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有辦法的對不對?求求你們,救救她。你們要什麼都行,我求求你們了。”阿晨的用力地在地上磕着頭。

“砰砰砰”地板都被他磕得引起了好大的動靜。

我聽到不遠處好像有人開門的身影,連忙對唐琅說道,“唐琅怎麼辦?好像有別的人來了。”

唐琅沉思了一下,說道,“把她帶房間去。還有這傢伙,別讓他再敲地磚了!”

“謝謝,謝謝!”阿晨忙不迭地說着,又想在地上猛磕。

我趕緊阻止了他,“行了,你趕緊跟我來吧。”

說着,唐琅就示意白露拽着那女鬼回到我原先的住房,阿晨也跟在後頭不停地往那女鬼的方向看去。

那樣子看起來,還真是夠癡情的。

回到住房之後,唐琅面無表情地說道“她喝了這犀牛淚,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救不了她。”

“不過,我可以把她身體裏的犀牛淚抽出來,或許她還能多停留幾天。你自己決定吧。”唐琅說完之後便不再說話,而是靜靜地等待阿晨的決定。

阿晨痛苦地看着變得越來越藍的女鬼,咬咬牙說道,“行!”

唐琅點點頭,示意我們閃開一點,緊接着掐了一個複雜的手印往女鬼身上一打,我就看到一絲藍藍的光開始從女鬼的身體裏抽離出來,慢慢地聚集在唐琅的手心裏。

很快,我就看到一團藍光漂浮在空中,而那個女鬼也不再散發着藍光,雖然看起來還是那副死白死白的樣子,不過看樣子倒也不至於隨時都會爆炸一樣了。

“你,你們?”那女鬼睜開眼的時候,先是看到阿晨,然後又把目光轉向了唐琅,當她看清楚唐琅的身影時,竟然很是激動的樣子,“大人?是你救得我對不對?”

唐琅卻沒有理她,而是把那團藍光收了起來,然後說道,“走吧,小瑤。”

走出去幾步,我想起來自己是要下去退房的,便好心地提醒這個癡情的男人,“我們要走了。一會兒應該就有人上來查房間,所以你們最好趕緊離開。”

說完,我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旅館。 我不知道後來阿晨他們到底會怎麼樣,現在的我,正滿大街地找着卡片上的地址。

當我撐着一把大黑傘站在芙蓉街臨唐巷口二十三號門前的時候,我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濁氣!

我端詳着眼前的這棟老式的建築物,心想,這一代應該就是所謂的城中村了吧?

周圍的一切都有些破舊了,破舊的牆面,破舊的街道,以及我眼前這棟破舊的房子,跟外面充滿了現代氣息的高樓聳立相比,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也難怪這地方這麼難找了。

駐足在黑色的大木門前,我正猶豫着要不要敲門。

白露從我肩膀探出腦袋來問道,“姐姐,我們是不是到了?”

我點點頭。

看着手裏的大黑傘,我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唐琅,我要把傘收起來嗎?”

“收吧!”

“那你們怎麼辦?”我猶豫地說道。

實在是不想自己一個人面對這老太太了。

契約:惡魔寶寶小媽咪 唐琅卻笑了笑,說道,“放心好了,我會讓小露躲在傘裏。”

說着,唐琅便示意白露附身到黑傘上面。

“好的大人!”白露想都不想就聽着唐琅的指令行事了。

眼前,就剩下了我跟唐琅。

“那你呢?”我不放心地問道。

唐琅十分淡定地說道,“不用擔心!”

我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便只得同意了。

“扣!扣!扣!”我抓起門上的大鐵環敲了幾下,然後靜靜等待。

過了不大一會兒,門就從裏面打開了。

“吱——呀——!”

映入眼瞼的,正是之前在火車上看到的那個老太太,此時的老太太一身唐裝,衣服顯得有些舊,不過看起來老太太似乎挺喜歡她這身衣服的,因爲我看到她走路的時候,還會時不時地把褶皺的地方輕輕撫平。

“婆婆,那個,您能不能告訴我一下,您讓我過來,到底是有什麼事兒嗎?”我幾步來到老太太的身旁。

老太太就跟沒有聽到似的,沒有停下腳步徑直往前走去,而我只得跟上她的步伐。

一直走到一個大廳的時候老太太邁步走了進去,然後才站直了身子轉過頭來看着我。

那意思似乎是在等我。

我趕緊三步並作兩步走進了大廳。

“坐吧。”老太太說道。

說完,她自己走到了旁邊的一個椅子坐了下來,闆闆整整的,雙手還分別擺放在膝蓋的位置上,顯得十分正式的樣子。

我看到老太太這樣,只得端端正正地坐到了她的對面。

“好了,現在開始吧!”老太太忽然說道。

開始?什麼開始?

