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無論葉知秋怎麼搖晃怎麼敲,裏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瘋和尚啃了幾口狗肉,擡起衣袖擦擦嘴,笑道:

“哦……我忘了告訴你,如果在外面敲擊金鉢,那裏面的狐狸精,就會受到雷震。如果連敲十三次,裏面的狐狸精,就會被五雷轟頂,身死魂滅。對了小施主,你剛纔敲了幾下?”

葉知秋吃了一驚,瞪眼怒罵:“賊禿你好陰險,剛纔怎麼不說?”

“剛纔你也沒問賊禿我呀!”瘋和尚很冤枉地一攤手。

“你……”葉知秋咬咬牙,手指瘋和尚:“趕緊把幼藍放出來,如果她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一命抵一命!”

瘋和尚搖頭,繼續啃着手裏的狗肉,口中含混不清地說道:“我剛纔說過,如果你打不開金鉢,那就說明你和狐狸精緣分已盡。萬法隨緣,小施主不可強求,阿彌陀佛……” 一邊吃狗肉,一邊唸佛,這瘋和尚也真..lā

葉知秋大怒,抽出赤元劍就要動硬的,想把這金鉢撬開。

就在此刻,柳雪的身影飛奔而來,笑道:“知秋,我來了……”

“雪兒!”葉知秋大喜,急忙接住。

瘋和尚還在啃狗肉,擡眼掃了柳雪一下,又垂下了臉皮,視而不見。

葉知秋託着金鉢,說道:“雪兒,這個賊禿把幼藍收了,關在她的金鉢裏,我弄不開……”

柳雪聽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也不着急,看着瘋和尚,問道:“敢問這位大師,我可以看看你的金鉢嗎?”

“施主請便,只要你們可以打開金鉢,就可以把狐狸精帶走,我絕不阻攔。”瘋和尚嘿嘿一笑。

柳雪點點頭,從葉知秋的手裏接過了金鉢,閉上眼睛,用心通靈,讀取裏面的信息。

葉知秋滿懷希望,關注着雪兒,也兼顧着瘋和尚的動態。

瘋和尚很有自信,不以爲意,只是偶爾斜睨一眼。

柳雪雙手捧着金鉢,大約過了三分鐘,這才睜開眼來,微微一笑:“我試試吧,萬一打不開,大師不要見笑。”

“不見笑不見笑,你試試吧。”瘋和尚嘿嘿地笑道。

柳雪將金鉢交在左手,右手一點,口中緩緩念道:“大威天龍,諸佛慈悲……世尊地藏,般若金剛,波若波若密……”

然後,柳雪的右手一提,輕輕地將金鉢打開了!..

“啊?”瘋和尚聽見柳雪唸咒,便驚愕無比,此刻見到金鉢被打開,更是一臉震驚!

這個金鉢的打開方式,和葉知秋赤元劍催動方式差不多,需要法器認主,還需要密咒。

而柳雪什麼都不需要,就這樣打開了!

金光一閃之後,一個狐狸的身影從金鉢裏縱出,旋即落地,變爲幼藍的模樣,張口大叫:“師父,這惡僧要殺我!”

“幼藍別怕,有我們在!”葉知秋急忙護住幼藍,衝着瘋和尚笑道:“賊禿,現在大羅金鉢被打開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幼藍受的驚嚇不小,躲在葉知秋的身後,瑟瑟發抖。

瘋和尚還在震驚之中,眯起眼睛看着柳雪,半晌方纔說道:“施主好本事,貧僧佩服。現在,狐狸精還給你們,也請把金鉢還給我吧。”

柳雪倒也不爲難瘋和尚,隨手一拋,將金鉢丟了過去。

瘋和尚接過金鉢,唸了一聲佛號,轉身便走。

“哪裏走!?”葉知秋一聲大喝,閃身攔在瘋和尚的身前,冷笑道:“隨便出手抓我的人,現在一個屁都沒有,就想走?”

瘋和尚皺眉:“狐狸精已經還給你了,你還要怎麼樣?”

“跪下來,給幼藍磕三個頭,賠禮道歉,我就放你走!”葉知秋指着幼藍說道。

“哈哈哈……和尚我只拜佛祖,不拜妖精!”瘋和尚眼神中厲色閃過,說道:“再說了,貧僧降妖捉鬼,何錯之有?”

“佛門不是說衆生平等嗎?需知幼藍也是生靈,和你平等,你有什麼資格降人家捉人家?”葉知秋反問。

“衆生平等是不錯,狐狸也是生靈,可是狐狸精變成人,就是妖怪!”瘋和尚瞪眼。

葉知秋哈哈大笑,說道:“愛變成什麼,那是人家自己的事。賊禿,好比你一時興起,把自己變成一條狗,難道我這個茅山弟子,會計較你?我一定要降你捉你,把你打死了燒火鍋?”

瘋和尚一愣,隨後也哈哈大笑:“既然你胡攪蠻纏,那就手上見高低!施主,出招吧!”

說罷,瘋和尚向後一跳,手中金鉢揭開,罩向葉知秋,口中大喝:“大威天龍,諸佛慈悲,世尊地藏,般若金剛,波若波若密!”

