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畢竟不解我們的陰婚毒咒,我們怎麼去受那千年萬年的刑法?

想到此處,我竟然不害怕,反而高興。

只要我和上官仙的活人陰婚解除,而且不死,即使千年萬年又如何?

等到我們刑滿之日,不就可以再次走到一起?

想到此處,我竟然露出了一臉的笑意,完全沒有把有可能會墮入十八層地獄當回事兒!

只是很高興的對着師傅說道:“師傅,謝謝、謝謝你!”

師傅見我道謝,不由的長嘆了一口氣兒:“我說小炎啊!你可知道十八層地獄的可怕?以你們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即使不死,也會被打進十八層地獄中的十七八層,而且其時間肯定不會短!”

此刻聽到師傅這般說道,我沒有第一時間說話,而是望了望黑灰色的天空。

然後扭頭看向了一旁的上官仙,上官仙見我望着她,也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害怕之色,只是對着我點了點頭:“我什麼也不怕!”

看着上官仙沒有絲毫動容的表情,以及她堅毅的目光,我也對她點了點頭並且開口說道:“即使千年萬年,我們終將會在一起!”

一旁的師傅見我和上官仙如此,也不在說話。只是微嘆了一口氣兒,微微的搖了搖頭,然後便離開了這裏,走向了隊伍的最前方。

看着師傅離開的背影,我心中略微的有一絲傷感。師傅爲了保我不死,竟然跪在鬼王面前替我求情。

同時還爭取到了我和上官仙脫離陰婚毒咒的機會。

當然,這個機會是建立在我們將會受到更長久,也不知道多少年的懲戒基礎之上。

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感謝我師傅。

只要我和上官仙的陰婚毒咒被催判勾畫了去,我兩都不會在有魂飛魄散的可能。

就算受盡百世折磨,我們也終有見面的一天。

而這一切,都是我師傅爲我和上官仙爭取而來。師傅的大恩,我本就無以爲報。如今師傅又如此的爲我和上官仙着想,這讓我異常的感動。

師傅走後,我和上官仙便走上了審判臺,剛纔走上這審判臺,我便見到了數以千計的通道,兩邊都用圍欄擋住,只容一人可通過的樣子。

不過我們並沒有走向那些通道,而是繞過了那些通道。

向着通道的邊緣走去,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我眼前出現了一條類似街道的大路。

而大路兩邊都有鬼兵把守,一個個全都帶着紅色的面具,看樣子應該也是陰司的黃泉軍團。

隨後,我們在這條如同街道,但周邊除了鬼兵以及一些如同兵役的房子以外,什麼也沒有的大道上走了幾分鐘,然後便停了下來。

我望了望四周,發現這裏有些像兵寨。

不過就在我打探四周的時候,兩輛囚車便被一些陰兵給拉了出來。

至此,我與上官仙被這些陰兵強行分開,直接就被關進了囚車之中。

這些囚車就和古代的押送囚犯的囚車一般,沒有絲毫改變,就只留了一個死人頭在外面。

鬼兵把我們關好之後,車隊便開始啓程。

而同時,周圍的鬼兵也都不在走路,而是騎上了馬!然後我和上官仙便被一羣騎着戰馬的鬼兵押送着離開了這裏。

因爲鬼兵們都騎上了戰馬,所以這行進速度很快。

只聽耳邊不斷響起車輪的聲音以及馬蹄發出“踏踏踏”聲響。

大約十分鐘後,我們出了這兵營,然後便來到了熙熙攘攘沒有多少鬼的大街上。

看着酆都大街上熙熙攘攘的鬼羣,完全與我想象中的不一樣,我以爲這裏應該也如同陽間一般,應該是人來人往。

可是此刻看來,這酆都大街卻是一片蕭條。

不僅這古色古香的街道上沒有什麼鬼,就連很多店鋪都是關着門的!

這裏的場景與我在半步多見到的場景,幾乎是兩個樣兒!完全顛倒了我對酆都鬼城的認知。

大約在這街道上前行了約兩個小時,我們終於便來到了目的地。

囚車停下之後,我扭頭望了望,只見一旁出現了一棟碩大無比的鬼宅,因爲我這會兒的視野有侷限性,所以看不出有多大!

只見這鬼宅氣勢磅礴,大門少說也有百丈高,而且大門前左右兩邊,還有兩隻異獸趴着。

那異獸一隻全身黑毛,一隻全身白毛,而且頭頂上有角。看上去有些像黑獅子和白獅子,不過頭頂上卻多出了兩隻角……

除了這大門前的兩隻異獸讓我感覺到新奇以外,這大門門樑上的四個大字卻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只見這門樑上方銀鉤鐵畫,赫然寫着四個金色大字“閻羅大殿”。

見到這場景,我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往日在電視裏常常見到閻羅殿這三個字眼。

可我怎麼也沒想到,我竟然這麼早就親自來到了這裏。

也正當我愣神的時候,鬼兵便已經解開了囚車,將我和上官仙放了出來。

我倆剛一走下囚車,其中扭頭的鬼將便對我和上官仙開口說道:“二位,閻羅殿已經到了。接下來,你們就隨我們進去就是!”