老太太笑了笑,然後從一旁拿起一面鏡子,我一看,那正是她口中的窺視鏡。

“讓你那位朋友出來吧,我想,我跟她談應該比較好些。”老太太說道。

緊接着,我就看到唐琅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符紙,然後那老太太似乎很驚訝的樣子,“竟然是個小夥子,我還以爲是小姑娘呢。”

其實唐琅原本不用專門往自己身上拍一張符紙的,他以前想要現身的時候根本就不會這麼麻煩。但是我不會在這個時候問他這種問題的。

既然現在唐琅出現了,那麼就由他來跟老太太交涉好了。

老太太上上下下地打量唐琅,似乎越看越滿意,“不錯不錯!比我想象中的好!”

唐琅坐到了我的身旁,然後看向老太太說道,“現在,說說你把我們引到這裏來的真正目的吧。”

老太太笑眯眯地說道,“小夥子脾氣還挺急。不過既然你開口問了,那我也就不跟你繞圈子了。”

“請說!”唐琅淡淡地說道。

“我需要你爲我做一件事情!作爲報酬,我可以把這個窺視鏡給你們。”老太太平靜地說道。

“什麼事情?”我問道。

老太太似乎很不滿我打斷了她的話,她就這麼漫不經心地掃了我一眼。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那眼神讓我渾身都不舒服。

直到唐琅握着我的手的時候,我才感覺到身體回暖了些。

老太太瞄了我們握在一起的手,不知道怎麼的陰沉的臉竟然緩和了不少。

她笑着說道,“原來你們也是一樣的!”

我不知道她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有了剛纔的前車之鑑,我決定不再貿然發話了。

老太太也不在意,接着說道,“本來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們回到丹城,也不過是因爲這是我們從小到大一起生活的地方。我原本想,就算是死,也要跟老譚死在這裏。”

老太太說到這裏,然後從懷裏掏出一樣東西來,她摸了摸那塊石頭,說道,“直到那天在火車上,這玩意兒竟然亮了。”



靈淨石!老太太的手裏怎麼會有靈淨石?我忽然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如果說這塊靈晶石就是山羊鬍拿走的那塊,那這件事情又該怎麼解釋?明明我們離開黎城才兩天而已啊。

wWW .TтkΛ n .℃O

“爲什麼你手上會有這塊靈淨石?”我顧不上老太太高不高興了。

我得把這件事情搞清楚才行。

“哦?小姑娘也認識這靈淨石?” 總裁老公太危險 老太太似乎有些意外。

唐琅握了握我的手,安慰道,“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我急躁的心在聽到唐琅的話之後,才稍稍安定了些。

我甚至懊惱地覺得,自己似乎真的太不淡定了。

唐琅盯着老太太手上的那塊靈淨石,然後說道,“你這塊應該是子石吧?”

老太太點了點頭,“沒錯!給我這塊石頭的人說,他手上還有一塊母石!”

“原來如此!”唐琅點點頭,“接着說。”

老太太摩挲着手裏的那塊石頭,說道,“其實這石頭是很久以前我在一個道士廟裏求來的。那裏的道長給了我這塊石頭。他當時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告訴我,等到石頭亮了,也許我的心中所求就有辦法了。”

“我想,我的心中所求,不就是想讓老譚多陪我一些日子嗎?既然碰上你們了,說不定,你們真的有辦法呢。”老太太平靜地把話說完之後,就這麼看着我們,似乎在等待我們的回答。

“所以,你纔會想辦法把我們引到這裏來?你怎麼就那麼肯定,我一定會對你的窺視鏡感興趣呢?”我一想到火車上的事情,心裏還是很不爽。

這老太太明顯就是把我耍的團團轉嘛。

老太太也不在意我的語氣不好,“你不感興趣,不到表他不感興趣,不是嗎?”緊接着,老太太還指了指唐琅。

我不得不承認老太太說的沒錯!

可是我怎麼覺得這就像是一個早就挖好的坑,就等着我們往裏跳呢?

