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嘻嘻…我叫藍心,你既然剛剛過來這裡,我就先帶你熟悉一下這裡吧。」

「你不要太擔心,這裡和外面區別也不是很大的,有吃的地方,玩的地方,唔…如果你喜歡去那種地方的話。」

藍心一邊俏皮地說著,一邊拽著韓宇離開了人群。

韓宇倒也沒有拒絕藍心的好意,從那些人的眼神,他可以感覺到這地方極為的詭異,有人幫助自己了解一下這個地方也不是什麼壞事。

就在藍心拽著韓宇的手臂離開的時候,一道道嫉妒無比,甚至有些恨意的目光也是一直盯著韓宇。

「若風大哥,看來你的競爭對手又多了。」人群中一名少年開口對著身旁的人說道。

那少年話剛說話,便感覺身體升起一絲涼意,只見那被他成為若風大哥的人,面色陰沉地盯著韓宇離去的方向。

「哼!他剛過來不懂規矩,不過他若是敢對我刑若風的女人動心思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他!」

極為氣憤地說出了一句話之後,刑若風便帶著那少年離開了。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之前韓宇所在的地方,又是一道道光柱顯現,幾道身影也是出現在了那光柱之中,正是在韓宇之後進入這片空間的人。

「看這裡,這是生死台,在城裡其他地方是禁止打鬥的,這是很久的規矩了,如果有人違反的話,將面臨所有修行者的追殺。」

「但是如果實在有人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想要生死戰的話,就只能來這生死台,在這裡決鬥,不論生死。」

藍心用平淡的話語對韓宇介紹著生死台,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喜歡這個地方。

整個生死台呈現四方形,面積極為廣闊,足夠兩人進行生死廝殺,而在生死台周圍,卻是有著淡淡的血腥味。

顯然,還是有不少人會到這生死台上進行生死戰的。

介紹完生死台之後,藍心再次拉著韓宇繞著整座城逛了一圈,各個地方都為韓宇介紹了一通,韓宇自然也是有了個大概的了解。

在這座城裡,和外面的世界沒有任何區別,甚至各種交易,也是使用靈晶的。

「這裡只是一座城嗎?」韓宇對著藍心問道。

在外面的禁制,不知是哪位強大無比的大能設置的,甚至各大勢力的高手都不能奈何,只能強行打開一道裂縫,韓宇自然不會相信,這片空間里只有一座城。

藍心眨了眨眼睛,隨後面色凝重地看著韓宇說道:「這片空間廣袤無垠,這座城相對這片空間來說,只是一粒沙子而已,但是在城裡,是最安全的。」

「外面危險重重,勸你還是不要隨便到城外走動。」

藍心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極為的認真,不過韓宇貌似並沒有聽進去。

他進來這裡,最主要的目標就是找到九神花,但是現在,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去做了。

這片空間里同樣有著很多修行者,不過所有修行者,實力最強的也只是四象境五重的實力,韓宇不確定九神花是否在其他修行者的手裡。

深深嘆了口氣,韓宇最終還是決定詢問一下藍心,「你有沒有聽說過九神花?」

面對韓宇突然的提問,藍心稍稍愣了一下,旋即笑著說道:「九神花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片空間里呢?你想多啦!」

「你怎麼會需要這種東西,在這裡,根本不會出現九神花的。」藍心疑惑地問道。

韓宇皺起了眉頭,雖然認識藍心時間不長,但是他卻能感受到,藍心是很單純的一個人,而且從她的眼神來看,並沒有騙自己。

難道這裡真的沒有九神花?而梁魄得到的九神草,和這裡沒有任何關係?

