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對,我是不夠資格教訓你,林大師!”

不知道爲什麼,郭勇佳這傢伙把“林大師”三個字咬的重重的。

“不過,大家都知道你林大師是個抓鬼的行家,可很少有人知道,你還是個玩鬼的行家啊!”

他這話剛說完,我的臉色就是一變,他怎麼知道我要用鬼術對付他。

“你說的話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我對着郭勇佳說道。

“你敢說,我身上的兩隻小鬼,不是你下的?”

“郭勇佳啊,我還沒發現你有這毛病,妄想症吧!”

我連聲對着郭勇佳反擊道,要說扯歪理,就算是十個他加起來,也扯不過我。

“今天你自己不知道在哪裏染上的小鬼,居然怪到我的身上來!明天你是不是拉屎拉在褲襠裏,也要說是被我嚇的啊?”

“你!”

郭勇佳怒髮衝冠,正想衝上來跟我幹,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停住了。

“你是大師,我知道我玩不過你,沒關係,我也請了一位大師,來跟你玩玩!”

說罷,郭勇佳朝着旁邊讓了一個身位。

“王大師,請!”

一個有些邋遢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就是他?”

“沒錯,就是他!”

郭勇佳說罷,那個王大師的眼神,就朝着我看過來。

他的眼神之中非常空洞,似乎瞳孔都沒有顏色,但我還是能從中感覺到一股深深的煞氣。

“小心,他看起來有點邪乎!”

蘇小魅暗中對着我提醒道。

“對普通人出招,算什麼本事?林大師,還是讓我來陪你玩玩吧!”

那王大師說完,朝着我指了一下。

剛開始我不覺得有什麼,但是下一個瞬間,我的眼睛一黑,鬼視自動開啓。

英雌 我就發現從他的袖口裏面,兩團黑霧,朝着我衝了過來,很明顯,這就是鬼物!

除了離鬼王和小魅的那場鬼霧紛飛的戰鬥,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夠驅動鬼物攻擊,而且,是在這大白天,在這大庭廣衆之下,如此的肆無忌憚。

“你這是作死!大帝賜我劍,七星指天罡......”

這種鬼物級別的,我當然是不會怕的,七星勒劍咒瞬間就釋放了出來!

一劍一個,我瞬間就劈散了兩隻鬼物。

“有兩下子!”

對面的王大師,神情開始變得認真起來。

“再嚐嚐這個!”

說着他再次朝着我指過來,而這一次,就不是簡簡單單的兩個鬼物了,十幾個鬼物朝着我圍攻過來。

我當時心裏就艹翻天了,這鬼物是對我沒有什麼大傷害,可是這麼殺,不是一般的消耗真氣啊。

“我知道了!”

蘇小魅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腦子裏面。

“你知道什麼了?”

我一邊抵禦着鬼物,一邊對着她問道。

“我就說怎麼這麼熟悉的感覺呢,這傢伙,是屬於養鬼人,你速戰速決,趕緊解決戰鬥!”

“養鬼人,是什麼?”

我表示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個行業,

“他們是屬於邪修的一種了,他們喜歡通過特殊的方法,刺激剛死的,或者已經死了很久的人化作厲鬼,然後降服爲自己所用,十幾年前這種流派很流行,後來因爲太邪性,被掃蕩的差不多了,沒想到在這裏還能看到他們。”

沒時間聽蘇小魅繼續感嘆了,我趕緊殺掉了身邊的鬼物,朝着養鬼人衝了過去。

“吃我一劍!”

我的七星劍,朝着他的肚子砍過去。

“來得好!”

他的手上浮起了一片黑氣,仗着這黑氣,他居然直接朝着我的劍抓過去。

(本章完) 被我七星劍砍了一下,他手上的黑氣消減了不少,可我的七星劍也暗淡了下來。

他手上的黑霧有古怪,我趕忙退後了好幾步。

“這是什麼情況?”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你看到他手上纏着的黑霧了麼?那是鬼兵級別的!這人的養鬼之術造詣很深,現在的你不是他的對手!”

不用蘇小魅說,我也感覺到了,我會的東西就這麼點,真元也有限,拼到這裏,已經消耗了不少了,可對面還跟個沒事人一樣的。

“那加上你呢?”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人家本來就冤枉你用的是鬼術了,我再出手,那不是更坐實了你這個身份麼?”

也是,名聲很要緊啊!

七星劍失去了後續的真元供應,開始消散了,對面的王大師邪惡的笑着,朝着我步步緊逼。

“怎麼辦?”

我在心裏對着蘇小魅問道。

“還能怎麼辦?跑唄,打不過還跟他硬撐着幹什麼?”