我小心翼翼地拽了拽唐琅的衣袖。

唐琅輕輕地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稍安勿躁。

我只得壓下心中的不安,靜靜地坐在他身旁。

唐琅把目光從老太太手裏的那塊靈淨石收回來,淡淡地說道,“既然你這麼肯定我一定會同意跟你交易,那麼,能不能說一下,這窺視鏡到底是什麼東西?”

老太太笑了笑,“這麼說,小夥子是已經同意了是嗎?”

唐琅既不承認也沒否認,就這麼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擺了擺手,“也罷,我就跟你說一下這窺視鏡好了。我想,只要你聽過窺視鏡的另一個稱呼,應該就知道這鏡子到底有什麼用處了。”

“這鏡子的另一個名字,就叫做鏡中鏡!”

“什麼?這就是鏡中鏡?”唐琅顯得有些激動!

我雖然不明白這鏡中鏡到底代表了什麼,但是看着唐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激動過,我想,這應該不是一個普通的鏡子。

唐琅看了看那個鏡子,當老太太把鏡子遞過來的時候,唐琅更是示意我把鏡子接過來。

我把鏡子接過來之後,按照唐琅的只是翻到了另一面,果然看到一大朵盛開的彼岸花,妖豔而又充滿了魅惑。

“原來這就是鏡中鏡!”唐琅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緊接着,我就聽見唐琅擡起頭來,看着老太太說道,“好,我同意跟你做這個交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需要我做什麼了。”

老太太拍拍手,“小夥子果然爽快。現在我是不是可以認爲,咱們可以接着往下談了?”

唐琅點了點頭。

老太太似乎很高興,站起來然後說道,“那麼,請跟我來。”

說罷,老太太率先往後院的方向去了。

我跟唐琅一起,緊隨在老太太的身後。

沒多大一會兒我們彎彎繞繞之後來到了一間暗室。這屋子四面都不透光,老太太開門進去的時候,也只不過是把裏面的點燈打開了。

走到裏頭,老太太就停住腳步了。等我們走近一看,我才發現擺放在老太太面前的,竟然是一副棺材!

老太太走到棺材的旁邊,然後用力一推,就把厚厚的棺材板推開了。

等我看清楚棺材裏面的東西時,我已經顧不上去感嘆老太太力氣到低有多大了,因爲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竟然是一副死人的軀體。

我不是沒有見過屍體,但是像現在這樣滿臉屍斑周身灰白的屍體,我還是頭一回見。尤其是當他的眼珠子還在轉的時候,我更是忍不住往後退了兩步。

要不是唐琅及時扶住了我,我都懷疑自己會不會被嚇的跌倒在地。

老太太湊近屍體跟前,俯下身在他耳邊輕聲說道,“老譚,我有辦法保住你的肉身了!”

緊接着,我似乎還看見那屍體的眼珠子又轉了轉。

老太太跟那屍體說完話之後,便轉過身來,看着唐琅一字一句地說道,“我的條件就是,保住老譚的肉身。” 我呆呆地看着這位老太太,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她竟然是要讓唐琅保住這具屍體。

可是這得怎麼做才能保住他的肉身啊?

按照現在科學的方法我倒是知道一個,那就是把肉身泡在福爾馬林裏面。可很顯然,這並不是老太太想要的結果啊?

“唐琅,婆婆這是什麼意思?”我小聲地問道。

唐琅輕聲說道,“老太太這是打算要讓老爺子的魂魄一直留在他的軀體裏面。”

“沒錯!我不能讓鬼差把他的魂魄去帶走,明天就是頭七了,所以你們最好得在明天之前想出辦法來。”老太太說道。

頭七?

這個我倒是有聽說過,難怪老太太不惜付出這麼巨大的代價來引我們上鉤,原來是因爲老爺子的時間不多了。

可是一個已經死了的人,魂魄跟肉~體早就分離了,怎麼可能再合到一起呢?

怎麼像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唐琅沉思半晌,說道,“你是打算讓我復活他?”

老太太點了點頭。

唐琅看着我茫然的樣子,解釋道,“所謂的復活,其實並不真的是把死人復活過來,我可沒這個本事。我們直的復活,不過是讓他的魂魄融到這個身體裏。藉着以前的契合度,稍微控制一下這個軀體罷了。說白了,那就是把身體煉成了傀儡,而自己的魂魄住進身體裏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