聽那鬼將出言提醒,我也對他點了點頭,但沒有搭話。

那鬼將見我點頭,便猛的一揮手,然後我們便被夾在中間,最後押送進了這鬼氣森森的閻羅殿…… 如今我和上官仙都被拘魂鎖,鎖上了手腳。

然後再由四五十名鬼差將我和上官仙押送進了閻羅殿。

剛走進這傳說中的地府最高衙門,我其實挺好奇的,還是一個勁兒的往四周打探。

只見這閻羅殿鬼氣森森,走進門是一處很大的廣場,廣場上有很多鬼差。

有和我師傅一樣拿筆與一本小冊子鬼差,也有很多抱着一疊疊書本來往的紅皮小鬼兒,更有很多如同我這樣,被帶刀鬼差押運來此的鬼。

見到這場景,我竟然不由的聯想到了我們陽間的派出所。

想到此處,我不由的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只感覺這陰間除了荒涼了一點,沒有太陽與月亮以外,與我們陽間也沒有多大區別。

而此刻對我來說,我也不感覺恐懼,更加別說害怕了。

就在我四周打量周圍的景物的時候,上官仙卻對我開口說道:“李炎,一會兒我們就可能面臨上百或上千甚至上萬年的懲戒,你現在後悔和我來到地府麼?”

見與我並排而立的上官仙突然對我這般說道,我不由的露出一笑:“仙兒你說的什麼傻話,本來魂飛魄散的是我。可現在卻連累了你!”

“我是自願的!”上官仙一臉暖意的望着我,並且淡淡回答道。

“如果我倆被判魂飛魄散,我李炎能與你死在一起,我眉頭都不會眨一下。如果被判墜入十八層地獄,即使千年萬年,我依舊無怨無悔!”我一臉鄭重的開口道,說出了我的心聲。

上官仙見我如此回答,好似很是感動,眼神之中寫滿了柔情……

見上官仙這樣兒,我再次對她露出了一個我自認爲很是陽光的笑容,然後用被拘魂鎖鎖住的手去牽上官仙的手。

隨後,我二人就這樣被捆着鎖鏈,手牽着手,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閻羅殿的深處。

這閻羅殿很大,而且這裏有很多房間,每一間都有四五百平方米那麼大,而裏面都是用來審訊鬼魂用的公堂。

不過能被帶到這裏審訊的鬼魂,一般都是一些比較特殊的鬼魂。

比如枉死鬼、怨氣盛又或者功德積累得比較多,在陽世地位比較高的鬼,一般會被帶到這閻羅殿審理。

至於那些普通鬼,自身沒有啥怨氣、在陽間也沒有積過什麼功德的鬼,這樣的鬼就會直接在審判臺上被一些小判官審理,然後被分類而出。

投胎的可去投胎,不能直接去投胎的或者下輩子不能爲人的,則一些被押送去十八層地獄受罪,又或者被押送到畜生道,下輩子做畜生什麼的。

我和上官仙好似有些特殊,就我們兩被四五十名鬼兵押送。

而且在押送過程中,還有鬼兵在前面開道,不準其餘的鬼或者鬼差靠近。

周圍的鬼差見我和上官仙被四五十名黃泉鬼兵押送來此,都不由的小聲交談了起來。

其中兩個小鬼的語言更是讓我憤怒。

“這倆人犯了什麼罪,竟然被這麼多鬼兵押過來!”

“誰知道呢?說不定這二人在陽間就是什麼採花大盜,男的採陰,女的採陽!”

其它的一些閒言碎語也就算了,我還可以忍受,TM的這會兒被兩個傻逼小鬼說我和上官仙竟然是採花賊,這讓我異常氣憤。

要知道我TM還是一個處男呢!不過說我也就算了,這兩個傻逼小鬼竟然連上官仙一起給罵了,這是讓我最受不了的!

我當即便猛的扭頭瞪向了那兩名小鬼,然後一臉煞氣的沉聲說道:“有種你就在說一遍?”

那兩名紅皮小鬼被我這麼一瞪,一時間竟然有些啞語。

不過在短暫的愣神之後,只見其中一個小鬼對着我便開口道:“怎麼着?都到了這地兒,你還想怎麼樣?”

“就是,說就說,難道我還怕你不成?我說你倆男的採陰,女的採陽!狗日的採花大盜囂張個屁……”

其中一隻小鬼的話音剛落,我便來了脾氣。

老子都淪落到了這個地步,也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對準了那兩名小鬼就準備衝過去,可是我的腳步剛一落動,我身體上的鐵鏈便發出“咔咔咔”的聲音,讓我動不了分毫。

同時幾名鬼兵也迅速拉緊了拘魂鎖,讓我更加離不開這裏。

上官仙見我這般激動,當即便拉着我的手:“李炎算了!”

而上官仙的話音剛落,那兩隻紅皮小鬼竟然還很是囂張的對着我繼續說道:“怎麼着?你到是來打我啊!你來啊!”