這話我就不贊成了,遇到強大的敵人,怎麼能跑呢?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我們應該叫做戰略性轉移。

我本能的就回過了頭,準備勘察一下撤退的路線。

誰知道這一看,還多出了點意外收穫,我就看見李辰那小子,正抱着本書朝着我們這個方向走過來,一條妙計,瞬間就在我的腦海裏形成了。

“你還能丟小鬼麼?”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沒問題啊!”

蘇小魅的回答倒是乾脆。

“不過你想幹什麼?”

“幫我丟一隻小鬼,到那個李辰的身上去!”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他身上有很強大的護身法器,小鬼丟過去沒用的,砸在法器上面就被震死了!”

“沒關係,你丟就行了!”

蘇小魅雖然行爲比我高很多,但思想還是不夠複雜啊!

她按照我說的丟了個小鬼過去,果然小鬼還沒到他身上,就被無形的波紋震碎,那邊的李辰瞬間就炸窩了。

“有鬼氣!”

我神色緊張,裝作要和王大師拼了的樣子,對面的王大師,也開始慎重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我一聲大吼,朝着李辰那邊跑過去!

“救命啊!”

步步緊逼的王大師看到我這個動作,有些愣住了。

“還想跑?”

他一聲大喝,一口氣朝着我丟了三四隻鬼兵過來!

雖然旁邊有人,但他卻並不懼怕,因爲尋常人,是看不見鬼的,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李辰根本不是尋常人。

他是一個身上帶着N多個道符的,對鬼有着天然仇恨的憤青少年。

李辰看到我的時候,本來是有些不悅的,但是當他看到身後衝過來的小鬼的時候,眼睛裏面瞬間就放射出了興奮的光芒。

“大膽妖魔,膽敢在學校放肆!”

說完,他操起一張符咒,就丟了出去,我沒看清是什麼,但還好不是破煞符!

三隻鬼兵瞬間就被消滅了。

“你還有幫手!”

王大師看着我,瞬間就開始震怒了。

“兄弟,我知道你叫李辰,我還幫過李老師呢,這是個邪修,他專門養鬼的,我打不過他,你快幫幫我!”

李辰歪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你,林星嘛,不過你別想跟我姐有什麼,我姐的事情,等我解決了這個邪修,再跟你談!”

“好好好!”

我滿嘴答應了,心裏卻是笑開了花。

我跟你商量個屁!

豪門童養媳 李辰抓起一把符咒,和王大師戰了個難解難分,趁着他們酣戰的機會,我趕緊溜號了。

麻辣隔壁的,狗日的郭勇佳,敢陰我!這個場子我遲早得找回來!

爲了不讓他們找到,我一口氣跑回了宿舍,宿管不可能讓他們上來的,還有這位王大師,有沒有命活着回去,都是一回事吧。

畢竟我上次可是看到,李辰的手裏有一疊破煞符的。

寢室裏沒人呢,休息了一會以後,不知道爲何,我感覺有點奇怪,想了半天才發現,蘇小魅一路都沒有說話。

“小魅?”

我朝着她試探的說了一句。

“怎麼了?”

“我看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怎麼都不說話啊?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我本來只是隨便這麼一問,沒想到,還真的問出事情來了。

原來,蘇小魅這幾天確實挺惆悵的,她是鬼王級別的強者,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手下和地盤的,現在她消失了這麼久,杳無音訊,她的那些手下們,都開始有些不安份了,所以她想在近期回去鎮壓一下,但是她又怕我一個人,沒有人守護她不放心。

所以這些天,她的心情一直都不是特別的好。

瞬間,我就對蘇小魅理解了很多,她上次專門放馬面過來試探我,估計也有這麼一方面的原因吧。

“你放心吧,我一個人能行的!”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不過,你要去多久呢?”

“最快三天,最慢七天,也就可以回來了。”

三到七天,也不算太長時間啊,這些天我就少出門,儘量呆在二姨的別墅裏面,把她別墅的防禦陣法打開,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那你帶上手機吧,把手機號碼告訴我,我沒事幹可以給你打電話。”

毒寵霸氣小妖花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蘇小魅聽到我這話,卻是噗嗤一笑。

“我這是要去陰間,陰間沒有信號的,帶手機有什麼用!”

說到這裏,她卻是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些什麼。

“對了,你一說手機我還想起來了,我這裏有一塊傳訊石,你要是真想我了,或者有事找我,可以用它給我發消息,送鬼氣進去就行了,你身上的鬼氣全部用完,大概可以說一句話吧!”

我擦,全部鬼氣才說一句話?

“這可是鬼王級別的寶物,你可別弄丟!”

蘇小魅繼續對着我說道,我這才釋然了,等級高嘛,咱才勉強鬼兵,能用都不錯了。

“對了,你的鬼袋呢?”

蘇小魅突然對着我問道。

“在呢!”

我找出來,拿給了蘇小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