儘管如此,韓宇還是很不甘心,已經知道了這座城只是空間里的冰山一角,他最終還是要到城外的世界去尋找一下九神花的下落。

「你一直都是生活在這座城裡嗎?就沒有出去看一下?」韓宇對著藍心問道。

藍心搖了搖腦袋,認真地看著韓宇:「這座城是很久之前就有的,而且有著很強大的陣法守護,城外面有著無數的危險,卻也沒有辦法威脅到這裡。」

「你應該也發現了,在這裡,最高的實力也只是四象境五重,在城外,可是有著很多可以致命的危險地方,你最好不要亂闖。」

藍心再次鄭重地提醒了韓宇,她自然是猜到了韓宇有出城的打算。

「這裡你應該都熟悉了吧,那我帶你去找住的地方吧,其實這座城裡的人並不是很多,也有很多空著的屋子,你到時候隨便挑一個就可以了。」

韓宇思考了一下,然後對著藍心笑著說道:「我想找一個安靜一點的地方。」

藍心聽了韓宇的話,拍了拍韓宇的肩膀,微笑說道:「以前很多剛來這裡的人都和你一樣,不敢和其他人接觸,其實你最好在人多的地方找個地方住,要不去我那裡?我旁邊可是有著一處空著的屋子哦。」

韓宇有些猶豫,不過見到藍心十分熱情,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

隨後,藍心帶著韓宇來到一座房子面前,這房子看起來很古樸,一看便是有著很長一段時間的歲月了。

「嘻嘻…我就住在你旁邊,有什麼問題的話你可以隨時去找我,你剛剛來到這裡,肯定還是有些不適應,就早點先休息吧,或者你自己也可以出去轉轉。」

藍心笑嘻嘻地對韓宇說完最後一番話,便離開了韓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緊接著,韓宇也是將自己的房間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布置了一番,然後躺在了床上,開始對這詭異的地方思索了起來。 就在韓宇思考的時候,突然發覺屋內傳來了一些響聲。

韓宇瞬間變得警惕了起來,雖然藍心說過城裡禁制廝殺打鬥,但是人生地不熟,始終還是要小心一點。

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大廳的位置,韓宇發現有著一個愁眉苦臉的人坐在了桌子旁。

看到那人,韓宇鬆了一口氣,卻又感到很奇怪,梁魄這傢伙怎麼進來了?

梁魄看到了韓宇,並沒有說話,顯然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韓宇向前走去,坐在了梁魄的對面,有些奇怪地看著盯著梁魄。

「唉……」梁魄重重地長嘆一口氣,整個人都顯得無精打采,愁悶地說道:「媽的,這是我從小到大,運氣最差的一次,怎麼會來到了這種地方?」

韓宇的目光頓時直直地盯著梁魄,雖然自己是最先來到這裡的,但是現在看來,梁魄好像比自己更了解這個地方。

砰!

梁魄的手掌重重擊在了桌子上,滿臉都是後悔的神色。

韓宇看到梁魄竟然變成了這種樣子,頗為認真地問道:「怎麼回事,這裡是什麼地方,能讓你變成這樣。」

梁魄的面色有些無奈,搖了搖頭,對著韓宇有氣無力地說道:「你來了這麼久竟然都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別看這裡和外面的世界沒有什麼區別,但是這裡可是一座牢籠啊!」

「一座牢籠啊!以我的運氣,怎麼會來到這種地方?難道是上天都嫉妒我了,要把我永世關押在這裡?」

梁魄看著韓宇,一頓咆哮。

「牢籠?你的意思是…進來了這裡,便永遠都出不去了?」

聽了梁魄的話,韓宇震驚無比,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梁魄依然是一副苦瓜臉,對著韓宇說道:「聽他們說,這座城叫做罪城,最先進入這裡的一批人,是上一次和妖族大戰的叛徒,而這牢籠,是為那些叛徒準備的,現在生活在這裡的人,都是那些叛徒的後代。」

「一旦來到了這裡,便意味著世世代代都要被困在這裡。」

梁魄此時極為的鬱悶。

「難道真的沒有出去的辦法了?」韓宇此時也是鬱悶無比,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來到了這裡竟然會再也出不去了。

還沒等梁魄說話,韓宇便開始在地上刻畫起了陣法,他要刻畫的,自然是挪移陣法。

陣法倒是順利的刻畫完成了,但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

韓宇頓時感到一陣無語,就連挪移陣法都沒有用,那想出去,真的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進來了這裡,沒有得到九神花的消息不說,反而被關在了這片空間里。

