快速奔了過去。

“咳……師兄……我的肋骨斷了……一定要先廢了他的修爲……我要慢慢折磨他……”玄青趴在地上,氣若游絲,臉色更是慘白到了極點。

“師弟!堅持住!”玄隆很緊張的檢查了一番玄青的胸口,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只是斷了連根肋骨,沒有傷及內臟……”

玄隆的話還沒說完,抓住了空隙的我,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了!

“他的確只是斷了兩根肋骨,沒有傷及內臟,不過,他很快就要傷及內臟了……”我居高臨下的盯着半蹲在玄青面前的玄隆,在玄青驚駭的目光注視下,我再次揮起了鐵拳,朝着玄隆的後心,毫無保留的砸了下去!

高手過招,勝負只在毫釐之間,所以,一旦搏鬥開始,便要心無旁騖,只要稍有分心,那便是萬劫不復!

這句話形容此時的玄隆正合適!

因爲玄隆是背對着我,而且他的身前還是基本喪失了閃躲能力的玄青,只要玄隆選擇閃躲我這一拳,那我這一拳便會毫無保留的砸在玄青身上,可玄隆要是不閃開,那他就只能硬抗我的鐵拳!

玄隆爲了查看玄青的傷勢,僅僅分心了一瞬間,便被我逼入了進退維谷的地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