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巨蛙一般是道士培養來捉鬼用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看蔚軒這模樣,肯定是沾了巨蛙的不少血。

而且巨蛙身上的粘液也帶有少許符性。

我拿出匕首,擋在蔚軒前面,說道:“我是人,對付它比你好。”

而且我可以用心控制匕首,也就是說可以遠程攻擊,不會害怕她的血液與粘液。

巨蛙一般皮粗肉糙,防禦力特別強,只有攻擊心臟才能致命。

用心控制着匕首快速的刺在符水蛙的前腿上。

符水蛙疼得跳躍而起,我本來想繼續控制着匕首朝符水蛙的心臟刺去。

可蔚軒先我一步來到符水蛙身下,長劍揮舞。

符水蛙的血液噴涌而出,但蔚軒仍然沒有停止動作,繼續用長劍在青蛙心臟處切割着。

最後一刻還在跳動的青蛙心臟掉落而出,蔚軒給我使了個眼色。

我愣了一會,才跑過去用匕首刺進鮮血淋漓的心臟。

沒想到想接近符水蛙的心臟這麼難,剛纔的我還天真的以爲一隻匕首就能解決。

蔚軒現在的臉色更加難看,剛纔在殺符水蛙時,血也沾得太多。

現在的蔚軒一定很難受,只是沒表現出來。

他把我拉到身後,警惕的說道:“小心……那個人就要出來了。”

我背靠着他的背,環顧着四周。

現在符水蛙死了,四周再次被灰霧籠罩,視野也變小很多。

突然一道黑影朝我撲來,還沒等我反應,蔚軒就把我撲倒在地。

用自己身體擋住了那個黑影的攻擊。

瞬間我就慌了神,大叫道:“蔚軒……”

他現在本來就虛弱,再替我擋下這個攻擊肯定會堅持不了多久的。

用匕首從下方刺進黑影身體裏。

黑影立即疼得遠離了我們。

蔚軒趁這個空檔橫抱起我,迅速朝另一方逃去。

現在的蔚軒根本就不適合戰鬥。

注視着後面的黑影,距離越拉越近。

從剛纔的攻擊來看,黑影的目的應該是我。

用符水蛙解決蔚軒只是爲了更加方便抓我。

如果我們繼續這樣逃下去,蔚軒肯定會體力不支。

而我最終還是會被抓住。

看了一眼臉色蒼白如紙的蔚軒,那兩雙桃花眼的確迷人。

雙手環繞着他的頸,頭慢慢上仰,嘴脣輕輕貼到他的冰脣上。

這是我一直不敢做又很想做的一件事。

他兩眼閃爍的盯着我,目光柔和許多。

然後我便用力的推開他,自己狠狠的落到地上。

黑影趕緊朝蔚軒甩出幾隻銀針,然後朝我撲來。

我朝着正在抵擋銀針的蔚軒大吼道:“快走,不要管我……”

但蔚軒並沒有聽我的,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面無表情的朝我跑來,但黑影的速度比他快一步。

黑影在抓到我後,我立即小聲說道:“放他走,不然我就自殺,我想,你應該是想抓活的我吧!”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經驗,每個想抓我的人都想活抓我。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可能真像那個人說的那樣,我的血液與靈魂都是獨特的。

dota傳奇教父 再怎麼獨特我也不稀罕,就是因爲這份獨特我太沒有朋友和親人。

爲了蔚軒我願意捨棄自己的性命。

隔近纔看清,抓住我的這個人全身都用黑色的布包裹得極其嚴實,只露出兩隻深邃的眼睛。

黑衣人看了下我又看了下正朝他攻擊而來的蔚軒,轉身就走。

只聽見蔚軒咬牙切齒的叫了聲:“舒雨澄……”

心跳頓了半拍,腦袋嗡了下。

他剛纔叫我名字了,沒錯……的確是我的名字。

這還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跟他相處這麼久,除了笨蛋笨蛋的叫以爲就是喂。

好不容易等到他願意開口叫我的名字,我卻……

一股心酸涌上心頭。

突然一道白影出現在面前,說道:“你是白靈域的人吧,還不快放下人然後滾……”

是小白,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而且他現在的表情極其恐怖,眉毛也擰成一條線。

他口中的白靈域到底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聽過這個區域?

黑衣人猶豫了片刻,聽話的扔下我就走了。

蔚軒這時也趕了過來,看着小白問道:“你怎麼來了?”

“本來說好今天去找不死草,結果你們沒出現,於是跟着你們的氣息找到這裏了。”

蔚軒臉色突然陰沉下來,說道:“你也發現了?”