金鉢之中有亮光一閃,一個‘佛’形符文飄出,直奔葉知秋的身前!

葉知秋身形一晃,躲過金光,轉到瘋和尚的左側,赤元劍催發,錚地一聲響,劍氣如虹!

瘋和尚也懼怕葉知秋的劍氣,急忙調轉金鉢來接。

鏘地一聲,劍氣穿過佛字符文,撞在金鉢上,震得瘋和尚向後連退了三四步!

葉知秋也感受到對方的強悍,持劍之手微微顫抖。

“茅山弟子,果然有道行!”瘋和尚大叫一聲,轉身就走。

“禿賊,留下命來!”葉知秋殺心已動,赤元劍再次催發:“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世尊地藏,諸佛慈悲,看我大羅袈裟!”瘋和尚忽然回頭,一扯衣領,將僧衣扯下抖開,竟然是一塊紅豔豔的七寶袈裟,珠光寶氣,鋪天蓋地般地招展開來,擋在自己的身前。

所謂佛門七寶,指的是金、銀、琉璃、珊瑚、硨磲、赤珠、瑪瑙。那麼七寶袈裟,就是在袈裟上面,點綴了這些金銀珠寶。

那袈裟上面不僅僅鑲嵌點綴着七寶,還繡着諸佛神像,三世古佛、四大金剛、八菩薩、十八羅漢、十八珈藍、二十諸天,無不橫眉張目栩栩如生!

葉知秋看見滿天神佛在此,難免心生敬畏,赤元劍氣便威力大減。

“哈哈哈……”瘋和尚大笑,藉着袈裟的掩護,蝙蝠一樣向前飛去,頃刻間去遠!

柳雪一直在觀戰,此刻正要出手,卻聽見身後腳步聲響,龐昊和許佩加,還有姜銘濤和張大仙等道門中人一起趕來。

“葉知秋,你沒事吧!”龐昊老遠就大叫。

柳雪只好收了無極符,衝着葉知秋微微搖頭。

道門中人都已經趕到,此時斬殺瘋和尚,不大合適。要另尋機會,偷偷地將他幹掉纔好。

葉知秋會意,也只好收起赤元劍。

衆人一起趕到,七嘴八舌,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葉知秋嘿嘿一笑:“沒事!剛纔的賊和尚,要跟我鬥法,於是就簡單地切磋了一下。”

龐昊一聽,立刻瞪起眼睛摩拳擦掌:“這死禿驢敢跟我們茅山派爲難?知秋你別怕,等我以後見了他,打得他頭上寸草不生!”

“龐師兄你別吹了,和尚的本事比你大,你打不過人家。”許佩加撇嘴。

其實許佩加說的不錯,龐昊的道行,跟瘋和尚比起來,差的太遠了。

柳雪的眼神掃過一圈,把小太歲拉到一邊,低聲問道:“蘇珍呢?是不是還在水裏?” 小太歲搖搖頭:“不知道,我也一直沒有見..lā”

自從昨天夜裏,柳雪讓蘇珍躲進水裏,蘇珍便一直沒有露面。

柳雪擔心,蘇珍會不會遭遇瘋和尚的毒手。

蜜吻甜妻:緋聞總裁引入懷 葉知秋也有些擔心,走開幾步,召出鬼童子,讓他們下水去找。

正在此刻,上游的河岸上走了一個身影,身姿窈窕,白裙曳地,不是蘇珍是誰?

柳雪這才放心,奔了過去,握着蘇珍的手:“還以爲你也被瘋和尚抓走了,幸好還在……”

“師父,是你叫我躲起來的嘛,害得我一天沒露頭。”蘇珍撇嘴。

葉知秋走了過來,在蘇珍腦袋上摸了摸:“這次最乖了,不錯,表揚一下!”

“師公你又吃我豆腐,還當着師父的面,賊膽不小啊。”蘇珍翻白眼。

衆人大笑。

辭別了全真派的姜銘濤和張大仙等人,葉知秋一行人,沿河而下,漫無目的地走着。

姜銘濤等人也很失望,尋找無極之地,又一次無功而返。

穿越后剋死男主七個未婚妻 龐昊和許佩加,自然也跟着葉知秋。

走了一段距離,龐昊問道:“葉知秋,你下一步打算怎麼辦?去哪裏?”

“你就別管我了,趕緊帶着小師妹回茅山吧。”葉知秋說道。

“葉師兄,我們不能跟你一起嗎?大家一起行走江湖,也熱鬧一些啊。”許佩加看着葉知秋,眼神裏一片期待。

“江湖險惡,小師妹你是女孩子,就別圖熱鬧了。”葉知秋笑着說道。

許佩加也一撇嘴,非常不滿:“女孩子怎麼了,就不能走江湖啊?”

