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幾人也邊吃邊聊明天的事情,周圍的宮燈把四周照得很明亮,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開心又享受的笑意。

楊清清的別院裏。

楊清清剛剛沐浴過,穿着一身大紅色的衣裙,讓她看起來更加白希,雖然已經年過四十,卻一點也看不出來是一個四時多歲的女人,長而黑的秀髮上還在滴着水珠,千惠站在她的身後,細心的爲她擦着。

燭光映襯着她美麗又陰沉的臉龐。

“明天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楊清清冷冷的問道。

“宮主,都已經安排好了,宮主真的要親自去嗎?”千惠眼眸裏閃過一絲擔憂。

“本宮不親自去,又怎麼能試探得出來,你們當中又有誰是沐雲軒的對手。”

楊清清諷刺的說道。

千惠一聽,那擦着頭髮的手微微的一頓,眼眸裏極力的隱忍着什麼?

“宮主,明天上黎夏國太子和公主的冊封大殿,如果在明天動手……。”

“千惠,本宮知道你想說什麼?只是此事刻不容緩,多年的恩陽情仇,你不會明白本宮的心思的。”

楊清清快速的打斷千惠的話。

千惠這才驚覺,是自己失言了,不過宮主真的能逼沐雲軒出手嗎? “晉鵬還是沒有消息嗎?”過了好一會,楊清清又開口問道。

千惠微眯着眼眸,頭輕輕搖了搖,“宮主,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根本查不到公子的消息。”

聞言,楊清清孤冷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擔憂,“怎麼可能,難道是出事了?”

楊清清看着窗外的夜色,心裏有幾分失落,她楊清清一輩子,究竟得到了些什麼呢?煜兒事了,晉鵬不見了蹤影,她楊清清的大仇未報,不甘,心裏有千萬個不甘,似乎一切都寄託在了明天的計劃上,楊清清不由得握緊雙全。

一夜似乎很平靜,只是黎夏國的京城和皇宮裏,子時過後,人們便開始忙碌起來。

蘇紫陌累了一天,晚膳過後,洗漱完後,早早的就睡着了。

青楓一直到了子時過後纔回來,沐雲軒今晚沒有太多的睡意,一直等着青楓回來。

聽到外邊輕微的響動聲。

沐雲軒看了看已經酣然入睡的人兒,輕輕的下了牀榻往外邊走去。

“聖主。”

青楓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

“查得怎麼樣了?”

沐雲軒一身白色的裏衣,在夜晚燭光的光暈下,美輪美奐,只是那雙眸子深處,依然一片冷意。

“回聖主,已經找到了楊清清她們所住的別院,她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行動。”

青楓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哼!不自量力,這次本座非滅了楊清清不可,她敢選擇在明天動手,看來已經做好了石足的把握了。”

沐雲軒冷聲說道,只是,這樣一來,師傅要查的事情會斷了線索。

“不錯,他們這次的行動,雖然是衝着聖主來的,可是對明天的事情,多少會有些影響,姬煜的死對楊清清的打擊好像很大,楊清清這幾天一直處於悲傷中,未踏出別院一步,還有,聖主,在楊清清住的窗外,發現了這枚玉佩。”

青楓說完,把玉佩遞給沐雲軒看。

沐雲軒接過玉佩一看,深邃的眸子裏微微閃過一絲驚訝!這枚如意玉佩看起來很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

“聖主,據暗衛稟報,幾天前的晚上,楊晉鵬曾經去過別院,之後再也沒有去過,甚至天門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向,而發現玉佩的位置,剛好是楊晉鵬出現的位置,玉佩應該是楊晉鵬落下的。”

沐雲軒眸光淡淡掃外邊的夜色一眼:“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明天讓暗中的暗衛注意了,天門的人不能放走一個。”

“聖主,青楓明白!”

獵愛偷心萌妻 沐雲軒輕蹙着眉頭,之前忌憚着天門背後的勢力,他幾次心軟沒有對她們下殺手,心裏很明白,一次次的放手帶來的只是無窮的後患。

只是師傅一直執着於兒子沒有死,只是現在是滅了天門最好的時機。

沐雲軒又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發現上邊有一個小小的玉字。

沐雲軒瞬間疑惑不已,楊晉鵬的玉佩上怎麼會有一個環字呢?

“環……。”沐雲軒輕聲念出聲來,猛地,腦海裏閃過一個人的名字,他的師孃顧玉環的名字裏就有一個環字。

“青楓,能確定這就是楊晉鵬的玉佩嗎?”