小白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這裏的一切關係到冥界的安危,我會派人來調查,你放心。”

他們的對話我還是一點都聽不懂,只明白,千家村案件不簡單,而且好像還牽扯到了冥界。

“先出去……”

聽到蔚軒這樣說,我也只能點頭答應了。

雖然沒見到姥姥,但我也不想繼續找,姥姥現在絕對不在村裏。

姥姥肯定有什麼事在瞞着我。

剛出村就看到那個說對我感興趣的男人在村門口等着。

他高興的走過來,露出兩顆小虎牙,說道:“喲……真巧,又見面了,你們叫我鄭十七可以,不過還是叫十七吧。”

我笑了下,說道:“你這名字真有意識,在這等我們是想說什麼呢?”

他縷了下依然很亂的頭髮,說道:“我打聽到不死草的消息,不過不太確定,你們要同行嗎?”

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他怎麼會知道我們要找不死草!

小白猶豫了一下,說道:“你一直在跟蹤我們?”

他沒有說話,只是尷尬的笑着。

蔚軒盯着鄭十七看了半天說道:“你是想我們幫你吧,你想長生不老。”

朕十七臉色瞬間變了,說道:“冥界的軒王果然好眼力,沒錯……就算這樣又怎樣,我有確切的情報來源,到時候找到了就憑自己本事奪取。”

他居然有看出蔚軒身份的本事,到底是個什麼人。

“好……夠直接,我們答應了。”

“哈哈……還是白少主爽快。”

重生請自重 說完,蔚軒準備離開,鄭十七卻突然說對着蔚軒說道:“軒王,千萬要看好你身邊這個女人,不然……”

說着他臉色越來越陰沉。

然後突然大笑道:“不然,我搶走了。”

我瞬間就無語了,狠狠的颳了他幾下。

蔚軒卻一直嚴肅的看着鄭十七,小白也是如此。

說完我們便散了開來。

回到別墅的第一眼就看見凌夕站在門前等着,手上抱着質料。

蔚軒接過質料,坐到沙發上認真看了起來。

看完後,蔚軒突然說道:“嗯……你就別回冥界了,跟着我們一起找不死草,順便找那個。”

凌夕一驚,一直冰冷的眼中像冒出了火,立即答道:“是……” 凌夕一驚,一直冰冷的眼中像冒出了火,立即答道:“是……”

由於蔚軒身上全身蛙血,所以他在看完質料後,皺着眉走進了浴室。

只留下我和凌夕兩個人在大廳。

沒有蔚軒的存在,凌夕看我的眼神更加放肆。

而我,則有一絲膽怯,畢竟看看別人,再看看自己。

氣場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她在颳了我無數眼之後,終於忍不住,走到我面前。

一副怒火沖天的樣子,直接拽住我的衣領,把我從沙發上硬生生的拽了起來。

低聲說道:“給我離開他!”

“蛤?”

愣了一會才明白她口中的他肯定是蔚軒。

眉頭緊皺,用力的掰開她的手,毫不留情的說道:“你喜歡他,對吧!”

掃了一下她的眼睛,這時她的眼神有點閃爍。

“你喜歡她就自己去追,難道趕我走,她就能喜歡你嗎?”

這種情節在偶像劇裏看得很多,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雖然在她面前我不是很自信,但在喜歡蔚軒的這件事上我不想退讓。

也不能退讓,以前的我沒有自己的主見,都是在聽別人的。

姍姍和孟瑤那件事就是因爲我一直在聽別人的,而一直在動搖。

這次……我要跟着心走。

她殺氣滿滿的盯着我,說道:“你已經傷害過他一次,還想再傷害他一次嗎?這次我絕對不會允許……”

一愣,我記得小白也對我說過“曾經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的話。

難道我很早以前就認識她們嗎?

可我一點記憶也沒有,有的只是現在的這部分記憶。

突然好羨慕她們。比我更加了解蔚軒,知道蔚軒都經歷過什麼。

她越說臉色越陰沉。

看着她毅然決然的樣子,全身顫抖的說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我舒雨澄就是喜歡他蔚軒,不管你幹什麼我都不會離開,而且……”

“咳……咳……”

兩聲帶有磁性的乾咳聲從樓梯上傳來。

擡頭望去,蔚軒現在正穿着一件白色浴袍,頭髮還沒幹透,兩隻桃花眼正閃躲的盯着這邊。

看上去沒有平時的冰冷,而是讓人感覺很是呆萌,清新。

臉瞬間漲紅,心臟快要跳出來一般。

他什麼時候來這的,我完全沒注意到。

會不會聽到我剛纔那段話了,要是聽到了,算是變相告白嗎?

好緊張,看着他一步步的從樓梯上走下來。

心跳跟着他的步伐在跳動着,不知道他接下來會怎麼樣。

他眼神溫柔的看着我,輕聲說道:“一夜沒休息,你先去整理下,休息下,休息好了準備出發。”

愣了幾秒,然後低落的往浴室走去。

難道他沒有聽到嗎?

本來還滿心期待的想知道他的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