柳雪微微一笑,拉着許佩加走開幾步,然後坐下來,說道:“佩加,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江湖,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雪兒姐姐快說。”許佩加大喜。

柳雪點點頭,取出好幾張圖紙來,說道:“這是我最近研究出來的一些奇門遁甲排局,裏面包括‘地、水、風、火’四種遁法,運用熟練,可以藉助‘地水風火’,實現瞬間移動,最遠距離,可以達到七里路遠。”

“奇門遁甲?雪兒姐姐……要把奇門遁甲教給我?”許佩加震驚無比,幾乎不敢相信。

柳雪笑着點頭:

“對的,你我投緣,所以就把這個教給你了。你回到茅山,潛心練習,一年之後就可以學會。那時候,你再來找我們,和我們一起行走江湖。否則,你現在的本事還不夠,跟着我們,反倒叫我們分心。”

許佩加大喜過望,接過圖紙:“行,我聽雪兒姐姐的,回去以後專心修煉,一年之後再找姐姐!”

柳雪點頭,又說道:“還有一塊闢水犀角牌,也送給你,雖然沒有什麼大用處,但是好玩。”

說罷,柳雪取出切割下來的犀角牌,從上面再切下寸許長的一段,然後磨平棱角,鑽了一個小孔,繫上紅絲線,交給許佩加。

許佩加接過闢水牌,愛不釋手。

柳雪摟着許佩加的肩膀,又說道:“我妹妹柳煙在乾元觀,你回去茅山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沒問題的姐姐,我會陪着她的。”許佩加開心地點頭。

柳雪站起身來,又說道:“前面不遠有集鎮,我們一起吃個飯,明天早上分道揚鑣吧。”

衆人都沒意見,一起出發。

這段日子來,大家都在山裏穿行,遠離人間煙火,都有些懷念紅塵了。

……

來到集鎮上,已經是傍晚了。

葉知秋帶着大家,找了一個飯店,點了滿滿一桌子菜,要了幾瓶酒,開懷暢飲。

飯後,衆人就在集鎮上,找了旅館休息。

葉知秋洗了一把熱水澡,躺在牀上,感覺渾身舒暢。

以前在茅山的時候,葉知秋就想着山下的花花世界,紅塵享受。卻不料最近一段時間,跟着柳雪在山裏亂竄,日子過得還不如在茅山,苦啊!

今天晚上回到煙火人間,葉知秋才發現,自己修煉不夠,還是喜歡俗世生活多一點。

柳雪也洗了一把澡,拿着毛巾擦頭髮,來找葉知秋聊天。

葉知秋急忙坐起來:“雪兒,要不要給你找個吹風機,把頭髮吹吹?”

“不用。”柳雪坐了下來,打量着葉知秋的臉色,笑道:“這些日子茹毛飲血,過的是野人生活,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跟你在一起就好。”葉知秋笑道。

柳雪點點頭:“不過接下來的日子,你可以享受一番了……”

“享受?享受什麼?是美酒還是……美人?”葉知秋一愣,笑着問道。

“美酒美人都有,就看你的福氣。”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柳雪美目眨動,說道:

“最近一個月,生成中的無極之地,會在大都市裏出現,那個瘋和尚,也會望氣而來。我們要在那裏守候,等待瘋和尚,收拾他!一個月的都市生活,夠你享受的了吧?美酒美人,你要多少有多少啊。”

葉知秋這才明白柳雪的意思,問道:“會在哪個大都市出現?”

“古城長安,距離這裏很近,明天一早,我們就動身。”柳雪說道。

傲嬌總裁無下限:強寵99次 ……

次日一早,龐昊和許佩加告辭,返回茅山。

葉知秋和柳雪一起,乘車前往長安城。

蘇珍和幼藍一道,帶着小太歲和秦毛人走野路,也趕往長安城。因爲秦毛人沒有身份證,說話又不一樣,不方便乘車。小太歲圖好玩,喜歡跟秦毛人在一起。

當天午後,葉知秋和柳雪,來到了千年古都,灞水長安城。

找了一家賓館住了下來,柳雪說道:“知秋,這一個月的時間,你也不能歇着,要做一些事情,在當地,積累一些念力。”

“念力?這玩意怎麼積累?再說了,積累這個……念力,有什麼作用?”葉知秋茫然。

“用你的本事去捉鬼,讓別人相信你、唸叨你、感恩你,就是念力。積累念力,是對你靈力的一個補充,非常有好處。”柳雪說道。

葉知秋皺眉:“捉鬼倒是沒問題……但是你的說法,我覺得……不太靠譜。”..

“別管靠譜不靠譜,照做就行。”柳雪笑道。

“行,今晚上就出去溜達溜達,做點好事!”葉知秋說道。 柳雪展顏一笑:“晚上我陪你一起,走,現在吃飯去。”

兩人一起走出賓館,去大街上閒逛,順便找地方吃飯。

長安是個繁華都市,雖然繁華程度比不了南方的港州,但是在文化氣息上,卻多了一些厚重。

因此,大街上的美女們,看起來也別有一番端莊古典之美。還有些美女們,臉上帶着西北地區特有的高原紅,看起來紅蘋果一樣。

葉知秋和柳雪逛了幾條街,看看天色將黑,便找了一家飯店吃涮羊肉。

這時候是深冬季節,也正是吃羊肉的時候。

飯店裏生意火爆,賓客如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