梁魄又嘆了一口氣,失望無比地看著韓宇說道:「你想的太簡單了,如果挪移陣法管用,這裡早就沒人了。」

突然,韓宇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不確定地開口說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座城裡的人都是青年模樣,那他們的長輩去哪裡了?」

梁魄有些諷刺地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對這地方真沒什麼了解,這座城裡雖然安全,但卻不是能夠永遠待在這裡的,到了一定的時間,便會被一種奇怪的力量驅趕出去。」

火影之幕後大BOSS系統 「而且,在即將被驅趕出去的時候,生活在這裡的人,必須留下自己的後代,這似乎是這片空間的規則,如果違反了規則,會直接將那人抹殺掉!」

韓宇的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究竟是誰?開闢了這樣一個空間,而且還使用了如此殘忍的手段,這是讓當初那些被關押在這裡的人,世世代代都要被關在這裡啊!

「那位前輩簡直就是變態啊,我靠!這裡是關押叛徒的時候,關我們什麼事情,竟然還在外面留下了一顆九神草,把這麼多的人都吸引到了這裡面!」

梁魄再次咆哮了起來,進來了這個地方,已經讓他感到崩潰了。

「或許這裡真的沒有九神花。」韓宇再次失望了起來,最終還是找不到那所謂的九神花。

梁魄氣憤地看著韓宇,「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著九神花,即便真的有,你得到了又能怎麼樣!在這裡,所有人的實力,最高只能到四象境五重。」

「不過那些大勢力也要發瘋了,這樣想想也是好事,如果我沒有進來,他們的後代一直出不去,再知道是我放出了九神花的消息,那我可就要死無全屍了。」

梁魄不禁開始自己安慰自己了。

韓宇深吸了一口氣,今天的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就連他也是一時沒有接受過來。

「你是說,還有其他人進來了?」韓宇對著梁魄問道。

梁魄笑了笑,表情有些詭異,說道:「那可是九神花啊,那些高手自然會想辦法送一些人進來。」

「羅秀也進來了,這對你來說倒也是好事。他現在也只是四象境五重的實力,不管怎樣,你在這裡比在外面安全。」

羅秀也進來了?韓宇有些吃驚,仔細想了想,蘇眉欣應該也會來到了這裡。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韓宇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他進入這裡的時候,還沒有發現梁魄的身影,但是梁魄如此快的便找到了他,讓他感覺很奇怪。

梁魄白了韓宇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是第一個進來的,又一進來就得罪了人,想找不到你都難。」

說完,梁魄便拿出了一封信件扔到了韓宇的面前,「在大門上貼著的,我幫你拿了進來。」

那信件上有著兩個大字,極為顯眼——戰書。

戰書?自己剛來到這裡,還什麼都沒做呢,就有人給自己下戰書了?

韓宇頓時覺得有些迷糊,自己也沒得罪什麼人吧……

梁魄看到韓宇疑惑的表情,嘿嘿笑了一聲,說道:「你也不想一下,這裡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人住。」

「難道是因為藍心?」韓宇突然想起了什麼,就在藍心帶自己了解罪城的時候,有人對他投來了不善的目光。

「嘿嘿…」梁魄異樣的眼神看著韓宇,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自然是因為她,她可是有著不少的追求者,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那個叫刑若風的了。」

「我今天倒還見到他了,長相倒也不錯,實力也是在這罪城裡數一數二的,我幫你打聽了一下,這人心胸狹窄,極為記仇。」

「今天你和那個叫藍心的走的很近,又住在了她的旁邊,他向你下戰書再正常不過了。」

韓宇頓時感到很無語,剛剛來到這裡,就惹上了這樣的麻煩,雖然他也不畏懼刑若風的挑戰,但是被人沒事找事,心中卻是極為不爽。

韓宇打開了戰書,裡面的內容寫的很簡單:明日生死台一戰,刑若風。

「我可以拒絕嗎?」韓宇直接對梁魄問道,現在的他,可沒有心思去接受一個瘋子的什麼生死決戰。

梁魄似笑非笑地看著韓宇,「若是普通的戰書,自然是可以拒絕的,但是這是生死戰書,罪城有規則,每人每個月可以向一個人發起一次生死戰,而被下戰書的人必須接受這種挑戰。」