沐雲軒不確定的在次問道。

“聖主,暗衛看到他出現過在玉佩掉落的地方,就在楊清清的房間窗外邊的草地上,暗衛本是去偷聽的,沒想到撿到了這塊玉佩。”

青楓有些疑惑,聖主爲什麼會對這塊玉佩感興趣呢?他把玉佩帶回來,是因爲是楊晉鵬的隨身之物,他想給聖主看看,是否會有其他用途。

“青楓,你派人把這塊玉佩以最快的速度送回皓月國,讓雲寒拿着玉佩親自去三清山一趟。”

沐雲軒心裏閃過一絲激動,希望這一次不會讓師傅失望纔是。

“是,聖主。”青楓拿着玉佩快速的轉身出去。

沐雲軒看了看天色,轉身往裏間走。

走了一會,卻突然發現有什麼似乎不對勁的地方。

沐雲軒猛的回頭,感受到周圍有玄氣的波動,心猛的一沉,是櫟兒他們的宮殿裏傳過來的。

沐雲軒來不及多想,快速的飛身躍往他們隔壁的子慄宮。

“櫟兒。”沐雲軒用力踢開門。

猛地擡眸,看到牀榻上的蘇櫟似乎有晉升的跡象,可是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呈現出一片痛苦之色。

小狸在一邊急得蹦蹦跳跳的。

看到沐雲軒進來,小狸稍微安心了些。

“快,快來幫小櫟。”小狸急急的對着沐雲軒喊道。

沐雲軒一看就知道兒子的修爲到了瓶頸,在加上今天兒子又契約了超神獸期的魔獸,是神玄期的修煉到了瓶頸,都怪他今天大意了,契約了超神期的魔獸,櫟兒隨時有可能突破。

沐雲軒不在遲疑,快速的閃身到蘇齊的背後,櫟兒的身體不像陌兒那樣是淬鍊靈體,可以直接越階晉升,瓶頸期必須打通龍筋也就是後背大筋,要進入越階就要打通四肢大筋。

沐雲軒快速的拿出兩顆晉升丹,塞入蘇櫟的小嘴裏,沐雲軒收斂心智,開始神意合一,雙手放在蘇櫟的背上,專心助蘇櫟突破。

慢慢的,在沐雲軒的幫助下,蘇齊打開全身穴道吸納沐雲軒身上的玄氣進入體內,讓體內的玄氣達到了飽和的能量運行,運行了半個時辰,蘇櫟周圍產生了巨大的玄氣,將這股能量引入身體裏的各個經脈之後,蘇櫟又讓玄氣靜沉丹田,這股猛烈的玄氣一衝,讓蘇櫟全身一震,玄氣太猛烈,讓他十分疼痛,四肢如被力刀削骨一樣的痛,蘇櫟緊蹙着眉頭,硬是忍住一聲都沒有哼,還不斷的加快了運行速度,果然,堅持過後,一次便成功了。

龍夏之緣 這一次晉升,足足讓蘇櫟在短時間內越了兩階,神玄期七階,對於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已經達到了逆天的地步。

沐雲軒驚喜的睜開眼眸,看着兒子小小的身影激動不已,他沐雲軒的兒子就是逆天,比他強太多太多了。

“櫟兒,太好了,直接晉升到了聖玄期七階,離聖玄期已經不遠了。”

蘇櫟猛的睜開清亮的眼眸,一道驚喜一閃而過,身體比之前更加的輕盈舒服,果然,修爲越高,身體就越輕,越能感覺出自己的強大。

“謝謝爹爹!要不是爹爹及時出現,櫟兒很有可能會晉升失敗的。”

蘇櫟轉過身去,笑看着沐雲軒,精緻的小臉上,一臉的汗水。

沐雲軒垂眸,柔和的看着他。

心疼的爲是你擦掉額頭上的汗水。

“櫟兒已經很棒了。”

“不,爹爹,孃親說,人生學無止境,只有不斷的學習,去努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就算是在努力的過程中,跌倒了,也知道知道自己是從什麼地方跌倒的,起身,依然可以重頭在來,以前沒有爹爹的時候,櫟兒每天要做的就是怎樣提升修爲或是儘快學會看賬本,不想讓孃親一個人這麼辛苦,久而久之,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不管爹爹在不在我們的身邊,櫟兒都要努力的去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標,因爲孃親說過,自己學到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別人就是想,也拿不走,而自己也會因爲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而開心。”

“櫟兒說得好!”沐雲軒笑着點了點他的小鼻子,把蘇櫟抱到自己的懷裏來。

“櫟兒,累了吧?”

“是有些累了。”

“那睡吧!明天會很累的。”

沐雲軒把蘇櫟放到牀榻上,給他拉過被子蓋好!