“哈哈哈,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能由你這鬼魂猖狂?”

兩隻小鬼繼續囂張的大笑與大叫,雖然上官仙制止了我,但我心中還是不爽,想上去拍死這兩隻該死的紅皮小鬼。

但就在我拿那兩隻紅皮小鬼兒毫無辦法的時候,只見我們前面領頭的一個鬼將當即對着身旁的鬼兵低吼了一聲:“將這搬弄是非的紅皮小鬼給我掌嘴!”

鬼將身旁的幾個鬼兵聽到這道命令後,當即便大吼了一聲:“諾!”

話音剛落,七八個鬼兵便氣勢洶洶的衝向了那兩隻紅皮小鬼。

那兩隻小鬼見黃泉兵團的鬼兵氣勢洶洶的衝向了他二人,當場便被嚇得夠嗆,還不等那些鬼兵趕到。

這兩隻紅皮小鬼當場就被嚇的“噗通”一聲就跪倒在地。

“大、大、大人饒……”

還不等一隻小鬼的說說完,鬼兵便已經來到了那兩隻紅皮小鬼的身前。

最後由兩隻鬼兵架起那兩隻紅皮小鬼,就被另外一名鬼兵“啪啪啪”的不斷扇耳光。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冷哼一聲,便不在開口說話。

而周邊議論紛紛,說我們是什麼江洋大盜,是什麼殺人魔王之類的聲音,也在這頃刻之間戛然而止。

隨後,我們便在周圍所有鬼的眼色之中,寂靜無聲的離開了這條通道。

離開這條通道之後,我們大約又走了十多分鐘,我們來到了一處獨立的公堂,而且公堂門口還有兩隻惡犬。

不過這兩隻狗卻與我們陽間的不同,因爲這狗長得和獅子般大小,甚至它還不止一個腦袋,而是三個。

見到這等場景,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來看民間傳言是真的,在這地府之中還真有三頭惡犬。

不過這兩隻惡犬在看到我們這一行鬼之後,並沒有放聲大叫,也沒有衝過來撕咬。

而是低着頭,對我們發出“嗚嗚嗚”的低吼。

我們經過惡犬把守的大門之後,便走進了這間碩大的房間,剛一進屋,我便發現這裏的規模很大,其規模有些像電視裏的金鑾殿。

不過這裏卻不是金碧輝煌,而是以代表莊重的黑色調爲主。

除此之外,我們的正前方還有一方兩米見寬的官案,上面有紙筆墨硯,還有一塊漆黑的驚堂木以及七八塊紅色的令牌。

而官案上方,更是懸掛着一塊寫着“明鏡高懸”的牌匾,不過除了這幾個字以外,牌匾兩頭還有兩個猙獰的惡鬼頭。

而且這兩個惡鬼頭都睜大了雙眼,生出了舌頭,並且直勾勾的瞪着公堂。

見到這場景,不由的嚥了一口唾沫,這地府的衙門還真有些貼別,一個審理犯人的公堂也搞得這麼陰森恐怖。

如今我和上官仙被帶到了這裏,而我們的命運,也將會在這裏被做出決斷,是魂飛魄散,還是永墜地獄,

不過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結果如何,卻要等一會兒爲我們開堂審理的冥界第一大判官,崔判官、崔鈺的抉擇! 如果說道冥界判官,人們無不想到的是陰間四大司,換句話也叫做陰間四大判官。

而四大判官之首便是擁有姓氏名誰的崔鈺、崔判。

傳說崔判乃唐朝貞觀七年入仕,爲潞州長子縣令。

據說能“晝理陽間事,夜斷陰府冤,發摘人鬼,勝似神明。”

因此,崔鈺死後得到閻王賞識,便讓其做了判官。

而當時的職位也就和我師傅此時差不多,也就是一個千萬小判官中的一人。

不過這崔鈺判案的能力與明察秋毫的能力極爲出衆。至此,不到百年時間,崔判便擠身成爲了陰司最大的判官之一。

成爲酆都文武四大判官,並且獨掌陰律司,與其餘賞善司、罰惡司、查察司三司齊名。

現如今四司之中,也都以崔鈺、崔判爲首。所以,崔鈺爲陰間第一判官,毫無爲過。

一想到不一會兒,這傳說中判官將會親至審理我和上官仙,其實我還是有一絲期待的。

我和上官仙在這公堂大殿之中等了大約十分鐘之後,公堂兩側突然出現了一羣衣着布衣官服的鬼差。

而這些鬼差都是疾步向着我這個方向趕來,發出“踏踏踏”的腳步聲。

而押送我們來此的黃泉鬼兵見有其它鬼差來此,也都在這一刻全都退出了公堂。

不僅如此,在同時間,公堂內外竟然響起了一陣陣擂鼓之聲“咚咚咚……”

見這場面,聽到這聲音,看來馬上就要升堂了,而且冥界第一判官也將會出現。

不一會兒,在我期待的目光之中,一位俊秀非凡,衣着紅袍官衣的男子便帶着人兩人從公堂的後面走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