「如果不接受,或者想要逃走的話——那就要面對罪城所有人的追殺!」

韓宇隨手將戰書丟在了一旁,並沒有再理會,繼續對著梁魄問道:「後面進來的羅秀那些人呢?」

「他們可以沒有你這種閑情雅緻,還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一來到這裡,稍稍了解了一下,他們就出城了,肯定是去尋找九神花的。」

「嘿嘿…也有可能去尋找出去的辦法了,這些人在外面可都不是一般人啊,誰會甘心真的就永遠被困在了這裡。」

梁魄的語氣有些諷刺的意味,顯然他並不相信那些人能找到出去的辦法。

「我們明天便出城,如果這裡真的有九神花,即便是不能離開這片空間,也不能讓他們得到。」

魏延的種子三國 韓宇立刻做了決定,對著梁魄確定地說道。

「你真的不打算接受刑若風的挑戰嗎?」一道動聽的聲音傳入了韓宇的耳中。

韓宇微微一愣,看向了大廳的門口,一道秀麗的倩影站在門外,眼神中似是有些失望。

「呵呵…沒想到你竟然有這種心機。」韓宇對著藍心語氣冰冷地說道。

而藍心此時卻顯得有些難過,看那樣子好像是要哭出來了,任誰見了,都會心生憐意。

「從一開始你接近我,心裡就有了打算,而讓我住在這裡,也是你一早就決定好的,目的是為了讓那刑若風盯上我。」

「想必你很清楚刑若風的性格,若是我住在了這裡,他一定會下生死戰書,而你…是想借我的手,除掉刑若風。」

藍心的身體微微一顫,臉上有些歉意。

「我…不想這樣做的。」藍心的話語有些哽咽。

「你可曾想過,若是我敵不過他,便會死在那生死台上?或許你有萬般難處,但如果你真誠一點,我或許還會幫你。」韓宇的話語有些憤怒。

「我…」藍心此時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清亮的雙眸中似是有淚水流動。

「對不起…是我不好,罪城的生死戰,若當事人不想參加,如果有人願意代替參加的話也是可以的,你要是拒絕的話,整個罪城的人都會因為你壞了規矩而追殺你。」

「明天我去進行生死戰…」藍心的話語有些顫抖,留下了最後一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她的背影,在夜裡顯得有些凄涼…… 藍心離開后,梁魄饒有興趣地看著韓宇,韓宇並沒有理會梁魄,而是轉身回房間休息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再睜開眼時,已然是清晨了。

韓宇走出大門之後,卻發現梁魄早已站在了門口,有些詭異地笑著對韓宇說道:「我們現在就出城吧,如果真的有九神花,被羅秀他們得到,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韓宇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便隨著梁魄一起離開了。

整個罪城只有一個城門,而通往城門的路,卻是必須要經過生死台的。

即便只是清晨,生死台附近早已是人山人海。

而韓宇和梁魄此時也是來到了生死台的前面,梁魄看了看生死台,又看了看韓宇,有些不確定的語氣說道:「你真的就這樣離開?」

韓宇的目光也是看向了生死台,在生死台上,有著兩道身影。

一道身影身穿藍色衣衫,隨風飄揚,卻顯得有些落寞無助,背影有些凄涼。

而另一道身影,面向韓宇的方向,一襲金色的衣袍,目中充滿高傲之色,像看獵物一般看著面前那清麗的少女。

「好一個藍心,竟然這樣不識好歹,不過,在這罪城裡,沒人會幫你,而外來的人,也不會幫你…」

刑若風的語氣有些輕蔑,也有些憤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