小狸一看,也滑入被中。

直到蘇櫟和小狸都傳來均勻的呼吸,沐雲軒才起身離開。

魔本為尊 第二天,天還未亮,蘇紫陌和沐雲軒就被清蓮叫醒。

蘇清絕和蘇紫念也是一樣的。

今天的冊封儀式很隆重

,所以大家都是天不亮就起身準備。

蘇紫陌和沐雲軒起牀以後,清蓮帶着四個宮女進來。

清蓮高興的看了一眼睡眼惺忪的蘇紫陌,莊主從今天開始就是真正的公主了,以後不管是在皓月過還是雲城,不會在有人看低莊主一分。

“二公主。”四名宮女和清蓮恭恭敬敬的福身行禮。

“嗯!”蘇紫陌淡淡的點了點頭。

回頭看了一眼沐雲軒。

“雲軒,你去子慄宮看看齊兒,齊兒那個小懶蟲這個時辰應該起不來。”

欽天印:陌上人如玉 “也好!我這就過去。”

沐雲軒起身,一身黑衣的他,氣勢如虹,當他從宮女們身邊經過時,那不怒自威的氣息,讓人不敢直視,都不由自主的低頭垂眸。

“公主,讓奴婢們爲你梳妝吧!”

四名宮女,其中一名是格爾燕,和蘇紫陌相處了一段時間以後,她在蘇紫陌面前,也沒有之前那樣拘謹了。

“好啊!我蘇紫陌也今天也能好好享受一下公主的待遇了。”

蘇紫陌一臉開玩笑的說道,臉上帶着光華瀲灩的笑意。 “莊主,你啊?就好好享受你最美的一天吧!”

清蓮說着,指揮宮女們開始爲蘇紫陌梳妝。

“難道我其它的時候不美嗎?”蘇紫陌含笑問道。

今天哥哥纔是主角,蘇紫陌一想到蘇清絕,不由得笑了笑,哥哥的美,更能震驚整個黎夏國的。

半個時辰以後,蘇紫陌看着銅鏡裏的自己,淺淺的笑了笑。

“格爾燕,你的手藝可真不錯。”蘇紫陌看着銅鏡中的自己,很喜歡她爲自己梳的髮髻,有點類似鳳凰髻,簡單又大方,頭頂上插了一朵大大的金鳳鈿,兩邊又用兩朵半鈿相襯着,均是以金,瑪瑙,銀,精工細琢而成,既高貴又大方,不是很重,在蘇紫陌能接受的範圍內。

“是公主長得漂亮纔是。”格爾燕笑了笑,看着銅鏡中美輪美奐的容顏,心裏很是羨慕。

“公主,奴婢給公主穿公主服飾吧?”

“好!”

清蓮將公主服飾端了過來,笑了笑。

“莊主,這黎夏國的公主服飾可比皓月國的漂亮多了,長裙、腰帶、靴子、首飾等都是一整套的,太漂亮了。”

“嗯,式樣上有所差異,具有濃郁的草原風格。”

說道公主服,蘇紫陌到是挺喜歡的,是大紅色的,用金絲繡着欲展翅飛翔的金鳳凰,裙邊又用金線勾勒出草原上的一些既有祝福的圖案,驚豔耀眼,夠張揚,也夠氣派。

而姐姐是長公主,姐姐的公主服飾比她的相對要複雜一些。

蘇紫陌在清蓮的幫助下,很快穿好了衣裙。

她起身,一襲大紅色長裙及地,腰間一條紅色織錦腰帶,上邊用金絲勾勒出兩隻鳳凰,中間一顆手指大小的紅寶石更是耀眼。精美絕倫的五官,肌膚似雪般白嫩,舉手投足間散發着一種高雅的氣勢。

“公主,真是太漂亮了。”格爾燕忍不住大聲的說道。

“呵呵!我也是這樣覺得的。”蘇紫陌自戀的笑着說道,大紅色穿在她的身上,的確是夠張揚的,而且她的皮膚白希,除紫色之外,大紅色在她的身上也很漂亮。

“今天本莊主高興,清蓮,子陽宮的人通通有賞,每人賞二十兩銀子。”蘇紫陌邊照銅鏡邊說。

“是,莊主,清蓮等一會就去發賞銀。”

“謝公主。”四位宮女開開心心的道謝!

“不用,那都是你們應得的。”蘇紫陌看了一眼格爾燕她們,她們也不容易,二十兩銀子雖然不多,可是賞給她們,卻能讓她們開心很久。

“公主,有星月國的使者送禮物過來了。”

一名宮女福身稟報。

一聽是星月國,蘇紫陌就知道是誰了,除了邵峯,不會有人會給她送禮物過來的。

“讓她們送到禮部去。”

宮女福了福身。

“清蓮,你過去看一下。”

“好!”清蓮點了點頭,這裏有格爾燕在,她也放心。

御書房裏,納蘭文昊單獨見了了昂將軍。

今天的納蘭文昊也是穿得非常的隆重,黎夏國皇室的龍袍是黑色的,上邊用金絲繡着騰龍,特別是廣袖邊,皆是以龍繡爲主,讓納蘭文昊整個人看起來優雅莊嚴中又帶着幾分冷漠。

納蘭文昊坐在軟榻上,大手輕輕的扣着榻邊,一臉的冥。

了昂站在一邊,恭恭敬敬的等候着納蘭文昊。

“了昂,都已經部署好了吧?”

了昂一聽,上前一步,拱手恭恭敬敬的回答道:“王上,都已經佈置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